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樱桃小嘴吃不下 处 女 开 苞小说口述

“滚,滚远点。”伊舒落绝色的容颜此刻阴沉至极,没了平日的隐忍,其他人不自觉纷纷让道。

垂眼,眸中的锋芒被浓密的睫毛遮住,她紧接着王怡雪的脚步出了门,她苦寻了六年父亲自杀后的真相,却不想得知是这么简单,既然如此,她必要报仇的。

易知安在云城大名鼎鼎,没有几个人是不认识的。

夜SE酒吧一个角落里面,男人端起眼前的酒一饮而尽,虽看着俊美,只是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一股子阴狠的气息,叫人不敢轻易靠近。

“易知安,这点就想打发我?”王怡雪得寸进尺,不屑地将那张信用卡丢在桌上,目光在接触到前来换酒的服务员时亮了几分,意外过后笑得愈发嘲讽。

“你最好知足,我想让一个人闭嘴有很多方法,比如说死。”易知安说的风轻云淡,对着王怡雪微微举杯。

“你,你敢?”王怡雪却是一滞,因为她深知这个男人的手段。

“易先生慢用。”

伊舒落眼眸微亮,身着服务员的衣服,全身紧绷,放下一杯澄澈透亮的液体,这杯酒中放了剧毒,一滴就可以要了易知安性命。

父亲生前宠她上天,如今她自要替父亲讨回公道。

易知安手段狠厉在云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旦被发现,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位服务小姐倒是从来没见过,转过来瞧瞧。”易知安阴冷的目光顿在那杯酒上,却是在对着此时毫不起眼的伊舒落说话。

“我是新来的,哪有叫易先生眼熟的本事。”伊舒落小小的身体僵在原地,迟迟没有转身。

慌乱的眼神四处投放,最后停在对面王怡雪的身上,母女四目相撞。

只是她叫了二十年的母亲,如今正一脸幸灾乐祸看着她。

“没本事?我看你本事大得很!”易知安冷笑,这点手段连王怡雪都可以看破,更别说是他。

伊舒落暗叫不好,只是下一秒肩膀上便传来一阵剧痛,一双强有劲的手将她转了一个身后,硬生生地将她摁在地上。

“就这点把戏也想要了我家先生的命,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丫头!”押着伊舒落的保镖冷嘲热讽。

伊舒落小脸上早是一片苍白,大雨洗涮过一般清澈的眸子此刻透着惊慌,搜寻的目光却顿在那把水果刀上,唇角扯出冷笑。

“谁叫你过来的?叫个这么没手段的。”易知安端起那杯加了剧毒的酒微微摇晃,倒映出他眸子中无边的黑色。

伊舒落紧紧咬牙,清列的目光再次看向一边的王怡雪。

“既然易先生有事我就不打扰了,下次见。”王怡雪生恐这个丫头扯到自己,拿起自己刚刚丢下的信用卡匆匆离开。

收回目光,伊舒落笑得凄然,宛若狂风中被吹落的罂粟花。

“杀你这样一个混蛋还需要理由么,没人派我来。”她不动声色往水果刀的方向挪了挪。

“不错,我欣赏有骨气的,就给你个痛快。”易知安手上一顿,那杯加了剧毒的酒放在伊舒落眼前。

“给你两个选择。自己喝,或者我们灌你喝。”他收回自己的手,饶有兴趣地盯着伊舒落做出“选择”。

不管怎么选,都是死。

伊舒落指尖微颤,泪水猝不及防地坠落,只是大仇未报,她死也不瞑目。

就算死,也要拖上面前的这个杀父仇人。

那杯酒就放在水果刀旁边,她向酒杯的方向伸过手去,而目的却是那把水果刀!

“住手!”

深沉低哑的两个音节,伊舒落灰色的瞳孔亮了亮,收回来手。

身形修长挺拔的男子赫然出现在眼前,刚毅深邃的面部轮廓,沉稳中透着股子不羁,冷峻气场针锋相对地直逼坐着的易知安。

“暮西晨,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易知安弹了弹裤脚警告性地说,但是暮西晨他却是惹不起的。

伊舒落杏眸微光闪动,暮西晨怎么在这里?

叫做暮西晨的男人不经意一般将伊舒落从保镖手中拉出来护在自己身后。

“你还没有资格劝我。”暮西晨俊美容颜上冷笑浮动,邪痞气息下危险涌动。

“你想要女人我送给你,这丫头给我。”易知安脸色难看,这不是在开玩笑么?这样不入流的女人怎么会和暮西晨有关系?

“别管闲事。”暮西晨冷冷丢回之前易知安说的话,高大颀长的身体搂过伊舒落小小的身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没人敢阻止!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dDGBgJfdG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