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一言不合就扑倒全文免费 湮欲大学生活第二部分

自那晚被墨尘从婚房赶出后,洛辛终日将自己关在房内不吃不喝,双眼空洞地躺在床上发呆。

“辛儿,你好歹吃点饭吧!为父看着心疼啊!”洛辛的娘亲拿着一碗羹汤语重心长的边说,边将羹匙递到洛辛嘴边。

洛辛依旧保持着呆滞的模样,嘴巴一动不动,仍母亲怎么劝慰就是不肯喝。

“你先出去吧,我来和辛儿说几句话!”北宫王一脸阴沉地拿起羹汤,对南宫王妃说道。

“辛儿,你太让为父失望了,什么不可以,偏要去趟这浑水,墨尘就有这么好,值得你放下身段替人出嫁?”原来在拜堂那会,北宫王便已发现喜帕下的女子时洛辛。

洛辛冷眼撇了一眼北宫王,又自顾自的呆望着床上的帷幔。

“如今被墨尘赶了回来,自暴自弃在床上,你这又算什么?”北宫王语气略带着愤怒,怨恨自己竟生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

“父王和你讲个故事,小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玩伴,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有一次玩伴过生辰,他的父亲送了一只灵狐给他,通体雪白,还会和人对话,我见了十分喜爱,便问他讨要几日玩玩,他就是不肯。一日,我趁他不注意,偷偷将灵狐骗了过来。待他发现后,知道是我拿的,便来索取!”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答的吗?”洛辛虽然还是一脸无关她事的模样,但眼珠微微有点流转,她很好奇父王是怎么回答的。

北宫王紧接着说道,“我很直接得就将灵狐还给了他,他却大怒地将灵蛇重重地甩在了地上。知道为什么吗?我对灵狐施了法,只要见到他,便往死里咬,看他还要不要灵狐了,果不其然他将灵狐一把摔在地上。看着灵狐哀痛的嚎叫,我拿出匕首,直接就对着灵狐刺了下去。”

“得不到的东西,如何甘心让人!我宁愿亲手毁了!后来我们还是相处如初,灵狐的狐皮至今还挂在我书桌的椅子上。”

洛辛双眼睁大,情绪如波涛汹涌般起伏不定,仿佛要冲垮最后一道防线。

得不到的,如何甘心让人,心中突然一阵舒畅,郁积在心里的不敢、愤懑、嫉妒似乎都有了发泄的出口。

洛辛缓缓撑起了虚弱的身体,接过北宫王手中的羹汤,一饮而下。

“这就对了,这才像我北宫王的女儿,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北宫王面露喜悦之色,眼神透着几许傲娇。

南墙,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洛辛一脸阴狠地看着喝完的羮晚,嘴角上扬,露出诡异的笑容。

天愈见明亮,南墙微微睁开了眼,一张俊脸赫然出现在面前。

“醒了?昨晚想什么呢,翻来覆去的!”墨尘温柔地看着南墙,轻抚着南墙的发丝。

“没,没有!”南墙尴尬地起了身,微微向后靠了靠。

墨尘凑近南墙,温热的气息直逼南墙,看着刚睡醒的南墙,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娇俏可人。

南墙觉得气氛有点暧昧,下意识地往后又靠了一下,只见墨尘逼得更近,颊上泛起淡淡红晕,显得有些局促腼腆,不似平日那般沉稳。

“殿下,属下有急事禀报!”门外的梓木一声急促的声音,将二人拉回了正常的神态。

“何事!”墨尘不耐烦地对着门手一挥,只见门哗的开了。

“太子殿下,不好了,魔尊快不行了!”梓木手拿着剑,作半鞠躬状。

墨尘脸色一沉,唰得从床上起身,箭步疾飞地冲向门外,“快带我去,南墙,我先走了!”袖子随风乱摆,可见墨尘心中极为焦灼。

南墙也顾不得梳妆打扮,随手穿了见黄色衣衫,便赶了上去。

此时的魔尊已病入膏肓,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艰难地穿着气,地上是一滩乌黑的血迹。

“父王,您怎么样?”墨尘转身对着会诊的魔医怒道,“魔尊怎么会中毒?”

魔医吓得赶忙下跪求饶,“启禀太子殿下,魔尊中的是碧鸠毒,已有两日,照理此毒气味极为刺鼻,魔尊不会不察觉到,除非有人用彦尾花粉中和了味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DRvZsMDY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