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他的手伸进她的湿地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当天晚上回到宿舍,言清早早的就收拾妥当躺在了床上。

以为陶菲她们回来后会是一片愤怒之声或者将宿舍弄得一片狼藉,她到时就可假装睡着。

躺在床上想啊想,盼啊盼,明天是新年第一天了,她可以回家看妈妈和弟弟还有外婆了。

又想到了若灵,刚才确实很想上去和她说句话,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也不知她的伤势到底完全好没好,看今天的样子走路是没任何问题的,至于能不能跳舞她还不知道。也没想到若灵爸爸和校长还有这么好的交情,高远家里也是。

想着想着时经过了凌晨,已经是新年的第一天了,但是依旧没有见到陶菲、冯小玉、戴芳芳三人回来。

言清她太困,打了好几个哈欠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依旧没有看到三人的影子,难道三人昨天彻夜未归?不应该啊,这陶菲、冯小玉偶尔周末去去夜店,可是再晚也会回宿舍,还有芳芳是不会彻夜不归的,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想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想到昨天晚会上戴芳芳和陶菲一起孤立她的情景,言清就心酸不已,最终没打这电话。

收拾了东西后,一早便回家去了。

在家带了弟弟三天,期间也没和她们联系,对他们的事情不闻不问。

第三天下午便回了学校。

想必她们也是回的回家,出去玩的出去玩了。宿舍还是空无一人,但是眼前的宿舍不是她回家那天的模样,想必是她们回来过才将宿舍翻得乱七八糟的。

晚上九点多,言清从图书馆回来,刚到门口就听到宿舍里有哭声。

她有些踟蹰,要不要此时走进去?正犹豫着听到冯小玉说话安慰的声音:“你跳的很棒,我们大家都跳得很棒,比若灵跳得好多了,虽然结尾不小心忘了动作,可是还是得了一个三等奖嘛。”

原来是这次的舞蹈没有如陶菲料想的那样得到一等奖,只得了一个三等奖,算是安慰奖吧。

“别哭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二十二个人一大部分都是没有舞蹈基础的,才两三周的时间就跳出这样的效果,别人都说我们跳的那支舞比专业舞者跳的还好看。”戴芳芳说道。

陶菲带着抽涕说:“我才不要这个什么三等奖奖,我是要得一等奖,一等奖啊。我要超过若灵,我要做得比她好,我要当校花。”

言清经将校花听成了笑话,不禁捂住了嘴笑了。

嘭嗵一声,玻璃落地的声音,不知这是谁的杯子遭了殃。

又传来了哭泣的声音的,“凭什么这样对我,我哪样比若灵差了,不就结尾一个小小的失误吗?”

冯小玉接着安慰:“陶菲,你别这样,我们当然也都想得一等奖,你要是心里难受今晚再陪你去酒吧发泄发泄好了。”

芳芳忙小声的推迟道:“你们去吧,我去了两天喝了酒头怪不舒服的。”

小玉借势说道:“我好像也不行了。咱们换个发泄的方式也行,咱去唱歌。”

芳芳咳嗽了两声,“我喉咙痛。”

言清从门缝里言清看到冯小玉使了个白眼。

“我不去不去,我哪儿也不去,这舞蹈可是我花了一个多月的心血,现在居然只得了一个安慰奖。”

“陶菲,你那天怎么会忘记了动作呢?我们训练了那么多次都没问题,你又是领舞按理说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啊,难道真是因为看到了若灵?看到若灵就看到若灵吧,为什么会紧张到连动作也忘了?”冯小玉边走边问,看来她也对只拿个三等奖不满,毕竟这是一个团体的付出。可又还要顾及陶菲此时的情绪,她也不便说太多。

戴芳芳也一脸好奇的望着陶菲。

只见她抹了抹眼泪,缓缓站起来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怕了若灵,在她面前就紧张出错吗?”

“不是,我没这个意思,可能是因为你选了一个若灵跳过的舞蹈,太想超越她才会如此吧。”冯小玉自己又急忙解释。

芳芳叹了口气,“干嘛要选和若灵跳过的舞蹈,要是咱们当天跳的别的舞蹈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陶菲大声说:“我为什么要选这个舞蹈,你们不知道吗?谁知道她会这时候回来,而且这时候出现。”

“咦,若灵她又不在学校,她们知道我们跳了她以前跳过的舞蹈,又恰好在此时出现?”

