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总裁太大太粗坐不下去 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张总疑惑地看着泪目的暖暖,试探地问道:“苏小姐,你怎么了?”

“嗯?”听到张总的声音,暖暖回过神,不着痕迹地低头拭去眼中的泪花后,微笑着对张总说:“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让您久等了,张总。”

圈里都知道,寰宇集团的总裁季沐阳,虽然出身不凡,但洁身自好。这么多年,没有一个记者能从他身上挖到一点花边新闻。而他今天居然看到季沐阳拉着一个女人的手,这让张总吃惊不小。所以,对于孙暖心,他还真不能轻易得罪。

心念至此,张总客气地开口道:“能等待苏小姐这样的美人,是在下的荣幸,我们继续谈合作的事吧……”

“好”。

席间,张总更是频频敬酒,但只是让暖暖喝茶,“苏小姐身体有恙,就不要喝酒了。”

暖暖很明显地感觉到张总对她的客气,但也很清楚这份客气只是因为季沐阳的面子大而已,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对张总也不敢怠慢,不停向张总致谢。

宴席结束,宾主尽欢。

送走张总后,暖暖躺在大厅的沙发上闭目休息。深深地无力感不断侵袭而来,她没想到本该和他形同陌路的自己,最终还是承了他的情,即使并非自愿。但,她欠他的,似乎却越来越多。

离开得月楼,暖暖买了一些菜,去云曦的公寓探望她。

暖暖打开门,手指习惯性地摸向墙上的开关。黑暗的房间一下子变亮了很多,暖暖一边把手中的菜放到厨房,一边喊着云曦让她出来。

半晌没有回应,暖暖走进云曦卧室。打开卧室灯,暖暖看到云曦抱着腿坐在床上,眼角还残留着泪痕,分明是刚刚哭过。

“小曦,你吃晚饭了吗?”暖暖问道。

云曦不答,只是不住地摇头。

“好吧”,暖暖叹息一声,这个样子肯定没吃。

出来时看到客厅桌子上还放着她早上买回来的包子、油条,明显一口没动。无奈,暖暖到厨房下了一碗面条,端到云曦面前,苦口婆心地劝道:“一天没吃东西,也该饿了,吃一点吧。”

云曦依旧不答,目光黯淡,美眸里看不到一点神采。

“小曦”,暖暖火了,“你就算自己不吃也要考虑考虑肚子里的孩子,他也需要营养。”

提到孩子,云曦眼神迷茫地看着暖暖,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苍白的嘴唇微微翕动,“孩子、孩子……”

说着从暖暖的手中结果碗筷,大口大口吃着。饿了一天,她确实饿坏了。

暖暖看着云曦狼吞虎咽的样子,心疼不已:“曾经那个善良可爱、温婉可人的小曦,如今却被那充满欺骗的爱情折磨成这个样子。”

吃完面条,云曦颤抖着手臂放下碗筷。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暖暖,像一只孤单无助的小兽,惹人怜爱。

暖暖眼中闪过一抹决绝,狠下心对云曦说:“小曦,把孩子打掉吧。”

“什么”,听到暖暖的话,云曦的心跳陡然漏了一拍。“这是她的骨肉啊,他还没有出生,这让她怎么舍得?”

“暖暖,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云曦抓着暖暖的手,苦苦恳求着。

暖暖痛苦地摇头,理性地分析道,“小曦,这个孩子你不能生下来。生下来,谁当他的父亲?你让何叔叔的脸往哪里搁?这个代价太大了,没人能承受得起。”

云曦瞬间泪目,痛苦地摇着头,“那怎么办?他还这么小,我就把他扼杀掉,我下不了手、下不了手啊!”

