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车震的时候很爽 校长也风流

第二天,TC打入国内市场的消息占据了各大新闻版块,陆氏前任未婚妻涅槃归来成为微博热点第一,久居不下。

“该死的!坏人!”左秋然砰的将手里的ipad砸在了地上,面目狰狞。

左晴笙究竟是走了什么大运,竟然能金蝉脱壳!

血红的指甲陷入手心,左秋然想到那个女人非但没有一蹶不振,竟然还光明正大的回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该死的焦点,这辈子,她左秋然就活在了那个女人的光辉下,好不容易挤走了那个坏女人,却没想到这女人阴魂不散,居然又回来了……

左晴笙回来做什么!

左秋然眼底覆上阴毒,一撇眼,却看到陆起渊夹着公文包缓步走进。

“哟,舍得回来了?”

陆起渊对于女人的阴阳怪气视而不见,早已经习以为常,神色冷漠的放下公文包,巡了一圈,颦眉道:“安心呢。”

“谁知道。”

左秋然白了男人一眼,不耐烦挥挥手。

五年的婚姻,早已经将所谓的感情消磨殆尽。

还以为这个男人可以带领着自己走向更好的生活,却没想到也是个外强中干的东西,当年陆家的鼎盛早已经不复存在,如今自己甚至连上流圈子都挤不进去。

“左秋然,安心是你女儿。”陆起渊没想和这女人争吵,却忍不住动怒。

“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怎么知道。”

“你!”

男人温和如玉的脸上多了几分隐忍,青筋都若隐若现。

结婚第一年他就后悔了,生下安心后,原来温柔可人的左秋然消失不见,尖酸刻薄,稍有不适就破罐破摔,如今陆氏消弭,但这个女人大手大脚根本无所顾忌。

早知如此,他怎么也不会抛弃左晴笙。

陆起渊深吸一口气,恢复淡漠的冷意,“今晚有一场酒会,对陆氏很重要。”

言下之意,需要左秋然安分守己。

虽然暗地里这女人刁钻恶毒,但是在外,还是八面玲珑,陆起渊自嘲一笑,想不到有一日自己居然要靠着女人维系陆氏的平衡。

也许,这是报应吧……

——

“想不到左小姐独出手眼,如今可是TC的头号功臣。”

“哪里,是汉森先生指导有方……”

礼貌疏离的寒暄,左晴笙一声黑色裹裙,凸显曼妙身姿,举手投足间张弛有度,进退得宜,任谁见了都不由心生赞叹。

酒会上的女人可都是花瓶点缀,却没想到TC的左晴笙不仅年轻貌美,能力竟然不逊任何一家公司的管理层核心。

左晴笙端着高脚杯,游刃有余应付着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眼底滑过一抹冷意。

树倒猢狲散,如今锦上添花,到时候多的是落井下石。

寻了个借口,她便转身离开,这场晚宴不过是为了打入G市的商圈,可TC的首秀已经是绝佳的口碑,如今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宣传。

跟汉森先生做了一个简短的汇报,左晴笙停留了片刻边准备离开,没想到,却被一个小小的身影撞了个正着。

“妈咪。”

贺慎言一身贴身西装,领口还带了一个鲜红的领结,宛若一个小绅士,一路小跑到她面前,扬起莲藕般的胳膊,环住左晴笙的大腿。

这幅模样,让她哭笑不得。

“你爹地呢?”

“不知道。”小人和贺廷琛如出一辙的小脸上多了似落寞,拉了拉她的衣角,“妈咪,不想看到言言吗?”

哎……

看来她没有被贺廷琛讹上倒是被这个小人给讹上了,无奈地抱起小人,轻点了一下他的鼻尖,柔声开口,“当然不会,不过是怕你又乱跑害你爹地找不到。”

听到左晴笙的解释,贺慎言落寞的小脸上才有所好转,搂住女人的脖子,软软道:“爹地很忙。”

你爹地可是G市大鳄,日理万机,自然是政务繁忙。

左晴笙在心里腹诽道,心里却因为看到许久不见的小人有些欣喜。

“那妈咪想爹地吗?”言言眨了眨眼睛,懵懵懂懂丢出的问题让她哑口无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dDDBrJJdDZ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