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家翁和媳妇 日本漫画之无翼德

“都市天使”的海选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经过前几轮的PK,诗晓玥和虞雪最终都晋级到了总决赛。诗晓玥由于在第二轮知识问答环节,表现特别得优异,总成绩暂列第一。

最后一关考普通话和心理素质,明显带有地方口音的将被淘汰,模拟电视拍摄现场,对着摄像机话都说不利索的也被淘汰。有好几位美女,形象气质俱佳。可是对着摄像机紧张得过头,很遗憾出局了,像华通这样的大公司不会选一个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来浪费他的人力和物力。经过几轮激烈比拼,最终决选出了冠亚季军。

舞台上星光灿烂,舞台下更是欢呼声不断。当主持人开始念获奖冠亚军的名字时,台下一下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充满了期待和希冀。

“接下来,我要宣布的是,‘都市天使’比赛的冠军……”主持人故意拖长了语调,吊起了观众的胃口。

“快念啊,念,冠军是谁啊!”台下的人都迫不及待地喊着。

主持人欣慰地笑了笑,继续道:“冠军就是我们的8号佳丽诗晓玥!”

当虞雪得知自己屈居亚军的时候,心情从波峰跌到了谷底。只是佯装着笑脸,配合主办方站在舞台上与冠军和季军合影。这一刻舞台上的灯光熠熠,让她感觉多么的讽刺,终于还是输给了诗晓玥。

晓玥拿到冠军奖杯的那一刻,有一种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的惊喜。当颁奖环节结束后,她的眼神落到了远处角落里坐着的一个熟悉身影。原来,从初赛到总决赛,叶子豪都一路默默地观赛,这或许是他目前最能为晓玥做的事情了。见到叶子豪,晓玥连忙下台去找他。

“冠军应该是你的,给了诗晓玥,真是太便宜她了。”唐凤在虞雪面前煽风点火。

“人家有本事,认识田总,鬼知道有没有猫腻!”虞雪赌气地说道,心里面总是感觉有一个结解不开一样。

这话激怒了在一旁的叶子豪,正要上前找她们理论。晓玥一个飞步挡在了他前面,“算了,子豪!在事实面前,流言蜚语不攻自破,我诗晓玥身正不怕影子斜!”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看你得意到几时?我们走!”

虞雪撂下这句狠话,就和唐凤扬长而去了。

“你受委屈了!”

叶子豪轻抚着晓玥额间的碎发,内心百感交集。

“傻瓜,你不觉得我成长了吗?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遇事就退缩、忍让的小可怜虫了!原来,我也可以拿冠军。而且可以拿得这么豪气!”

“上次,绑架事件没有伤害到你吧。全都怪我!”

叶子豪突然间情绪激动,用手不停地捶自己的头,自责的样子让晓玥看着心疼。

“你先拿着这10万元奖金去帮家里还债,目前我也只有这个能力帮你了。”

晓玥将银行卡硬塞到了叶子豪手里,深情地望着她。

“我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要你的钱,我家里的事自己会解决。”

叶子豪拒绝了晓玥,这一切被在暗处观察的田禹正看在了眼里。他阔步走上前,大声呵斥道:“都这个时候了,还逞什么英雄。难道还让我去救一次晓玥?她为你吃的苦还不够?”

田禹正的话戳中了叶子豪的痛点,为了身边人的安全,他现在最明智的方法就是赶紧帮家里还清高利贷。思忖了片刻,叶子豪接受了晓玥的好意。但他也暗暗发誓:“将来这个钱一定要加倍还给她!”

四平传媒集团为了庆祝“都市天使”选拔赛的成功举办,决定周末在天华酒店举办舞会。晓玥、秋铭等人都在受邀人之列。当天,诗晓玥抵达酒店时,舞池中已经不乏青年男女在忘情恣肆。她因为不喜欢过于喧闹的氛围,取了杯橙汁,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落座。

秋铭坐在大厅的拐角,今晚还算装扮得人模狗样,与晓玥的位置只有几丈间隔。他那双淫邪的眼神不停地朝晓玥这边望去,让晓玥浑身不禁发冷。

“晓玥,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

正当晓玥左右不适之时,朱雨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快坐到我的对面,帮我挡住那个恶心的男人。”

“你是说秋铭吧?他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炫目的灯光与快节奏的曲调把现场的氛围弄得很High,屁股还没坐热的朱雨辰,已经迫不及待地站在原地跟着音乐左右摇摆起来。