“你是说有人偷偷给她报信?”芳芳问。

“肯定是有人将我们的一切告诉了她,不然不会这么巧,还有她污蔑我故意撞伤她肯定也是有人挑拨离间。”

“谁啊,谁会这么做。”芳芳难以置信的问。

“还能有谁,除了她还能有谁。”冯小玉瞟了一眼言清的床铺,她们立刻明白了她指的是谁。

“我就猜到会是她给若灵通风报信,看她和高远走得那么近,说不定上次高远来找我也是她怂恿的。”陶菲哼了一声。

“可能她以为不是故意的,许是因为我们这次孤立她,没让她班级舞蹈她才这样做的,咱班除去那几个没实在不能参加的,就她没参加了。如果是我恐怕也会想不开,而且她的条件确实蛮好,适合跳舞。”戴芳芳说。

“我就是故意气她,就是不让她参加我编的舞蹈,她不是喜欢巴结若灵吗?就让她跳不了舞。”

……

言清走开了,她们还在说着什么,她也不愿再听。

时间不早了,沿着昏黄的路灯下走去,路上行人少的可怜,谁也不会来理会寒风中一个失意落寞的人,为什么总是要把她牵扯进去呢?为什么总是要让她背着无名的锅呢?言清想不通。如果说陶菲带头孤立她,她还能理解。可为什么芳芳也完全没有告诉她,为什么还要和冯小玉一唱一和加深陶菲对她的恨?她想不通。难道戴芳芳真是那种见风使舵、不重视友谊的人?她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不知不觉走到了离宿舍最远的一栋教学楼,也是平时艺术生用得较多的一栋教学楼,言清还没有在这栋教学楼上过课。

教学楼呈一个环形,中间是一片绿地,还有专门放置的桌椅遮阳打伞,看来天气好一些的时候必定许多学生下课之后成群结队的在这里喝下午茶。

入口和一楼还有走廊的灯亮着,其余的教室都熄了灯。这个点早没有学生在这里上课或练习了。再一层一层往上望去,都是一片黑暗,目光到了五楼才发现一个教室里亮着灯。

言清觉得有些好奇,怎么就那个教室的灯还亮着?难道里面还有人在练习?可是一想这时候还能有什么人?由着灯亮着浪费电,她想上去将灯熄灭,可是偌大的教学楼她一个人又怪怕的,尤其是不时的冷风刮起,吹着这间教室的门窗、那间教室的窗户一响的时候,总让人不寒而栗。想想还是算了,到了时间自然会有管这幢教学楼电灯的人来统一熄灭。

刚转身要走,背后楼上传来两个女孩极速下楼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冷死了,快走快走,回宿舍休息。”一女孩说。

“你还知道冷,我手脚早就冻僵了,我说不来不来都是你非得拉着我来。”另一女孩抱怨道。

“我不是看她以前对咱们挺好的嘛,反正我们在宿舍也没什么事做,就当陪陪她,顺便自己也练习练习嘛。”

“我看她可不需要我们陪,刚才你劝她回去休息她听你的了吗?”

“走吧、走吧。”

两个女孩从言清面前走过,她听着她们的对话,知上面亮着灯的教室是还有人的。谁啊?这么晚还在这里练习。他们又是什么系的,还在练什么呢?

还是没忍住好奇,她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向上爬去……

到了五楼,亮灯的是右手边第三间教室,言清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亮光,举着电筒看着第一间教室上写着舞蹈一室、第二间教室写着舞蹈二室。

那边应该是舞蹈三室了?言清心想。

是门是虚掩着的,言清偷偷推开了一条小缝。

低眉侧目望去,一个穿着黑色连体舞蹈服的女孩正在不停的转圈,就像一个陀螺一样不停的在转动……停了下来又继续转。言清也不知道她究竟转了多少圈,她看着都头脑发晕,对这个女孩着实佩服。

最终徐徐停下来之后,言清看到她露出的美背、盘着的长发、修长的身形喘了口气,马上又开始练习别的动作。

刚才是转,现在是跳。转圈时太快的动作,言清还没来及她的长相,现在她清晰的看到正在面对着做着漂亮大跳动作的一张熟悉的脸庞——女神若灵精致优雅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练完了跳,她一个人又练了脚尖、练了倒立、练了横叉竖叉……都是最基本的舞蹈动作,可是这些动作又做得干净利落,比别人跳得成品舞还好看。

不知不觉过了多久,言清看着若灵拿了衣服到后面换衣服去了,大概是准备回去,言清才慢慢推开门。

走进来,才发现这教室是没开空调的,教师比外面阴冷,而若灵却是练得满头大汗。难怪刚才出去的两个女孩子说手脚都冻僵了。

若灵整理着衣服出来,看到突然出现的言清一惊,问:“你怎么在这儿。”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zDcAl2sSUl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