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老公好棒 文 穿絲襪自慰的少婦自述

作者有话要说:

写了篇幸村的番外,希望能给大家解惑。这可是下乡打着点滴偷偷码出来的哦。

祝大家圣诞快乐!!呃,以防万一,也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  雨一直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愿。窗边的琉璃风铃的丁玲声在单调的雨声中格外脆响。

因着下雨,也是本就怀有某些目的地留宿在了佐藤家,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佐藤家的三层小楼房间不少,竟然没有客房。是了,幸村现在睡的房间是雅美的,而雅美去了隔壁的书房。其实幸村是很幸运的,因为他是第一个留宿在这幢宅子里的客人,佐藤家的规矩是不留宿客人的。

保持着习惯留了盏床头灯,灯光柔柔地避开脸部洒落在身上,白色磨砂玻璃制的花朵在晕黄的灯光中绽放,台灯旁的红房子小闹钟的指针指向了11:34分。似有若无的清香在鼻尖萦绕,与在公车上时闻到的女孩身上的味道一样,是茉莉花香。

“幸村君不喜欢我吧?”

他又想起了傍晚少女的话语。说不喜欢,一开始是有的吧。其实在佐藤一家拜访真田家之前他就已经知道了佐藤雅美这人的存在。

记得当时瑞恩表哥激动兴奋得对他说:“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是那么纯洁美好,你要是见了她也一定会喜欢的。我一定要让她做我的新娘,所以我没法娶萤。”

看着眼前一向以稳重着称的18岁少年激动而坚定的眼神,他明白了姑妈一家突然回日本拜访的目的,幸村家族与莱斯特家族的联姻将在今天成为历史。其实解除了婚约对幸村家来说也没多大损失,联姻对于已经关系密切的两大家族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他只是好奇是什么原因让对此婚事最为坚持的姑妈点头同意解除。而最开心的应属能够摆脱婚约的姐姐幸村萤,因为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既然是皆大欢喜,他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虽说只是个14岁不到的少年,但作为一个大家族而且曾是日本最大黑道组织的继承人,对人性的现实与黑暗还是很明了的。因此对于瑞恩。莱斯特所说的“纯洁美好”,幸村精士是嗤之以鼻,这世上真正“纯洁美好”的只有刚出生的婴儿吧?既是嗤之以鼻,幸村在瑞恩拿出照片给他看时也只是觉得照片中的人笑容是挺灿烂,但纯洁的表象下是颗怎样的心和他没任何关系,因此并没放在心上。但在此事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不经意地在被好友柳莲二一直小心珍藏的月票夹里看到亲密挽着好友的同样笑颜时,皱了皱眉。虽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疑问,但已经认定了此人并不单纯。

所以,在过了没几个月就在真田家见到真人时,看着那略显迷糊的小脸,眼里就带了一点点审视的意味,在看出真田一家对她的态度,仁王感兴趣的眼神,甚至手冢对她的不一般时,又加上了防备与好奇。

虽然真正认识她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但基本上可以说她是一个很容易被人看透本质的人。眼神清澈并不单纯,大大的眼睛眼尾上挑,如果她愿意,能够让清纯脱俗的可爱小脸立刻变得妖媚,但她那神游的表情总是让人忽视了这一点。偶尔迷糊,时而发呆,得空就偷懒,喜爱睡觉,示弱撒娇,倒是训练时绝对认真,虽说有时会给人带来一些惊喜,但总体来说就是个让人不会有堤防心的受宠小公主。不过瑞恩有一点倒是说对了,确实很容易让人喜欢上她。

因此除了前两次的刻意,后来他也是以平常心来看待这个已经闯入了他的圈子里的人,虽说对她多少还是有点在意。他自认没有人能够看出,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能够在一开始就敏感的觉察到。这也让幸村认定她不是个简单的人,从而有了今晚来她家一探究竟的想法。

其实大家也已经可以看出,幸村精士此人虽然表面温文有礼很好说话的样子,其实内在还是如同其他大家族的人一样深入到骨子里的骄傲与谨慎,要他轻易接受一个人很难。当然了,能够让人无论怀有什么目的的接近他,这都是一种有实力的证明。而幸村精士无疑在各方面都是有实力的,这一点从他这样一个外表柔弱的一年生能够成为中学网坛传奇的王者立海大网球部部长就能看出端倪。

