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父亲的玩具by全文阅读 从老师紧窄的蜜道中缓缓退出

作者有话要说:

入夜后,我来到中军的帐幕中。一进去,就听到背对着我的景时正在念念叨叨地说着什么。

“哎呀~这个……怎么读才好呢?”我走近一看,原来他正盯着一个很大的刻满花纹的铜盘看,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在看什么呢,景时先生?”

帘子一掀,让也走了进来,看到景时在做的事情,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景时直起身,有些郁闷地说道:“啊~我是在用式盘占卜战局啦~可是,状况一直一直在变化,真的读不出来耶!”

“哦,白龙说,看到了屯的卦。”想起白天的事情,我说道。

景时一愣,说道:“□□屯吗……【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

“这,这又是什么意思?”我简直要怀疑这是不是什么阴阳术的密语?

让扶了扶眼镜,说道:“应该是……空气中充满了暴风之气,万物已满盈,只等时机到来的意思。是吗?”

景时摊摊手,笑眯眯地说道:“哎呀~还真是惊人哪,看来你比我还有阴阳师的天赋呐。”

哎?这么说让解的是对的?我看向让,他微微一笑:“别开玩笑了,我只是随便说一下我的想法罢了。”

景时正要说什么,帐外忽然传来了远远的喊杀声。

“什么声音?”让第一个叫了起来。

一个武士冲了进来,喊道:“敌袭!有敌人来袭!”

“这,这种夜里?”景时好像有点儿不能相信。让问道:“敌人来犯有多少人?”

武士答道:“非常抱歉!天色太暗,难以确认!”

“没办法了,赶快迎战吧!”景时拿起了阴阳铳,我也握住了剑柄:“好,走吧!”

来犯的果然又是怨灵,数量倒不见得很多,消灭了之后,景时忧心忡忡地样子,叹了口气:“竟然是夜袭……真是很少见的情况呢。”

“是吗?”我问道。

“一般是啊。”景时答道:“夜袭的话,就有杀伤自己人的危险哪。不过,三草山那时候好像是个例外哦……”

让说道:“不过敌人是怨灵,那么就算是伤到自己人,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吧?”

“看来是啊~~”景时又叹了口长气:“看来,得加强巡逻的人手呢。”

--------------------------------------------------------

然而,平家的骚扰始终连绵不绝,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怨灵一般,每天都要来好几批。虽然每一批的数量都不多,却也搞得我们始终难以好好休息。随着时间的推移,疲累感也越来越重,而且,平家的军队还趁机占领了有马——我们没有了退路,几乎是陷于敌阵之中的孤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军中焦躁的情绪逐渐蔓延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要求立刻出去与敌人决一死战,九郎和景时他们,每天都在忙于安抚军心。

然后——约定的十五天,终于到来了。

“怎么搞的,连本阵里都有怨灵进来了!”干掉了一个怨灵,九郎皱着眉头说道。

白龙垂下了脸,表情有些难过:“怨灵的数目在增加,是气在滞留,所以生出了怨灵吗……”

弁庆蹙眉说道:“西诺耶……有可能赶不上了,该考虑一下我们怎么突围的事情了。”

“请等一下!”我叫了起来:“不是说好了吗,一定要等西诺耶回来的!”

敦盛低声说道:“可是,约好的半个月,已经到了……西诺耶,也许是遇到什么不顺利的事情了吧。”

“要是西诺耶来不了……”我用力摇头:“不,不可能的,西诺耶他一定会来的!”

敦盛有些担忧地望着我:“可是,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啊,为了神子你的安全着想,还是要考虑一下出战的事情了。”

老师也说道:“兵士们都已经露出疲态了,若不是此时,再也不会有反攻的机会了。”

“就算是那样,我也还是相信西诺耶!”我固执地说道:“我相信他,要在这里等他!”

“可是……”

九郎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士兵的惊叫声:“那个是什么?”“是船!有船来了!”

“船!?”

众人对望一眼,急忙冲出营,来到海边。极目望去,果然,南方的海面上出现了庞大的船队,正扬帆疾驶,目标——正是生田神社南方的大轮田泊!

“快看看,来的是什么船?”九郎激动得声音都变了,一迭连声地催促着。不一刻,士兵回禀:“都是熊野的战船,船上插的是源氏的白色旗帜!”

“胜利的机会来了!”跨上马背,九郎振臂高呼:“援军已到,全军出阵!”

