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王爷故意在花园里要她小说 双飞俩中年女人

赵美人看着楚洛衣被带走,心头大喜:“九殿下..这是不是证明我是清白的..”

北流云看着满眼欣喜的赵美人,却没了再折磨她的兴致,起身走到她面前,随手拿起绣图上的绣针,不等赵美人反应过来,便狠狠扎在她右脸,划了下去。

“啊!我的脸..”赵美人痛苦的尖叫出声,一道长长的血痕已经出现在那张白皙的脸上。

“赵美人毒害皇后,证据确凿,充军为妓。”淡漠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身华服的男子却已经走远。

赵美人不敢置信的捂着脸..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人却已经被拖了下去。

水华宫。

“你说是那个叫做洛衣的宫女?”柔妃反问道。

“正是..奴婢亲耳听见赵美人指证她,而后九殿下又将她压入天牢,不过奴婢有些想不通,她帮助赵美人脱了险,又晋升为嫔,为何最后却要在西堂殿放入铃兰粉,置其于死地。”柔妃身旁的心腹开口道。

柔妃沉吟了片刻道:“此人心计深沉,此举怕是在向本宫示好,先证明她有能力撼动本宫,而后却告诉本宫她的目的并非是要害本宫,而是为了辅佐本宫,借此来证明她的能力,以此得到本宫重用。”

“可是..如今她却被九殿下打入天牢,还谈何重用?”宫婢蹙眉道。

柔妃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后道:“她是在向本宫表明衷心,告诉本宫无论她有多么厉害,最终还是要依靠和仰仗本宫才能活下去。”

“表明衷心?”宫婢有些难以理解。

柔妃给自己倒了被茶水道:“你也见过她曾为皇后的那朵残缺牡丹金簪辩驳,分明是个心思敏捷,能言善辩之人,可是你也说了,赵美人指证她时,她一言不发。”

“您是说若是她想要为自己开脱,很有可能就不用受这牢狱之灾?”柔妃的心腹反问道。

柔妃点点头:“可是她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宁愿被打入天牢,一旦进入天牢,本宫若是不救她,她便唯有死路一条,可是明知如此,她却依然没有辩驳,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若是娘娘不肯原谅她设计宁嫔一事,不肯重要她,她宁愿一死。”宫婢在柔妃的点拨下,也明白过来。

柔妃冷声道:“让她在牢中待上几日,这么多年,本宫很少这么狼狈,再加上宁嫔这个损失,本宫若是不罚她些时日,难解心头之恨。”

“要不要奴婢打点一下狱卒,让她们好好‘照顾’一下她?”

柔妃看了眼她,生出几分不耐,想起楚洛衣的聪慧,对这个怎么也教导不成的心腹少了几分耐心:“不要自作主张,你先下去。”

心腹看着柔妃有些不善的脸色,赶忙退下,不敢再开口。

柔妃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茶盏,冷声道:“照顾?你若是照顾了她,只怕她出来后,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楚洛衣这种人,心思深沉,却也睚眦必报,若真的要用她,则必须好好安抚,不能当做寻常下人,否则很容易让她存有二心,对自己而言则是个致命的打击。

而在碧波亭处,待到众人都散场之后,一颗树丛后隐隐冒出一个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御膳房的鱼儿。

鱼儿回想今日的一幕幕,有些混乱,纵然她素来聪慧,可是却依旧难以梳理清楚。

难道楚洛衣就这么被打入天牢了?还有她同九皇子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觉得两人之间有些怪异...

鱼儿走在悠长的宫路上,一面走一面回想起北流云那张如妖似魅的脸,那漫不经心的懒散样子,薄唇轻勾的魅惑,还有举手投足间的尊贵气势,让她忍不住心神荡漾。

鱼儿的手紧紧捏在一起,似乎下了什么决心。

等到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路的尽头,一身华服的北流云从拐角处的橡树后走出,看着那道已经消失的身影,幽幽道:“查清她的来历。”

“奴才明白。”

北流云这才离开碧波亭,今日暗处本就有柔妃的人在打探消息,可是洛洛来后,他却隐隐感到还有一束目光,不曾想竟是个御膳房的宫婢。

楚洛衣被打入天牢后,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看着四壁空空,泛着霉味的狭小空间,将头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垂着眸子不言不语。

想不到,辗转一年,最后却竟然又回到了牢房里,命运总是如此可笑。

女子的心有丝丝苦涩,每当想起那个曾对自己轻声细语,呵护备至,因为自己受一点伤而紧张不已的男子,如今却亲手将她打入天牢,她便觉的心头发堵。

收敛了自己的思绪,她开始分析起柔妃救自己出去的概率有多大,而王直救自己出去的概率又有多大。

脚步声响起,出乎意料的是,来人却是北流雪。

北流雪提着一只食盒和一件黑色斗篷,停在了楚洛衣的牢房前,狱卒将房门打开,北流雪走了进去。

将斗篷披在楚洛衣身上,而后打开食盒,将饭菜摆在地上。

看着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楚洛衣微微蹙眉,却见男子开口道:“你先好好休息,我会想办法让你出去。”

楚洛衣直视着面前一身雪白圣洁淡漠如仙脱尘的男子开口道:“这是送行宴么?”

