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哥哥快点进来都湿透 小妹不要怕

18.两年后……就嫁给你吧!

她不情愿地将手递了过去,他一把逮住她的手往唇上一放,“算你亲过我了!”

小伙子,我可是活了两世心理年龄几十岁的老阿姨啊,你确定要这么撩拨我吗?这样强行撩拨老阿姨,不犯罪的是吧?

游月夕羞得抬不起头,小脸臊得红烫烫的。

“害羞了?早点嫁给我,我肯定能让你更害羞!”趁着月色的遮掩,他说起话更是没有遮拦,仿佛已经和自己谈恋爱了一般,话一个字比一个字露骨。

要不是她活了两世,才不会被他随意几句话撩拨到,她可就真的拜倒在他的军装裤下了!

等等,话说她上辈子咋不知道他这么会撩拨人呢?

好奇怪。上辈子他几乎都是隐形在她的生活里……

难道,说到底还是因为当初她没松口要退婚,这把她强行要退,这哥们是想帮着他小叔来个助攻,回头让她心甘情愿地退婚,宁可牺牲他的婚姻……不对,他这个人根本就是个不在意婚姻的人,这家伙,上辈子听说他上面的领导想尽办法把自己家女儿嫁来都没松过口……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我保证和楚志贤退婚。”她冲着他保证道。

“嗯……光和小叔退婚还不行,说来说去,还是嫁给我比较保险。”他斩钉截铁地说。

呕血!为什么?为什么!这世界上男人那么多,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你啊,你个小白脸!长得比女人还妩媚,难道结婚后天天被自己丈夫的美貌打压?

不对,这会他的脸好像还是好看的……后来,听说……如果因为这个原因不愿意娶媳妇,那么我再考虑嫁给你吧!

“如果……有一天,你的脸毁了,你会不会,自卑?”她突然开口。

“我为什么要自卑?就算没有容貌,我一样很优秀吧!”他被对方问得莫名其妙的。

“两年后,你再这么告诉我,我就同意和你结婚。”她淡淡地说着。

“什么意思?你同意和我相处了?”他一把抱起来。

“放……放开!”她被这人一抱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身上早就汗透了。

好软,像棉花一样软……什么时候才能将对面的小丫头囊入身下……不,不能乱想。他松开她,稳稳情绪。

“咳咳,你爸妈那块,自己想办法搞定吧,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处对象,我还有姐姐和侄儿要养,我除了要把你小叔和我姐凑一块,可没想过其他事情。”她得很正经,“总之,我不是在跟你好,而是两年后,如果有可能,那,再说结婚的事……”

可惜了那张美貌逆天的脸,他绝对是楚家的异类,集结了楚家和方家最优秀的外貌基因结合出来的非人类!

另一边。

夜,由于路上没有路灯,所以天黑得特别透,村上一片乌茫茫的。

为了避嫌,楚志贤并没有过多和游月环交流,甚则,他们中间离着大约有十五公分的距离。

两个人就这么并排在乡道上走着。

楚志贤手上抱着小宝,他早就脑袋一歪会周公了。

他们俩就这么静静地往家走。

天空如泼洒的墨水画,白色点点如未及墨的画纸,而那发光的白玉盘则显出浓夏难有的清冷气息。

路上还有点着煤油灯未曾歇去的人家,好在这夜并没有多深,正好可以回去睡觉。

“你那边,我去打点水。”快到门口时候他对着游月环说着。

“好,你快点睡吧。”游月环接过小宝,转身推门而入。

他望着她已经入了内屋才开始打井水。

这时候,游月夕和楚儒轩走了过来。

“正好,带我也打点。”楚儒轩淡淡笑着,对着自己家小叔说着。

楚志贤不理会他,专心致志地打井水。

“屋子里好闷,我姐就这么进去睡了,真厉害。”游月夕还是有些发困的,她懒悠悠地打了个哈欠,转眼看向楚儒轩,他的眼神正盯在她的身上……

不正经,盯着哪望呢,她不自由环上自己的胸,直接绕进了屋子。

夜深人静。

楚志贤当然不可能大张旗鼓对一个寡妇做什么也不能。

可是他早前说过晚上去找她,当然不是说说而已。

游月环的床头还点着一盏灯,她还是怕他就这么黑灯瞎火地来了。

她是个寡妇,“寡妇门前是非多”,万一被谁瞧到什么,这可怎么解释啊。

窗外有了动静,他终究还是来了。

“阿环……”窗外的影子是他。那个夜里梦过三巡时分萦绕在她脑海的影子。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老喜欢在溪边踩着水玩……”他说着,顿了一下,“阿环,你还记得吗?”

她坐了起来,望望小床里已经睡了熟的小宝,缓缓应着,“你也学别人不正经,大半夜跑我这边……”

“还有人跑你这边?”他一愣,“谁?”

“村里面的,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人,总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头,尤其这些打光棍的老大难,总是喜欢把主意乱打起来。”游月环淡淡地说着,仿佛这话说的是别人一样,轻描淡写的。

“好啊,把主意乱打到烈士遗孀身上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如此理直气壮,这让她有些汗颜。

说得好像你就不是他们其中一个似的。

“明天晚上,我就让轩子在这边守着,我就不信治不了他们,你们家就这孤儿寡母的,还有个清白大姑娘,连守窗子这事都干得出来,万一心怀不轨起来,那还了得!”他说得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原本老魏在世,也回来不了几趟,总有人隔三差五地晃悠来晃悠去,但是倒也相安无事的,一个村的,他们就是想寻求机会,也得我这个蛋有缝啊。”她笑了笑。

真是贼喊追贼,打着主意的,你不是其中一个吗?

然而她没有多说什么。

“哎,我明天就要走了,部队上要人过去……你到时候可以叫夕儿带着你以老乡的名义看我——”他提议。

“嗯,好。”可是,她丈夫在世的时候她都未曾去探望过……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人在战场上,不方便就是了。

她并没有多余滞留的情绪,他叹了叹气,摇摇头走远,看着她窗子里的灯灭了才快步回去。

屋子头还遗留着熏过的艾草香,这是驱蚊用的。

虽然吹了灯,可是她的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息。

夜有些深,这时候正是下露水的时候。

她起来借着月光给小宝扇了扇风,渐渐眼角困重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zDxAv2ySTY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