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王后14岁带着儿子去抢婚txt 不知火舞与娜可露露污

男人的话带着笑意,但是他眼中的情,却又不像是在说谎话,甚至他的真挚让人无从怀疑。

左晴笙再一次目瞪口呆地将他看着,她好像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个……贺先生……你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也不好笑。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这样。”

她的声音从最开始的震惊,越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也是越来越冷,让人觉得她是真的生气了,所以才会用这样的语气来和他说话。

电梯很快就到了底层,电梯门打开之后,外面的侍者见到电梯里围困在一角的一男一女,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惊奇的表情。

而是迎着一张笑眯眯的脸,对着贺廷琛说道。

“贺先生,您的情侣套房已经准备完善,所有东西应有尽有,祝您和这位美丽的女士在这里度过一个甜蜜的夜晚。”

侍者说完之后,乘着隔壁的一台小电梯,笑眯眯的下去了。

左晴笙半遮住脸,缩在角落里,生怕自己的样子被别人给看见,虽然那个侍者全程一眼都没有看她,目光一直就浮在虚空之中。

显然对着这样的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了,或者是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深知自己的本分是做好什么事,如果惹到了客人,他们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不然左晴笙此时估计早就已经尴尬得满脸通红,掩面逃走了。

“贺先生……我对你……没有那种心思,所以我不希望我们有什么……否则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比现在还要差。”

贺廷琛拖住她的手,不容分说,将她从电梯里拉了出来,随即电梯门闭上,电梯也跟着下去了。

左晴笙见此,自己更是没有办法再逃了,她的背慢慢地往后靠,抵在了冰冷的但是毫不坚硬的墙壁上。

贺廷琛也是步步逼近,丝毫不给她一点儿退路,他一只手拦着左晴笙往旁边跑的动作倾向,眼眸慢慢地低沉下去他将头埋下去,停在了女人的耳边。

轻轻吐气,那种芝兰玉桂的香气瞬间弥漫在了左晴笙的身周。

那种气息好闻得让人沉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在这气息中陷进去,陷到这个男人的怀里去。

左晴笙微微偏头,语气做出冷然的样子,但是其实满是慌乱和不知所措。

“贺先生……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真的不能这样的……”

看着怀中这个满脸都瞬间泛起了薄红的女人,明明眼神闪躲,之中全是怯懦和惊慌,但是她却将自己的语气压得低低的,好像全是冰冷。

这个女人……真是别扭的可爱,但是他偏偏就喜欢这个女人。

他的唇就停在她的颊侧,吐气之间温热的鼻息就在她的身旁,吹弄得发丝微微的颤动,不知道是这个女人在颤动,还是风吹得她在颤抖。

“我也不是个随便的男人……可是遇到了你......”

他的语气带着低沉的笑,带着一些晦暗的眸子此时像是见到了皎洁的明月,瞬间拨开了层层的乌云,将其中的绝美之姿展现了出来。

“女人,你总是让我情动得无法自拔,怎么办呢,这是你的错,必须让你来承担后果。”

满是魅惑和撩拨的一句话,就拂在她身上,吹进她的耳朵里。

左晴笙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在胸腔之中极其迅速地乱撞,好像下一瞬间就会跳到她的嗓子眼来。

这个男人的话,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两句,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的那股气息总也是让人无法自拔。

这两个人,相互契合着,因为对方的一颦一笑而生出情动的感觉。

“贺先生,你别这样,我们还能做正常的男女朋友,你这样子真的不好,我不喜欢这样……”

左晴笙还未说出口的话,已经被这个男人霸道的吻给截在了喉咙里,她的眼眸瞬间睁大。

男人抿着她香甜的唇瓣,一吸一咬之间好像都能品尝到甜腻的花香气息,那种气息之中带着清冷的香,又带着浓郁的甜,让人不知道如何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气息,不去掺和到这种芬芳之中。

然而贺廷琛却硬是要在这种气息之中,加上他的印记,就好像是在伞骨上,烙下属于自己的那一枚印章。

让这甜蜜芬芳之中掺上他的颜色,也想要将他的那一丝一缕的气息,顺着血液给流到她的心中去。

“贺先生……”

他的吻如此霸道,容不得她有一瞬间的停息,强制性地在她的身上索取那一丝的甘甜。

像是两条戏水的鱼儿,你追我赶,在相互嬉戏。

“哎哟!”