突然,现场的一束追光打在了晓玥身上,闪得她眼睛都都打不开。舞乐也由刚才的劲爆摇滚变成了柔美抒情,晓玥慢慢睁开眼睛,仰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着加勒比海盗服饰的男子,戴着蓝色的面具,遮住了嘴巴以上的部分,只露出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

今夜的诗晓玥长发披肩,卷而不乱,刘海长短有致,带着细微的弧度。白皙的肌肤和娇俏的瓜子脸,乌黑秀气的眉,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呀,洋娃娃般的睫毛,小巧精致的鼻梁,不点自红的唇紧抿着。虽然不言不语,却于淡然之中透着自信与坚强。

即使看不清面容,凭着女生的直觉,晓玥也猜到了这个男子就是田禹正。

田禹正紧紧地揽着诗晓玥的水蛇腰,在这难得尽兴的时刻挥汗如雨。此时,他们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真是羡煞旁人。

舞池旁的秋铭,气得满脸煞白,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闷酒。

一支舞曲跳完之后,田禹正取下了自己的面具。在场的人都惊呼居然是田总,此刻,晓玥的脸上带着一抹娇羞。

“田总该不会真得喜欢这个学生妹吧,胸部平得跟飞机场一样,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刚才那几个在田禹正面前搔首弄姿、顾盼吐芳的女人在底下窃窃私语。

就在此时,一个贵妇装打扮的中年女子出现在了舞池中央,她怒气冲冲地走到诗晓玥面前,不由分说地就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是给你的见面礼,记住以后少勾引我的儿子!”

田禹正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母亲岳和岚。“母亲为何会千里迢迢来到四平?”容不得自己多想,他赶紧上前阻止,以防事态恶化。

晓玥虽然极力地辩解,但是岳和岚依旧不依不饶,非要继续给她难看,幸得朱雨辰在一旁竭力维护:“死老太婆,你管住不自己的儿子,就怪别人!大家快来看啊,华通公司的老板娘动手打人了!”

朱雨辰的叫唤声,引起了在场人的指指点点。为了顾及面子,岳和岚只好罢手,傲慢地离开了。

晓玥的脸上留下了五指的红印子,轻轻地摸上去还生疼得很。田禹正走上前想安慰她,却被她一把推开了,然后,她双眼噙着泪水跑了。

“田禹正,这就是你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的理由?一个稚气未脱的艺术生,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岳和岚刚走,一位身着黑色休闲西装,留着干练短发的女人大声质问道。

“花小姐,麻烦你话不要乱说。我和这个女孩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即使有也是我一厢情愿,请你不要诋毁她。”田禹正心想今天真是见了鬼,麻烦事一茬接着一茬。

“清白?我现在就去找这个狐狸精问个清楚!”花雨橙冷笑一声,正准备冲出去。

“你给我站住,谁给你的权利来干预我的私事?”田禹正用冰冷的目光直视着花雨橙,一只手正准备拉住她。

这位花小姐的来头可不小,她的父亲与田嘉明早年一起创业过,然后分道扬镳,各自建立了商业帝国。两家平时也经常走动,所以算得上关系熟络。花雨橙从小就爱慕田禹正,更是放出豪言壮语:“此生非他不嫁!”岳和岚对花雨橙也是青睐有加,每次来家里做客,她这位阔太太都会亲自下厨。

诗晓玥冲出门后,秋铭也一个飞步跟了上去。

长这么大,晓玥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侮辱。她的泪如雨下,止不住地往外流。跑累了,晓玥在公园的一个座椅上坐了下来。突然,一双大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晓玥反射性地往下一缩。回头一看,居然是秋铭。

“你干什么?”晓玥用警惕地眼光盯着秋铭。

“哟,怪可怜的!”秋铭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晓玥脸上猩红的巴掌印。

“滚!”晓玥用极度厌恶的语气怒吼道。

“老相好,别急嘛。”秋铭挑起晓玥的下巴,嘴唇正准备靠近她红润的小嘴。

“抓变态啊!”晓玥紧闭着嘴巴,攥着拳头朝秋铭身上一通捶打。

晓玥的大叫声惊动了行人,秋铭不敢再造次,强吻不成的他,只得悻悻地离开了。本来以为只是单纯地参加一场舞会,却不曾想遭遇到这么多事情,晓玥的心里一阵阵的疼。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dDHBcJfdHU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