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我把女友的闺蜜干服了 傅少的哑巴新娘

从医院的车上下来,大家纷纷各回各家。

樊莎莎想到最近万科长一再强调的写报告的要点,但是期间鞠泽一直都没什么反应,他有些担心鞠泽,本想问问鞠泽有没有需要她帮忙的,但今天鞠泽似乎有急事,下了车就飞快地离开了。

樊莎莎迟疑了一下,最后也没追他。

她回到宿舍,忙完了自己的报告,想着还是担心鞠泽不会写,而且他们的报告意义重大,她不想鞠泽写错了什么,到时候被大家责备。

她思来想去,主动把自己写好的报告发给了鞠泽,又给他发了一条消息:“鞠泽,报告方面你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这是我写的,你可以参考一下。”

等了一会儿,鞠泽没有给她回消息,她就自己洗衣服去了。

鞠泽从医院离开后,就飞快地赶去了全县最大的一个商场。

然而这个商场再大,到底也只在县里,只有一些很普通的服装品牌。

鞠泽匆忙绕了两圈,最后买了一条两百多块钱的男士腰带,包装好后,他又顺道去商场超市买了一些菜,然后赶紧回家。

到了家里,是念念跑过来给他开门的,鞠泽把菜和礼物盒子放下,又蹲下来问念念:“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念念点头:“哥哥早上出去以后,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把哥哥早上做的饭菜全吃光了!”

鞠泽笑了笑:“真的呀?念念在家没哭吧?”

念念点头:“没哭,我在家看小猪佩奇的。”

“真乖!念念饿不饿?哥哥给你做饭去。”

“好嘞!哥哥快去做。”念念高兴的地说,又看见桌子上那个包装很好看的盒子,立马拿过来,笑嘻嘻地说,“这是哥哥给我买的礼物吗?”

“这个不是,我明天给你买礼物好不好呀?”鞠泽把盒子拿了回来,放到念念拿不到的地方。

既然不是给念念的,念念也很懂事地点点头:“好。”

鞠泽把念念抱回房间,自己出来拿过菜进了厨房,先把饭煮上,然后拿出牛肉准备切菜,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鞠泽赶紧放下菜刀去接手机:“爸,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鞠泽的爸爸在电话那头说:“今晚飞机晚点,估计九点多才到,你不用等我了。”

鞠泽目光有一瞬间的低落,很快又扬起了以往的神色,“嗯”了一声:“行,那我和念念先吃饭。”

放下手机,鞠泽又进了厨房,不到半个小时,香气从厨房里飘散出来,念念闻见味,立马从床上爬下来,跑进厨房,昂头看着鞠泽:“哥哥,你做啥好吃的呢?”

“做你最爱吃的西红柿炖牛腩。”

念念眼睛一亮:“哇,哥哥,快给我吃一口吧。”

鞠泽低头捏了捏她的小脸:“不行哦,还没熟呢,你再去看两集动画片。”

念念嘟起小嘴:“我不想看动画片了。”

鞠泽笑着哄她:“你过去看动画片,等下吃完饭,哥哥让你吃冰淇淋,好不好?”

念念立马乖巧的点头:“好!”

很快,饭菜做好,鞠泽端着香喷喷的饭菜出来,放到桌子上,再给念念盛了一小碗饭,然后赶紧把念念喊出来吃饭。

念念拿着勺子吃了一口,突然发现鞠泽就坐在她对面,但是没吃饭,立马舀了一勺子饭递到鞠泽嘴边:“哥哥,你吃。”

鞠泽摇摇头:“我现在不吃。”

念念好奇地问:“那哥哥啥时候吃?”

“我等爸爸回来。”

念念嘟了嘟嘴,不说话了。她喜欢这个大哥哥,却并不喜欢那个大叔叔。

念念吃完饭,又闹着要鞠泽去给她讲故事,鞠泽只好拿着一本《安徒生童话》去给念念讲故事,念念今晚精神格外好,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才睡着。

鞠泽给念念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从她房间里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客厅,一时间有些惶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到现在没吃饭饿的。

他走到饭桌边,静静地坐着发呆。

以前,他爸爸的生日,他的妈妈总是办得热闹隆重,会做一桌子菜,一家人吃的开开心心的。后来他爸爸创业小有成就,目光开始注意那些更年轻好看的女人,他妈妈也在外面有了新的爱人,这个习惯就再也没有了。

正想着,门被从外面打开了,鞠泽的爸爸鞠梁拿着公文包走了进来。

“爸,你回来了。”鞠泽立马站起来,“厨房里还有饭菜,我去热一热。”

鞠梁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在飞机上吃过了。”

