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书记开花苞 宝贝请乖乖张开腿全文读

也就沙发上有几个深紫色的抱枕,外带客厅和卧室窗户的窗帘是浅蓝加深紫的拼色,显得房间里色调不那么严肃。

所以说,其实只要加点色彩和谐的装饰,再移移家具就能让小客厅视野更好,相应的读书区域也能看上去变得更宽敞。

但邵清青不太在意颜色,她就是懒!

所以她想把里间和客厅同样风格的十平米小卧室改成读写吃睡洗一条龙,外面的小客厅改成干嘛都能瘫在沙发上靠着——虽然她曾经长期埋头苦学几小时不动弹,直到回神才发现脖子和腰都疼得不像是自己的。

丫除了智能研究和测试……不,青哥儿除了上厕所洗澡以外,就只有躺累了和唱歌的时候才想动弹。

如果可以的话,她连上厕所都不想挪窝。

典型的四肢不勤。俗称懒癌末期。

赤雪蹬腿一跳,借了进门处玄关柜子的高度,蹦到客厅中间的茶几上,左右看了看,又蹦到小卧室门口,伸脑袋瞧了瞧,最后蹦进厕所,对着进门直接面对的全身镜伸出了爪子。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邵清青冲进厕所,“赤雪,你对镜子有什么意见吗?”

邵清枫看着镜子上五道爪痕,感叹着发出声音:“原来它一直对我都很照顾啊……”

可不是,看这镜子是必须得换了。万一划的是手机和笔记本,换屏没什么,邵清枫感觉自己如果有实体,胆和脸都得烂。

稀烂那种。

“小兔子不高兴了吧,怎么了这是?”邵清青一只手把赤雪捧起来,凑到眼前看了看。

赤雪连兔子叫都不想发出来。

它家主人已经无视它五次传音了!妖生不顺利,赤雪想出声。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赤雪就更生气。跟在丁予澜身边不足百年就开始说话了,结果又过了七个百年,它仍然没化形!

不化形就是只动物,动物说话,在这个世界是要被拿去展览后解剖的!

郁闷。

赤雪闭上眼睛睡觉之前,又瞪了眼邵清青。

要不是这个凡人,它肯定还在主人身边。

都是她害的,还得保护她看着她,真的好想发脾气!

邵清青莫名觉得委屈。她看着赤雪蹦到自己枕头上蹭蹭四只爪子趴下睡觉,又回头望着镜子上那几道深得可以看到墙面的划痕,呆呆的问道:“有没有觉得,这赤雪的爪子比电锯厉害多了……枫哥儿,以后记得提醒我给赤雪准备吃的睡的,如果你不想你呆的屏幕被划烂,最好现在就设定日程表。”

邵清枫无声照办,五秒后小心的用前置摄像头看看那只兔子,冒泡不吱声:那个,青哥儿……它多久吃一次,一次吃多少,睡觉一般多久?我真心觉得这兔子简直是金刚,不敢用常规数据拟日程。

九头身制服美男在手机屏幕的日程表上踱步,时不时抬头看看摄像头,满目凄凉。

邵清青想了半天,摇头,破天荒的打字:我也不知道,想不起来。

那就哄哄它,我先去下单买兔子玩具和粮食,你先看看有哪些要调整的,也用不着请工人了,直接让赤雪生会气就能换上了——反正安装通常都是免费上门的。

“我特么……”邵清青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亏你想得出来!”

额,还是打字吧。她叫出声就后悔了——看到被挠破的镜子,秒怂。手指在屏幕键盘上飞舞:首先这镜子肯定不要了,然后那个厕所,给赤雪弄个它合适的……话说它好像没上过厕所?

怎么一扯到这只兔子,就觉得人生如此艰难。

俩“人”隔着屏幕对望,无声的叹了口气。

邵清青懒癌发作不想纠结,于是叫邵清枫直接按合理的常规兔子配置去弄一套,自己开始研究卧室怎么改。

这个窗台可以改成飘窗,下面柜子放书本和各种硬件;地上就不动了,免得打扫机器人还得用真人版的,晃来晃去碍眼;衣柜嘛,扔了,把床换成里箱的,这样空出来的位置放整面墙的桌子,下面空着,上面加书柜……

邵清枫缩小了把应用分个屏,一边给赤雪下单,一边从导航条上看看邵清青的东西有没有能买的,结果就看到一堆自言自语。

真受不了,邵清枫跳下来,放大成九头身落到日程表上,虚拟的白手套点着邵清青打的字,又看看摄像头,确认下位置,隔着屏幕敲敲邵清青的脑门,无声冒泡:青老大你不需要的东西和不改动的一切能不写吗?我看着觉得你像小学没毕业的你知道吗?

邵清青撇嘴,打字:我这不是怕忘了计划到哪儿了么。你丫竟然想敲我脑袋,你完蛋了,永世关在屏幕里!

这研究所天才的脑子,果然不同凡响。扯到别的就跟熊孩子没多大区别,只会捣乱!

