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大叔不要舔 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韩勒开车载着童言满帝都四处逛,很快,清单上的东西都采购得差不多。

不得不说,韩勒这个司机真的超称职!清单他只扫了一眼,不用她提醒,他便熟练地带她奔走于各处不同的地方。

此刻,童言手提着一个塑料袋,远眺着走到柜台去付账的韩勒高大的背影,心里不禁升起了几分异样的情绪。

他真的很称职,正是因为太称职了,反倒让她觉得很不对劲,普天之下,再称职的司机,也没有为客人付账的道理!

她买的所有东西,大部分都是他付账,不管她愿不愿意,都是如此!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韩勒付完帐,走回来,很自然的把她手上的袋子提在自己手上,牵着她的手,往停在外面的车子走去。

温热的感觉从手心里传来,童言感到很不自在,她想要挣扎,可是他握住她的力道更大一些,还温和着声音反问道:“怎么了吗?是不是还有东西要买?”

“没,没有!”看着他这幅样子,她说话也忍不住结巴了。

她很想问他干嘛突然对她好?但是又担心是自己会错意。他可能只是想为昨天的事情感谢她,才会这么体贴入微的。

坐进车内,童言还在想着这件事儿,韩勒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后座椅上,回头见她不知在想什么,想得正入神,不由得扬起唇角,测过身子,帮她系好安全带。

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忽然间侵入鼻息,童言回神,这才注意到逼近于眼前的他,两人的距离只差毫米,她能够很清楚的闻见他的气息,心跳加速,全身的神经刹那绷紧。

“我,还是我自己来吧!”童言神色慌张地抢走他手上的安全带,麻利地系上,发现韩勒直直地看着自己,连忙尴尬一笑。

韩勒岂会不知她的刻意疏远,深眸闪过一丝黯然,适才一笑道:“我之前就说过,你啊,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现在跟我越来越客气了!”

童言沉默,一句话不说。她看着此刻韩勒一脸缅怀的样子,忽然间心里就很不舒服!

他这话说得好像是她突然间变了一样,可实际上,是他从几年前开始莫名其妙地疏远,才导致了现在这一切。

“怎么了吗?”注意到她的神色忽然流露出一丝不满,韩勒急忙问道。

童言内心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好要忘记的,又何必旧事重提。

她摇头,淡淡回他:“没事!”

买完所有的东西,童言跟韩勒告辞,感谢他陪了自己一上午,这才回到公司,免不得又被那群人冷言冷语一番,说她仗着有代理董事一职在身,有恃无恐,耍大牌,出去买个东西,居然花了一上午。

秘书萧昀手中正好有一份急件着急处理,一听说童言买完东西回公司了,立即跑来找她,正好听见总经理他们的话,不由得气急道:“董事长定下的规则,是治员工的,又不是针对高级干部。更何况,你们没看到那张清单那么长,换谁去做,一时半会也不可能买齐,代理董事已经尽力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

那张清单是她帮着打印出来的,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会花费多少时间,童言的时间是花得稍微长了那么一点,但是她是第一次做,这些人也没有必要这么指责她吧?

可能是因为太生气了,她一时没想起自己什么身份,哪有资格去斥责这些经理,他们只要一句话就能把她辞退,想起这层关系,她顿时脸色有些发白。

业华不悦地瞪了萧昀一眼,童言赶在他大发权威之前,告辞一声,领着心情忐忑的萧昀进了自己办公室。

“萧昀,你以后不能再这么说话了。”童言一进办公室就对萧昀说道:“还有,这几天尽量避着他们一点,我担心他们会公报私仇!”

原本以为自己会被骂一顿,听到这话,萧昀愣了愣,脸上立即笑开:“是,我知道了。”

“你找我有事对吧?”想起她刚刚匆匆赶来的样子,童言猜测。

萧昀这才想起正事,立即把文件放到她办公桌上,一脸苦恼地说道:“就是先前谈下来的那个单子,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公司突然变卦,说什么,一定要跟代理董事你亲自见面详谈,才肯签合同!”

童言打开文件翻看了两眼,这是才谈好没多久的合同,对方是小公司,但是手下有一名非常出色的珠宝设计师,但凡经她手设计出来的珠宝,上市后必定大卖,想要跟他们公司合作的公司大有人在,如果能与他们合作,对现在的光耀来说,绝对百利而无一害。

虽然不明白对方公司为何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但是童言没有丝毫犹豫就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约时间见一面吧!”

听到她的回答,萧昀立即回道:“对方已经定下时间了,说是今晚郁金花酒吧见。时间是9点!”

