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为什么总想揉自己拉尿的地方 一夜成妻 恋恋

第二天是平安夜,宋一一大清早就开始挨个敲门送礼物,轮回队员,每人收到了一个包装相当简单粗暴的礼盒,并被告知过了今晚才能拆。送过礼,宋一一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出了门,s市离h市不远,一小时就能到,宋一一提着行李箱站在上林苑小区门口的时候,兴欣众人正要往战队室走,苏沐橙看着风尘仆仆的宋一一高兴地迎了上去,宋一一把行李箱往方锐脚底一扔冲过去扑在苏沐橙怀里,“好想你!”

苏沐橙摸摸宋一一的头顶,“我也是啊!”

跟方锐、唐柔、罗辑、安文逸还有莫凡一一打过招呼,宋一一跟苏沐橙先回了一趟宿舍放东西,大包小包的堆了一床,苏沐橙有些内疚,“麻烦你了,一一。”

“别见外嘛,我把云秀姐的一起给你,到时候你带给她行吗?”宋一一指指其中一堆。

“行,你放这吧,”苏沐橙把东西收好,“我要去训练室,你要不要一起啊?”

宋一一点点头,她很好奇兴欣战队到底长什么样子,苏沐橙带着她直接从网吧侧门上了二楼,然后领着她参观了相当简陋的兴欣,坐在训练室里,宋一一很是满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不错嘛!”

“我也这么觉得。”苏沐橙和宋一一相视一笑。

宋一一晃了晃手里的u盘,“这个是我给你们准备的资料,一个是我剪辑的精彩赛事集锦,一个沐沐你要的银装提升攻略,还有几个你们要的训练软件,这可是我学长亲自设计的,比起你们之前用的软件改进了不少,不是我吹牛啊,国内找不出第二个!”

“这么牛?”魏琛有点不相信,“小姑娘家家,年纪不小口气倒挺大啊!”

“我学长是斯坦福大学top student,全奖,还担任助教。”宋一一把u盘递给苏沐橙。

“你不是在MIT吗?怎么你学长成了斯坦福的了?”方锐有点不解。

“是我在PK大学的学长,我们同一年出国的,”宋一一很耐心地解释。

罗辑先反应了过来,“MIT?斯坦福?”

魏琛看着罗辑略带的惊愕脸偷偷地打开了百度,然后开始转移话题,“大老远的跑来不容易,老板娘你怎么不给小姑娘倒杯水喝。”

已经百度完毕还处在惊愕状态的陈果回过神起身去倒水,其他人打开百度之后也都默默闭上了嘴,又是一个搞科学的,这个是真搞科学的,最近科学家们都流行到荣耀里来搞研究吗?

叶修看着假装镇定的魏琛,“你虚什么,论没下限、猥琐你也是首屈一指。”

魏琛呵呵一笑,“哪里哪里,要比没下限你才是世界第一人。”

两个没下限界翘楚又开始互相伤害,陈果已经不想理这两个家伙了。看看宋一一,再看看圣诞树,陈果大手一挥招呼大家拆礼物,大不了把自己那份匀给她嘛。

宋一一没去凑热闹,把u盘丢给叶修就拉着罗辑跑到技术部跟关榕飞凑到了一起研究装备属性去了。

看着两个学霸远去的身影,陈果有点不好意思,“她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让她干这些啊?”

叶修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科学家嘛,为人类发展做点贡献是应该的。”

陈果对叶修的下限已经不抱希望,端着水杯追了过去。回来之后她就瘫在了沙发上,唐柔关心地问她怎么了,陈果很是无力,“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说得明明都是中文,怎么凑一起我就听不懂了呢?”

看了半天热闹的方锐感叹:“你们说这姑娘这么聪明怎么就跟孙翔凑一起去了?”

陈果大惊,“孙翔?她是孙翔女朋友?那她这次来……”

苏沐橙知道陈果在担心什么,宋一一来了又是搞银武又是送教程,万一把战队机密泄露给轮回,那他们兴欣恐怕得不偿失。她拍拍陈果的肩,“放心吧,果果,她是专程给我送东西的。如果她真要做点什么,直接拒绝我就好了,干嘛要帮我们找资料做软件呢?”

陈果放下心来,但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这么聪明的姑娘怎么跟孙翔那个二缺搞到一起了,“她真跟孙翔在一起了?”

方锐点头,“据说这次回家都准备见家长了。”

陈果有些难以置信,“可她看起来还挺小的啊!”

