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古言女师男徒 我同事的交换

天空阴沉着,一个女人快步行走在萨维尔街上。她的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婴儿,肩上还蹲坐着一只奶牛长毛猫,奇怪的造型引起了无数人的侧目。女人丝毫没有在乎其他人的眼神,直接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巷子的尽头是一家装潢古朴的咖啡店,门上的风铃响起,吧台的服务生抬起了头。

“早上好,凯!老规矩?”服务生探出头问。

米尔珂达斜下身子让砂糖蹦下来,然后抱着戴尔菲坐在一个角落里:“早上好,老戴斯!是的,谢谢!”

服务生老戴斯将准备好的早餐端到米尔珂达面前,伸直了左腿坐下来,从晃荡的裤管能看出那是一条假肢。

“听说你正在亲自选下一任凯。”

“卡明说的?”米尔珂达喝了一口咖啡,赞叹道:“老戴斯,你调咖啡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谢谢,”老戴斯得意地笑笑:“我最近可是特地去学的拉花。”

“厉害厉害!”米尔珂达鼓掌:“下次给我做个猫形的拉花吧。”

“……凯,你越来越会蹬鼻子上脸了。那些臭小子可从来不会要求这些!”老戴斯详装抱怨。

米尔珂达将煎蛋塞进嘴里,不要脸的说:“所以我是淑女,而他们只能是臭小子。”

“好吧,我们再来谈谈你亲自选下一任的事。”老戴斯又把话题扯了回来。

“上了年纪别那么八卦!”米尔珂达嘟囔着切培根。

“反正我们退了役没什么事嘛╮( ̄▽ ̄)╭。”老戴斯八卦兮兮的盯着米尔珂达。

“我没明白这有什么可八卦的。我亲自选下一任很奇怪吗?”

“我们就是想知道什么样的神能被你看上。”

“禁得起折腾的,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米尔珂达将吃的精光的餐盘推到一边。

“我觉得第一项很重要。”老戴斯开着玩笑。

米尔珂达想了一下:“的确,禁不起还抱怨的家伙是应该早点滚蛋。”米尔珂达心里已经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预留的人员名单,明天再来一次测试,就可以再刷下一半的人了。“哦,对了,我需要拜托您一件事。”

“一支轩尼诗的干邑白兰地。”

“……成交。帮我带半天的孩子和猫。”

“……凯,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让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单身汉照顾一个小婴儿?你的心是不是有点大!

“没事,砂糖会帮你的。”米尔珂达直接将还在熟睡的小婴儿戴尔菲塞进老戴斯怀里。“我哄了两个小时才睡的啊,你千万别给弄醒了。”

“……”

将两个累赘托付给了老戴斯,米尔珂达溜达回了伦敦圣殿,这里经过一年的修整已经恢复了原样。

“我现在需要闭关,没事就不要打扰我,最好有事也不要!”在阂上修行室门前,米尔珂达严肃的警告圣殿里的其他法师。

关上门,米尔珂达掏出了悬戒戴在左手手指上。“我想想,我应该去的是……嗯……一九八一年的卡玛泰姬。”米尔珂达开始画圈。

古一正在打坐,一阵法力波动惊动了她。睁开眼就看见一个女人从火圈里走了进来。

“真怀念啊!”米尔珂达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古一。“我的导师。“走到古一身前,靠着她跪坐在地上:“好久不见了。”

“米尔珂达,未来的你比现在的你要成熟很多。”古一摸着米尔珂达的头发。

“我收养了一个女孩,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哟,在那里她的父母都去世了,我看着可爱就给捡回来了……”米尔珂达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讲着古一死后发生的事。

“米尔珂达。”古一安静的听完米尔珂达的一大堆剧透:“你这次不只是来说这些的吧。”

“哦,还有一件事要您帮忙。”米尔珂达正色道。“几天之后这个时间的我会被卷进时空门里,希望您能帮我把这个送过去。”米尔珂达拿出了一块冰晶和一封信递到古一面前。

“什么时候回来。”

“在那边玩完吧!”

“我知道了。”古一从一个柜子里里拿出了一个木盒,米尔珂达眼尖的发现这正是当初把自己咋行动那个盒子。“钥匙给你,回去吧!”

