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在电影院被4个人 老师太给力

他要呆在A市内,他要让陆墨然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

李昂打开手机内的手电筒,照着这一片废墟,将那些瓦片踢到了一边去,然后抱着箱子躺在柱子旁边睡着了。

堂堂一个市场部老大竟会落到这一下场,连他自己都不曾想过。

这箱子内就是他全部的积蓄,所以他只能死死搂着,要是没了这些,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昂一坐地上便闭眼睡着了,而在他睡着之后,有两个身影从老宅门口进来,见李昂睡在柱子边,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点头,随后用手帕捂住了里李昂的鼻子,令得李昂从睡梦中惊醒,当即看到眼前有两个陌生面孔后,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陆墨然!

他以为这是陆墨然派来的人,要是他真落到陆墨然手上,哪里还有活的机会呢!

李昂当即挣扎,可那手帕上传来刺激的气味,他双眼翻白竟然晕倒了。

两人拖着李昂便将他丢上了车,开走了。

等那群人走后,一辆黑色的轿车旋即而来,那些人走进老宅一看,却只看到了地上的箱子却不见李昂的人。

为首的人打开箱子,里面装的除了几套衣服外还有李昂的证件护照,以及几张银行卡还有几万块的现金。

像李昂那种视财如命的人,就算是逃也绝不会落下这些东西!

那人将箱子锁好,便带走了。

这件事还得交给当事人自己去解决,他的任务是替陆墨然找到李昂,如今人不见了找到了箱子,他也可以回去交差了。

李轩坐上车便离开了,找到李昂这人可浪费了他不少精力,甚至还要瞒过警察偷偷调查监控,可到最后却被人接触先登了。

翌日,太阳从窗户照射进来落在陆墨然脸上,昨日脸色苍白今天终于有了一丝的气色。

病房外,一个小巧的身影穿过了门缝蹑手蹑脚地走到陆墨然跟前,伸手想抚摸陆墨然那张看起来令人心疼的脸,可手还没接触到陆墨然时,陆墨然突然睁眼抓住了洛史欣的手!

“啊,墨然你吓坏我了!”洛史欣见陆墨然突然睁眼,被那双深邃的眼给吓了一跳。

“你来干什么?”陆墨然放开洛史欣的手没好气地问。

洛史欣嘟了嘟嘴,哼了一声:“身为你的未婚妻难道就不能来看看你么,你昨天发生的事都登上报纸了,你看!”

 洛史欣将手上的报纸交给陆墨然,陆墨然接过报纸,越看脸色越不好,手将报纸揉成了一团。

这件事,不太对劲!

“墨然你没事吧,不要吓我。”洛史欣见陆墨然一言不发,手在陆墨然面前挥了挥。

“没事,你可以走了。”陆墨然没那么多精力去应付洛史欣,她心里只有气愤,她看到报纸说陆墨然被那些混混捅了一刀,找了很多医院才知道陆墨然在这医院内,这连凳子都没坐稳,陆默然就要赶她走了!

“不,我不走,你受伤了我要照顾你,不然伯母伯父他们会担心的!”洛史欣搬出了陆墨然家人,他知道也只有陆墨然的家人才能将他震住。

洛史欣见陆墨然没再说什么,立刻笑颜如花,她就知道陆墨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很为她着想的。

她才是陆家承认的儿媳妇,那个叫林筱筱的算什么玩意,竟还敢跟她抢男人。

“墨然,我就知道你不会真要我走的。”洛史欣本想抱住陆墨然,陆墨然却闪了一下,令得洛史欣扑了个空。

“对了墨然,报纸上怎么还会有林筱筱啊!你受伤是不是跟她有关!”洛史欣才想起这件事来,她看报纸上跟在警察身后有个背影跟林筱筱有几分相似,一对比更加确定是她了!

“跟她无关!”提到林筱筱,陆墨然看着洛史欣的眼中又多加了一丝冰冷。

洛史欣嘴上笑着,心里却嫉妒不已,陆墨然说与她无关,实则是为她开脱吧!

“你放心吧我只是问问,上次的事我反省过了,是我做的不对,林筱筱是你朋友我应该好好招待才是!是我太小气了,我也是太爱你了才会那样,墨然你就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洛史欣可怜巴巴地请求陆墨然原谅他,另一方面又一副登堂入室将自己当成陆夫人一样。

“那样最好。”陆墨然冷声说,洛史欣点头而笑。

上次给陆墨然留下了不好印象,这次她一定要好好表现,虽然心里对林筱筱真的不爽,但要整她可不能当着陆墨然的面。

嘴上那样说,她心里可不相信林筱筱对陆墨然这么优秀的人都不心动。

总之这几天她要陪在陆墨然身边,乘着这机会让陆墨然对他有所改观,增进两个人的感情!

陆墨然对洛史欣说的半信半疑,他现在只希望洛史欣不要烦他就行了。

正如裴青说的被洛史欣缠绕上,可不太好打发。

洛史欣见陆墨然没说什么,更殷勤地削了苹果想讨陆墨然欢心。

虽然报纸上登了陆墨然被捅伤的消息,但陆墨然具体到哪个医院内治疗却隐瞒得非常好,所以那些记者找不到只能到陆氏外面去守株待兔了。

可守了一个上午了,都不见陆墨然的身影。

有的则为了知道陆墨然具体住在哪个公司去了医院,也没找到陆墨然身影。

陆墨然看着手中发皱的报纸,心里却下了猜测,将他受伤的事透露给媒体的,肯定认识他。

李昂没有这个本事,他连逃都来不及了,何况这样做对他没半点好处。

这件事,他还需要好好查一查才行。

希望李轩那边能给他个好消息吧。

说曹操曹操就来,陆墨然才刚想完,李轩的电话就来了。

陆墨然双眼扫向洛史欣,洛史欣也算是个识相的女人,见陆墨然要谈电话,立刻放下小刀跟苹果出去了,还冲着陆墨然笑着说:“我去帮你打点热水。”

说着起身就拿着水壶往外面走去了,毫不停留。

她现在所做的为的可是以后陆夫人的位置,她那天回去后本想着陆墨然会去哄她,可等了好几天都没等到一个电话。

她妈妈也说了她一顿,让她好好表现大方得体点,不要给陆墨然留下好印象。

她妈妈说的对,以后她可就是陆夫人,只要她一天还是陆墨然的未婚妻,这位置就跑不了!

