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换个姿势吧 你戳疼到我了 陆少的秘密恋人

晚饭订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当漆言灵和东子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明明和老头约好的是七点,但就算她们六点就到了也依旧没有比老头提前。

漆老头现在退休了有大把的时间,用他的话来说,只要提前到的话说不定就能和女儿多点相处的时间。

以前年轻的时候工作忙,家里也有老人要照顾,每次到跟阿灵见面的时候他总是会迟到一些。

现在正好可以把以前的时间一点一点地给补回来。

“老爸,现在已经入秋了,你干嘛还在外面站着等,快进去吧。”

漆言灵挽着老爸的手臂,自从出国之后和老爸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的时候打个视频也只能说几句话就挂断。

现在年纪稍微大了一点,终于知道家人是有多么可贵。

漆老头名叫志忠,用漆妈妈的话来说,他就是名字和人一样,一辈子老老实实不争不抢,眼看着别人往他的头上爬过去。

他从年轻时期就是个科长,到了退休的时候还是个科长,别人跟他一个起跑线的人早就已经升官发财了。

就他还老老实实做着自己手里的事儿。

漆言灵到现在还记得,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朵厂花,在办公室里当财务会计,后来一步步升职到了总监,现在也没退休。

她一辈子都是要强的,当然和安于现状的老爸说不上话。

后来离婚之后,也许是碍于她,也许是其他原因,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再找老伴儿。

但是漆言灵对于这一点从来都没有问过他们。

“没事儿,爸爸坐着也是坐着,起来活动一下也好,我身体好着呢,”漆老头看到自己的女儿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笑得早已经合不拢嘴了,不过又忽然看到她身后跟着的男人,脸色突然变了一个样,“这是?”

漆爸爸用打量的眼神看着东子,搞得东子也是措手不及的,不过好歹他心理素质也是过关的,他朝漆爸爸鞠了一躬,“您好,伯父,我叫李东皓,阿灵叫我东子,第一次这么来见你,实在是有些唐突,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阿灵带来的人不算唐突,来来来,我们进去坐着聊。”

也许是第一次接待女儿带来的人,其实漆老头心里也没什么底。

他不知道带来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但无论是谁,该做的礼仪可都得做全了才行。

三人来了餐厅之后,漆老头倒是没多过问东子的事儿,反而一直拉着阿灵问东问西,也没问工作上的事儿,都是问一些身体啊,最近过得怎么样啊之类的。

几番下来之后,东子也大概了解了漆爸爸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长得很慈祥,面容和善,就算是对他有一些敌意他也尽量没有表现出来,而且在和他交谈了一番之后,他像是放下了戒备,把自己的温暖的一面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爸,我很好,倒是你,奶奶走了之后那个房子里只剩下你一个人,身体不舒服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说。”

这些话,漆言灵从来都没对自己的老爸说过,以至于漆老头听到女儿的关心之后,差点老泪纵横。

他握着自己女儿的手,“老爸都知道,我身体很好无需挂念,你和你妈过得好就行了。”

饭后。

三人从餐厅出来,本来说是东子和漆言灵一起送漆爸爸回家,但是东子找了个借口回去了,其实只是想给两父女留下单独的时间说说话。

这里离漆爸爸家也不远,漆言灵提议他们两走路回家也算消消食了,老头儿欣然同意了,笑得比什么时候都还开心。

阿灵从小就很懂事儿独立,有的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这么听话,可以跟别的孩子一样撒娇缠着老爸要洋娃娃。

但是这孩子啊,也不知道像谁,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事实证明她的确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从小学到高中,乃至大学的时候,她都是学校里的优等生,每次去开家长会的时候是他最幸福的。

“阿灵啊,老爸上次催你是时候找一个照顾你的人,你倒是听话,还真的找了一个来,也不提前跟老爸说。”

阿灵站在他的身边,心里心虚地笑了笑,“爸,临时有些突然,下次一定跟你提前说。”

“算了,下次等你找到真正喜欢的人再把他带来给老爸看,老爸才是真正的开心。”

漆老头虽然看着人老实憨厚,但是他绝对不傻。

特别是关于自己女儿的事情,他比谁都还要明白,连漆言灵都愣了一下,“您怎么,怎么知道的?”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你看他的神色就是正常的关系,他是你的一个朋友吧?”

刚才只不过是吃了一顿饭,漆言灵没想到老爸竟然看得这么仔细。

她尴尬地点了点头,“嗯。”

没想到被老爸抓了一个现行,其实在她心里面认为老爸从小就和她的沟通不多,现在日子也拉长了,他甚至都不记得以前的那些事儿。

但奇怪的就是,老爸竟然看出了她和东子的关系。

“老爸虽然唠叨,但是也希望你找个真正喜欢的人,而且不仅要喜欢,更要合适。”漆老头借着散步的功夫,跟自己的女儿说了说心里话。

合适?

阿灵想了想,什么才叫合适呢?不过她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陶星染,真是奇怪!

“什么才叫合适呢?”

她喃喃问道,倒也不是想问老爸,而是同时也在问自己。

人这一辈子要找到喜欢的人已经不容易了,要找一个喜欢又合适的人更不容易,所以说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道题,相信没有人会回答,因为大家的人生只有一次。

漆爸爸笑着看着她,“我和你妈是媒人介绍的,当时我们家是在县城,你妈虽然是从农村里出来的,但她长得漂亮,而且非常能干,如果不是家里的原因,也许她根本就不会嫁给我……”

那些冗长的记忆都是人生,他们从来都不会再来一遍。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VN1DFg0wND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