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从后面狂抽大嫂 白洁全文阅读

“嘿,你这臭小子,晚上还回不回来了?”

张翠花大早起来,就开启唠叨模式,对着宁洛狂轰乱炸。

倒也不怪张翠花啰嗦,这几天,宁洛又开始天天不着家,张翠花每天晚上,等儿子等的都睡着了。

“哎呀,不回了不回了。”宁洛非常不耐烦,一口一个包子,连塞了几个,就急吼吼的要出门。

张翠花没好气,抄起筷子就往宁洛头上敲。

“臭小子,外面有啥东西,天天不着家!”

对于这个老母亲的絮叨,宁洛早就练出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本事。

哪怕张翠花急的直动手,宁洛也不理她,捋了捋头上被打乱的几根毛,冲着张翠花一抛媚眼,留下一句“我饱了。”就一溜烟的出了门。

最近,受桐城大学邀请,宁洛这个顶着名头的设计总监,受邀去学校给艺术系的孩子上课。

本来宁洛是拒绝的,天天玩的时间都不够,还跑去给人讲课,除非脑子让门夹了,但是,偏偏邀请他的,是宁洛大学室友,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名义,对方对他死缠烂打。

宁洛被吵得不行,就答应了。

桐城大学,是桐城最好的大学,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能在桐城大学上学,是无数桐城孩子的梦想。

能在里面教学,也算的上是莫大的荣耀。

张翠花知道了,就高兴的不得了,逢人便夸耀自己的儿子。

宁洛不仅不觉得高兴,还觉得非常的闹心。

第一天上课,就有学生给他来了个“下马威”。

为了浑水摸鱼糊弄过去,宁洛拷了一堆所谓艺术图片,打开PPT就跟学生乱侃,他设计总监的名头是不假,怎么来的就可有的话聊了。

“总的来说,荷兰的风格派、俄国的构成主义、以及德国的包豪斯是形成现代主义设计的三个基本支柱。而在此之中,由蒙德里安设计的,乌德列支住宅所代表的的风格派,是文艺复兴运动思潮中,我最喜欢的的流派。”

“这节课,我就暂时给同学们上到这里,大家要是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可以举手提问。”

Ppt放到最后,宁洛做最后的课堂的总结,在这群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孩子面前,饶是无意,宁洛也忍不住强行的装逼。

还有两分钟,这节课就下课了。

“完美收官!”就在宁洛放松下来,忍不住为自己,侃侃而谈的两个小时打call雀跃的时候。

一只小小的手举了起来,宁洛眯起眼,“噢,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呢?”宁洛一脸的微笑,对于可爱的女孩子,自然不能留下太差的印象。

“老师,没有问题要问。”女孩子站起来就是这么一句。

宁洛挑挑眉,没有要问的问题?那就是站起来夸我帅吗?

嘴上却依旧装模作样:“那同学......你站起来,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女孩子长相虽然,非常的可爱,说出来的话,就没有那么可爱了;“老师,就你刚刚的总结,我想纠正你两点。”

宁洛傻了眼。

“第一,构成主义并不是俄国的,构成主义是苏联的。”

“苏联不就是俄国?”宁洛还想辩解。

“苏联解体后,才改名为俄国,而构成主义,发生在苏联解体前,老师这点常识你不会不知道吧?”

顿时课堂发出一阵爆笑,宁洛脸上有些挂不住,顿时青红一片。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

女孩子又开了口:“还有,第二,乌德列支住宅,并不是蒙德里安的设计的,只能说是对他的画立体化了。乌德列支住宅的设计者,是里特维尔德。老师,你说风格派是你最喜欢的派别,怎么连这个都能搞混?”

女孩子毫不留情动嘲笑,让宁洛彻底放弃了挣扎。

也好在,女孩子话落没多久,下课铃就响了,宁洛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架不住心里的郁闷,宁洛去了常去的千醉酒吧。

人生有些事,是无法与外人说的,尤其是,有些丢人的事。

酒吧里,灯红酒绿,到处都是寂寞的单身男女,白天的发生的事情太过丢人,宁洛的心情郁闷到极致,根本就没有平时,寻欢作乐的心情。

倒是有不少漂亮的姑娘,主动来跟他搭讪。

宁洛眼皮都没抬一下。

嘁,姑娘,姑娘能让时光倒流吗?宁洛自嘲着说

“老板,来一杯杰克丹尼。”

一个头发微卷的女生坐到了宁洛旁边,声音听上去有点熟悉。

“哎,老师,你怎么在这?”女生看到了旁边的宁洛,很是惊喜。

宁洛正喝的晕晕乎乎,闻言转过头,就看到了那个在课堂上怼他怼到他下不来台的女生。

只一眼,宁洛顿时觉得气血冲顶。

“老师你一个人来的吗?”宁洛不想理她,她偏偏不停的跟宁洛搭话。

“你怎么这么吵啊?”宁洛不耐烦。

小姑娘家家,年纪轻轻,长得也挺漂亮,怎么花这么多呢?

