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清纯校花的坠落记 云念霍霆琛免费阅读

“小的在。”

白明心一声吩咐,张总管就带着几个人涌进了偏厅,竟是要强行将人带走的意思。

白明萤声音尖利,她没想到白明心的动作会这么迅速,早就在外面吩咐了人。

“你们不准动我,否则我告诉老夫人去,还有……对,还有二伯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白明心像是在跟个陌生人说话一般:“不用你亲自跑一趟,我们这就带着你去跟父亲说清楚,带走!”

最后一句话当然是跟张总管他们说的,白明心想着万一白明萤发了疯,恐自己带的人治不住她,特地将跟她一同回来的张总管也叫了来。

因避讳白明萤是女眷,张总管带的人都是些身强体壮,做惯了重活的婆子,且事前也有交代,让她们只将人控制住,不得下重手。

手指头粗的麻绳在白明萤身上绑了一圈又一圈,就差将人捆成个粽子了。

白明心还上前察看了一番,见她的确实是无法中途逃脱,这才领着众人一路往存明院去。

过来过去的下人,看到以往见了他们都趾高气昂,就差眼睛长在头顶的明萤小姐居然被压着走,都看热闹似的直往白明心她们身上瞅,更有边笑还边对着白明萤指指点点的。

白明萤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白明心一行人却并不避讳旁人目光,拉着白明萤一路走走停停的,就跟出去郊游一样。

以白明心的性子,白明萤如此的招惹了她,不让白明萤颜面扫那是不可能的。

要想往存明院去,必定要先经过碧波院,果然等她们走到碧波院门口时,孟姨娘和她的丫鬟知荷已经立在了那儿。

白明心先是看了看孟姨娘,用眼神示意她看向白明萤,然后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

孟姨娘像是什么都不明白,也回了白明心一个笑容。

白明心和孟姨娘的交锋只是短短一瞬,然后白明心继续往存明院走,孟姨娘继续在门口欣赏冬景。

“一点用都没有,平常看着还有机灵儿气,这会被绑成这样,连个泪都不会掉。”

孟姨娘遥遥地用手指头描画着白明心的身形,嘴上还在讥讽白明萤。

“姨娘,您说明萤小姐这颗棋是不是废了?”知荷压低了声音问自己主子。

知荷虽是孟姨娘随意提拔的,可自从她接了张妈妈的位子,倒是慢慢显露出有些心计的样子,不但坐稳了大管事的位子,还让孟姨娘渐渐的开始倚重她。

孟姨娘拨弄了几下门口的枯枝,道:“废不废的现在还不知道,且看她的造化吧。”

知荷有些担忧的说:“那咱们是不是该想法子让她闭上嘴,万一她把姨娘您供出去……”

“不用,”孟姨娘目光笃定:“那日白明心虽然来了碧波院,但她并不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白明心敢绑了她,肯定凭的不是脑子里的一股猜测,白明萤是蠢了些,但还不至于将没被发现的事自己招出来。”

“不过就算她真把咱们供出去了,咱们死不认账就是了,反正没有证据的事情,越可怜的那个,越是能博得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的同情。”

“走吧,没戏可看了,还嫌门口的冷风没吹够吗?”

说着,就带着知荷进了碧波院,白明心要她看的她也看到了,接下来,可就该自己出手了。

平安刚要出门办事,正巧远远的看见白明心过来,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又看见了她身后的白明萤。

“小姐,您这架势是……”

小姐主动来存明院老爷确实是会高兴,但并不意味着小姐就这样把侄小姐压过来老爷心里还能乐开了花啊,没准还会把小姐再罚上一顿。

白明心对她父亲的亲随平安那是打心眼里尊敬,从小到大平安没少照顾她,也没少替她在白尚书面前求情。

白明心见是平安守在外面,忙问了好。

“平安叔,父亲可在里面?”

平安有些纠结:“老爷在是确实在,可这会正在气头上,您就这样带着侄小姐进去,恐怕有些不妥当吧。”

平安不是责怪白明心为何这样对待和她从小玩到大的堂姐,而是担心白明心会因此受到责罚。

老爷和夫人不清楚家里的侄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他平安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因为老爷常吩咐他去探望小姐,平安好几次注意到了这位侄小姐看自家小姐的眼神不是那么的和善,一次两次还能说是巧合,可自己亲眼所见那么多回,总不能是自己老眼昏花了吧?

他曾经试探着跟老爷说过一回,可老爷根本不信,后来自己也就再没提过。见今日白明萤是被压着过来的,平安还有些小姐终于看清了人的欣慰。

白明心连忙解释:“您放心吧,明心知道分寸,这样带着堂姐来见父亲,明心是不得已而为之。”

平安点头:“那就是我多虑了,老爷正在书房看书呢,小姐跟我来吧。”

几人到书房时,白尚书刚好将书放下准备离开。见到一脸平静的白明心和她身后因为难受不断扭着身子的白明萤,他立刻沉下了脸。

“你这又是在胡闹什么!你们还不快把侄小姐放开!”