这一声,瞬间将情意正浓的两个人都微微一惊,只看见左晴笙摸着脑袋,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

让贺廷琛不惊诧异地停下来,连忙问到,“怎么了?”

左晴笙指指自己的脑袋,皱着眉头道,“我头上有伤,好痛的,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贺廷琛摸着她的脑袋就着光看了下,眉间也是越来越紧,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山洪暴发一般。

左晴笙见此,微微压制住自己心中的喜悦。“不如算了。而且我知道贺先生一定不会强人所难的。”

贺廷琛微微一笑,这个女人的小心思还真不少,但是今天,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小东西。

“我会小心的,不要拒绝我。”男人的声音如同大提琴一般,音色富有极大的魅惑力。

“别怕,相信我。”男人的话语听起来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相信他,让人想要沦陷到他的声音里面去,左晴笙只觉得此时此刻她的心跳已经快要跳出来了。

“乖。”仿佛在哄小孩子一般,男人极有耐心,动作也极其温柔。

左晴笙都忍不住沉沦其中,随着男人的步步诱导,最终左晴笙竟然轻轻的嗯了一声。

但是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这时候,男人已经再也听不进她的任何拒绝的话语了。

左晴笙心里一阵吐槽,什么鬼,她是拒绝的,她是真的不要和贺廷琛这样子啊!

“贺先生,放开我,我真的要生气了。”不过她的声音却是娇软无力的,仿佛一只小猫在喵喵叫一般羸弱可人,这更加撩拨了男人的心。

“贺先生,我们真的不可以啊。”

但是男人好像听不懂女人的话,又或者是听懂了但是却不愿意放开女人。他温柔的诱导着怀中的女人,而左晴笙又怎么可能受得了喜爱之人的撩拨,虽然她嘴上的拒绝更明显,但是身体的情动又是无法忽略的。

男人也知道,如果他真的放开女人,才是真正的伪君子,他愿意和怀中的女人缠绵,也会为此承担起作为她的男人的责任和义务。

最终,左晴笙终于败下阵来,在贺廷琛的怀抱里成为了乖巧的喵儿。

一夜旖旎,第二天左晴笙醒来的时候,内心是非常的崩溃的,她捂着自己的脸,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到底她是怎么了啊,怎么会这样子。

自己昨晚怎么会和贺廷琛睡了?!

自己的把持能力难道就已经差成这样了吗?

左晴笙微微苦恼地皱着眉,而且,昨晚那个男人最后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她头上的伤口,将她痛得颤抖,然而他还是不留给她一丝放松的机会。

真的是,可恶得让人牙痒痒。明明说过了会痛的,他却还是那样放纵自己。

她的目光不禁就落到了身旁的男人身上,可是看到身旁的男人,她轻柔的目光没有那么像是一根刺一般了,反而充满了爱意。

男人赤裸着的上半身,肌肉紧扎,只余下一条流畅的线条,让人看着就是赞不绝口的好身材。

这样的身材之上,又是那样好看的一张脸。

棱角分明,纤长浓密的眼睫毛,像是一把小刷子一般,边沿出却是上翘的,打出一抹柔和的弧度,深深的双眼皮下是微微上挑的眼角。

贺廷琛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到注视着他的左晴笙脸上。

这样近距离地看他睁开的一双眼,左晴笙竟然才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竟然是一双桃花眼。

大概只是因为平时面上总是冷若冰霜,他的眼睛都是浸着带嘲讽的冰块的,所以让人不敢直视。

即使是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少,让人只沉醉在他的笑意之中,完全忘记了他每一块分布的细节。

所以她才一直没有发现。

如同葱管的玉鼻,就像是真的用白玉仔细的雕琢打磨出来的,挺直而强硬,却在不经意之间露出温柔的角度。

薄唇微抿出淡樱,露出一丝清冷的颜色。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发怔,却又无法从彼此的眼神中逃脱出来,仿佛已经被对方俘虏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许久,两人才从那种纠缠在一起的情思之间拔出神来。

“你在看什么?”看着她发愣的一张脸,贺廷琛不禁眼中带着笑意,低沉而魅惑的声音传来。

“你该不会是看着我的脸,也看得着迷了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dDDBJJodD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