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他轻轻的吻下来 风流女镇长

许是南墙一直占上风,彻底惹怒了穷奇,穷奇瞬间幻化为凶兽的模样,四腿一蹬,向着南墙发起猛烈的攻击,南墙用寒冰剑抵住穷奇的爪子,却还是被抵到了身后的石头。

眼看要被死死压在石头上,南墙用脚朝着石头一蹬,反身跳到了穷奇身后,对着其中一条腿,猛然刺入。一声凄厉地嘶吼声发出,穷奇愤怒地将南墙重重甩在了地上。

“你既然这么想救这小子,我先解决了他再说!”穷奇见与南墙争斗不下,便想着利用小孩还分散南墙的注意力,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小孩。

眼瞅着就要碰到小孩了,一把寒冰剑直直地抵在穷奇身前,南墙侧着脸对身后的小孩喊道,“快走!”

捆仙绳似泄了气一般忽得从小孩身上掉落,“不行,我走了,你怎么办?”小孩一副重情义地看着南墙。

“别废话了,快走!”话音刚落,一口鲜血喷出,穷奇趁南墙分心之际,给了她一掌。

“今日你们两个,谁也跑不了!”穷奇化为人心,直直地擒住南墙的脖子将她提了上去,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从南墙身体流出,流入到了穷奇的身上。

南墙扭动着身体想要提起落在地上的寒冰剑,可惜被穷奇死死抵住,发不出力,灵力一点点地流失。

再这么下去,我们两个都得死!南墙伸出手对着寒冰剑继续使力,忽得一只小手伸到了剑上,提起剑毫不犹豫朝着穷奇的背部猛得刺入,穷奇大声哀吼,擒在南墙脖子的手也缩了回来。

小孩被穷奇猛烈甩开,眼看要撞到石头上了,以他这小身板没死也重伤了,南墙奋不顾身地跳了过去,小孩重重砸在了南墙身上,鲜血再次从南墙口中喷出。

穷奇受了极重的伤势,化为一缕青烟仓皇而逃。小孩见南墙用身体替自己挡了石头,心中内疚万分,看着满嘴是血的南墙,小孩焦急哽咽地说道,“你,你没事吧!我,我带你回魔界!幽肆定有办法救你的!”

他认识幽肆?南墙大喘了几口气,恢复了下体力,便拽紧小孩虚弱地吐着气,“我,我没事!你方才说幽肆,你认识幽肆?”

小孩满脸焦虑,都这个时候,她怎么不担心自己,老是问我问题,“幽肆是魔界的大长老,我当然认识!快,我扶你去找他!”

南墙抓住了稚嫩的小手,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真没事,休息下便好,你扶我去树底下靠着!”

小孩用娇小的身躯盯着南墙,一步一颤地将她安放在了一颗较大的梨花树下,南墙屏息静气地靠着树上打坐。一个时辰的功夫,苍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红气。

“你方才说你认识幽肆,你又是魔界的太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南墙眼神复杂无比地盯着眼前这个小孩,诸多事迹显示,眼前这个小孩她似乎认识。

“墨尘!我叫墨尘!”小孩一脸认真地回答着,她都受这么重的伤了,怎么还是抓着我不放!

墨尘!怎么会,我明明是穿越到两个月前的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南墙不可置信地盯着小孩,眼前这个只有三百岁的魔界太子,他居然是墨尘,我怎么会穿越到一千年前。

不可能,幽老做事一向沉稳,万不会出岔子,我怎么会来到了一千年前,怪不得穷奇一点都不认识我,我还纳闷,以为是自己穿越过来,长相变了,原来是我来到了一千年前。

小墨尘发现南墙一脸痴呆模样,以为是受伤过重,人都给弄傻了,朝着南墙面前挥了挥手也没反应,情急之下,小墨尘抬起南墙的手臂,猛得咬了一口。

啊,南墙从疼痛中回过了神,“你干嘛,干嘛咬我,好痛啊!”南墙急忙将手从小墨尘手中抽出,眼神依旧是恍惚不定地盯着他。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傻了!”小墨尘抱歉地低下头,也偷偷抬眼看了一眼南墙。

不确信的南墙又继续抓着小墨尘强调了一遍,“你真是墨尘,你父王是不是叫圣朴子?”急切地眼神,让小墨尘有点心慌。

小墨尘仔细看了一眼面前的南墙,眼前这个女人竟然知道父亲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父王叫圣朴子,你究竟是何人?“

见小墨尘闪过一丝疑虑,为方便后面的谈话,南墙假借母亲苏虞之名,与小墨尘表露身份,“你见过你们魔族圣巫女吗?”见小墨尘摇了摇头,南墙微微一笑,还好他不知道,“我就是你们魔族的圣巫女苏虞!”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ERkZwMEk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