太好了!西诺耶……你真的按照约定,带着熊野的水军,来支援我们了!

太好了……

忍住满眶热泪,我也纵身上马,朝着生田神社的方向全速前进。

----------------------------------------------------------------------

大军既到,战场情势顿时逆转,平家再如何顽固抵抗,也阻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很快,我们已经杀到了生田神社门口,远远望见了这里的守将——一头银发,手使双刀的——平知盛。想到他曾经一招便将我打到吐血的实力,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随即伸手过去,紧紧握住了剑柄。

“哎呀,终于来了啊……”平知盛照例懒洋洋地开口:“让我等了这么久,应该能让我好好享受一会儿乐趣了吧?”

“乐趣?”我喊道:“打得赢我再说吧!”

他呵呵地笑了:“好战的女人呢,真美……你的——名字?”

我如实回答:“春日望美,白龙的神子——春日望美。”

“啊,源氏的神子……早就听说过,用剑如舞蹈一般美妙的人,和你战斗的话,我有兴趣呢。”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慢吞吞地拔出了双刀:“来吧,让你试试我的刀锋。”

“嘿,等等!”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紧跟着,一个红色的身影迅捷之极地掠了过来,拦在我和平知盛之间,大声说道:“别搞错了,我才是你的敌人哪!”

“西诺耶!”我又惊又喜,叫了起来。

“公主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当然要及时出现啦!”他冲我一笑,又转向平知盛:“竟敢对我的公主拔剑,这个罪孽,就用你的命来偿还吧,知盛!”

---------------------------------------------------------------------

平知盛虽然勇猛,却也敌不过气势正胜的我们。击退平知盛之后,他并不气恼,只是冷笑着上马,突围而去,居然也没有人能拦得他下来。

平知盛虽然逃走了,这一战,水陆两军合力的源氏却是大获全胜,使得平家不得不由福原撤退去屋岛方向。托了西诺耶的福,我们真的取得了转折点的胜利。

即使已经站在大轮田泊,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庞大的熊野战船队,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置信。这是真的吗?

“呐,这一次真的让你等急了吧?一直等着我回来呢。”西诺耶走了过来,笑得好开心。

“我相信西诺耶,所以会一直等下去的。”我想了想,忍不住问道:“不过,海峡不是被封锁了吗?”

“哦,我把整个船团走淡路岛那边的陆路拖过来了,哈哈。”他轻描淡写地说着,却听得所有人目瞪口呆:把船走陆路运过来?还真是他才会想到的办法呢……

“这次真是太感谢了,熊野水军的大力协助。”九郎微笑着说道:“这么一来,福田的平家就被一扫而空了。”

“啊啊,这只是开始啦。”西诺耶耸耸肩:“从今以后,熊野水军都会协助你们的。”

“这么说,从今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同伴啦?”我笑着问道。

西诺耶点了点头,干劲十足地捋起了袖子:“啊,没错,一鼓作气,把他们彻底击溃吧!接下来的目标是屋岛了,平家在四国的据点。”

-------------------------------------------------------------------

福原之战大获全胜之后,源氏更加加紧准备,入冬时节,全军终于出发,向着赞崎国——在我的世界里叫做香川县的——屋岛方向进发了。

驻扎在立石山之后,不停的有各地方势力的军队来加入源氏这边,什么摄津的渡边党,后续的伊予水军,等等。看来,大家都不再看好平家,而是打算投靠源氏了呢。

这一日,又有人来报:“阿波的水军来投靠我方了!”

“阿波水军?”一直笑吟吟的西诺耶忽然沉下了脸,我问道:“怎么了,西诺耶?”

他答道:“阿波水军一直是属于平家的,可说是平家水军的代表呢,我总觉得不大可能这么容易就……嗯,他们到底为何而来,倒是个有趣的问题。”

“直接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他笑了:“说的也是,确实,早些了解他们的用意也好过在这里猜测。”

西诺耶带着我走出了中军帐外,大概早有人通报过了,一个扎着白头巾,皮肤黝黑的汉子走上前来行礼:“初次见面,您就是熊野的头领吧。”

西诺耶淡淡地说道:“我就是熊野别当藤原湛增。”

阿波水军说道:“早就听说熊野当家换了人了,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头领啊。这位——是您的爱妾吗?”

