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女神在高富帅身下 他温柔的含住她的小樱桃

“大家好,欢迎来到宥真的电台,我是MC尹宥真。”

这是间电台直播室,一个妆容精致漂亮的女人戴着耳机,在麦克风前缓缓开始说话,声音温柔动听。尹宥真是韩国目前最炙手可热的女艺人之一,这个电台节目是她的固定放送,每周都会有一期视频直播。

“今天的嘉宾是一位最近非常受欢迎的朋友呢,”尹宥真开启了背景音乐,是近来某个美瞳广告的主题曲,非常火爆,满大街都是广告屏,“让我们欢迎——子雅!”

镜头切换到另一侧,一个同样戴着耳机的女生正坐在麦克风前,眉眼弯弯,向着镜头打了声招呼,“大家好,我是子雅,初次上节目,拜托大家和宥真姐姐都多多关照我了。”

“呐,是的呢,子雅是比我小几岁的妹妹,跟我很亲近,以姐姐称呼我来着。”尹宥真笑着接话。

韩国是个很讲究辈分的国家,对于比自己年纪稍大的一些人称呼“姐姐”“哥哥”是必须的;但综艺节目

或电台是非常正式的场合,即使私下关系很好,嘉宾和主持人也应该正式地称呼对方“小姐/先生”以表达礼貌才对。

但显然尹宥真和子雅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好到直接一开始就以姐妹互称。

“大家应该都认出来了吧,子雅最近刚作为XX品牌的美瞳模特出道了哦。”尹宥真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正是那款美瞳的包装盒,“虽然广告上只有眼睛的部分,但因为子雅实在太漂亮了,即使只露出了眼睛也引起了非常热烈的讨论呢。子雅,可不可以让大家见识一下你的全脸呢?”

屏幕里,子雅的下半脸被麦克风挡着,只能隐隐看到个轮廓,但露出来的上半脸确实像尹宥真说的那样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啊,当然可以。”

说着就站了起来。

露出那张脸的瞬间,直播间的弹幕就被刷爆了,人数也瞬间开始暴涨。工作人员在后面偷偷地跟尹宥真比了个手势,递上了一个可以观看观众评论的平板,尹宥真满意地点了点头:“啊,大家觉得子雅怎么样呢?我来念念大家的意见好了。”

“大发了,这样的美貌简直是世间少有!”

“只作为美瞳模特完全可惜了啊,应该当演员发展。”

“果然美瞳好看只是因为模特好看罢了。”

尹宥真念着,子雅的脸羞红了:“谢谢大家,这么说我有点害羞呢。”

电台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来到了观众来电环节。

“或许子雅小姐整过容吗?整了哪些地方呢?”

一上来就是个比较犀利的问题。虽然艺人普遍会为了上镜而微调,但大部分是不会承认的,却没想到子雅爽快地点了头:“啊,这个问题吗……是的,我有整过。”

俏皮地眨了眨眼:“是在妈妈肚子里整的。”

说着子雅抬起手指,使劲戳了戳自己的脸颊,捏起鼻头摇晃了几下:“在妈妈肚子里整的,就不怕会歪呢。”

如果真的垫了鼻子和脸颊的话,是绝对不敢这么用力地去碰的,因为假体会歪掉。子雅开了个诙谐的玩笑顺便自证了没有整容,弹幕的赞美更加疯狂。

第二个来电就比较和善了:“子雅小姐听上去有一些口音,但又不像是外国人,或许是在海外生活的侨胞吗?”

“啊,是的。”子雅点头,“小时候在国外住过,所以发音可能有些地方不标准。”

这期电台节目迅速地从韩国火到了海外,中国的粉丝很快把整个节目翻译了出来。

嘉宾的名字JaA被翻译为子雅——韩国人的名字都是有对应汉字的,只不过一个读音对应的汉字太多,中国的粉丝也只是大概音译了一下,具体是哪几个字不清楚,还要等本人亲自声明。

北川莉奈静静地跪在蒲团上,手中握着那日求来的签。

“独步两重山,孤恋转又翻;长江无信锂,佳人去不返。”

名为王昭君和番的中下签,如鸟失群,不遂心意之兆。

她自从从星由那里拿到了项紫冬的消息之后,就想去求一卦。大师本不想给她解,却无法拒绝,只得据实以告。

“婚姻不成,年命不同,及时勉强成功,最终也要离别,各奔东西。”

那日中午,她和星由约在咖啡馆见面,星由只是把手机屏幕放到她面前,给她看了一张照片。

是一张大韩民国的身份证扫描件。

姓名:(尹紫儿)Yoon Ja A。

旁边的照片其实和项紫冬不太一样。

项紫冬本身就已经很瘦了,照片上的人却更加消瘦,下巴非常非常尖,真的可以说是巴掌小脸。即使只是个证件照,也看得出来整个人的气质跟项紫冬完全不一样;项紫冬还是比较青涩的,而这个人眉梢眼角都带着妩媚和自信,笑得很从容,像是从小娇养到大的富家小姐。

她离开了只不过几个月,就算真有变化,也不可能一下子像变了个人。

所以这个尹紫儿很可能只是五官和项紫冬有点像而已。

更何况,区区一张身份证并不能证明什么。

北川莉奈抬眸正想开口询问,却见星由拿过手机,点了几下,又放回来。手机开始播放一段视频,正是韩国女艺人尹宥真的电台节目。

过了几秒钟,镜头切到子雅的一瞬间,北川莉奈的眼神一凛,指甲几乎要将手心抠破。

别人或许会认错,她却不会的。

尤其是当子雅开口时,那熟悉的声音几乎是在北川莉奈的心上挠痒痒,她很快暂停了视频,“你怎么有那张身份证扫描件的?”

星由笑了笑:“这个是秘密。”

这是她最后的底牌,她能保证任何人去查,都查不到任何线索。

北川莉奈眼中又看不出任何情绪了,端着杯子喝了口咖啡,忽而也同样笑了,她本身长相就偏大气,一笑更是明艳动人:“这个人情我记住了,以后有事找我。”

星由被她这一笑竟然弄得有一丝害羞,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不自在:“我没想拿这个要挟你。而且,不是我先欠你的么?”

北川莉奈挑眉:“笨蛋,上赶着给你个提要求的机会,你还不要?”

忽而一抹阴影笼罩在两人的脸上,星由下意识往左一看,北川音羽带了个鸭舌帽,怒气冲冲地站在桌旁盯着两人看。

星由不由得有点心虚,随即又觉得自己没有心虚的必要。

或许是因为,北川音羽设计帮项紫冬逃走,自己却又把项紫冬的下落透露给北川莉奈……

“我一起床你就不见了。”北川音羽抿着嘴,“我好饿。”

北川莉奈对她的脾气了解得最透彻,知道她小孩心性又发作了:“给你点些东西吃?”

北川音羽愤声道:“滚。”

北川莉奈忍住想翻个白眼的冲动,刚好她也不打算和星由多待了,正好优雅地拿包准备离开,走之前还特意跟星由挥了挥手,星由也下意识冲她点了点头。

“小姐您好,刚才那位小姐去前台帮您点了两份点心,已经付过账了,请问是现在给您拿上来吗?”

服务员过来询问星由,北川音羽一屁股在她对面坐下,气得连东西都不想吃了。

星由看北川音羽嘴扁扁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对服务生道:“嗯,拿上来吧,她饿了。”

北川音羽立即破涕为笑,灿烂得像朵花。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lEkk0fNE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