北流雪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恢复了平静后,只是拿起筷子将每个饭菜都吃了一遍,随后将筷子放在楚洛衣手中。

“明日我再来给你送,监牢里的饭食会生病。”北流雪开口嘱咐道,见着楚洛衣没有开口,才转身离开。

而拐角处的另一条路口,北流云脸色阴沉的将刚刚的一幕幕都收在眼中,扔掉手中的两件女式披风,毫不犹豫的踩过,向楚洛衣的牢房走去。

跟在身边的苏公公也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地上,跟了过去,一旁的狱卒有些搞不清状况,却也不敢插嘴,生怕触了眉头。

牢房的门在很快的时间内再次被打开,楚洛衣的面前出现了一双银白色的鹿皮靴子,纤尘不染,精致的金丝云纹,好看至极。

女子没有抬头,只是专注于食物。

‘哐啷’一声,食盒及满地食物全部被踢飞,汤汤水水洒了一地。

楚洛衣捏紧了筷子,最终松开闭上眼重新靠在墙上。

“我倒是不知在天牢中的待遇可以这么好。”男子幽幽开口,惊的狱卒一身冷汗。

狱卒瞧着脸色不善的男人,连忙讨好的将手中的鞭子挥向墙边的女子:“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吃宫中的御膳!”

因为猝不及防,狱卒的鞭子狠狠甩在女子胸口。

北流云红着眼看着这一幕,转过头看着讪笑的狱卒,一步步向他走去。

“九..九殿下..”看着那双染血的琉璃色眸子,狱卒讪笑的脸越发扭曲,额上的汗一滴滴流下。

北流云拿过狱卒手中的鞭子,狠狠抽在狱卒身上,狱卒抬起双手一面求饶一面哀嚎:“九殿下..九殿下饶命啊..奴才再也不敢了!”

手起鞭落,长长的鞭子好似灵蛇,在男人手中飞舞着,带起一片风声。

“啊..九殿下....饶命啊..九殿下...啊..“狱卒整个人倒在地上,满地打滚,一道道鞭子带着狠厉之气落在他满身。

苏公公心头颤了几颤,都说九殿下妖冶冷艳,堪比女子,可是心狠手辣却比四殿下更甚。

见着狱卒在地上几乎不动,满身满脸的血迹,北流云终于住手,将手中的鞭子扔在了男人身上,却抽出了男人腰间的佩刀,在苏公公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刀就插在了男人的身上。

“噗...”喷洒出的鲜血飞溅上男人乳白色的靴子,苏公公心头乱颤,看着那一瞬间就死透的人,只觉得手脚都开始战栗起来..惊恐万分。

楚洛衣依旧没有去看面前的男子,那双靴子却再次出现在女子面前,沉声道:“跟我回去。”

楚洛衣依旧没有一点反应,闻声赶来的狱长赶过来道:“九殿下...九..”

看着地上满身是血看不出样子的男人,狱长的脸色有些发白,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九殿下,不敢开口。

北流云再次开口:“跟我回去。”

楚洛衣依旧垂眸不语,北流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狱长赶忙跟上,前面的男人却突然顿住脚步。

“不许她吃任何东西。”男人淡漠的声音响起。

“是..是..”狱卒擦了把额头的汗,北流云的目光扫过墙边的死人幽幽道:“否则那就是你的下场。”

北流云走出监牢,最后看了眼靠在墙边的女子,沉声道:“若是什么时候想出去了,可以让狱卒来找我。”

北流云离开后,楚洛衣重重的靠在墙边,狱卒的那一鞭子打的她火辣辣的疼。

一个人静了许久,想要若无其事的继续给自己谋求一条生路,可是脑中却始终一片空白。

一直到次日一早,她才重新梳理了思绪。

按照原本的计划,等到一切归于平静,她会借此找上柔妃,柔妃看中她的心计和手段,一定会将她留下,并温和以待。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kDkJ0dMD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