“今年才19岁。”苏沐橙翻了翻日历,“过了年也才20。”

陈果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这么小就已经要见家长了吗?”

话音未落宋一一跟罗辑已经冲进训练室开始摆弄罗辑的账号卡了。看着宋一一的背影,陈果觉得孙翔简直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这么小的姑娘他都能下得去手,新仇旧恨加一起,孙翔在陈果心目中的地位更低了。

在兴欣吃过午饭,宋一一回到训练室借了张账号卡说要给苏沐橙展示自己的进步,然后拉了方锐当陪练,大家围着看了一会儿之后,宋一一就开始了跟兴欣众人轮番pk的路程,连陈果都忍不住上来打了两把,然后蹲墙角画圈圈去了。

一直打到晚饭时分,大家这才放过宋一一,方锐把宋一一送到车站,很认真地看着宋一一的眼睛说:“一一,你以后离孙翔远一点吧,我怕他把你带成脑残!”

宋一一摆出一副心有戚戚的样子凑近些,“我都不怕被你带猥琐,还怕他?你没发现他被我带得聪明了好多?”

想了想对战轮回时候已然带了脑子的孙翔,方锐握着宋一一的手诚恳地说:“你还是让他一直二下去吧!”

宋一一一巴掌拍了过来,“方猥琐你狗带吧!”

回到轮回已经是晚上九点,宋一一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脸黑得像锅底的孙翔,他握着手机质问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宋一一翻出了已经没电的手机,突然觉得屋里空调开得度数有点低,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凑到孙翔身边,“我手机没电了嘛,我怕你担心我这不很快就回来了吗?”

孙翔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好半天才吼出一句,“下次再这样我跟你没完!”

宋一一脱掉大衣挤到他怀里,孙翔嫌弃地扭过了头,“这么冷,别凑我身上,我告诉你,你下次再这样我真生气了!”说着把宋一一往怀里搂了搂,“这么冷的天气你还要往外跑,你有没有脑子啊?”

宋一一抬了抬下巴表示不屑,“我没有你有啊?手下败将子小羊习习!”

孙翔又炸毛了,“谁是子小羊习习啊?爷叫孙翔!一叶之秋孙翔!”

“那请问一叶之秋孙翔,你知道茴字的四种写法吗?”宋一一露出狡黠的笑容。

孙翔怔住了,好半天才怒道:“打荣耀又不需要写茴字!我知道这个干嘛?”

宋一一已经撑不住靠在他怀里捧腹大笑了,被宋一一笑的一脸迷茫的孙翔开始自我怀疑,这个茴字是四种写法难道是荣耀的一种新打法吗?一会儿去问问副队,他们轮回的冠军之路不能因为一个茴字的四种写法而中断!

从房里出来,孙翔马不停蹄地跑去找副队讲了讲经过,江波涛看着一脸严肃的孙翔,低头在手机上按了几下递给了孙翔,孙翔看着面前手机屏幕上大大的几个字,“孔乙己和茴香豆的四种写法”,扔下手机冲回自己房间,看着已经躺在床上的宋一一,孙翔面红耳赤地想要退出去,但想到自己此行目的,他还是摆出一脸我很生气的样子站在宋一一床前,“什么茴香豆四种写法?你骗我好玩吗?”

宋一一没有想到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你现在才反应过来?”看了看他青黑的脸色宋一一猜测,“你不会问江副队了吧?”

孙翔郁闷地点点头,“我以为是什么新打法。”

宋一一趴在被子里笑得直不起腰,好半天才说:“你还要什么新打法啊,只要好好努力,抛却杂念就好了。”

孙翔受过数次打击之后,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犯错,也努力配合自己的队友,可心里还是有一点不确定,这一点不确定让一向张狂的他在轮回变得沉默了起来,虽然打法还是奔放狂妄但多了一丝小心谨慎。宋一一的肯定让他放下心来,心情好了起来的孙翔又恢复了原来的邪魅狂狷样,他嫌弃地看着宋一一的睡衣,“本来就矮,还穿成头熊。”

“给我道歉!”宋一一从被子里扑出来抓着枕头对着孙翔就是一顿打,孙翔边躲边嚷嚷,“才不要!有本事我们荣耀单挑!真人pk算什么本事!”

话音未落就被宋一一摁在床上一顿锤,“我去,宋一一你下手这么狠!你没良心!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我宁死不屈!啊啊啊啊疼,疼疼!再捏我就反抗了啊!”