也因此他忽略了一点,能够让他的好友柳莲二以及真田家重视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不过,如果他没忽略这一点的话,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对此人有所在意了。

说到在意,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在意的情绪,通常也就两种原因。一种是因为厌恶甚至仇恨而产生的在意,另一种则是因为感兴趣甚至喜欢而有的在意。幸村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佐藤雅美这个人有所厌恶,更不要说仇恨了,那么也就说明他是喜欢这个人的咯,因为幸村也承认他现在对此人很感兴趣。

对她感兴趣?想到这里幸村皱了皱好看的眉,雨点击打玻璃发出的声音让他有些烦躁,抿了抿唇才发觉有些口干。

当他走到两楼的拐角时就看到套着白色睡裙的小小身子趴在楼下客厅那红色沙发上,撑着白细的小手轻轻打着哈欠。空气中有股诱人的香味慢慢弥漫开来,让他忍不住多吸了几口。

“...真是的,这么啰嗦解释那么多干什么,快点亲下去不就完事了嘛。这水平真是太烂了。”

他喝了水坐在她的身边已经五分钟了,这迟钝的家伙还在喃喃自语的批评着肥皂剧而没察觉他的存在。听到她的抱怨,幸村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她张着小嘴睁大双眼满脸写着“你从哪冒出来的”神情望着他,幸村感到心情无比的轻松愉快。

“关于今天你问我的问题。。。”他尚未说完,女孩就猛地跳起,叫着“啊,我的蹄膀”快速走向料理台。

灶上有两只锅子正在用小火熬煮着,刚刚他闻到的香味就是从那里散出。注视着她的动作,幸村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的触动了他内心的那根弦,让他忍不住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

谁知她却突然转了身,两人撞在了一起。他眼疾手快地扶着她的腰转了个身,避免了她倒在炉灶上造成烧伤烫伤惨案的发生,却没想到她却一脚踢在他的胫骨上让他吃痛没有站稳倒了下去。

当他碰触到她的唇,意外的柔软让他感到一阵心悸,令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有关接吻的描写,不由自主地在她张口呼痛时趁机侵占了她的唇舌,下意识地闭上眼紧了紧揽在她腰上的手臂。虽然是第一次接吻,可他就像曾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熟练地肆掠着她的清甜,真想时间就这样停止。腰侧一阵剧烈的拍打让他睁开了双眼,看到她那憋得通红的小脸才不得不离开那方香甜。

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眼眶里闪着泪花,幸村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即便是面对强敌也能够理智得给以在重击的他,面对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该有的反应。在她耳边说完刚才没有说完的话,他迅速站起身,尽量保持镇定快速逃回了楼上。

幸村仰躺在king size 的大床上望着深蓝色的墙顶上贴着的星星,想起了她那含泪的眼眶。闭上眼把脸慢慢陷入柔软的枕头,嗅着熟悉的清香,他觉得自己的心也慢慢地陷了下去。

意识到这一点,幸村是有点哭笑不得了,没想到自己倒是也栽了进去。随即他又立刻想到不但自己表哥对她是在必得,就是柳、仁王、手冢甚至迹部都对她有感觉,这就让他有些头大。不过幸村家训第一条,想得到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严格贯彻家规的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尤其在刚才发生了接吻事件之后就更加不可能了。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就要考虑一下现在他所面临的局面。

以他对佐藤的了解,认为此人现在应该还是不明了柳他们对她的感情的,也就是说谁能够让她先明了那人对她的感情,胜算的机会就比较大。至于表哥,他之前倒是有旁敲过,但从雅美的言行间可以看出她对瑞恩只有同门之情,那么就不足为惧,因为瑞恩在这两三年内忙于由于解除婚约而不得不提前全面接收的家族事务,不可能有□□暇术从美国赶到日本来妨碍他。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让他麻痹大意,从而在两年后发生了让他后怕的事情。不过那也不是他所能够预料的,在此暂且不提。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HJwZfMH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