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我强要了校花小米 当初一顾全文阅读

这天之后,帝龙胤发呆的时间更多了,几乎可以媲美可爱睡觉的时间了。而且,自从听到“君奉天”这个名字之后,他脑海中零散的记忆,也越来越多,几乎全是跟那个“君奉天”有关。

在那个诡异无比的小黑屋见到玉箫的哥哥和侄子之后,帝龙胤首先忆起的,就是师兄妹三人青梅竹马的时光,美好的令人嫉妒。

自此之后,帝龙胤的目光,也更多地落在玉箫身上,似乎想要看清楚,她爱上的,究竟是君奉天这个人,还是这副皮囊。

玉箫被他盯得毛骨悚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想干嘛?有话就直说,像个小媳妇儿似的扭扭捏捏是几个意思?”

帝龙胤:“我不是小媳妇儿,我可以保护你。”

玉箫:“……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你,很喜欢君奉天吗?”

“要不然呢?要是不喜欢,我怎么会跟他结婚?哦,就是成亲。难道你能够毫无顾忌地跟不喜欢的人待一辈子?”

帝龙胤点点头:“原来如此。”

玉箫又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帝龙胤也没隐瞒:“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说着,又着重强调了一句,“我不是,君奉天。”

“我也没说你是啊。你是帝龙胤嘛,我知道,还是我亲自去鬼狱骗回来的,我哪能不知道?”

帝龙胤“嗯”了一声,再次沉默下来。

玉箫格外不喜欢这种气氛,忿忿不平:“你比君奉天还要闷葫芦,说句话能累死你吗?”

帝龙胤抬起头来,一脸呆萌:“说什么?你也需要我给你讲故事吗?”

玉箫:“……”算了,我还是出门去散散步吧,要不然,可能会忍不住打爆他的狗头。

刚走到门口,帝龙胤又说:“对不起,当初在望天峰,没来得及跟你告别。”

玉箫猛地转过头来,看着他,一瞬间仿佛真的看到,坐在那里的人变成了君奉天,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已经忍不住伸出手,摸上了他的脸颊。

帝龙胤微微一愣,却是没有闪躲,任凭她有些微凉的手指,触及他的面容,心里的酸意再次发酵,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大概是看到你,残存在我体内的君奉天魂魄,有些激动,所以让我将这句话告知于你。”沉默了片刻,又继续说道,“他,不希望你伤心。”

玉箫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谢谢你,我知道了。”

帝龙胤看着她:“你——”

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窗外玉离经和墨倾池就结伴而来,看到玉箫主动打招呼:“义母,我来看看可爱,还在睡吗?”

玉箫点点头:“也快要醒了,进来等一会儿吧。”

玉离经走进来,看到坐在那里的人,顿时愣住:“亚父?!”

帝龙胤已经很熟练了,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否认:“我不是君奉天。”

玉离经回过神来,倒也没有继续跟他辩解,只笑道:“抱歉,是我唐突了。”

帝龙胤“嗯”了一声,抬起眼来,看了看进来的两人,心中微微一滞。

这时候,可爱也睡醒了,眼睛还没睁开就伸出小爪爪求抱。

帝龙胤立刻将她抱进了怀里,轻拍着后背,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待到可爱安静下来,又自发地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小心翼翼地喂给她喝。

玉离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心思千回百转。

帝龙胤假装无事发生,一心一意照顾可爱,甚至还很友好地问道两人:“要跟可爱一起玩吗?”

玉离经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笑道:“好,让我来抱一抱吧?”

帝龙胤也没有拒绝,将可爱放到了他怀里,又坐到了原先的位置上,开始整理可爱的玩具,哪怕是身为阶下囚,也坦然不惧,太土自然得仿佛是这家的主人一样。

玉离经心想,如果此刻坐在这里的是君奉天,大概也是一样的吧?他想,就算这个人不是亚父,也必定跟他有着某种关系,不然,两个人绝对不会如此相像,义母也不可能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将他从鬼狱骗回来。

有了小伙伴,可爱就格外高兴,吚吚呜呜地跟玉离经说着什么,时不时地拍拍小手,蹬蹬小脚,弯起眉眼笑的格外可爱。

玉离经心里的忧思也顿时去了一半,耐心陪着她玩。

墨倾池看着他的样子,取笑道:“看的样子,已经是个合格的父亲了。”

玉离经:“然而可爱是妹妹呢。”

玉箫便说道:“那要不,你给我们可爱当童养夫吧,反正本来你也是奉天养大的。”

玉离经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帝龙胤就哼了一声:“我不同意。”

玉箫看过去:“为什么?”