鞠泽愣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他从小就不喜欢诉苦,也不擅长把自己做过的事拿出来说,他无所谓地笑了笑,仿佛自己准备的饭菜他不吃也没什么,仿佛自己一晚上的等待也没什么。

他回房拿出自己买的礼物,递给鞠梁:“爸,几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鞠梁一手扯开自己的领带,一手接过鞠泽递过来的礼盒,打开看了看,又随意地放到桌子上了,说:“小泽啊,我现在的地位已经不适合再用两三百块钱的腰带了。”

鞠泽心里一凉,不过还是笑着点点头:“知道了。”

鞠梁脱下外套后就去洗澡了,鞠泽自己若无其事地去厨房惹了饭菜。

吃完饭,在鞠泽回房睡觉之前,他看着还放在桌子上的腰带,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父亲说得对。

他先前是有身份的人了,两三百的腰带不适合他了,他过去的妻子,他过去的儿子,也统统不适合他了。

鞠泽走过去,把腰带连礼物盒子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回房躺到床上,鞠泽想起来看一看手机,他现在才看见发现樊莎莎给他发来的消息,他把那简单直接的话来回看了两遍,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关心自己。

一开始接近她,可能是有冲动的成分,可越往后来,他就越被樊莎莎吸引。她看似柔弱,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但做什么都有一股子劲,仿佛身体里住着一个无比强悍的人。

她也很有耐心。一开始他用学医这个借口接近她,他都没当真,而樊莎莎却认真地不得了,忙碌的工作之余,居然还抽空做了一本图解给他,里面的每一张图,每一个解析,都是她自己做的。

每次听她认真给自己讲医学知识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脑补,要是再过几年,念念上小学上中学,家里能有一个这样的嫂子辅导她做作业,那多棒呀!

经历过这段时间,鞠泽真正的明白自己想共度终生的究竟是什么人,幸运的是,他在对的时间遇见了,他现在没有任何阻碍,可以撒开手追求所爱。

是时候告白了。不过告白这种事,手机里说未免太不正式,医院里她又那么忙,估计也抽不出空好好听他说。

鞠泽立马给樊莎莎回消息:“莎莎,谢谢你。你明晚有空吗?一起吃饭呀。”

很快,樊莎莎的消息就回复了过来:“明晚不行,我得值夜班。周三晚上吧?”

鞠泽满心欢喜:“好嘞,回见。”

周三晚上,两个人如约抵达了约好的火锅店。

樊莎莎对接下来要谈的话题早有觉悟,所以很是局促不安。

“你要吃点什么?”鞠泽问她,似乎考虑到了樊莎莎的局促,主动说,“牛板筋、黄喉、虾滑、毛肚,这些都是吃火锅必备的,有没有你不爱吃的?”

樊莎莎看向他摇摇头。

鞠泽笑了起来,樊莎莎其实一早就觉得,他笑起来像校园里的大男孩,开朗又温暖,仿佛衣服上都带着阳光的味道。

樊莎莎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从不乱想读书以往的事,所以从小到大成绩都名列前茅。

至于恋爱,她从没有花过心思,因为她觉得肯定就像家长和老师安排的那样,完成了学业,就会自然而然的遇见对的人,然后自然而然的开始人生下一步的进程。

这是樊莎莎第一次单独和一个男生约会,在二十二岁的秋天。

鸳鸯锅已经滚起来了,香喷喷的。面前的男生,眼角眉梢满是笑意与柔情。

鞠泽点了一些菜,又把菜单递给樊莎莎:“你看看我点的里面有没有你不爱吃的?”

樊莎莎扫了一眼:“会不会点的有点多?我还要减肥呢,一般晚上都不吃这么多的。”

鞠泽笑着说:“你又不胖,再说医院工作那么累,多吃点犒劳自己是应该的。”

樊莎莎也笑了起来,点点头:“好的。”

“叮铃铃——”突然,鞠泽摆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徐欣。

他心里感觉奇怪,徐欣和他爸在一起一年了,跟他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他们俩平时见面都当做没看见彼此,她打电话来做什么?

鞠泽愣神期间,手机已经自动挂断了,但是紧接着,又响了起来。

鞠泽担心是念念出事了,拿着电话对樊莎莎说了一句:“你先点,我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樊莎莎点点头,他拿着手机飞快地跑到了人少的地方。

按下接听键,鞠泽立即问:“什么事?”

那边的徐欣声音听不出什么情感,她像是在平铺直叙一件事,说:“你爸被抓了,人家说他搞的虚拟币是严重的商业诈骗,我告诉你一声。”

徐欣说完就挂断了,鞠泽拿着手机,还处在震惊中。

许久,他突然握起拳头重重地砸向墙壁,低低地骂道:“活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Vn1xEB2sWTB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