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娘的民儿长大了 chinese年轻小帅

一旁的萧晓亦紧张地看着怪老头儿,同时还一直观察着夜无情的表情,生怕被他发现一些不该被他知道的事情,同时也怕老头儿说漏嘴。

“丫头的身体嘛……”怪老头儿其实就是个小孩子脾气,本来一句话的事儿,就因为想要逗弄一下这两个小没良心的,话语在他嘴里打了个圈,顿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说出口:“吃了我的药就完全好了。”

他话一出口,萧晓和夜无情同时松了口气,真是这个可恶的老头儿,非要大喘气,若不是萧晓的身体还需要他,自己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毕竟在夜无情这里,并没有尊老爱幼之说。

然而在夜无情看不见的时候,萧晓依旧愁眉不展,她内心还在担心着忘忧蛊的余毒对身体的影响,她是害怕的,惶恐不安的,她舍不得离开,舍不得这里属于她的一切。

然而萧晓内心的煎熬夜无情并不知道,他沉浸在萧晓马上要被治愈的喜悦中,一再控制不住时,他转过身紧紧抱住了萧晓,激动地说道:“听到了吗,笑笑,你马上就没事了,我好高兴!”

萧晓暗暗苦笑,心道:这样也好,那些不确定还是自己承受着为好。于是她温柔地拍了拍夜无情的后背,和哄孩子似的也哄着他:“我听到了,然,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我们永不分离。”

一向冷静自持的夜无情听了这样的消息后情绪如此激动,可见他是真的爱惨了自己,刚开始她还以为……哎,若是真的坚持不住离开了,也不知道夜无情该怎么办。

两人旁若无人忘情地抱着,怪老头儿终于看不下去了,“咳咳咳”故意发出声音打断了两人,看着夜无情喷火的眼眸,老头儿也不惧,且立即瞪了回去,心道,哈哈,谁让你们有事情求老夫呢。

他自得了一会儿,夜无情也知道萧晓的身体还需要靠他,所以并没有发作,可老头儿仿佛没有看到:夜无情的隐忍,依旧不怕死地挑衅道:“臭小子,你赶紧出去熬药,这是药方以及我带回来的珍稀药材,现在我要给丫头针灸。”说完还扔给了夜无情一个包袱。

听了怪老头儿的话,夜无情眉头紧皱,不知在思考什么,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更没有拿着包袱出去。

萧晓只是疑惑地看着他,也没有催促什么,但老头儿却得寸进尺,囔囔道:“臭小子,还不快去,你想要丫头的身体一辈子都好不了吗?”

这话说得很严重,但怪医也并没有夸大,毕竟之前强行拔出蛊虫,确实给萧晓本来就破败不堪的身体增加了负担,如今也不过是凭借着她坚强的意志力和怪医临走之前留下的药丸撑着,只是夜无情不知道而已。

被怪老头儿这么一吼,夜无情也不想那些有的没的,接过包袱就准备出去,但临到门口他又回头冷冷看着怪老头儿,警告道:“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为老不尊,否则……你赶紧好好给笑笑治疗,我去熬药。”

他没说出来的话谁都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萧晓脸通红通红的,暗唾了夜无情一口,同时拉住了气的跳脚的怪医,柔声说道:“前辈你别和他计较,他只是比较关心我罢了。”

“哼,看在丫头的面上老头儿我不和他计较,”老头儿傲娇地回道,然后长叹一口气,抱怨道,“老头儿我绝对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不然的话怎么会碰上你们,然后就被你们赖上。”

萧晓了解怪医的性格,知道他就是有点不愤而已,因为夜无情对他很冷淡,还总是不给他面子,不捧着他。说到底就是虚荣心作祟,不过别人要是对他特别热情,他也不喜欢。

于是萧晓巧妙的越过了这个话题,直接问道:“前辈,我的身体到底如何了,真的吃了药针灸完就会好了吗?”

萧晓的语气充满了疑惑和不安,她从刚才就一直认为那些话只是怪医遵守了和她的约定同夜无情报喜不报忧,才撒谎的,而实际上她已经没救了。

但怪老头儿并不知道萧晓的担心,只是听了她如此不信任的话后又开始吼叫,指责道:“好啊,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你这是在质疑老头子的医术吗?真是白瞎了老头子我的苦心,为了你的病我跑上跑下容易吗?”