听到老爷的命令,那几个婆子不敢继续这么压着白明萤,忙放开了手。

得了解脱的白明萤立时就要掉下两滴泪来。

白明心见此一声冷笑:“堂姐先别忙着哭,先把在我面前说的话在我父亲面前说一遍,然后再抹眼泪儿也不迟。”

白明萤一脸泫然欲泣,就是不肯开口。

见此,白明心接着道:“我对堂姐做的可还比不上堂姐所作所为的九牛一毛,现在您就这般的委屈,那明心还不得哭晕过去。”

白尚书听完白明心的话简直是云里雾里,什么你做的我做的,这都是什么?

看到白明萤还是一副死不开口的样子,白明心不禁暗暗嗤笑,自己这堂姐什么时候这么笨了?以为自己不开口就能逃过一劫吗?

“既然堂姐不肯开口,就让我替你说吧。”

白明心在书房转了小半圈,将各人的神色都尽收眼底 ,然后指着白明萤说缓缓道来。

“凭着我对她毫无戒心,我的好堂姐,三更半夜的怂恿我借酒浇愁出去喝酒,将我灌醉扔在街头上,然后告诉父亲跟祖母我偷出了府,再一副担心我的样子领着人来看我笑话,这样的好计策,这样的好心胸,真是令人惊叹啊。你说是吗,我的堂姐?”

白尚书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说:“你为何要如此执着于这件事?”

“我为何要执着于这件事?”白明心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父亲:“父亲这句话说的真是轻巧,难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我被送去了南安?难道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成了尚书府的污点受人诟病受人耻笑?我为什么不能纠结这件事?”

白尚书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明心,如果我说我早就知道你是被陷害的呢?”

此言一出,除了平安,屋子里所有人都震惊看向白尚书。

“当时朝堂上大兴文字狱,大半官员被牵涉其中,我怕我护不住你,这才借着这件事将你送了出去,明萤在你失踪后不是立即找人去寻你,而是大肆宣扬,这样的把戏我怎么会看不透?”

白尚书原本以为白明心知道缘由后,就算不会立即和自己恢复如初,也该表情有些变化才,不想白明心除了有些震惊外,一点其他的反应都没有。

其实白明心并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她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才算是对的,自己在南安的点点滴滴,只是自己为了安全所受的小代价吗?

“不过……”白尚书又看向白明萤:“既然事情已经明白了一半,明萤你就将我剩下的另一半也解了吧,你为何会突然向明心下手?你们不是感情很好吗?”

白尚书一直坚信这世上没有没有理由的恨,也没有没有理由的爱,明萤不会突然对明心下套,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

白明萤见自己费尽心机,在白尚书看来却是漏洞百出,决心不再多言,少说少错,这样他们才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出更多的破绽来。

可白明萤的这一打算却被白尚书接下来的一句话击的支离破碎。

他说:“是不是跟那封密报有关?”

白明萤被问的猝不及防,回过神来后立刻矢口否认:“不是!我没有!”

可她的反应在众人看来却有些欲盖弥彰。

白明心就要往白明萤这边扑,她身边的婆子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

白明心瞪的白明萤目眦欲裂,咬牙切齿的说:“是你干的?!”

看到白明心恨不得杀了白明萤的神色,白尚书不动声色道:“说了吧,有你父亲这层关系,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当年那件事的实情而已。”白尚书劝解道。

听到白尚书沉稳的声音,白明萤还是有些犹豫:“当真不会罚我?”

白尚书道:“你若是能自己交代了,你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的血脉,我们当然不会将你如何,但若是日后被我查出来,那咱们就照规矩办事吧,毕竟你要害的,也是我的亲生女儿。”

白明萤这时才知道害怕,她膝行至白尚书的脚边,抱住白尚书的脚踝哭喊:“我说,二伯父,我什么都说,明萤愿意都交代了,只求您不要动家法……”

接下来便是白明萤断断续续的叙述,从她颠三倒四的话,和白尚书跟白明心的补充跟逼问里,众人也基本理清了事情的经过。

在白明心十一岁生辰那天,她一时兴起去了平时不让人进去的尚书府书房,为了不被人发现,就叫上了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堂姐来给自己望风。

后来她一不小心打翻了墨汁,弄污了一封信,白明心自知犯了错,未免连累堂姐,她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明萤,让她先回去,自己去找父亲承认错误。

不想白明萤一时昏了头,竟然也翻窗进了书房,将好几封未看的信一一拆开,再撒上了墨汁,借此嫁祸给白明心。

之后来到书房的白尚书看到的就是书桌上一团糟的景象,仔细查看之后发现还有几封是加急发来的戎狄人的情报,上面的字迹已经几乎面目全非。

白明心多次解释自己只污了一封信,白尚书气急攻心下什么都听不进去,还以为是白明心害了怕了,要用说谎来逃避责罚。

盛怒下的白尚书不顾白夫人和平安的求情要重罚白明心,见这么多人都护着白明心,白尚书更加生气,再加上白老夫人在一旁一番慈母出败儿儿劝诫下,他深觉白明心就是这样被惯坏的。

见白明心一顿责罚难以避免,和她一起长大的丫鬟听琴突然站了出来,将这一切都说成了是她做的,听琴是怕自己会被重罚才替自己担了错。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GZh1rMG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