米尔珂达磨蹭了一下,不放心的说:“导师,小心卡西利亚斯,他心术不正。”

“你该走了!”古一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哦!”米尔珂达踏回自己所在的时空,最后又深深的看了古一一眼才慢慢关闭了任意门。

长时间维持时光任意门的开启状态需要消耗大量的法力,米尔珂达在地上摊半个来小时的猫饼才恢复过来。

躺在地上,米尔珂达琢磨着:接下来就是去定位伊万斯夫妇遇害的时间了,首先能确定的就是在一九七八年七月到一九七九年四月之前这段时间。科克沃斯小镇是什时候发生爆炸的?嗯……让我想想,梅林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一九七九年年二月十七日,科克沃斯小镇曾发生了一起爆炸,两人失踪……梅林的原话应该是这个吧?

米尔珂达翻了个身,脸贴在冰凉的地上哼哼:“好想要一个邓布利多同款的冥想盆啊!跟4D电影一样,看记忆什么的好带感啊~。”伸出食指从太阳穴勾出一条银色的记忆,团成团抛出去。

“镜!”半空中形成了一面水镜,刚好接住了那团记忆。米尔珂达懒洋洋的滚到了靠枕堆里,一只手捧着爆米花,一只手举着果汁,舒服的就像看家庭影院一样。“果然是一九七九年呐,嗯……这个是我和伊万斯夫妇见面时的记忆,渍~那时候我好年轻,看起来好嫩!”米尔珂达边看边点评,时不时的再吃□□米花,再喝口果汁。

“咣!咣!咣!”

“噗!咳咳咳咳咳!”突然的敲门声让米尔珂达一口果汁呛了出来,赶紧收起了记忆水镜,整理了一下撒在衣服上的果汁和爆米花,使劲揉了揉脸,又恢复了那种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面瘫脸。

“谁!”

“是我,米尔珂达!”门外传来了斯特兰奇的声音。

米尔珂达推开一丝门缝,流出来半张脸:“哟~马脸师弟!”

“……”一有事让人帮忙就喊人史蒂芬、斯特兰奇法师,利用完就叫人马脸师弟,这种人为什么还没被人打死!“我察觉到这里有人开启了逆流时间的虫洞。”

“哦,是我!”米尔珂达干净利落地承认。

“……我以为你是理智的。你知道随意改变过去的后果!”斯特兰奇严肃的看着她。“你用了阿戈摩托之眼!”

米尔珂达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你是不是傻?那玩意儿不是戴在你身上的吗?”努嘴示意斯特兰奇看看自己的胸前。

斯特兰奇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咳!你在做什么实验?”

米尔珂达伸出手把他拉进了修行室,关上房门。“我需要你的帮忙,史蒂芬。”

看看看看,需要帮忙又喊史蒂芬了。斯特兰奇眼睛开始飘移到一边:“我拒绝!”

“唔~我知道了。”米尔珂达画了一个火圈,对着里面喊:“王,接好了!”说完,趁着斯特兰奇不注意,扯下阿戈摩托之眼扔了进去。

双手捧着阿戈摩托之眼的王:……Σ(oд olll)?

被人夺下阿戈摩托之眼的斯特兰奇:……(O_O)?这人是不是有些无法无天了?

米尔珂达无视懵逼的两人,又画了第二个火圈,扭头对王说:“史蒂芬先借我一个小时,等会儿就还你!”然后揪着斯特兰奇的领子钻了进去。

“这里是哪?”斯特兰奇使劲从米尔珂达手里抢救回自己的斗篷领子:“为什么这件斗篷这么听你的话?”

“一九七九年的科克沃斯小镇,我朋友的父母在这里居住。”米尔珂达给斯特兰奇施了一个幻身咒:“至于它为什么听我的?它以前是深红色的,比现在要深。”

“然后?”这跟颜色有什么关系?

“然后我嫌它太脏了,就给它洗了个澡。”带着斯特兰奇爬上了一个民宅的房顶,趴好,接着解释:“一不小心拿错了瓶子,把白漂当成彩漂了,就这样╮( ̄▽ ̄)╭。”斯特兰奇明显感觉到在说到漂白水的时候,自己的斗篷哆嗦了一下。

“我们这么做会导致未来发生改变的!”斯特兰奇试了一下看看自己能不能回到一九九一年,但是就像古一所说的,米尔珂达是整个卡玛泰姬法师里唯一一个有时空魔法天赋的人,她的灵魂里刻着时空法则。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够主动轻松的穿越时空去到过去和未来。

米尔珂达一直紧盯着街道:“如果不来才会改变未来。伊万斯夫妇在今天会遇到食死徒的攻击,如果没人来救他们的话,那么他们连带着他们的女儿的未来都将会被改变。”

“你怎么知道!”

