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感觉自己太在乎老公了 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

整整等了一夜,紧闭的房门终于开了。欧阳辰一直站在门前等候,寸步不离的守着门口,眼睛从未从门处离开过。如今见房门终于打开了,便焦急的赶了上去,“师傅,师傅如何了,影儿如今怎么样了。”天机老人,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一边指着欧阳辰。“你这个傻小子,如今是有了媳妇忘了师傅啊,为师半条命都没有了。你的影儿如今已经无碍了,你且安心吧啊。倒是为师,如今是老了不中用了啊!”欧阳辰听着自己的师傅这样说,倒是安心了,师傅说影儿没有危险那么影儿自然就是没有危险了。

“师傅徒儿是否能进去看看?”天机老人看着自己的徒弟这样说。心想如今自己的这冷冷清清的徒弟终于算是开窍了。而这女子也是倾国倾城,定然也是个有品行贵重的,不然自己这徒弟眼高于顶,怎会如此呢?

“罢了罢了,为师怎么会有你这痴徒?这小女子你如今还不能开门去看望,毕竟是大伤元气,如今待她修养一天你在进去。记得进去之前要沐浴更衣,小心过了再过了别的病气给她。”天机老人如是说着,“徒儿知道了,谢谢师傅,那影儿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过两天就应该醒来了,为师看着脉象,已经平稳了,只不过之前因为受过严重的内伤,必须好好调理才行。”“徒儿知道了,定会好好的照顾影儿。师傅您也累了一天了,徒儿扶您下去休息吧。稍后徒儿亲手给您做您最爱吃的鲫鱼汤。”“辰儿啊,为师如今也老了,这次回来,你可得好好陪为师多待一些时日啊。”“是,徒儿遵命。如果今后留在耀日也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徒儿害怕被父王知道,又会命人催我回王府去。”欧阳辰皱着眉头说道。“辰儿,欧阳王爷是当今赫连陛下亲封的异姓王爷,如今他也只有你一个孩子。你父亲母亲的年纪也是大了,让你回去也是情有可原啊。不如今后就好好呆在这,如后看为师也方便。你留在这边总比你四处闲云野鹤的好啊。”“师傅您就不要在叨念徒儿了,徒儿听您的就是了。影儿如今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天机老人听着自己的徒弟这样说,便也不在说什么了。

欧阳辰一直在门口等着,他心中不放心花若影。今天早晨刚去看过,人还没有醒来,但是脉象也没用什么问题,一大早,欧阳辰便在屋外煮药。等着花若影醒来。

临近中午的时候,花若影转醒了,欧阳辰赶忙端着药碗进去了,“影儿,影儿。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花若影只觉得浑身无力。现在连自己的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欧阳辰,小心的喂花若影喝了水。“影儿现在你身体虚弱,需要好好的调养着才行。有什么事儿有我在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花若影眨眨眼,如今发现自己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了。欧阳辰看花若影这样,心中万分焦急。相传火灵芝对调理身体,还有治疗内伤有奇效。欧阳辰便决定去采火灵芝,但是之前听说的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自己也是听传言火灵芝长在蛇山,那里经常有巨蟒出现,所以千百年来,并没有人敢去采摘。如今影儿性命垂危,自己说什么也要尽力去试试。于是便之身前往了。

“师尊师尊,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啊。辰少爷他,他自己去了蛇山了,说是要采摘什么火灵芝,要为影儿小姐煎药。”“你说什么?火灵芝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况且蛇山这个地方常有巨蛇出没。这个傻小子,你现在赶紧派人去寻他,不要出什么意外。”

天机老人进入花若影的房中,只见花若影已经醒了。见天机老人进来,想要动,但是被他制止了,“影儿姑娘,你现在还不能动,不过调理一下,很快你就能重新起身了。我神医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还有啊,难得我那个傻徒弟对你是一片痴情啊。他竟然一个人跑去了蛇山,说什么要采摘火灵芝给你吃啊,”花若影听他说的话皱了皱眉。“欧阳...欧,他”“你放心,我已经派了人去找他了。一定没有事儿的。” “师尊,师尊,您快来看看吧,辰少爷受了伤。”花若影挣扎的想要起身。但是被天机老人阻止了,“你放心吧,他没事的,我去看看,你好好歇着。你如果要是再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一定会伤心的。”