“是啊,谁又能下得了手呢。”暖暖痛苦地闭上眼睛。

青春的爱情就是这样,自以为彼此深爱,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对方。那个原以为能托付一生的人,却是那样的薄凉无情。成长终究会给这样冲动的爱情惩罚,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之重,令云曦难以承受。

暖暖默然,只能紧紧抱住云曦,让她的头埋在自己颈窝里,不住地流泪。

折腾了一夜,暖暖身心俱疲,一直到凌晨四五点才沉沉睡去。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陈奕迅那伤感低沉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格外刺耳。

“谁呀,有事吗?”暖暖摸出手机,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在你家楼下,收拾好赶紧下来,陪我出差。”清冷的声音从耳畔缓缓传来,令暖暖清醒了几分。

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暖暖来了一眼挂钟,六点。

“季沐阳你发什么神经,大清早六点你让我陪你出差?我不是你的保姆,随叫随到。”暖暖恶狠狠地回绝他。

感受到她的不耐,电话彼端的季沐阳冷哼一声,“苏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你现在是我的助理。而我是你的老板,你只需要服从,明白吗?”

“你……”暖暖气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大清早扰人清梦不说,还言语威胁她。

“我不在家?”暖暖只好搬出这个理由理由。

沐阳明显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位置发给我,我现在过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没有给她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听到电话里刺耳的拖长音,暖暖有想摔手机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将地址发了过去。然后,无可奈何地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完,给云曦留了张字条之后匆匆下楼。

季沐阳在楼下等候多时,看到暖暖走过来,他降下车窗看着她。走到跟前,暖暖打开后座车门,正准备进去。

“到前面来坐。”季沐阳冷冷的说。

听到他的声音,暖暖身形一滞。最终还是没有和他争辩,乖乖坐到了前面。

沐阳看到她青黑的眼圈和沉重的眼袋,问道:“昨晚没睡?”

暖暖眉毛一挑,赌气地反问道:“你说呢?”

“那就在车上睡一会儿。”沐阳把副驾驶座位调低,顺便从后座拿过来一条薄被,盖在她身上。

“去哪里出差?”暖暖问道。

“N市”。沐阳清冷地眸光看着她,慢慢说道。

暖暖低下头避开他的眸光,问道:“这次出差大概多长时间?”

沐阳沉吟了一会儿,不确定地告诉她,“一周左右,或者更久。”

“什么?”暖暖一听就炸了,开口拒绝道:“工作室还有很多工作完做,你找别的人吧。反正你助理很多,又不缺我一个。”

沐阳不以为意,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一副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的样子,“那些工作交给别人做就可以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陪我出差,苏助理。”

“我没有带换洗衣物。”暖暖咬着牙对他说。

“没事,我那里有。”

“什么叫,你那里有?”暖暖不解地看着他,想从他的表情里试探出什么。

沐阳脸色丝毫未变,说了声“睡一会儿吧,等你醒来就到了”,便发动了引擎,车子飞速向N市驶去。

当暖暖悠悠醒转过来时,发觉自己正平躺在副驾驶上,身上盖着薄被,车子已经停了下来,但引擎还没有熄灭,车里暖气开得很足,身旁的沐阳不知所踪。

暖暖低头看了看腕表,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掀开被子,起身下车。地下停车场光线很暗,目光扫视四周后发觉沐阳正在不远处站着,指间还燃着一点红亮。薄薄的烟雾在空气中飘散着,显得气氛颇为静谧。

暖暖走过去,打破了这种安静的氛围,“不要意思,季总,我睡过头了?”

沐阳看到她过来,掐灭手中的烟蒂,不以为意地说,“没关系,反正没什么事。”

说完,沐阳走到汽车旁,从后备箱里拿出两个皮箱,一个黑色、一个粉色,自顾自地拉着向外走。

暖暖走过去,想抓住皮箱的拉杆,却不料抓住了沐阳的衣袖。暖暖吓了一跳,连忙说,“对不起,季总。”

沐阳的身形一滞,转过头看着她,略略讽刺地说,“什么时候,你拉一下我的衣袖,都要说对不起了。”

