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穿越农门妾 海王什么意思

反正这夜还长着,周遭的雨也不知在何时停了,天上那被薄雾笼住的月亮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神荼撑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他。

月光之下,男子玄衣墨发,盘膝而坐,眉头微蹙着,纤长的睫毛在月光下投出浅浅的倒影,看着别有一番温雅之气。

长夜依旧寂静着,他坐在那儿,隐约可见有黑暗萦绕在他周围,却没有半点可以侵染到他,神荼眨了眨眼,一时竟有些痴了。

之前在冥界之时,她竟从没有注意过,原来,攸宁竟是如此好看的人……

是在某一瞬间,她觉得他有些熟悉,却并非话本子里描写的那种男女之间一见钟情般的熟悉,而是一种春雨润物,细密无声的熟悉。

也不知,是否曾在哪儿见过。

……

约莫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攸宁才渐渐睁开了眼,漆黑深邃的眸子在夜色中隐隐有几分光亮。

见到神荼依旧在一旁站着,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攸宁蹙了蹙眉,道,“你这是……等了多久?”

神荼顿了顿,这才回了神,她眨了眨眼,这才道,“也不久……对了,你感觉好些了吗?”

攸宁简单的流转了一遍真气,微微点了点头。

神荼这才放了心,随后二人便一同进了阁楼。

进去之前,神荼特意在楼外设了一个极小的结界,好让二人若出了什么事,可以随时回到客栈。

红瓦白墙的阁楼里,没有光,一片寂静,只是偶尔有值夜人来回走动,身影被月光拉的极长,鞋履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微弱的声音。

为了不被人发现异样,神荼简单的施了个隐身咒,便与攸宁一同进入了楼中,按照追踪咒指示的方向,二人直奔三楼。

这个阁楼一共有五层,每层都有一队值夜的白衣修者,执剑来回巡逻。

想来白日里遇见的那女子,定是这里身份极其尊贵且重要的人,不然她的住处怎会有如此森严的戒备?

根据追踪咒的指引,二人走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口。

如今已是子时之后了,房间里早已熄了灯光,神荼用法力探了探屋中,确定屋中的确有白日里遇见的那女子后,这才穿墙而入,攸宁始终跟在她身后。

为防止意外,神荼刚进屋中,便施了个昏睡咒在那女子身上,确定了这女子不会突然醒过来后,她这才安下心来,打量周遭。

这是个极其华贵的房间,屋中有鎏金的香炉在黑暗之中缓缓飘起一缕轻烟,周遭有紫木桌椅,流纹铜镜,潇湘书具,但凡是女儿闺房应有的东西,此处一应俱全,且都价值不菲。

“看样子果真是个身份不凡的女子。”神荼轻声喃喃道。

正当她啧啧赞叹之际,攸宁已然开始念咒,准备探查那女子的记忆了。

神荼眼见着攸宁已然开始施法,便在一旁站定,打算替他护法。

但就在此时,只听一阵长鸣,一阵强大的法力席卷而来,将神荼逼得退了一步。

随后便听着门外传来了喧闹之声——

“有刺客!”

糟糕!

神荼暗道不好,虽然她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但很明显,如今他们已被发现了。

“走!”神荼一把扯过一旁的攸宁,生生打断了他的捻诀,随后两人便化作一道光消失于房间之中。

再睁眼,二人便已回到了客栈中神荼的房间。

“方才发生了什么?”神荼下意识问道,“那结界不是已经被我们给毁了吗,怎么还会有预警之声?”

似乎不知从何时起,她一碰到事情,便会下意识的询问攸宁。

也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些她不明白的事,攸宁定然清楚,像是一种莫名的信任,也像是一种顺理成章的依赖。

“那女子体内,似乎有什么封印。”攸宁被强行打断了施法,体内一阵真气逆流,缓了缓,才道,“我方才刚想看她的记忆,便被什么东西给弹开了……应当是那弹开我的神力,惊动了位于其他地方的预警结界。”

“封印?”神荼闻言顿了顿,道,“是什么封印,竟能将你弹开?”

人界的封印不比结界,人界结界受点拨于天界,故而与天界的诸般结界之术同源,对神荼这种神族也有一定的威慑。

但这封印却是依照魔界的咒枷之术演化而来,只与施咒者本身的修为息息相关,故而若是碰到了修为远超于施咒者的修士,这封印便会被击碎才对。

天界的仙者们大多不允许随意下界,这女子乃人界中人,纵使是有封印,那也定当是被凡人下的。

人界修者,纵使修为再高,按理说,应当也抵不过攸宁这个正儿八经的神族神尊啊。

纵使攸宁的法力较之神荼还是差了些,但他毕竟是个神尊,人界的封印再怎么高深,怎么可能有力量将攸宁弹开?

