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师傅我又给师门丢脸了 新娘被其他人先用的小说

“什么?柳蓉蓉有男朋友了?”吴鹏惊讶的问着。

“嗯。”

“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啊,什么都不顺。”李昊垂头丧气的感叹道。

一瞬间我们三个人都不说话了,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我不知道他俩在想什么,反正我还在反复的和自己确认,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我的错觉。

“要不我们去放纵一下吧。”我抬头看看吴鹏和李昊。

“我看行。”李昊和我对视的一刹那,我们立马就此事达成了共识。

“不去了吧……”吴鹏假意推诿着。

“为什么不去,都高考完了,此时不放纵更待何时。”我和李昊一人抓起吴鹏的一只胳膊,将吴鹏架在中间就朝超市走去。

“等……等一下,你俩先听我说,我有酒。”

“有酒?”我俩将吴鹏从肩上放了下来,吴鹏一脚没站稳,摔了个踉跄。

“你俩今天怎么跟神经病一样,神神叨叨的,都不听我把话说完,等着啊。”说完他朝学校车棚跑去,我和李昊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啥情况。

吴鹏用校服严严实实捂着什么东西抱在怀里,冲我和李昊小跑过来,“来来,给你们看个宝贝。”我俩不约而同的凑过去,他稍稍打开一角。

“那个瓶子是白酒吗?哪来的?”我看到里面包着一个矿泉水瓶子,还有一些吃的,没看清楚是什么。

“够意思吧,我把我老子的珍藏都偷出来了。”吴鹏向我们邀功着。

“咱也没喝过酒,喝这么好的是不是有点糟蹋啊。”李昊一脸惋惜的说着。

“正因为第一回才要喝好的啊,开个好头嘛。”我气的上手就拍了这个不争气的一记后脑勺,“走走,找个没人的地方整起来。”

“前面公园草地就挺好啊。”吴鹏脱口而出的计划和安排,让我和李昊不得不怀疑他是早有预谋。

“行行,快走。”

“你们把校服脱了啊,太显眼了。”吴鹏跟着后面边跑边喊。这老小子一看就是经验老道,这都能想到。

我们三个席地而坐,围在一起,“这个会不会有点多啊?”李昊看着吴鹏从衣服里拿出一整个矿泉水瓶的白酒,忧虑的问到。

“应该不多吧……我爸他们一喝就一瓶,我也没多倒啊。”吴鹏拿起来在手里看了看,递给我。

“先喝着再说呗,谁都是第一次,我也不知道啊,但是气氛到这儿了,不喝也不合适啊,我先来。”我觉得这事儿他总得有人先打个样,我拧开瓶盖,猛的喝了一口。

“咋样啊。”吴鹏和李昊迫切的看着我。

“嗯嗯……”一口下肚,瞬间感觉火辣辣的,但是我得忍住,一边递酒给他们,一边冲他们哼哼。

接过矿泉水瓶,他俩轮流喝了一口,李昊被呛的直咳嗽。

我们三人相视一笑,高中“铁三角”也算又一起完成了人生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

瓶子传来传去,你一口我一口,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瓶子也空了。

“我跟你说,我……我感觉等我爸发现了我就要倒霉了。”吴鹏脸红扑扑的,就像那高原上走下来的汉子一样,说话感觉变了,变成了个大舌头。

“吴鹏,你舌头咋了?”我爬到他面前,准备上手扒拉开他的嘴看看。

“别……别闹,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有点不受控制,没事,我……我爸喝酒了也这样。”

“我今年好惨啊,高考没考好,回去怎么和我爸妈说啊,柳蓉蓉还有男朋友了,万一我复读,她也复读,我岂不是……好惨啊。”李昊抱怨着。

我感觉自己晕晕乎乎,闭上眼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转圈,“这个感觉真美妙啊,真好啊。”我不知道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对我来说是应该高兴还是悲伤,我嘶吼着,“真好啊。”

柳蓉蓉是我这三年来早起去学校的唯一动力,我早早的等在校门口看着她进校门,然后跟着她一前一后走进教室都是一件让我欣喜若狂的事情,她的出现,点亮了我高中生活的全部希望,我一直以为她就是我的,将来我们还要一起上大学,我们还要在一个城市生活,有她的日子应该是多么的有趣。我都不记得我曾经幻想了多少种美好生活,全部和她有关,怎么忽然就都不一样了。

“喂,醒醒。”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晃动我的胳膊,我努力睁开眼,但是光线太强了,我努力尝试着,不是晚上吗,哪来这么强的光啊。我揉着眼睛坐起来,“天亮了,天怎么亮了。”