行行,老大你随意写,我晚点再看。邵清枫一边缩回导航上,一边头也不回的继续指挥手机自动下单。

除了始终皱着眉头嘴角下弯,看着倒是挺认真。

这特么是对我的装修计划绝望了?邵清青看了一会,摇摇头,继续瞎写。

但邵清枫还是认输了。

毕竟他记忆库里并不存在所谓能“铺满客厅一半,躺着可以,随便哪一截都能拉起来当靠背,而且不占地方还能扫地能收起来”的“沙发”!

老大你这真的是沙发吗?不是定制超小格的榻榻米吗?邵清枫给人感觉是在抓狂边缘。

哦,邵清青打字:不清楚,反正偶尔看到过。你比较专业嘛。

……

点什么点,行不行,有没有?

有。

那不就结了?

……升降式的行吗?我怕太大了老大您睡着了摔着。

你能控制吗?

……能!

那就行。看吧,就知道你专业,我这么有创意的想法居然真的有实物,哈哈。

……

邵清枫突然嫌弃手机电量太多,自动关机多好。但不行,他还得问一声:“青哥儿,那颜色要啥样的……还是黑白的?”

“对啊!黑色榻榻米,白色枕头,靠背是随时换的就不用再挑了免得眼花呗!”邵清青理所当然。

邵清枫觉得自己要被老大老二骂死。

“哈哈,以后可以躺成大字把本本投影到天花板上玩了!”邵清青乐坏了,开口笑着叫了一句,视线移到天花板上,又开始念念碎:“那样的话吊灯就得换成吊顶里的射灯吧?”

还知道吊顶呢。邵清枫吐槽,没吱声,只冒泡。

邵清青瞪着他。

……是是,您说的都对。邵清枫彻底投降。

就这么四十平米的小套间,邵清青折腾了俩小时才规划完。

邵清枫觉得这是有完整意识以来最接近内存崩溃的两个小时。为此,他还趁邵清青睡觉的时候,在研究所的智能内部交流论坛上发了个公告:当主人的要求比较另类时,放弃思考假装自己是原始的批处理程序,比较舒服,不容易产生病毒反应。

瞬间获得了全研究所智能体的点赞。

然而他转头就去搜索头天晚上备份的笔记本和手机资料了。虽然一晚上没查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但由于丁予澜头天晚上入梦时被他看见,还传音交代他照顾好邵清青和赤雪的“诡异事件”,邵清枫仍然对于周六下午四点半左右曾无故中断的时间线有些疑惑。邵清枫想了想:还是等笔记本硬盘拿回来再彻底检查看看。

傍晚在家吃了点清淡的,又去了研究所一趟,邵清青拿了一批只有顶级管理员权限的馆藏账号,一股脑全塞给邵清枫,还叫他藏好别被人拿走了。

说得好像邵清枫的意识是个人都能入侵似的……九头身小人当时站在手机上瞪眼,无声的冒泡:青哥儿,只有咱入侵别人的份儿好吗?小看你这个当主子的不要紧,小看这个研究所就是你的不对!

换回邵清青一顿暴怼。

看着偃旗息鼓的智能回到导航条上,邵清青觉得心情好些了,但又有点头晕:“怎么葡萄酒这么大酒劲儿……”

一边嘀咕,她一边又向二哥问了问,得知学校说毕业审核过了才能申请博士就读,而邵清青大学毕业问题不大,还得下周收几个主修的教授亲自回院,仔细瞧瞧论文以外的才知道研究生是否达标。学业倒是可以停修,还能方便计算学分。至于毕业照,院方表示明天起随时去拍都可以。

打了个哈欠,邵清青点点头,“那没意外我就明天去吧。二哥,你酒醒了吗我困……”

邵清思留在家里照顾义父没过来,邵清源略作休息就由无人车加上智能轮椅的组合自行回研究所坐镇,此刻倒比自己小妹看着精神好些。

他不放心的摸摸邵清青的脑门,没觉得有什么异常,“赶紧回去早点睡,明天要还困就别出去,记得随时跟哥说。”

一边说一边指挥轮椅到了研究所大门,拍拍赖他身上打瞌睡的大姑娘,送她上了无人车。

邵清青迷糊着就回来了,冲进厕所就去洗澡,进去之前还在嫌脑袋疼家里不够智能什么的,一会折腾一下,闹得邵清枫又是担心又是头疼。

期待着青老大早点秒睡的他,心情很复杂。毕竟他下午大概是被整得有点响应迟钝,所以才会没反应过来,邵清青说的“把本本投影到天花板上玩”那个投影内容是他自己。

“如果没有意识就好了。”趁着邵魔女去洗澡的功夫,邵清枫冒了个小声的泡,平视着正使劲仰起小脑袋瞪他的赤雪,诉苦道:“身为宠物的你真幸福,我真的不明白她本来挺聪明特机灵的一个小丫头,为什么会歪成这样。说严重偏科真是抬举她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nDQwywMDQ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