“我叫苏茉儿,老师,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继续跟他搭话。

宁洛没法继续装死,“宁洛。”

“宁洛,好名字。老师你一个人吗?”苏茉儿决定不去国外之后,她的家人,就在桐城大学,给她办了入学手续。

没想到第一节课,她就碰到了个吊儿郎当的老师。

不像这个学校的其他老师,这个老师,倒是年轻的出乎自己的想象,也打扮的很时尚,但是讲的这个课,一看就知道,是临时打的底稿,错误百出。

其实宁洛一节课,说错的知识点,远不止自己说的那两个,苏茉儿指出来的那两个,实在是又低级,又愚蠢,苏茉儿实在听不下去。

老师年轻的帅模样,搁在别的小姑娘眼里,一定是很有吸引力的吧。

苏茉儿心里这么想,但是帅哥她见得多了。

唯一觉得不同的是,快下课的时候,宁洛脸上,被打击的受伤模样,让苏茉儿有些讶异,那股有些害羞的青涩的劲儿,一瞬间,让苏茉儿有些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这种感觉,就让苏茉儿忘到了九霄云外。

祖国的好山好水,让她高兴,最让她开心就是,可以陪在萧天厉身边。

可惜,萧天厉面前,她只能做个乖乖的小妹妹。

装的久了,人就乏了。

她没想到,跑出来喝酒,也能碰到那个,有些羞涩的小老师,既然遇到了,不逗弄一下,不是辜负了命运的安排嘛。

本着帅哥不调戏白不调戏的原则,苏茉儿说上就上了。

“老师,你不会是因为课堂的事儿,才在这里喝闷酒吧?”宁洛白天受伤的小模样,她可记得清楚着呢。

宁洛被人说中心事,一口酒,差点呛到自己。

“没有。”宁洛干脆利落的反驳。

苏茉儿确是不相信,她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人没接触过。

宁洛这样的,在她面前,心里的那点事,差不多算是透明了。

“咦......没有就没有,老师你反应这么大,反驳这么快干嘛?”苏茉儿继续挑逗着。

“啪......”宁洛把手里的玻璃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杯子与桌子的碰撞,发出巨大的响声。

但在这掺杂着,各种重低音的氛围离,引不起人丝毫的注意。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烦人?”宁洛看着苏茉儿,一字一顿的说。

这时,宁洛才看清苏茉儿的脸,跟白天在教室里不一样。

苏茉儿一头微卷的长发,妥帖的垂在肩侧,桃红色的眼影衬得那双眼睛,更加的水波流转。大红的唇色,有一种妖艳欲滴的妩媚感。

如果说,白天的她给人的感觉是可爱,那眼前这张脸,可以说是魅惑了。

对好看的女孩子,是没办法发脾气的。

如果没有顶着这张脸......

宁洛说完,擦觉到自己的失态,又赶忙收回了自己的眼光。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讨厌?

宁洛说完,苏茉儿倒是没有再去烦他。

只是,第二天,第三天,宁洛又去那个酒吧时。

每一次,喝到一半,耳畔都会响起那句脆生生的“老师”。

让宁洛有心忽略,却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

两人第四次在酒吧遇到的时候。

不光宁洛,苏茉儿都开始感慨了。

“老师,我们可真有缘啊,连续这么多天都能遇到,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还在想,你会不会还在这里喝酒呢?”

苏茉儿一如既往的话多,但是她话多,也都是自说自话,根本不需要宁洛给她什么回应。

有时候,她也只不过安静的待在一边喝酒。

“怎么?有心事?”宁洛开口问道。

说不介意之前那件事,其实还真是假的,那么丢人的一件事,宁洛怎么可能,说忘就不记得了。

只是,连续几天,宁洛要是一直在意下去,显得他夜未眠有点太小气了。

宁洛也有些好奇,白天一副乖乖女模样的学生,竟也会天天泡在酒吧。

苏茉儿并没有回答宁洛的问题,沉默的往杯子里加着冰块。

看上去,则个小姑娘,很是喜欢杰克丹尼。

“怎么总是一个人?你朋友呢?”宁洛忍不住问道。

苏茉儿嘴角一抹笑,看着宁洛反问:“老师你呢?你不也总是一个人?”

这小姑娘,还真是火药味十足。

宁洛无所谓的笑笑,不置可否,不说就不说,反正他也是随口问问,不代表真的就想知道。

但是因为宁洛的主动,两人的话比平时多了一些。

灯红酒绿的地方,单身男女很多,也是荷尔蒙升高的地方。

一个漂亮的单身小姑娘,夜夜来喝酒,很容易就引起了注意。

吧台角落里,坐着一个满是纹身的男人,男人有些大腹便便,一身的肥肉,坐在角落里,用眼角看人的眼神,显得越发的瘆人。

他已经观察苏茉儿好几天了,每次这个好姑娘来了之后,就只是喝酒,偶尔也会跟她身边的男人聊聊天,但是也就聊几句。

汉子觉得没有什么威胁,端着酒杯就朝苏茉儿走了过去。

这样的好机会,拱手让人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美女,你一个人吗?”汉子一手一个酒杯,满脸油腻,“跟哥哥喝一杯吧。”

“滚。”

苏茉儿只看了一眼,就嫌恶的扭过了头。

这种人,也敢来跟她套近乎?酒吧里真是什么人都有。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dDHBwJfdH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