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快穿高辣宠文h 舔的我飞起来了

在玄疆生辰那天,苏虞与玄疆二人在桃花林下畅饮。

酒过三巡,两人都喝得微醉。

桃花花瓣徐徐飘来,落在了苏虞的肩上,玄疆缓缓凑近苏虞,用手轻轻将她肩上的花瓣抚下。

玄疆微抬眼,便对上了一双如梦似雾的眼眸,微风徐来,脸颊的发丝轻盈舞动,空灵醉人。

苏虞只觉两瓣清润的双唇覆在嘴上,整个人如漂至海中,神游畅快。爱与吻相接,溪流声伴着花瓣缓缓地流淌进洞中,在幽暗洞中似乎正往叶尖花瓣上灌着白浆。一切都融化在桃花的香味中,承受着花的洗礼。

苏虞斜斜地倚靠在玄疆一侧,伸手把玩着飘落的花瓣。

“虞儿,如今我的世界只剩你了!”玄疆搂着苏虞动情地说道。

苏虞一脸幸福地贴在玄疆的怀中,“我也是!”

“你知道吗?我的人生还有一桩志向,那就是将魔族赶到雪域之外。”玄疆幽幽地说着,“我自小生活在雪域以北,只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便被魔族的人所迫害,所以我憎恨一切魔族中人!”玄疆语气略带愤怒的说道,搂在苏虞手臂上的手逐渐收紧。

苏虞心下一阵,身子猛得玄疆怀中蹿起,他憎恶魔族人,可是我,我是魔族的圣巫女,难不成他……

“虞儿,你怎么了?”玄疆看到苏虞脸色微变,以为是身体不适,关心地问道。

苏虞再次投入玄疆的怀中,双手紧紧圈住玄疆的腰,”我没事!“

此刻,她只想再温存在玄疆温暖的怀抱中,她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自桃花林玄疆对苏虞吐露憎恨魔族人后,苏虞总是有意无意试探玄疆,但玄疆永远是一副不容原谅的神态。

眼看回魔族的日子迫近,终有一日玄疆会发现他的眼前人居然就是他最憎恨的魔族人。

长痛不如短痛,苏虞决定找个合适的机会,将自己是魔族圣巫女的身份告知玄疆。

“虞儿,今日为何将我唤到桃花林?”一脸温柔地苏虞搂住,浅浅地吻了一下苏虞的额头。

“我有话对你说!”苏虞将玄疆搂在腰上的手松开,一脸严肃地看向玄疆。

玄疆面带微笑,不解地盯着苏虞,“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郑重!”

“我是魔族圣巫女!”苏虞话音刚落,只见玄疆脸上的笑容刹那消失,表情透着匪夷所思。

“灵宝天尊为了方便我在天界修行,隐藏了我的魔气!”苏虞用袖子在自己面前挥了一下。

玄疆隐隐察觉到了从苏虞身上散发的魔气,她居然是魔族的圣巫女!

手中惊现龙啸剑,玄疆将剑直直地抵在苏虞面前,神情沮丧愤恨,“为什么,你明知道我最痛恨魔族人,你为何要告知我!”玄疆声音微微颤抖着。

苏虞缓了缓情绪,继续平静地说道,“早知道和晚一步知道,又有什么不同,你迟早会知道的!”一滴清泪从眼角处滑落。

“玄疆,你听我说,不是所有的魔族人都如你见到的那般!”苏虞缓缓地迫近龙啸剑,苦涩一笑,她想通过自己来消除玄疆对魔族人的恨意。

“别过来!”玄疆举着剑朝后退了几步,眼神闪躲,表情复杂地不知如何收住心底的怨愤。

“玄疆,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对魔族的成见!”苏虞苦苦地哀求道。

“你不懂!它已经成为我的一种执念,支撑着我走过了这几千年,魔族人势必见一次杀一次!”玄疆露出凶狠的眼神。

苏虞的双手蹲在半空,无助地瘫坐在地上,看着玄疆。

“今日,我与你的情意就此了断,他日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玄疆举剑对着自己的身体猛刺入一件,鲜血随着剑流淌下来,“这个就当我还你的!”

说罢,玄疆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苏虞一个人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抽泣。

玄疆,我不会放弃的,我不相信,我们的爱难道战胜不了你心中的那点执念!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GRhZrMG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