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夫妇交换哪部好看 禁伦短文合集

清晨,洗漱间内,看着镜子里的黑眼圈,有想骂人的冲动。昨晚迷迷糊糊的在浴池里睡着了,然而在睡梦中,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重压感和束缚感,在好奇之余睁眼看去,只见水汐穿着半透明的睡衣正死死的抱着自己,以为这是梦,便开始挣扎起来。

“嗯恩~,小月乖,别闹,睡哦~!”

“咦?”听到耳边传来的熟悉声,我瞬间清醒了,不敢再动分毫,然而这样换来的却是她更加放肆的贴紧,“喂——!”

“再不睡信不信我给你嘴巴塞双袜子?”水汐懒散地撑起身子,披散的头发悬挂在空中,她的眼睛里射出冰冷的目光,加上窗外月光的映照,她的这姿势虽然很妩媚迷人,但给人的更多感觉却是阴冷和恐怖!

我害怕地咽了咽口子,急忙用双手捂住嘴巴,生怕再发出一点声音,她就会将自己抹杀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露出笑容躺回床上,回归原来的拥抱状态。

感受着彼此的肌肤之亲,我全身僵硬,脑海里不断背诵着诗词古文,英语单词,能想起来的统统背了一遍,以达到转移注意力的效果,然而这样做的结果直接导致自己一宿没睡,黑眼圈就这样冒了出来!

“啊~,该死!”

“小月,洗漱好了吗?出来吃早餐了!”水汐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听起来很温柔,但对于我来说,这声音如同恶魔一般,身体都为之一颤,“哦,快好了!”

走入客厅,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一点食欲都没有,反而还有反胃的感觉。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一些,毕竟昨晚没吃晚饭,要是早餐再不吃的话,那就真的离死不远了!

“怎么样,好吃吧?”水汐坐在对面,一脸期待地看过来。还别说,她的厨艺非常令人佩服,这也纠正了世人的一些错误思想:漂亮的女人,要么不会下厨,要么不会赚钱。而她对于这些全都在行,给人一种完美女人的形象。

“嗯,好吃。”食物虽然很可口,但嘴里很苦,吃什么都有点难以下咽,也就没吃太多便放下筷子,起身回屋换衣服。

“好吃怎么不多吃点?学校的饭菜可不比家里哦!”水汐起身拦住去路,表情有些疑惑,有些焦急。这话说得倒是很真实,即便是在有钱的私立学校也不例外,大锅饭永远都比不上家里的小锅好吃。

“吃饱了,剩下的晚上回来吃吧。”我低头绕开她朝楼梯口走去,没有理会她的焦虑。因住处离学校很远,水汐也要上班,所以午饭只能在学校里解决,不过这样也好,免得一天到晚见到她总是提心吊胆的。

“哦对了,姐!”说到午饭,我急忙止住脚步,回身看向她,“那个…能不能借我点…钱!”

重获新生的我,现在没有一分钱,此时除了向水汐借,根本没有其他办法,虽然这样做很失尊严,但已经处于这种结果的自己,还有尊严可言?

“哦~,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水汐对我吐了吐舌头,并敲了敲脑袋,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让人着迷。她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卡, 眼神突然变得炙热起来,“这卡里是你的生活费,每个月月底我都会按时打进去,如果不够…记得和我说哦,至于密码嘛,嘿嘿~!”

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容和点在脸颊上的手,我疑惑的打量着她,难不成密码写在她脸上的?不会吧?

“密码…怎么了?”

“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咦?”听到这样的条件,我不由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这不是让我占她的便宜?嗯~不对不对,是她想占我的便宜才对!不过…只是亲一下,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吧?

她将脸凑过来时,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发烫的脸颊,想说的话也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很是难受,不过为了生活费,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就…,就亲一下!?” “嗯嗯嗯~!多亲几下也没关系。”

多亲几下?开什么玩笑?为了不让大脑出现过多幻想,我急忙将双眼闭上,嘟起嘴巴靠了过去。

在感觉准备亲上去之时,一双大而有力的手突然捧在脸上,唇瓣忽感一阵湿润,一个柔软而顺滑的东西将自己的嘴唇撬开。

感受到这里,我惊恐的睁开双眼看去,只见水汐正将嘴唇印在自己嘴上,她的舌头钻入了我的嘴里,有股微甜的味道。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地抬手将她推开,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去,直到后背抵到墙上才停了下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啊?”我又惊又气,双手不停的擦拭着嘴,仿佛嘴上被涂抹了毒药,根本停不下来。

“呵呵,看把你吓的,不就是亲一下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水汐挥动着手里卡片,一脸满不在乎的走了过来,“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不就是一个吻?说得轻巧,这可是我的初吻啊,老天,就这么…没了?看着她靠近,抵触的情绪让我往旁边躲去,却被她伸手抓住了肩膀,很用力地按在墙上。

“还…还来?”

水汐用深邃的眼睛注视着我,看得本就有些慌乱的自己彻底被搅乱了,脑子也无法进入思考状态,只会傻站着,傻傻的看着她,完全忘了反抗。

“嗯…,你有没有发现...你没有流鼻血了?”她开心地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顺势搂入怀里。

“嗯?”我失神地趴在她的肩膀上,努力去理解她这话的意思,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让脑子的思路渐渐清晰起来,“好像…是的!”

昨晚和她在浴室里那么久,也没发现流鼻血,而晚上睡觉,虽然放空了思绪,但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与她的肌肤之亲。而在今早的几次接触中,虽然有些头晕,但流鼻血的冲动完全没有出现。

“难道我的恐女心理…被克服了?”我试探性的将手搭在她的腰间,并未发现鼻子有流血的冲动。

“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会治好你的恐女心理!”水汐将我从怀里撑起,温柔的在额头上亲了一口,“这样以后就不用担心和姐姐一起睡了,呵呵~,真好!”

在她说第一句话时,内心不由升起一股感动,当听到第二句话时,我厌恶地将这份感动狠狠踩在脚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做梦~!”

…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NHDQI4hND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