童言诧异了几分,才点了点头,对萧昀说道:“你今晚跟我一起去。”

打电话回家跟管家他们交代一声,自己今晚有工作,可能要很晚才回去,让他们不要担心。

晚上9点,童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领着一手抱着合同,同样着装严肃地萧昀踏进了郁金花酒吧。

此刻,正是酒吧最热闹的时候。

童言一踏进酒吧,就被眼前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晃得一阵眼花,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她心情烦躁,感到很不适应。

直到进入隔音非常好的包房后,这种感觉才好些。

汪总早已等候在里面,还叫了两位陪酒的小姐,左拥右抱,一脸享受的喝着小姐为他斟满的红酒,直到看到童言出现,才一改先前放浪的样子,一脸严肃又不失礼地站起来迎接。

“刚好九点,童小姐很守时!”

童言微微一笑,谦虚回道:“汪总相邀,我又岂敢延时呢!”

“坐坐!”

童言坐下,对站在一旁的萧昀也使了个颜色,让她一起坐下,汪总这才注意到萧昀的存在,精锐的目光上下扫了她一眼,跟她打完招呼,立即让陪酒的小姐给她们两位斟酒。

童言挥手拒绝,言归正传道:“关于合作的事情,之前在电话里,我跟汪总已经谈妥,不知你为何突然提出要见面再详谈呢?”

“这里的酒水很不错,不品尝一下,就开始谈公事,童小姐也未免有些扫兴了吧!”汪总笑道:“哪有谈生意,不喝酒的道理?”

童言拧眉,看着几桌上的酒杯,有些犹豫,自从上次被那些人强灌着喝了不少酒之后,她对喝酒这件事情,开始有了阴影。

一旁的萧昀看她一脸为难,立即圆场道:“我们代理董事不会喝酒,我看,不如就由我陪汪总喝两杯!”

她端起桌上的酒杯,不等童言阻拦,就特别豪爽的一口闷。

汪总满意地看着她,笑着说道:“萧秘书真是好酒量!既然如此,那我敬你。”

站在一旁服务的小姐听到这话,立即为他们两人空置的酒杯里都倒满就,才退到幕后。

萧昀面容含笑,伸手正要端酒杯,童言已经先她一步,端起了酒杯,对汪总说道:“看在汪总的面子上,这杯酒我喝了,所以请不要再为难我的秘书了!”

萧昀侧目望着她,童言说完便慢慢喝光一杯酒,放下酒杯,继续把话题转到正事上。

“汪总临时改变主意,想必是有了其他想法,既然如此,不如说出来听听?”童言不傻,岂会不懂他故意拖延,就是为了先让自己松懈。

计谋被识破,汪总呵呵一笑,也不尴尬地说道:“童小姐不亏是童董事的女儿,果然聪慧过人。”

“既然你把话挑明了,那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了吧。光耀虽然前段时间遭遇财政危机,可是已经挺过来,最近一直走在上轨路线,而我公司想要投资新的软件工程,需要大笔资金,目前我手上只有最近新出的这款珠宝可以最快盈利,所以我希望在分账上面,童小姐能够酌情让一步!”

童言神色平淡,可心里清楚得狠,这话虽然表面上听着还算那么回事,实际上却把光耀的处境摆在最前面。他分明知道光耀想借着这件新款珠宝打出一个新局面,所以坐地起价。至于他公司急需大笔资金的事情是不是真的,童言保持沉默。

萧昀目光不满地看了眼汪总,又担忧地侧目看了童言一样,心情忐忑,不知道在这么大一件事情上面,她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童言虽然也心有不悦,但是光耀确实需要这笔单子,而且,如果这笔单子没了,想必董事会那边又会闲言闲语。

汪总一脸笑容,目光沉凝地仔细注意着童言的反应。

她冷静道:“那不知汪总想怎么分?”

汪总闻言呵呵一笑,“就知道童小姐是爽快人,那我也直接说吧,我的理想价是三七分,我仔细算过了,光耀不会吃亏,只是会少赚一些罢了。如果这次童小姐能够退步,待我公司度过眼下的困境,日后合作的价格,我一定让童小姐满意!”

萧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三七,那他们公司还有的赚吗?光为他们造势宣传了。

“董事……”萧昀脸色难看地看着童言。

童言还算是个镇定的人,纵然心里再怎么惊讶,可面上却未露出一份,在处理工作上的事,她虽然没有童董事厉害,但深得他处事冷静的态度。

童言一句话没说,犹豫许久,除了陪酒的两位小姐以外,其他人的目光全在看着自己,她能够明显感觉到,汪总神色平淡,未露一分的焦躁,不知他心里是否也一如表面,但是她充分相信,他确实仔细算计过,所以才敢如此狮子大开口。

许久,童言想起童爸爸以前说过,说生意不能没有原则跟底线,但也不能太古板,她退了一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汪总闻言面露喜色,刚准备开口说话,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穿着黑色抹胸裙,肩上披了件白色外套的女人。

“抱歉,抱歉,我迟到了!”她忙不迭地说,抬头的一瞬间,童言意外看到一张熟悉的精美面孔。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zHbRk0fSV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