她对付过那么多女人,一个林筱筱她倒不至于放在心上,对付那穷酸女,她只要稍微用点手段就能让她自动退出了。

她气的不过是陆墨然对林筱筱百般维护,让她看着很不舒服。

明明她才是他的未婚妻,他却护着一个外人!

洛史欣现在要做的就是讨好陆墨然,至于林筱筱她先放一边了。

她本以为林筱筱也是某个企业的小姐,原来是个穷酸女,就是有一点她不太理解,她查了林筱筱的资料后才知道她的身世原来这么有趣,竟还有一个杀人犯哥哥!

光凭这一点,陆家的人就不会同意她进陆家,他们绝对不会同意一个杀人犯的妹妹进陆家门,给陆家蒙羞的。

所以就算陆墨然真的喜欢又如何,林筱筱最多也只能当个情人,小三儿,却永远不能光明正大地跟陆墨然一起。

一想到这点,洛史欣心里可算好过点了。

洛史欣踩着高跟鞋发出叩叩的声音,自信地走着,有些病人见到洛史欣也不禁多看几眼。

毕竟洛史欣不仅是家世,连长相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可洛史欣那逾越的心情在遇见林筱筱后,又不好了!

“林筱筱你给我站住!”洛史欣转头,狠狠地瞪着那熟悉的背影。

林筱筱竟还敢来这,还敢正大光明地从她身边走过,难道是真的当她不存在的么!

林筱筱听见有人叫她,转身看着眼前这高挑,身材火辣,长得妩媚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紧身裙,将自己火辣的身材展现出来,裙子在膝盖以上,露出了一双白皙的美腿。

可这个人,林筱筱却半点印象都没。

“你是?”林筱筱好奇地问。

洛史欣哼了一声,黑着脸走到林筱筱面前,对于她这态度很是不爽。

她还好意思问她,她是谁?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了?那我再正式介绍一次,我是陆墨然的未婚妻洛史欣!”洛史欣手将散落的发别在了耳朵后面,昂首挺胸笑着介绍自己。

林筱筱看着洛史欣这模样,脑海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跳梁小丑!”

难怪看起来有几分熟,原来是在陆墨然房间里的那女人,似乎也是洛史欣。

“你!对,是我!”洛史欣本想发火骂林筱筱没家教,可周围的病人跟护士却都在看着她们,洛史欣也不好意思当众丢脸,只能忍着冲着林筱筱笑了笑:“林筱筱,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来一趟!”

林筱筱却一动不动,站在远处:“抱歉,我得先把这粥送给陆总,不然凉了。”

林筱筱手里拿着个饭盒,里面装的是她今早自己煮的瘦肉粥。

为了煮这粥,可没少跟宿舍里的人抢插座用。

“墨然在打电话,他打电话时可不想让外人打扰。” 洛史欣摆出一副很了解陆墨然的样子,她扫了眼林筱筱手上的饭盒,哼了一声。

实则陆墨然只是不想让她知道然后到处说才让他出去罢了。

要是洛史欣在病房内,肯定又要问东问西的了。

林筱筱一想,洛史欣没必要骗她,所以跟洛史欣一起去了。

病房内,陆墨然接起电话后李轩便跟陆墨然报告昨天发生的事。

“你的意思是李昂不见了,身份证跟护照都在?”陆墨然冷冷问,刚才还不确定,现在他可确定了。

他的事被登上报纸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李昂就算要走,也不可能放弃自己所有的财产,连身份证跟护照都不要了,不然他靠什么活!

唯一能断定的就是李昂出意外了,又或者被别人先抢先一步带走了,可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些都是陆墨然猜不出来的!

想要知道那些人带走李昂是为了什么,那就必须等了,等那些人浮出水面!

“是的,回去之后我在查,可那破宅那里没人,调出了公路上的监控,发现了一辆可疑的车,调查之后发现那车牌号是假的,线索断了!”李轩也没想到还有人能逃过他的法眼,这可倒真算得上是在挑衅他了。

他当侦探这么多年,很少遇见这样的事,唯一能判断出的是对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

“这件事你继续追查,至于箱子先交给你保管。”陆墨然现在这样子也不可能保管那箱子,他还得先办理出院手续再回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好,陆总你的伤没事吧?”李轩关心问。

“皮外伤罢了,等我回去再讨论李昂的事,对方能做到这地步,肯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对了,若是找不出李昂的行踪,那就找找他妻子跟儿子的!”陆墨然挂掉电话,看着外面阳光明媚,他却感觉到将有一场暴风雨要袭来。

 他做错了一个决定,不应该放走李昂!否则不仅不会出现今天这件事,也不会有后面这一系列的事!

李昂走了,他的妻子跟孩子应该被他安顿好了才是,李昂知道他的厉害,只要人在A市内,他就一定找得到。

所以他的妻子跟孩子要么是回乡下了要么出国了!

不能找到李昂,至少也要先妻子跟孩子!

有朝一日,或许需要利用他妻子跟孩子!当然,陆墨然不希望有那么一天到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OHFRk1hOF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