“咳咳咳……那是个上古的封印。”受了方才未施展完的法术反噬,攸宁低低的咳嗽了几声,才继续道,“在她的魂魄里,年代似乎已经很是久远了。”

上古的封印……

一个区区凡人,身上怎么会有一个上古的封印?

神荼蹙了蹙眉,只觉得这事很是不对劲,她开口,本欲再说些什么,便听攸宁道——

“那女子来历不凡,帝姬还是离她远些好。”攸宁言至此处,停了停,又道,“这上古封印中残留的法力极其雄厚,那施咒者的修为,恐怕远超于你我。”

神荼点了点头,心知这事恐怕不会这么简单,但当务之急是要查明那女鬼的旧事,释解了她的心结。

这个魂魄中被下了上古封印的女子,还是等来日再有时间探查。

这般想着,神荼定了定心神,余光瞥见攸宁正蹙着眉,似乎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更使得他体内真气失控。

她停了停,走到攸宁身边,开口道,“你坐下。”

攸宁闻言一愣,似乎一时有些不知道为何。

“我给你疗伤。”神荼道。

“不必,小伤而已。”攸宁推开了神荼本欲施法的手。

“听话。”神荼微微蹙眉,说话的声音温和而又有几分不可抗拒的味道,竟有几分像极了姬少典。

攸宁闻言停了停,神色有几分复杂的看了看神荼,最后才沉重而又缓慢的点了点头。

……

翌日,阳光大好,经历了昨晚的雨,天空都好似被人洗过了一般澄澈的秀丽,碧空千里,微风拂面,还带着雨后特有的泥土馨香,闻着只让人觉得一阵惬意。

神荼眨了眨眼,发觉如今已是早上了。

攸宁昨日受的一番反噬想必已是透支了身体,虽有神荼助他稳住了紊乱的真气,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如今依旧陷入了昏迷。

看样子,似乎还要昏迷一阵子。

神荼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将攸宁扶到了自己的床榻上,将屋子简单收拾了一番后,便出了客房。

今日客栈的大厅之中依旧人声鼎沸,毕竟白民国之中,不乏每日都需要去南阳城的人,这家进城途中仅有的客栈,变成了来来往往游人歇脚的地方。

神荼关上自己的房门,随后便去了大厅,打算再去试试,看能不能再打听些什么消息。

她没看到,在自己关门的瞬间,那躺在床榻之上的男子蓦的睁开了眼。

直到关门的“吱呀”声彻底消散,男子才缓缓坐起,看着神荼临走前还不忘披在自己身上的薄被,他顿了顿,勾了勾唇,嘴角有几丝笑意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

小姑娘似乎是真的长大了,倒还知道关心人了。

只是……这薄被盖起来似乎有些热。

他摩挲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分明只是薄薄的一层,却又好像有千斤重一般,叫他怎么都提不起力气掀开。

罢了罢了,还是继续盖着吧。

他自己又将被子掖了掖,随后便就这样半坐着,裹着被子打算入定冥想。

“帝君,帝君!”正当他准备入定之际,怀中的天玄镜蓦的亮了起来,他顿了顿,收住了面上的笑,这才拿出天玄镜,看像镜中人,缓缓开了口,“何事?”

拿着天玄镜联系他的,正是如今正在天宫中假扮他的攸宁本人。

此时的攸宁似乎已然恢复了大半,面色看起来已然正常多了。

“方才宣圣使来敲过门了。”攸宁忙道,额头已然急出了不少汗,“说是四位封号天君一会儿要来拜会,有要紧事禀报,推拖不得。”

什么四大封号天君有要事禀报,推拖不得。

不过是璇玑那家伙心里生了疑,想借机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回事。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觉得天界的事着实是麻烦。

之前在冥界之时还有些麻烦,时间与天界相似,一日便是一日。

但如今是在人界,所谓天上一日,人间一年,这时的他倒还不必太急。

但眼见着攸宁本人已然急的不行了,他心下还是略有不忍,只能好生安慰道,“无妨无妨,应当还是有一会儿,你不必如此着急。”

“如何不急?”攸宁显然是不信,道,“宣圣使已去命人准备着了。”

“我如今在人界。”他道,“暂时还有些事情未曾解决,等解决了,我便马上回去。”

言下之意,不过是你先坚持着,我忙完再来。

话落,还不等攸宁说什么,他便将天玄镜收回了衣襟中,继续躺回了床榻上。

闭目养神,打算好好休息。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c9jDRBZJM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