暖暖低下头,不敢去看他。她真的害怕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会掩藏不住自己内心汹涌的情感。

看到她的反应,沐阳心里叹息一声,无力地说,“走吧,箱子有些重,你拿不动。”

暖暖只好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走到大堂,暖暖发觉这里正好是他们当初一起住的酒店。而后当酒店的经理都过来汇报工作时,暖暖才知道这个酒店也是寰宇集团的产业。

502房间,这五年来,虽然每天都会有人悉心打扫,但从不向客人开放。

打开门,看着熟悉的陈设,特别是阳台上那张单人沙发,暖暖不禁有些恍惚,“这里,他们留下了太多太多回忆,此生难忘。”

“先把它带回你的房间,出来之后带你去吃饭。”沐阳指着地上地粉色皮箱说。

“哦。”一早上没吃早饭的暖暖,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为了不跟自己的胃唱反调,她只想赶快把箱子放到房间里,然后出去大吃一顿。

拿起皮箱时,暖暖感觉这皮箱分明不是很重。她偏过头看向沐阳,想看出点什么。

沐阳不耐烦地说,“苏秘书,快点,我很饿。”

“哦”,暖暖吐了吐舌头,乖乖带着皮箱回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把皮箱放好,暖暖看着的皮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最终,在好奇心的促使下,她还是拉开了拉链。

映入眼帘的是许多女装,以夏装为主。衣服很干净,被整整齐齐的叠放在皮箱里。暖暖从中拿出一条破了洞的牛仔裤,想起那就是她和沐阳相遇时穿的那条。这些衣服味道很清新,明显是最近才清洗过。

暖暖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些衣物,鼻翼发酸。当初她匆匆离去时来不及带上的衣物,他一直保存着,如今以这种方式完完整整地还给了她。她伸手拂过每一寸面料,平展得没有一丝褶皱,这些衣服都是被熨过的。正如他的心一般,表面默然,却始终用滚烫的心熨烫着她的心,一直带给她温暖。漫漫余生,深情不往。

暖暖忽然想穿上五年前的衣物,回到从前,仍然是那个天真开朗的苏暖心。

暖暖从中挑了一件米黄色针织衫和一条牛仔裤换上。而后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除了微微憔悴的面孔和青黑的眼圈,暖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原本齐耳利落的短发因为没有去打理,已经快落到肩上。暖暖拿出蜜粉在脸上一刷,遮住黑眼圈,用头绳把头发扎成一束马尾。

“好了没有,放个箱子磨磨蹭蹭这么久还不出来。”在客厅等待许久的沐阳有些不耐烦,推开暖暖卧室门,走了进去。

看到暖暖的瞬间,沐阳愣了一下,说不出一句话来。所有的怒火和不耐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荡然无存。

米黄色的针织衫,浅蓝色运动裤,一束俏丽的马尾辫。眉眼如画的脸蛋上带着明媚的笑意,正定定地看着他。沐阳略略有些恍惚,似乎她就像五年前一样,巧笑嫣然地站在自己眼前,从未改变过。

气氛忽然变得安静,逼仄的空间里只剩下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季总。”暖暖开口打破了这份安静。

沐阳回神,清冷的眸子里思绪沉淀,淡淡地开口:“走吧,去吃饭。”说完便转身离去,只是身影看起来有些萧瑟。

暖暖看着沐阳离去时落寞的背影,心口猛然一窒,她知道,他的心又在痛了。

她就像《仙剑奇侠传》里的紫萱,而沐阳就是魔尊重楼。她无情偷了他的心,但当他心痛时,她也会痛不欲生。

沐阳带暖暖来到一家牛肉面馆,店铺不大,但装修雅致,工艺考究。店里的桌椅皆采用木制,金黄的岁月为它蒙上了一抹浓浓的古意,雕琢上最精美的纹路。

因为是下午,错过了饭点,店里人很少。沐阳找位置坐下,笑着问暖暖,“还记得这里吗?”