“我遇见了。所以不论怎么样,这里可以出现伤者,但不能出现死人。”

“他们出来了。”两个人在屋顶上趴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挨到了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的早上。米尔珂达一巴掌烀醒了还在呼呼大睡的斯特兰奇。

“嘿嘿嘿嘿!我醒了,别拍了!”摸着隐隐作痛的后脑勺,斯特兰奇咬牙:这混蛋手劲真大。“那些食死徒什么的来了吗?”

“估计还的等一会儿。”米尔珂达掏出了看小电影时做的笔记。“根据伊万斯夫人的记忆,首先是在打理花园,这个对上了。然后是……”

“怎么?”

“等那些黑斗篷出现。”

“要是他们不出现呢?”

“先等再说。”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也许我们来错地方了?”米尔珂达撑着脸打了一个哈欠。

斯特兰奇直接翻身摁着米尔珂达,去掐她脖子:“我们在这儿喝了一晚上的冷风,你特·么的告诉我来错地方了?”

“啪!”

米尔珂达赶紧将斯特兰奇从自己身上撕下来:“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这样更尴尬了!”斯特兰奇吐槽。

“别闹,他们来了。”

“到底谁在闹!”斯特兰奇气得跳脚。

“看下面!”

街道上果然出现了一些穿着黑色斗篷带着面具的人,他们在用魔杖戏弄着伊万斯家旁边的那一家人,把他们飘在空中抛来抛去。

“黑斗篷也对上了,伊万斯夫妇躲在了树后面。嗯,也对上了。”米尔珂达摸出一支羽毛笔,按照着事态的发展,每对上一句,就在那句话前面打一个勾。

斯特兰奇快看不下去了:“我头一次见到救人还要按剧本走的。”

“哦,是吗?长见识了吧?不用谢!”米尔珂达接着说:“然后伊万斯夫妇被吊了起来,一个疯狂的女人高声说,这就是那个泥巴种的家人,杀了他们!”

下面的贝拉特里克斯刚好也在高声喊道:“这就是那个泥巴种的家人,杀了他们!”

“好巧,又对上了。”米尔珂达又画了一个勾。

斯特兰奇翻了个白眼,站起身打算下去救人。米尔珂达直接用魔法禁锢住了他:“还没到该救人的时候。”

“他们就快死了!”

“我们这么做会导致未来发生改变的!这句话还给你。”米尔珂达“咔哧咔哧”的啃着羽毛笔后面的羽毛,羽毛笔很快就秃杆了。

“吐出来,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往嘴里塞!”这货是有异食癖还是怎么的?斯特兰奇感觉跟米尔珂达在一起自己得老好几十岁。

米尔珂达咔嘣一口咬断笔杆,含含糊糊的说:“糖羽毛笔,来一支?”然后又摸出一支羽毛笔在斯特兰奇的鼻子下面扫来扫去。

被绑着的斯特兰奇动弹不得,愤愤的咬了一口:“呸呸!”

米尔珂达摸了摸还沾着某人口水的羽毛笔的毛,立刻塞了回去,重新掏出一支绿色的,无辜的说:“抱歉,拿错了,刚才拿的是真的羽毛。苹果口味的,来么?”斯特兰奇想咬死她:难怪卡西利亚斯就算打不过这货也要把她流放走,真的是太气人了!由此可见,砂糖那么熊那么贱,绝对是物效其主了。

“不吃?好吧~”米尔珂达把糖羽毛笔又一次叼在嘴里,接着盯梢。

现在贝拉特里克斯正在用钻心腕骨折磨伊万斯夫妇,米尔珂达扣上兜帽站了起来:“伊万斯夫妇已经晕了,开始吧!”解开魔咒,米尔珂达瞬移过去挡在了伊万斯夫妇面前。

突然窜出来的米尔珂达把贝拉特里克斯吓了一跳:“什么人!”

“路过打酱油的。”米尔珂达压低了嗓音说道,转身扛起伊万斯夫妇,将他们送到了斯特兰奇身边。

“把他们留下!”贝拉特里克斯甩过一道绿光。

米尔珂达甩出鞭子,对着斯特兰奇说:“带着些受伤的人去安全地带。”

“注意安全。”

“我知道,走远点儿,别沾到血。”米尔珂达打发走了斯特兰奇,然后慢慢走向食死徒们,释放出魔压,压制着他们防止逃走。“知道我为什么最讨厌看到有人欺负弱小吗?”停顿了一下,又自顾自的回答:“因为这意味着马上我也要这么做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nDQJ4oND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