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掰腿的正确姿势 好硬好爽好大好棒

进入书房。

麻仓叶贤急步走到靠墙的书柜前,手拉开书柜上的一本书,书柜移开,墙上是一个被布了结界的暗阁。

从里面取出一个木质盒子。

还没有打开盖子,就能感觉到里面那强烈的剑气。

是感应到了什么吗?

可是,这不可能啊,布都剑并没有觉醒啊。按理说,不应该会发出这么强烈的剑气。

..难道说,可以唤醒它的人,已经接近了?

那会是谁呢?

麻仓叶贤皱着眉思考着。

突然,他想到了刚刚带回来的那位女子。

微愣。

难道说,是因为她,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麻仓叶贤将手中的盒子放下,坐在一边沉思。

看来有必要,非让她帮这个忙不可了。

此时,坐在客厅内的夏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疑惑涌上心头。

好奇怪的感觉。

许久过后,麻仓叶贤回到了偏厅。

对着喝茶的三代笑了笑,然后走过去坐下。

“楽小姐,你日后有何打算?”麻仓叶贤带着闲聊的口气问道。

“还不知道。”放下手中的茶杯,三代淡淡的说道。

“这样啊,那可否在出云留上一段时间?”麻仓叶贤问道。

三代扭头看了看他。

“可以。”反正,在目的达到前,必须留在出云的吧。

麻仓叶贤听见她答应,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麻仓叶贤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楽看着他的反应,微微的皱了皱眉。

微微抿着的唇轻微的动了几下,似乎是在说什么又没有任何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出云其实有许多有趣的地方,明天要不要去看看?”麻仓叶贤决定先跟面前的这位女子搞好关系,日后请她帮忙就容易多了。

楽波澜不惊的黑瞳望了眼麻仓叶贤。

“好。”随后,淡淡开口同意道。

“那好,我明天叫人备马车。”

“多谢。”

“那你早些休息,我就不打扰了。”说着,麻仓叶贤起身,准备要走。

“你把你手臂上的伤口处理一下,毕竟是鬼怪所伤。留下暗伤就不好了。”楽淡淡的对走到门口的人说道。

「腥臭味真是一点也没有减轻…都已经给他擦过去除腥臭味的药了,怎么味道还是那么强烈…」

楽想到这里,不自觉的又皱起了眉。

“多谢关心。”麻仓叶贤愣了愣,回头看着三代精致的侧脸微微愣神的回答。

门终于被麻仓叶贤关上。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楽微微松了口气。

抬头看向柜子旁边。

“出来吧,人都走了。”楽皱着眉,淡淡的说道。

“切,我当然知道他已经走了。对了,怎么样?有没有查到布都御魂之剑放置的地方。”被楽唤出的女子跳到她对面坐下,不客气的问道。

这个少女就是之前在寒潮与夏楽对话的人。

“我才刚来这里吧?”楽斜了眼对面的人不满的问道。

“呃..是没错啦,但你是第三代通灵王啊。即使刚到,也有办法立刻查出来吧?”对面的少女看起来似乎很了解楽的样子。

“听脚步声,似乎是在书房。距离这里约三百米的地方。”微微叹口气,楽缓缓道出。

“哈哈~果然还是三代有办法~”少女笑起来说道。

“不要叫我三代,我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楽脸上露出了郁闷的表情说道。

“知道啦。不过,说起来,你相信麻仓叶贤吗?”少女一脸好奇的问道。

“麻仓家的人,我一个也不相信。”楽的头微低,看着手中茶杯里面的茶叶,淡淡的说道。

少女看着面前的楽沉默几秒又说:“连叶王大人都不相信吗?”