“记得。”暖暖认真的回答他。怎么会不记得呢?她还清晰的记得这家面馆的老板是一对相濡以沫的老夫妻,大叔的手艺很好,牛肉做的非常好吃,而且面里牛肉的份量很足。那是的暖暖几乎每天都会拉着沐阳来这里吃面,沐阳知道她喜欢吃牛肉,总会把自己碗里的牛肉一片片夹到她碗里,笑着说自己不喜欢吃牛肉,然后静静地看着她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直到后来 暖暖才慢慢明白,沐阳不是不喜欢吃牛肉,只是因为她喜欢,所以一次次将肉夹到她的碗里。

因为他喜欢她,仅此而已。

坐好以后,沐阳对在厨房忙碌的大叔喊道,“大叔,两碗牛肉面。”

“好嘞”,大叔远远地应和一声。便拿出揉好的面团,开始抻面。

不到五分钟,阿姨就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放在了他们面前。

沐阳笑着对暖暖说,“快吃吧,你肯定饿坏了”。说着就加起一块儿牛肉打算放到暖暖的碗里,但中途似乎想到了什么,手臂滞在半空。他们,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亲密到可以彼此分享碗中的牛肉了。

暖暖看着他慢慢缩回去的手臂,心里一颤。强颜欢笑道,“你也快吃吧。”说完低头看着自己的碗。碗里牛肉很少,仅有几片屈指可数且薄如蝉翼的牛肉。

暖暖疑惑地问正在收拾邻桌的阿姨,“阿姨,牛肉怎么变少了?”

阿姨转过来看着暖暖,耐心地解释:“没有啊,姑娘,一直这么多啊。”

“没有啊。我以前来吃,面里牛肉很多的。”暖暖看着阿姨,肯定地说道。

阿姨认真打量了一会儿沐阳和暖暖,忽然眼睛一亮,笑着说,“我想起来了,你们是小阳和小苏。”

见阿姨认出他们,沐阳点头承认:“对,是我们。阿姨,好久不见了。”

阿姨热情地对暖暖解释道:“阿姨和你大叔可没有偷工减料哦,以前你吃的那些牛肉面可都是加过钱的。小阳知道你喜欢吃牛肉,所以每次都要我们给你放三倍的牛肉。以前每次见你们来,小阳都会把自己碗里的牛肉夹到你碗里。然后吃完牛肉就吃饱了,小阳就会帮你把面条吃完。这么好的男人,就是打着灯笼找都找不着呀。”说着,还对着沐阳眨了眨眼睛。

沐阳只能苦笑着点头,满头黑线,“这阿姨,怎么啥都说呢。”

看到沐阳的笑容,阿姨似乎得到了鼓励,讲的愈发起劲,“每周星期天,小阳都会到店里来跟老头子学做牛肉,说以后等你们结婚了,天天做给你吃……”

“老婆子,别打扰两个孩子吃饭了,啰嗦了那么多。”大叔从厨房里走出来,对阿姨喊道。

阿姨被打断,才发现两人都还没动筷子。不好意思地说:“看我这,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沐阳笑着说,“没事,阿姨,一点不影响,给我来一碟牛肉吧。”

“好,阿姨去给你们取”。

牛肉摆在桌子上,沐阳笑着对暖暖说,“牛肉来了,快吃吧。”

暖暖看着满满一碟她喜欢吃的牛肉,却没有一点动筷的念头。定定地看着沐阳,声腺颤抖着:“阿姨说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沐阳淡淡地说:“没必要。”只是爱你而已,对你的付出你亦没必要知道。

暖暖看着沐阳淡然自若的样子,嘴唇微微张开,却说不出话来,所有的情绪都化作零散的音节在喉咙里滚动,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原来,在这五年——在这已暮的岁月里,埋藏着沐阳对她的深情。这份情,不需要她知道,亦不求回报。只因为,他爱她,仅此而已。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hmsj/2020/V91kFlJdMk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