“他太老了。”

玉离经:“……”亚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墨倾池轻笑了一声:“也是,可爱还这么小呢,以后有的是机会认识更多的青年才俊,着实没必要吊死在你这颗树上啊。”

帝龙胤竟然还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玉离经:“亚父,你不爱我了吗?”

帝龙胤并不想理他,继续忙着手头的事情,但是脑海里却再次闪现出关于德风古道的往事,眼前这两个人,一个,应该是君奉天的义子,一个是他当初器重的后辈。

可爱啊呜了一声,伸出小爪爪,想要摸一摸他的脸。

玉离经连忙低下头去,拿起可爱的小手,放到了自己脸上:“可爱还是喜欢哥哥的,对不对?”

可爱立刻就笑了起来,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越看越可爱,让人舍不得放手。

墨倾池也看的心痒难耐:“能让我抱抱吗?”

玉离经试探着将可爱的目光移向他那边,可爱果然也看了过去,眨巴着大眼睛,看向了墨倾池,很好奇地看了几秒钟,这才对着他笑了起来。

玉离经便放心地将可爱放到了他怀里,也笑着调侃道:“我相信你养孩子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墨倾池:“你还真是爱记仇。”

“彼此彼此。”

察觉到帝龙胤正在逐渐忆起君奉天的记忆,玉箫便有意无意地让德风古道之内与君奉天关系很好的人,更加频繁地来此,借着看望可爱的名义,与帝龙胤说上几句话,刺激他更多记忆的恢复。

这天再次去看望天迹的时候,对方也似是有所察觉,拉这玉箫悄悄跟她咬耳朵:“他真的是奉天吗?这个样子,是不是魂魄或是意识缺失造成的?”

“还不清楚,但是我想,奉天当初在望天峰出事,缺失尸骨无存,必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么,是他自己布计做了安排,要么,就是他那位身在鬼狱的‘母亲’,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单无论是哪一个,我都必须要积极帮助他才行。”

天迹点点头:“那你可要对他好一点,我觉得,他现在很迷茫,不管是对于自己的身份过往,还是未来的路,你凶巴巴地,可是会把人吓跑呢。”

玉箫:“闭嘴!我这么可爱,哪里凶了?”

看到兄妹两人说着说着又开始动手动脚,帝龙胤不自觉地扬了扬唇角,总觉得这样的日子格外欢快。以前,是他跟天迹逃课调皮不服输,将麻烦甩给玉箫。风水流转,现在也终于轮到他们来保护照顾玉箫了。

回过神来,帝龙胤忍不住再次愣住,为什么,他会主动承认,自己是君奉天了?

末日十七对于帝龙胤,也仍旧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跟当年面对君奉天的时候,毫无二致,都是一种对于一出生就是人生赢家的人的鄙视和嫉妒,见到他,仍是忍不住用鼻孔看人。

不过,帝龙胤不仅神似君奉天,连性格脾气也有几分像,完完全全将他的挑衅和不满当做了小孩子的任性,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转头跟天迹说道:“玉箫说,要将可爱嫁给玉离经,我觉得不妥,已经拒绝了,你认为呢?”

天迹顿时跳脚:“肯定不行啊!就算离经曾经也是我们养大的,人品性格才学处事能力手段都没的说,但是跟可爱差了这么多岁数呢。”

帝龙胤点了点头:“我也是这般拒绝的。”

天迹:“……奉天啊不,龙胤,你要改一下你这个耿直的性格啊,这样不讨喜的。”

帝龙胤微微一愣:“玉箫不喜欢吗?”

天迹“啧”了一声,虽然玉箫从小到大都有点倒霉,但是唯独这一生,她第一眼就看上的男人,是个最正确的选择。

“放心放心,无论你什么样子,玉箫都会喜欢的。”天迹拍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别想那么多,玉箫很笨的,你多哄哄就行了。”

帝龙胤认真点了点头:“我会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nIw2fMn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