“我说过,麻仓家的人,我一个也不信。”楽抬头看着她的双眼说道。

“好吧好吧,不要那么认真嘛。”少女撇撇嘴,说道。后脑勺上隐约挂着一滴大汗。

“没事就离开吧。你不是不能在这个世界呆太长时间吗?”楽看着她问道。

“是啊,不过,在问最后一个问题。”少女回过神来说道。

“什么问题?”楽问道。

“那些通灵王,你信任吗?”少女表情颇认真的问道。

“总比麻仓家的人可信一些。”楽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少女叹气。

“那我回去了啊,过两天在来看你。”少女说着准备钻进身后那个黑色漩涡中。

“不用来了。”看着就心烦。

楽郁闷的心想。

想起当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情景,楽又一次憋了一肚子气。

少女听见楽的话,脚下滑了个趔趄。

最后还是没能说什么就离开了。

谁让,她刚想反击的时候,那空间之门已经关上了呢。

楽那家伙一定是故意在门快关上的时候说的!!绝对是!!

少女愤愤的在心中想道,转身,又无奈的叹气。

啊啊~~明天又要上学了~~还是通灵王的世界好啊~~

突然,少女身体一僵。

脸色顿时如菜色。

因为,她想到了明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如同世界末日般的日子。

“OH MY GOD!!!明天是化学考试啊!!!!那个变态尸体男的化学考试啊~~!!”

大吼一声的少女,旋风一样的跑掉了。

身后还扬起一阵尘土。

通灵世界。

楽的房间。

她在等待深夜的降临,好让她潜入那个书房去看看情况。

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

思路回到了很久以前。

记得,还是在现实的时候,自己只是个快要升入高中的初中生吧?

那时候的学习真是紧张啊。

想到这里,楽不由得感叹起来。

平凡的初中生涯,被某一天的早上,一个转校生破坏了。

转校生刚来的那一天,她记得,自己正在为考试的事烦恼。

没办法..快要进入升学考试了,好忙。

正在为不知掉到哪里的复习题而犯愁的时候,转校生出现,并笑呵呵的将复习题递到她面前。

“谢谢。”她对那个转校生说道。

转校生长的很可爱,只是,头发的颜色却有些奇怪。

竟然是粉色的。

眼睛也很大。皮肤白白的。

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女生。

“不用客气,我叫祭雪。你可以叫我祭哦。”

“哦。我叫夏楽。”夏楽说着,心中则想,这个女生的名字好奇怪。

有姓祭的吗?

“嘻~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哦。”

祭雪,那名奇怪的转校生留下了这句奇怪的话,离开了。

直到一个星期以后,夏楽才在一次看见她。

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还没有请假,班主任竟然没有追究。

这件事,让夏楽很奇怪。

但后来觉得,反正又不关自己的事,管那么多干嘛。

直到——

某一天夜里。自己莫名其妙的身体离魂。

这种事情,虽然没见过,而且也没发生过在夏楽的身上。但是,夏楽却还是知道。

从出生就有种其他人没有的能力。

但是这种能力却并不稳定。

生活了十几年,总共就使用过两次。而且,使用两次以后就不能在使用了。

这种能力,是可以看见鬼并且消灭鬼的能力。

正因为这种能力,夏楽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鬼的存在的。

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况,她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虽然听说过。

但是,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夏楽灵魂状态的漂浮在空中,皱着眉思考着如何处理这从没遇到过的事。

这时,她看见自家窗外有个人影。

皱了皱眉,飘到窗口,透过窗帘往外看去。

一个女生。是自己班的同学。

向来关系一直都不好。

她这是在做什么?脸上的表情怎么那么慌张,小心,还有害怕的神情。

有些奇怪的夏楽盯着外面的女生心想。

谁知,女生抬头看到了她,竟然尖叫一声摔下了楼。

呃..这里可是,三楼耶。

夏楽穿过墙,企图抓住摔下去的人,可是,还是没能抓住。

因为,她忘记了,自己是灵体。

什么也抓不住的灵体。

刺眼的红色,瞬间在地上浦散开来。

苍白的脸,瞪得大大的眼睛。

夏楽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种她是在看着自己的感觉。

那死不瞑目的双眼,隐隐透着怨恨的神情。

夏楽立刻缩回身子,摇摇头,想不明白,唐艾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家窗外。

她家可是在三楼,即使窗边上有可以攀爬的水管,一个女生也没可能那么大胆的爬上来吧?

