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我只是想洗白快穿落魄小姐 娄艺潇新恋情

自从那次被川夏戏弄之后,咱们的顾阳小朋友在他小学六年的学习生涯中,就再也没有直视女生了。

顾阳爸爸知道儿子因为不想当班干部之后,免不了就是对儿子一阵教育,说起来他这个家长也确实是典型的暴力型家长,遇事只知道打儿子,这大概也是形成顾阳那倔强性格的根本原因。

  顾阳不当班干部之后,又重新恢复了他班里头号恐怖分子、教室杀手的身份,而川夏还是继续安安分分地当着她的小组长,一面接受着从老师、家长口中而来的各种赞美声,一面继续着被顾阳骚扰的苦难人生。

不是书包里被莫名其妙塞进什么小动物,就是课本被塞到了其它小朋友的抽屉里,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让她动怒,让她最难以接受的是,顾阳那坏小子老爱揪她辫子!

而且顾阳揪她辫子还是带技术性的,为了不再被她咬,人坏小子揪一下就跑,久而久之,班里有几个看样学坏的小子也都学会了跟着欺负她了。

  这天,川夏正在做一道数学题,辫子又被揪了一下,回头一看顾阳正站在不远处跟人没事似地说话呢,于是便起来走到他跟前,道:“喂,不许再扯我头发了。”

顾阳也莫名其妙:“谁扯你头发了?”

“你再扯我头发,我就回去告诉你爸爸。”川夏认真道。

班里孩子都知道顾阳老爹厉害,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老爹。大家一听这话,全憋不住偷笑起来,这顾阳顿时就恼了。

“笑什么笑?”朝着众人吼了一句之后,顾阳回头朝着叶初道:“川夏你给我听着,我刚才没扯你辫子,你怎么不说是他啊?”他指了指坐在叶初后面座的沈优森小朋友。

沈优森小朋友带着某个国家领导人似地黑色方框眼睛,一看顾阳恶狠狠地指着自己,哇得一下就哭了:“我没有啊,你冤枉我啊,哇哇哇哇……”

“哭什么哭啊!娘娘腔!”顾阳骂了一句沈优森,又朝川夏道:“反正我没做,你爱信不信!”说完,他就气冲冲地走了。

  顾阳真的走了吗?不,他是去找凶手去了。

到底是哪个混小子,竟然敢学他欺负川夏,不知道这个乖乖女就只有他可以欺负么?谁他妈的敢欺负老子要欺负的人,这不是摆明了挑战他和校霸的地位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作为校霸王,顾阳把班里那些可能作案的混小子全都盘问了一遍,终于找出了凶手,原来那人就是班里的捣蛋鬼常生。这个常生最后是被卫北狠狠教训了一顿,从此以后,班里再也没有一个捣蛋鬼敢欺负川夏一根头发,当然,这些又都是后话了。

  打从这件事以后,顾阳很得意,总觉得全班人人都不敢欺负川夏,唯独他可以揪班长的辫子,有种鹤立鸡群,独占鳌头的优越感。但是很快,他的这种优越感就不复存在了,因为川夏……把辫子给剪了!

  川夏其实没想要剪辫子的,可是他妈作为美丽裁缝店的首席执行官,肩负着洞察流行元素,提高乡镇品味的伟大任务,于是她毅然决然地带着女儿去理发店剪了一个当时最流行的小丸子头。

川夏的脸本来就圆,剪了这个丸子头之后,愈发圆润可爱,看得班里的女孩子都动了心,没几天的功夫,班里开始陆续出现模仿者,过了一个月,全校都风行起了这种丸子头,这让卫北非常之郁闷,因为他非但揪不倒川夏的辫子了,就连替代品都没剩下几个。

无比郁闷的顾阳,在无聊了几天之后,终于转移的目标。

他不揪川夏辫子了,改藏她作业本了。

  那天数学课老师检查练习本的完成情况,查到川夏那桌的时候,她翻了半天的书包,仍然没见着自己的本子。

那时,他们原来的数学老师正好生孩子去了,来接班的是政教处严谨的黄老师,为人古板刻薄,一见叶初翻来翻去找不到本子,就板着脸问:“是真找不到,还是假找不到?”

要是别的孩子听到这话,估计直接就喊冤了,可川夏却没有,而是抬头眨巴了一下眼睛,认真道:“找不到了。”

“来学校读书,作业本也能找不到?你给我找出来,找不到就抄一本!”

班里的同学都是第一次见川夏那么糗,都好奇地睁大眼睛,想看看她究竟会不会被罚。

此时此刻,川夏终于觉出了些委屈,她明明刚才还看见那本子的,怎么转了个身会不见了呢?就在她翻书包之际,忽然有只手怯怯地举了起来。

“报告老师,我知道是谁拿了川夏的本子。”说话的竟然班里出了名的胆小鬼沈优森。

“谁?”黄老师问。

沈优森显得有些胆怯,鼓起好大的勇气这才道:“我看见是顾阳拿了班长的本子。”

话音一落,全班的目光都投向了顾阳身上,那小子在那儿还没得意够呢,就被抓了包。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顾阳被黄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狠狠教训了一顿,还被罚了一百道四合运算,做完还要家长签名。

尽管四合运算可以偷偷用计算器,家长签名也能自己仿造,但是顾阳还是没能咽下这口气,第二天放学,就把沈优森堵在了学校旁边的巷子里。

“娘娘腔,敢跟老子作对,你不想活了!”顾阳挥着拳头,就要揍那沈优森。

沈优森当即就给吓哭了:“呜呜呜……你不要那么暴力啊……我要告诉老师……”

“娘娘腔就知道打小报告,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顾阳说着,拳头就要落下去,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忽然有人从后面喝止了他。

“喂,你住手!”

听着声音,就知道是川夏无疑。

  顾阳恼怒,回过头恶狠狠地威胁她:“川夏你少管闲事,否则连你也揍!”

川夏倒不是遇到这种事不还怕,只是这么几年被他威胁惯了,挺身挡在了顾阳和沈优森的中间,义正言辞道:“喂,你不许欺负同学。”

“喂什么喂,我有名字的!”顾阳气得抓狂,小霸王的自尊心严重受损。

  见川夏为了个娘娘腔跟自己呛声,不知为什么,顾阳觉得很不爽。不爽的结果是,他惯性地伸手去揪川夏的辫子,在发现川夏已经没有辫子给他揪了之后,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手在川夏脑袋上一阵乱捣鼓。

川夏那梳得顺顺溜溜的头发于是成了鸟窝,顾阳坏笑得收回手,朝她做了个鬼脸,转身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大摇大摆的走了。

留下无奈顶着一头鸟窝的川夏,以及叶初身后以崇拜眼光看着她的沈优森小朋友。

至此,川夏有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崇拜者。

更悲催的事,顾阳会因为这个原因。长大后被川夏多次弄乱整齐的头发。

作者内心独白:顾阳你的追妻之路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以前有多闹,以后都会有报应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d9DjBBJrMj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