“完了完了,我的手机要被打炸了。”吴鹏拿着手机慌乱的说着,这个小矮子算是我们学校为数不多的几个吧,家里上高中就给配了手机。

“有手机也是祸害吧。”我幸灾乐祸嘲讽着。

“不不,好几个号码,打了一宿,还有你们家的电话号码。”吴鹏着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完了完了”我们三个蹭的一下从草地上窜了起来,慌乱的找衣服,收拾着一地的垃圾。

“怎么天就亮了呢,怎么回事啊,完了完了。”李昊更是慌乱到了极致,边穿衣服边见捡地上的垃圾,嘴里还不停的念叨,“死定了,死定了……”

虽然说我是被放养的那一个,但是我还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我心里也慌的很,我不敢想象回到家会面临什么局面。

“好了好了,收拾完了,回头联系啊。”我们匆匆忙忙往家跑。

站在家门口,我走来走进,一直在琢磨回去应该怎么办,是进屋就跪地认错呢还是……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门不合时宜的开了,爸妈看来是正准备出门。

他们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怎么办,怎么办,当时脑子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我顺势扑到妈妈身上就喊:“妈,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活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丢脸过,我紧紧的抱着,不敢撒手,怕挨揍啊,虽然后来这几年没怎么被揍过,但是我的老父亲那无情的拳脚我可是领略过不少啊。

时间好煎熬,我感觉我抱了半个世纪那么久了,但是爸妈怎么还没反应啊,不会在找拖把吧,我的个亲娘啊,你快救我啊。

“行了行了,撒手,进去再说。”

这算是原谅我了吗?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跟进屋,爸妈换了拖鞋坐在客厅里,氛围还是很压抑。爸爸坐在那里不说话,铁青着一张脸,好难看啊。我心想,看来这顿揍是躲不过了,心中无限懊恼,怎么就睡着了呢。

“说吧,干嘛去了?”妈妈率先发难了。

我心想,兄弟,为了躲掉这顿皮肉之苦,我只能对不住了。

“李昊没考好,心情不好,所以我们俩就去陪他喝……喝……酒了。”我喃喃细语,感觉自己都没听清。

“大点声,敢做不敢说吗?”爸爸终于暴躁了,我内心一惊,都想好了往妈妈怀里扑,只要他一动手,我就往妈妈怀里钻,都这个节骨眼了,谁还在乎丢不丢人啊。

“李昊没考好,我们仨喝酒去了,然后在公园草地睡着了。”我鼓起勇气一口气说完就往妈妈那里跑。

“什么?你还喝酒,你个死孩子,看我不打死你。”妈妈一听喝酒了,拿着靠垫就要冲过来上手打我,我的天,剧情不对啊,愣是没回过神来,撞个正着,靠枕就呼我脸上了,我这不是找上门来挨打嘛。

爸爸过来拉开我们娘俩,把妈妈按回沙发上。

“你激动啥?不就喝个酒吗?男人哪有不喝酒的,我十六岁当兵就喝酒了。”爸爸反倒云淡风轻的说着。

what?今天爸爸变成亲生的了?难道我还没醒?我还在做梦?我的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估分估了多少?”爸爸今天反常的冷静。

“不到六百吧,老师说今年考题难度大,好多人发挥失常了……”我试图想解释什么,但是我确实有点懵,我还在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行吧,那你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

学校?学校!学校?!又是这个问题,难道爸爸还没死心,但是这个分数今年到底够不够上那个军校啊,前几年都要六百多,今年应该也要吧,但是今年题难啊。我在脑海里做着各种假设,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啊。

“昨晚你也没回来,我和你妈也认真沟通过了,你想去哪个大学就去吧,你也长大了,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爸爸看我久久不说话,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平静的坐下,“只是希望你能明白,成年人一旦做了决定就要坚定的去执行,不要半途而废,不要怨天尤人,你回屋自己想想吧。”

“哦”我穿越了吗?怎么睡了一觉什么都变了,刚才和我说话的是我爸吗?刚才要打死我的那个真的是我妈?回到屋里,坐在床上,我始终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事实,我抬起右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好疼啊,难道是真的?我推开门,“爸,你刚才是说我可以不用上军校了?”

“嗯”爸爸眼都不带抬一下的回答着我,看到爸爸这个表情,我相信这是真的了,嫌弃,那是赤裸裸的嫌弃。

回屋躺在床上,忽然好困,但是我不敢睡,万一睡一觉起来一切又都不一样了,这样起起伏伏的人生我有点扛不住。那么问题来了,报哪个大学呢?之前光说考军校,考军校,光想着怎么不去军校,也没想到底去哪儿啊。

“X大学,对,X大学。”我从床上翻起来,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关于这个大学,原来还是个211重点工程大学,好吧,那就这个吧。

为什么是这个大学呢,因为柳蓉蓉说过她要去这个大学上经济管理,虽然现在事情已经不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了,但是……好吧,我承认我很贱,我还是想去她想去的地方看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NHHQa4rNH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