欧阳辰小心翼翼的将火灵芝拿出来,交给师傅,“师傅我自己一点事儿都没有的,不过就是几处擦伤,你先帮影儿将火灵芝做成药丸,给影儿服下吧。”“辰儿,你用情太深。为师也无可奈何,为师这就去做药,你的伤不过还是要自己处理一下的。”欧阳辰将自己打理好以后就进入花若影的房中去了。只见花若影已经醒来了,正望着自己“你,你没事吧,”只是自己没有料到她可以说话了如今。不由得竟然湿了眼眶。花若影看见欧阳辰手上包着纱布。于是用手握住了他的手。其实花若影心中有很多的疑惑,自己只能记起当时救了冷冥,于是便昏倒了。但是并没有想起后来的事儿。很多事都想问欧阳辰呢。欧阳辰也猜到了花若影心中的想法。“影儿,待你好的差不多了我再一一告诉你,”花了3天的时间,天机老人终于将火灵芝配好了,于是便拿给欧阳辰,让她帮助花若影服下,花若影,吃了药后,便感觉通体舒畅。丹田处似乎也有丝丝灵力涌出,于是便慢慢运功自己疗伤。自己本就是功力深厚的,如今神药辅助,现在已经是好了大半了。也逐渐有了精神了。“影儿,我知道你一直挂念着师弟,那天我去山中采药,正好听见了打斗声,看见是你们,你晕倒后,我察觉你头部淤血破裂了,所以就将你带了回来,自那日后你一直没有醒过来。师弟被王府的人带走了。如果他真有心自然是会来寻你了。”花若影听欧阳辰说的含糊其辞,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知自己,但是心中也不免有些感伤,是啊,如今寒王必定是美人在侧,哪有时间来理会自己呢。于是便不去想了。欧阳辰如此尽心的对待自己,自己又拿什么去回报呢。

入夜时分,花若影独自外出,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人跪在地上正汇报着什么。“暗影,我想知道,在我来琅琊山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你要事无巨细的回答我。”“主上,您昏迷期间,欧阳辰去过王府,告知冷冥要带你来此医治的事儿。但是不过一个时辰,他便怒气冲冲的从王府出来了。我猜想,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儿,于是便查探了起来。只是......”“你但说无妨,没有关系” “主上,欧阳公子进王府以后,无意中撞见了王爷和宁雪儿在一个房中,并且,并且宁雪儿衣衫不整。欧阳公子和王爷大大出手,于是就出了王府,带您来了这里。其余的就不得知了。”暗影说完低下了头。花若影听后也不知自己此时是怎样的心情,只不过感觉心口好痛。闷闷的,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自己好不容易付出过的真心,但是如今只不过是一场空了。“你下去吧”

花若影静静的看着这月色,看着今天的月色如此美丽,但是却没有人和自己共赏了。“与其天涯思君,不如相忘于江湖。”随口吟出一句,花若影就是这样的性子,她不想别人看到他内心软弱的一面。“冷冥,是我花若影看错了人,爱错了人,如今是你自己背叛我,我危在旦夕你却美人在怀,从今而后,你我各不相欠。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以后我不会在想着你了。从此相忘于江湖。”

琅琊山本就风景如画,此处也有一片天然的温泉,瀑布,花若影便来到瀑布前抚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歌声袅袅动听。宛如天籁,花若影小酌了几杯,带着微醺的醉意。月下当空,美人饮酒弹唱,宛如仙子下凡。此刻欧阳辰正呆呆的看着她,这月下的仙子,如今就在眼前,若是今生能与你相伴,哪怕让我付出姓名,也在所不惜。如是想着。欧阳辰此刻也已经醉了,被这美景陶醉了。此刻花若影却浑然不知,浑然不知在这琅琊山神医阁她已经被大家传为了仙子,昨夜她天人之资被尽收于眼底。

花若影心头烦躁,此时一边饮酒,一边弹唱,突然想起以前的杨贵妃,贵妃醉酒。便一展舞技跳了一曲,下面众人看的都痴了,他们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但是此歌,此舞,真是第一次见到。惊为天人。欧阳辰看到众人都在看影儿,心中难免不快。“都闲的没事儿了吗?还不快回去!”众人见辰少爷发火了,于是便不舍的散开了。欧阳辰看花若影喝醉了,于是便将她从顶上抱了下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NjjZA1sNjA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