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快点啊 好大好紧 啊夫人啊老爷

儒门天下,一个因毁灭的宋王朝而崛起的门派,也是一个因他的毁灭而销声匿迹的江湖组织却并没有真正消失。

“散弦,该你了。”

西子湖畔,断桥庭前,细腻的风缓缓吹过,带起八角亭垂落的薄纱,层层叠叠,带起紫色的波浪,悠闲宁静,安然非常。

亭内,一桌,两椅,白玉棋盘,奇石磨子,沉香焚烟,袅袅而升,又被微风带的倾斜消散,恍若无痕。

摩搓着手中的黑色棋子,龙宿脸上一派平静,不见情绪,出声催促着面前人赶紧落子,十拿九稳好像已经稳操胜券。

“主人今天心情不错。”

见龙宿没有反驳,如今的儒门龙首慕散弦微微一笑,却是把白棋下在了一个孤立无援的角落,好似要放弃这一枚棋子。

“尚可。”

龙宿挑眉,好似没有料到慕散弦的这一手,原本欲落下的黑子在手中一转便收进了掌中,没有马上放下的意思了。

“散弦本以为这西剑流一奕您会参与到底。”

如果说龙宿是龙姿凤章,气质卓绝却有些逼人,那这龙首慕散弦就真的当得一句君子端方温润如玉,气质沉稳,好像再大的事情都不过他的眼,天地崩裂亦不能令他色变。

“担心俏如来他们会输?”

龙宿听出了慕散弦的意思,他担心中原会不敌西剑流,虽一心想帮却碍于自己的命令只能固守儒门,想来现在是有些急切了。

“是。”慕散弦承认道。

好像终于想到这步棋的路数,龙宿掌中黑子再次捻在指尖,却是下在了另一处对己方孤立无援之地,甚至比慕散弦前一手更为险峻。近乎毫无生存余地。

“现在,应该正是最后一场对决的开始。”

龙宿抬眸看着对面的慕散弦,却没有放人的意思,他不喜有人违背他的命令,尤其是他的属下,但是他也不介意当一个好领导,在需要的时候安抚自己的得力员工。

“黑白郎君的一气化三千是否真的能破魔之甲。”见龙宿没有制止,慕散弦连忙问道。

“自然能。”

慕散弦没有说话,却也没有继续落子的意思,龙宿拿起桌上的水烟枪往后一靠,开始慢慢的抽了起来,全然不介意这局对弈的时间是不是太过漫长。本就是消磨时间的娱乐,也不用太过急切。

一时间,整个亭内只有微风吹起薄纱带起的沙沙声。

“若你是俏如来,欲如何。”龙宿忽然问道。

“不能让炎魔幻十郎活着离开天允山。”慕散弦斩钉截铁的说。

“所以俏如来肯定会拜托灵界的梁皇无忌布下禁断天允山周边出路的大阵。”龙宿微微点头。

“但西剑流却有能人异士可以破阵,如果破阵前没有出去炎魔幻十郎,怕是真的再无机会。”慕散弦担忧不已。

“你忽略了一个人。”龙宿提醒道。

“您是说,神蛊温皇?”慕散弦略一思索,有些吃惊道。难道说神蛊温皇伤成那个样子还打算插手其中?

“继续。”龙宿没有解答,转而让慕散弦继续说。

“如果温皇插手,肯定会截断西剑流去路,但是如果炎魔功体不受影响,阻挡之人怕是会有折损。”慕散弦推断。

“神蛊温皇,天下第一毒,出身苗疆巫教。蛊,毒,莫非神蛊温皇要在天允山用蛊毒?”推断到此,慕散弦背后一冷,在天允山用蛊毒,温皇是准备不记代价了么。

“散弦,你们都不了解神蛊温皇。不过,继续。”龙宿语气有些惆怅,却没做解释。

“如果真用蛊毒,那最后截杀之人肯定是任飘渺。但是如果截杀仍然没有成功,西剑流肯定是往苍雾幽林而去。根据情报,前几日在那附近发现了史艳文和藏镜人的踪迹。”慕散弦眉头皱起,却是越想越心惊。

“哈,温皇的布置没有那么远。”见慕散弦确实是串起整个事情的大致脉络,但是却一股脑全压在温皇身上而笑出了声。

“禀龙首!半个时辰前神蛊温皇在天允山引爆三途蛊!天允山十里内毒气蔓延,已成死地!炎魔幻十郎身中蛊毒逃脱!”这时,儒门暗卫飞快出现在亭外汇报最后一战的情报。

“温皇果然用了蛊毒,但,竟是三途蛊。”挥手令暗卫退下,事情发展虽都在慕散弦推测内发生,但引爆三途蛊带来的负面影响,神蛊温皇竟是如此冷血之人吗。

“想不到,俏如来还没有想到那个的用法。”听闻情报,龙宿没有改变姿势,只是有些可惜的说了一句。

“主人有安排后手?”慕散弦问道。

“本来以为那人会给俏如来解释解释,但现在看来未来的中原领导者还没有真拜师。”见有些堵,龙宿随手将烟斗在石桌上敲了敲,因为震动落下了些许烟灰。

“算不上,一时兴起。”龙宿随口解释。

推论至此,慕散弦已经彻底理清前后。黑白郎君破魔之甲,温皇用计强除炎魔幻十郎,而最后的保险,就是苍雾幽林的史艳文和藏镜人。

苍雾幽林,只能是同史艳文仍有联系的俏如来所布,但根据拦截的策略,俏如来应是布置不到这一步。而且在其中,自家主子给予俏如来的东西能发挥什么作用也是未知数。

“有人在指点俏如来。”慕散弦突然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不,或者说,有人早在俏如来再启风云碑之前就已经布下了最后的杀招!”慕散弦低头略加思考,便明白了过来。

手心中已经全是汗,慕散弦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面前仍旧一派淡然的主人。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在最初就算到了一切并且布下相应策略,环环相扣,令你措不及防。那不论是做敌人还是同伴,都当真可惧可怖。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散弦,你还是太年轻了。”龙宿欣慰的笑了一下,能猜到俏如来之后有人指点,虽然靠的是儒门天下的情报,对于一个年仅二十的孩子已经很不错。

“主人是否早就已经知晓。”看到龙宿一闪而过的笑容,慕散弦忽然反映了过来。

“呼,谁知道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GRhZdMG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