夏楽看了眼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心下的疑惑越来越深了。

门这时被敲响。

夏楽不知道是谁会这么晚来找她。

听着敲门声,恐惧感油然而生。

她不敢去开门。

仿佛知道,外面有什么会对她不利的东西。

虽然,她现在是灵魂状态,但是..她还是很怕。

想起了唐艾的死相。

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怎么办?”

听着那不停的响着的门铃,夏楽有些慌了。

黑色的气体,随着门缝飘了进来。

夏楽恐惧的后退着。

“小楽,是我啊,你开开门啊。”

门外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这让夏楽更加的不敢开门了。

因为,这声音越听越像是唐艾的声音。

唐艾明明已经死了。

尸体还在楼下。

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门外?

惊恐的想着这些的夏楽,扭头,身体又穿过了墙壁向外看去。

这让她更加的瞪大了眼睛。

尸体..尸体,竟然不见了!!!

此时的夏楽,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了。

(作:虽然她是鬼,但,就是那个意思吧。)

“快开门啊,快开门啊。”

夏楽听着门外那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越发的觉得,绝对不能开门。

开门就死定了。

虽然她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想着,看了眼床上的自己。

开始觉得,自己灵魂出窍的有些蹊跷。

门外的人,姑且称之为人。

依然叫喊着让她开门。

夏楽不用看都能想象得到外面的人的脸孔,此时会是如何的扭曲法。

“终于,还是让我找到了吧……啊哈哈哈哈!夏楽接受死亡吧。”外面的人阴沉着声音,笑道。她的话让楽听着有些头晕。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终于找到她的住处了,还是终于找到她这个人了?如果是后者,她们天天见面,根本就不用找吧?

果然是前者么?

尖锐的声音,喊得房间内的夏楽不禁一抖。

就连她这个半神棍,姑且算作是神棍那一行列的吧。

就连她这个半神棍都能感觉到的强烈怨念。

“嘿嘿呵呵…躲也没用的,夏楽。你早晚会被我杀死!”

夏楽皱了皱眉。后退几步。

她隐隐觉得危险在逐步靠近。

而且..越来越近。

她与她之间,似乎只隔了一道门。

门外面的人,现在只是个披着人皮的鬼怪。

它是借由唐艾生前的怨恨而从新复活的尸体。

没有生命,只能靠着怨恨而活的尸体。

“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不能坐以待毙。”夏楽皱着眉低声说道。

“呵呵呵呵…”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响起。

令夏楽恐惧的是,那个声音仿佛就在自己的耳边!!

“夏楽..你跑不掉的。”

夏楽扭头,差点被吓死。

苍白的皮肤。充血的双眼。

还有那极度扭曲的脸,还有那暗红色的裙子。

让夏楽想到了之前,唐艾死去的样子。

那裙子上的颜色,怎么看怎么像是血干掉以后的颜色。

夏楽惊恐的后退几步。

她是怎么进来的?

刚刚还在门外的!

唐艾向着夏楽的方向缓缓移动着。

移动的动作有些迟缓,好像是行动不便。

正当夏楽绝望的时候,一声严肃的少女的声音传来。并且念出了夏楽听不懂的语言。

“ㄋㄚ ㄇㄛ ㄚ ㄇㄧ ㄉㄚ ㄅㄚ ㄧㄚ

ㄉㄚ ㄊㄚ ㄎㄚ ㄉㄚ ㄧㄚ ㄉㄚ ㄉㄧ ㄧㄚ ㄊㄚ

ㄚ ㄇㄧ ㄌㄧ ㄉㄡ ㄆㄚ ㄈㄧ ㄚ ㄇㄧ ㄌㄧ ㄉㄚ ㄒㄧ ㄉㄢ ㄆㄚ ㄈㄧ

ㄚ ㄇㄧ ㄌㄧ ㄉㄚ ㄈㄧ ㄐㄚ ㄌㄢ ㄉㄝ ㄚ ㄇㄧ ㄌㄧ ㄉㄚ ㄈㄧ ㄍㄚ ㄌㄢ ㄉㄚ

ㄍㄚ ㄇㄧ ㄌㄧ ㄎㄚ ㄎㄚ ㄋㄚ ㄎㄧ ㄉㄚ ㄎㄚ ㄌㄧ ㄙㄈㄚ ㄏㄚ”