被老头儿这么指责了一番,萧晓反而开心的笑了,因为她听出了老头儿的言外之意,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自己有救了,她一直提着的心就在此时落下,同时激动地哭了出来。

老头儿不知道萧晓是喜极而泣,还以为是自己把小姑娘骂哭了,连忙道歉:“你别哭啊,丫头,老头子我不骂你了,好不好,不然一会你家的那位又要找我算账,哎,老头子我怎么这么悲催呢?”一想到夜无情那张冷脸,老头儿只感觉苦不堪言。

然而萧晓并不能理解他的苦楚,在他的安慰下也没有停下抽泣,反而因为心情大起大落,引发了旧疾,又晕了过去。

而这个场景正好被端药进来的夜无情看到,只见他一手端着很烫的药碗,身随心动,在萧晓倒下去之前把人接住,一旁的老头儿也看得心惊胆战的,看到萧晓没事后松了口气。

可是思及自己,又看到夜无情要杀人似的眼神,他放了一半的心又提了起来,心道:“完了,这下丫头没事儿,有事儿的变成我了。”

夜无情把萧晓轻轻地放在床榻上,然后把药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根本不管自己被烫伤的右手,大步走过去用左手把自言自语念念叨叨的怪医抓了过来。

冷然道:“你就是这么照顾笑笑的吗,赶紧给她看看,若是她有事儿,你也不用活了。”夜无情的语气中透露着森森杀意,足以表明他并没有开玩笑,看来若是萧晓不在了,他是真的准备让怪医给萧晓陪葬的。

怪医甩走自己脑补的七七八八,顶着夜无情的压力过去给萧晓把脉,之后,他就指着一旁的药碗问道:“这是按我的药方熬出来的吗?”

因为事关萧晓,夜无情勉强点头,怪医看到后,紧绷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对着夜无情说道:“幸亏你动作快,赶紧把药喂给她,然后你在一旁按着,我用针灸之术帮她把最后的余毒清了就好。”

因为萧晓处于昏迷状态,所以汤药根本喂不进去,夜无情喂的第一勺已经散落在萧晓的嘴角以及前胸,夜无情想:“这样下去汤药根本喂不进去。”

于是他端起来自己喝了一口,然后低头唇就覆在萧晓的唇上,就这样一口一口,夜无情把整整一碗药都喂给了萧晓,没有一滴浪费,就是此时他的口腔中还弥漫着苦味。

一旁静静看着的怪老头儿啧啧称奇,心中感叹,这喂药方法好啊,现在的年轻人啊!

看着萧晓的脸色渐渐红润,胸口起伏明显,心跳也有力了一些,夜无情露出了这天的第一个微笑,他很庆幸,很庆幸,他的笑笑并没有离他而去。

一旁的怪医也一直观察着萧晓的状态,一看时机成熟,就对夜无情说道:“你赶紧抓着她,我要开始针灸了。”

……

针灸结束后,三个人都出了一身汗,老头儿毕竟年龄大了,这次治疗耗费了他不少精力,所以交代完最后的事情就去找了个房间躺着休息了。

而房内,夜无情摩挲着萧晓熟悉的眉眼,同时吩咐下人准备热水,一切准备妥当后,他就轻柔地把萧晓抱起来,放到了浴桶里,同时在里面滴了一滴怪医留给他的小瓶药剂,然后就用毛巾把萧晓从里到外细致的擦了一遍。

不一会儿,浴桶的水以及给萧晓擦身子的毛巾全然变成了黑色,看到这些,夜无情冷了眉眼,浑身散发着凌冽的气息,当然他这是针对给萧晓下毒的那人,突然想起了老头儿的嘱托,他对着下人吩咐道:“换水。”

下人们动作十分迅速,很快便把新的水被换了上来,接着便是同样的动作,一桶接着一桶黑水被抬走,直到第六桶水不再变黑才停止。

原来最后夜无情做的这些便是怪医吩咐的,经过这么一次彻底排毒,萧晓醒来后身体会比以前更好,就是当初掉下悬崖流产留下的暗疾也被祛除了一大半,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恢复成正常人的身体状态根本不是问题。

只是昏迷中的萧晓并不能和夜无情分享这一份喜悦。

这天夜里,夜无情搂着萧晓入睡,怪医也找了个房间休息,其他人也一样,都在为明天的行动养精蓄锐。

夜色昏暗,而就在司徒家十分隐秘的地方,一只老鼠从老鼠洞钻了出去,没有人注意到,这只老鼠的腿上绑着一个小小嗯信筒,而里面便是某人要传达的消息。是的,大家根本就不会想到,他们竟然是用老鼠传达消息的。

翌日一早,大家早早聚集在正厅里,等待着夜无情和萧晓的到来,而刚刚醒来的萧晓,只觉得神清气爽,精气十足,往常的沉重与压抑完全消失,从身体到心灵都有种重生的感觉。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kElk0hNE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