一直保持健身习惯的孙翔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比宋一一强太多,伸手抓住宋一一的手按到头顶,宋一一就没法动了,孙翔坐起身得意洋洋地看着宋一一,“怎么样?服不服?”

宋一一冲孙翔笑了一下,然后抬起腿朝孙翔肚子上磕去。孙翔下意识抬腿去挡,两个人扭成一团。

“服不服?”孙翔一脸嚣张。

“宁死不屈!”宋一一还在坚持。

“不服真人PK啊!”孙翔以牙还牙。

宋一一不说话躺在床上做挺尸状,看着沉默不语的宋一一,孙翔松开手坐起身,“女人真麻烦!”

宋一一哼哼两声,钻进了被子里,孙翔尴尬地坐在床边,“喂,你不是生气了吧?”

宋一一没生气,她只是想起了高一的孙翔,那个骄傲张狂自信满满关注重点永远跑偏没什么心机的孙翔,如果是当时的他,肯定是一脸轻蔑语气嘲讽地说她玩不起什么的,可现在的他却懂得关心自己的情绪。

宋一一抽抽鼻子,“我在感动,我们家小翔子终于长大了。”

“难道我还能长小吗?”孙翔无语地看着宋一一,“不知道你每天脑子里想些什么。”

宋一一冲他眨眨眼,“想你啊!”

孙翔脸立马红了,“你厚颜无耻!”

宋一一点点头,坐起身挑起孙翔下巴,“所以嘞?”

孙翔红着脸落荒而逃,女生撩人真可怕啊!

第二天,宋一一难得赖床,孙翔起床后在她门口等了足足半个小时都没见她起床,十分无语的孙翔直接开门进到了房间,结果就看到了宋一一裹着被子躺在地上睡得正香。孙翔很不炫酷地翻了个白眼,把宋一一连人带被子抱到了床上,然后开始叫她起床,“喂,宋一一,起床啦!都八点了还睡?你不怕睡多了肿成猪头啊?哎,你到底起不起啊,我还想吃食堂的生煎呢,再不去就没有了!”

“等等,生煎给我留一个?”宋一一迷迷糊糊听到生煎两个字,整个人立马清醒了许多,地翻身下床,她一边刷牙一边冲着孙翔嚷嚷,“孙翔我发现你最近对我态度越来越差,和视频时候简直是两个人,你说吧你是不是把那个爱我的翔翔藏起来了。”

孙翔伸手在宋一一的鸡窝头上揉了一把,“少在那废话,快点跟我吃饭,吃完我还有训练。”

宋一一洗漱过后翻出护肤品胡乱拍了一通,然后梳了梳头发跟在孙翔身后下了楼。吃过早饭,孙翔训练,宋一一在他旁边的电脑上检查邮件,找人PK,闲极无聊的她翻出了之前为了跟孙翔有点回忆练的狂剑士单刷副本攒材料做低级银武玩。训练中间的休息时间,大家凑一起看宋一一制作新银武,放好最后一个材料,一把暗红色的刀出现在屏幕上,系统自动生成了名字,“流觞?”

“这名字怎么一股非主流味?”孙翔对于这个名字相当鄙视。

“流觞曲水,还不错啊,”宋一一对于这个名字还是挺满意的,她斜了一眼孙翔,“给儿子起名叫孙习女儿起名叫孙一的人还有资格在这说别人名字不好?”

“你的小一跟小习还不如我呢!”孙翔大笑了三声,一脸鄙夷。

“子小羊习习!”

“广木破折号!”

看着已经开始人身攻击的两人,轮回众人都是一脸震惊,已经在想孩子名字了吗?难道宋一一已经怀孕了?怪不得要回去见家长啊!只是,他俩年纪也太小了点吧!这么早就生孩子,真的没有问题吗?也不对啊,宋一一前天才到s市,难道是备孕中?

那头人身攻击完毕,宋一一凭借自己强大的词汇量和黄少天司念亲传的垃圾话技巧轻松取得了胜利,本来就不太会跟人吵架的孙翔很快节节败退,蹲在一边生气去了。宋一一摆弄着自己新做好的银武,正打算去竞技场试试手,她的“立马”便被一群人围住了,为首的那个头顶冒出一个气泡,“妹子,哥哥们想试试你的银武你看怎么样?”

“小姑娘要银武干什么?还是给我们吧!”