在夏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前面出现一个少女。身穿雪白道士服装。

手指间夹着一张黄符。

表情严肃的对着她对面的鬼说着以上的话。

然后唐艾被一道佛光罩住。慢慢升到天上。

夏楽前面的女生轻轻吐了口气。这才转过身来。

“哎呀~不是说过,如果感觉到什么不好的事,就来找我吗?看吧,事情还真是糟糕呢。”少女说着,摘下了头上的帽子。

“是你!?”夏楽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女生说道。

这个人就是一个星期前转过来的转校生。叫祭雪!

“是啊,就是我。一个星期不见,过的还好吗?..哎..看你的样子似乎过的不怎样啊。哎呀呀..真是糟糕呢。灵魂出窍这么久..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说着,祭雪走到床边,先是试了试床上人的体温。

冷..了..

祭雪停住动作,眼睛也微微瞪大。

“救不活了吗?”看着祭雪的反应,夏楽猜出了个大概。

“..有点麻烦。”说着,祭雪将背包里面的一只黑色的粗笔拿出,又将夏楽的身体搬到一边的椅子上。

然后开始在地上画东西。

夏楽看着跪在地上画着一些她看不懂的东西的祭雪。

“你在做什么?”夏楽问道。

“我在画还魂术的阵法。”祭雪头也不抬的继续这手上的动作说道。

“还魂术?”夏楽惊讶的问道。

“嗯。”

“真的有这种术啊?”夏楽飘在空中问道。

“嗯。你知道还魂术?”祭雪迟疑了一下问道。

“不。”夏楽摇摇头,又道:“就是以前听说过而已。详细情况并不清楚。”夏楽淡淡的说道。

“..是吗。还魂术就是将死人复活的一种术。因为这术算是逆天的术所以又被称为禁术。毕竟生死由命,逆天改命的事是不被允许的。而施展还魂术,分为四个阶段,即是「招魂」、「断魂」、「引魂」、「还魂」。魂魄离体,首先要「招」,将魂招回自己的□□身边,然后是「断」,将魂魄和异界连结的「链」给断了,但链一断,三魂七魄很容易散,所以一旦断链就要立刻「引」魂,才能把魂魄给聚回一体,最后便是将魂魄「还」回本体,这便是还魂术里头的「招、断、引、还」四大阶段。现在,招魂这一阶段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你已经在这里了。那么,我们从断魂开始。虽然风险有些大。但是,凭我的实力,还是不在话下的,放心吧。”

说话间,祭雪以超乎常人的数度将阵法画好。然后收笔,开始着手下一步。

好厉害。

夏楽吃惊的在心中想着。

突然,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抓住了。

回过神来,夏楽看见了站在她面前的祭雪。

而她的手上正握着她胸前的那条长长的锁链。

“呐,时间紧迫,我要开始断魂了。”祭雪表情严肃的说道。

“嗯。”虽然,隐约觉得,还魂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但是..祭雪的经验绝对比自己多,还是按照她说的做吧。

祭雪发动法阵。

同时在四周召唤出了三种不同的生物。

妖怪、魔物和天使。

他们都是有用的。

祭雪对其他三个生物点点头,这才真正开始,还魂术的使用!

夏楽感觉自己似乎虚无缥缈的飘着。

仿佛到了好多地方,仿佛什么地方都没有到过。

很奇妙的感觉。

听到了很多的声音,却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又好像自己被什么抓住,然后放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夏楽,感觉自己似乎又有力气了。

微微张开眼睛。

眼睛被突然射入的光线刺得睁不开眼。

夏楽有些恼的皱起了眉。

明明记得睡觉前有将窗帘挡上的啊。

眼睛本来就很酸痛,这下被光线一照,一滴泪水滑下。

夏楽揉了揉眼睛,用手遮住眼睛,透过指缝,她惊讶的发现,这里并不是她家!!

而是野外!!!