“什么?说我吗?”我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他说的爱妾是指谁,不由大窘,还好西诺耶说话了:“看来,阿波水军的眼神,保养得有点问题吧?这位是和我共同进退的同伴!”

“啊,是我失礼了,万分抱歉之至!”阿波水军很是惶恐,连连向我道歉,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闲话就说到这里吧。”西诺耶单刀直入地说:“跑了这么大老远来投靠,阿波水军是打算背叛平家了吧,这对平家可是个沉重的打击呢——那么,你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机密带来的吧,不然如何取信于我们?”

“呵呵,我们当然是带来了只有我们有的情报了。”阿波水军嘿嘿地笑了:“平家啊,在屋岛的对岸做了外面看不到的隐藏式港口,就在牟礼滨之北的湾内,是准备逃走的时候用的。”

西诺耶淡淡地应道:“啊,那个,确实是了不起的情报呢。”

“怎么样,这回可以相信我们阿波水军了吧?”汉子嘿嘿一笑,躬身行礼之后便告退了。

“望美,现在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九郎好吗?”西诺耶忽然说道:“万一这是假情报,一流传出去的话会很难办的。”

“哦,我知道了。”我应了。

过得半日,西诺耶派去的探子回报,确实,在阿波水军所说的地方,有一个隐藏的军港。

“嗯,看来他们说的话是真的……”西诺耶沉吟着:“那么,好不容易得来的情报,得要好好的利用一下,来个妙计才行……”

“什么妙计啊?”我好奇地问。

“嘻嘻,会随便说出自己策略的那是二流的策士。等会你就知道了。”他笑了。

不一刻,众人在帐中聚齐了,西诺耶便开口说出自己的计划:“我们最先要攻下的,就是总门。”

“然后呢?”我性急地追问,西诺耶却哈哈大笑:“‘谋不密则事不成’,现在还不能告诉公主你哦。”

“好过分……”我气得连连跺脚,西诺耶笑着说道:“跟着我来,自然就会知道了。放心吧公主,这一次,我们一起去。”

------------------------------------------------------------

不管怎么样,大军是向北方的要道——总门进攻了。平家在总门安排了不少的兵力,抵抗顽强,然而,在熊野水军的带头活跃之下,我军的气势极盛,没过多久,西诺耶和我们便已带头突破了总门。

“报告头领!抓到了一名平家的武将!”一名水军士兵来到西诺耶马前,西诺耶点点头:“好,带过来带过来!”

片刻后,一名身着红甲的武士便被带到我们面前,衣饰华贵,却不是我们认识的脸。他虽然被捕,却并不害怕,喝道:“有何话可说,要我的首级拿去便是!”

西诺耶耸耸肩:“那种事待会再说吧,我可是很忙的,还要赶着去袭击平家暗藏的军港呢。”

武士闻言顿时脸色惨白:“什么!?”

“如果没了船只,平家可就得乖乖投降了。”西诺耶若无其事地玩弄着小刀,眼睛却紧紧盯着武士的脸:“你已经看到我军的威势了,愿不愿意投降我们?”

武士的态度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坚决:“……容我考虑一下。”

西诺耶一笑,摆摆手示意把他带下去,随即又叫来一名手下,悄声吩咐道:“一会儿不用看得那么紧,让他逃出去,然后跟踪他,确保他顺利逃回平家本阵。”

水军领命而去,我却有点糊涂了:“你这是……”

西诺耶嘻嘻一笑:“这么一来,他就会认为‘源氏即将突击船港’,而且,会乖乖地帮我们把这个情报带到平家的本阵那边去哦。”

“这么说——”

“行宫易守难攻,要想抓住胜机,必须把平家兵力从行宫中诱出来,所以我让他把假情报带回去,然后,我们往牟礼滨去,嘿嘿,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了想,说道:“是为了让对方更加相信那个假情报吧?”

“答对了!厉害哦,公主。”西诺耶很是高兴,续道:“我们往北方牟礼滨去,平家肯定认为我们是去袭击那个隐藏的军港的,一定会立刻由行宫出来,急行军去救援牟礼滨之北的军港。”

“然后,我们偏偏绕个远路,去突袭守卫薄弱的行宫?”我终于明白了西诺耶的用意,不禁又是高兴,又是佩服。

“呵呵,跟善解人意的公主说话,真是省了我好多解释的时间呢。”他微笑着说道:“好了,该往牟礼滨去了,这一战,要速战速决。”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kjlaJsNj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