宋一一看着屏幕上的气泡有点无语,她不给他们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吧?就算杀了她也不一定就爆武器啊!可看这一群人,装备破烂,嘴巴却不怎么好,等级也比她低了好多。宋一一突然想到什么,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在普通区杀人太多角色会变红,越红装备什么的爆率也就越高,难道这群人是想用这种方法抢银武?

宋一一还在思索,那头已经刷了好些不干不净的话,周围几个男生都看得很是窝火,刚才还在耍脾气的孙翔直接抢过鼠标要跟他们单挑,宋一一一把拍开他的手,“先别动手。”

“这你都能忍?还是说你怕打不过这群垃圾?”孙翔讶异,说着又要来抢鼠标,“算了算了,我帮你打得了,真是丢人。”

宋一一白了他一眼,对于垃圾话她没什么感觉,要是刷垃圾话就能拿银武,黄少天已经是银武产销大户了。

她想了想打了几个字,“行啊,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倒个水回来就给你们。”然后放下鼠标在隔壁电脑上,登录了她的蛙声一片,快到副本门口的时候,她换掉了电源强制下线,那群人没有察觉还围着她的“立马”刷着垃圾话。

蛙声一片的银武留在了神之领域,宋一一现在用的是自己搞出来的一个50级银武手炮“兰瑟”,几个小跳接飞炮上了树,站在树顶,她估算着角色消失的时间,然后对准那几个人直接就是一个卫星射线,接飓风炮。他们想诱导宋一一杀人,装备当然不会穿太好,职业也是挑血防不高的来,真正厉害的都留在外围等着收人头爆银武。

几炮下去最里头那群人血线已经清零,外围等着收割的人发现了异样追了过来,宋一一操纵着蛙声一片边打边退,林子里也是有小怪的,宋一一操纵着蛙声一片在小怪仇恨范围间隙快速后退,但又不让自己超出小怪追击仇恨消失的距离。那群人拖着一群小怪,停下来打也不是,不打又掉血,很是烦躁。觉得差不多了,宋一一朝着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刺客放了一个热感飞弹,一只小小的打火机落在小怪堆里,随后炮弹呼啸而至,站在树顶的宋一一估算着各个技能冷却时间,大招接小招,一时间炮火连天。

在炮火交织成一片的树林里,为首的那个刺客借机悄悄绕背宋一一,直接开了舍命一击冲了过来,宋一一不慌不忙地转身,飞炮倒退,然后一只轰飞的小怪挡在了刺客的刀刃上,宋一一指尖轻点,一个加农炮落在了残血的刺客身上,刺客瞬间毙命,宋一一咂咂嘴有些心疼自己的技能,“好可惜。”

一旁围观的轮回吃瓜群众已经无语了,这姑娘这手跟谁学的?套路相当深啊!假装挂机,换号轰人,诱导刺客舍命一击却给了小怪,社会社会,佩服佩服。

轰到几人残血,宋一一又是一个75级大招飓风炮,然后扛着手炮威风凛凛地站在树杈上,回头跟孙翔说:“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看完全场的孙翔目瞪口呆,她师父不是方锐,是叶修吧?果然,玩战术的心果然都脏!

江波涛顺口问了一句,“说起来,一一你为什么选择枪炮师啊?”

宋一一微笑,“因为我的学校跟炮有着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什么故事?”江波涛很好奇。

回过神来的孙翔摆出一副牙疼的表情科普了一下MIT跟加州理工关于大炮不得不说的故事,所有人看着宋一一的眼光都带了一分敬仰,这得多无聊才能搞出这种事情啊!

宋一一兴奋地说:“你们拆礼物了吗?那些都是我亲自做的!泽楷大大你的那把枪是真的可以用的哦,旁边是我特制的子弹,虽然比较小没什么杀伤力!剑跟匕首都是我按比例缩放做出来的,牧师的那个书我是去找了我们社区教堂的主教写的……”

江波涛看着兴奋的宋一一,有些艰难地开口:“一一你不会给自己做了一门大炮吧?”

宋一一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我大一时候就做了一门手炮,我们导师说我做的不够好,所以我大二又做了一门……”

看着滔滔不绝的宋一一,一向善于与人沟通的江波涛有些说不出话来,面对一个技术帝、手工帝,一个分分钟造□□做大炮的学霸,他除了默默献上膝盖还能做什么呢?

轮回其他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看了看已经精神出走的孙翔,兄弟,保重!

周泽楷看了看挂在钥匙上的双枪,默默地把它们摘了下来,打算回去找个铁盒子放起来,免得走火。

技术帝,真可怕!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Dhg0fMD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