夏楽吃惊的放下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回想了一遍昨天发生过的事情。

最后,她觉得,自己会出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一定跟那个还魂法阵有关!!

还有那个祭雪!

也没有让她失望。

在她刚刚想到找祭雪问个清楚的时候。

祭雪出现了。

带着歉意,祭雪讪讪的看着满脸怒容的夏楽。

“不好意思。让你在另一个世界复活了。因为,现世的灵子密度太低,对于复活后的你来说只有害没有利。所以,我自作主张的把你送往一个灵子密度还算不错的世界。呵呵呵呵…”

“你的意思是我穿越了?”夏楽斜着眼睛,语气不好的问道。

“呃..大致就是这个意思。”祭雪缩缩脖子说道。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兴许这样,我还不如直接投胎得了。何必来这种不知道是什么世界的地方!”夏楽的火气一下子串了上来,对着那边的祭雪说道。

“忘记告诉你了,这里是通灵王的世界。”祭雪弱弱的说道。

“什么!!!动画片的世界都出来了!!?你搞什么!!”夏楽现在可以说是暴怒了!

“呃..其实,当初是想将你送到尸魂界了,可是,因为之前从几个客户那里接了几个任务。所以,我就将你送到了这个世界。”祭雪讪笑的说道。

夏楽不明白,她接她的任务,跟她来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

“啊,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梦想协会的会长。不过,本会只有我一人(式神若干),所以,什么任务都是我出的。但是,自从帮你还魂以后,我的灵力就大大的折损了。在异世界,不能停留太长时间,否则会被异世界的时间流同化,到时候就糟糕了。所以,我要留在现世补充自己的灵力。所以..那几件任务,我打算让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楽无情的打断了。

“没可能!”夏楽冷声说道。

“咦?我还以为你会很高兴的就答应呢。”这回换祭雪惊讶了。

“会很高兴的答应才奇怪吧!”夏楽看着她怒吼道。

“可是,我灵力极度耗损绝大部分责任在你吧?”祭雪瞄了眼一边的夏楽说道。

“?”夏楽疑惑的看着祭雪。

“当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怎么召唤都召唤不回来。好像你三魂七魄中的一魄飘的太远了。迫不得已我才用我自身的灵力,把你最后一魄牵引回来。这才造成我灵力大损的事情发生。”祭雪说着,埋怨的看了夏楽一眼。

虽然,夏楽对此有些怀疑,但是,看到她这样,她又能说什么?

事实摆在她眼前,由不得她信与不信。

“..说吧,什么事。”夏楽皱着眉问道。

“哦哦,就是这个,这是清单。全是关于麻仓叶王,还有道莲。轰隆轰隆、X-laws的。”说着,祭雪将早已准备好的清单交给她说道。

夏楽微皱了皱眉。

一页一页看着。

麻仓好。

希望叶王大人可以获得幸福。

希望叶王大人的命运被改变。

……

道莲。

撮合道莲与轰隆轰隆。

……

X-laws.

将X-laws全灭!!

让他们在嚣张个~~?

……

“..你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夏楽头大的问道。

看来这里真的是通灵王的世界了。

“当然是那些顾客邮寄来的了~”祭雪得意的笑着说道。

邮寄?

将邮寄地址大摇大摆的登在报纸上,电视上,网络上?

这样都没被抓去告她个妖言惑众、什么邪教头子?

祭雪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夏楽,立刻明白她在想些什么。却也不解释。

“总之,这些任务就交给你去办吧。”祭雪说道。

“我可不可以不办这些啊?”夏楽皱着眉问道。

“不可以。”祭雪非常干脆的说道。

“..这个我绝对不办。否则就不要找我做这些事了。”夏楽皱着眉,将一张纸甩给她说道。

祭雪接过纸,低头看了看。

笑了笑。

“好吧。”祭雪说着,将那张写有撮合道莲和轰隆轰隆的纸收了起来。

……

回过神来。

看着已经接近午夜的漆黑夜空。

叹气。

怎么会想起那么久以前的事?

三代抬手揉了揉额头皱着眉走出了房间。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DYa0oMD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