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和40岁女人做得好爽 用口帮女的弄出来要多久

“武伯伯?武喆母亲也在大火中殡天了!”

回答了武大壮的问题,阿牛又对二人陈述道:

“三年里,我踏遍了五湖四海寻找她俩,甚至到处托人寻找,可惜一直都没有结果。最近得了闲,蒙诗友邀请来了遂宁。与友人吟诗作赋,彷徨数日正欲返京,没想到在渡口撞见那三个匪徒。这下好了,没想到能和嫂嫂在这里偶遇。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凝香试探着询问:“那……阿牛?你找文晓姑娘是……”

阿牛坦诚不公的说道:“如今阿喆已有妻室,我就不瞒嫂嫂了。我从小就喜欢文晓,中举之后我还诚心诚意地向她表白过!但是当时文晓家境不佳,时机不对。而我也语出惊人,太过唐突。文晓婉言拒绝了我。那时我俩年纪尚轻,我当时一度觉得是因为武喆的关系。——想必嫂夫人也知晓,武兄与文晓自幼为伴,两人关系甚好。所以我这样怀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今看来,可能是我多心了……”

凝香一听,心里可乐坏了。我大费周章地要离间他俩的青梅竹马之情。没想到老天竟然派来了救兵!莫不如将计就计:既成全了他和文晓;又断了武喆的念想;自己还做了媒人!一箭三雕这等好事,岂有不做之理?

于是喜上眉梢:“呵呵,阿牛?你怀疑的有理有据,但是你的确是想多了!武喆对文晓只有兄妹之谊,并非男女之情。况且他们俩现在已经分开了,各有各的安身之处。你这次碰到我,可算是找对人了。呵呵……”

“那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嫂夫人既然是这遂宁人,那他俩莫非也在遂宁?”

“呵呵,非也!我不是这遂宁人士。这次我来遂宁,主要是替夫君寻找生父的。我和夫君虽然已经私定终身,并且在家父的见证下缔结了连理。但是由于婆家无人,始终没能操办婚宴。我知道琼水县一场大火,婆婆不幸罹难。可武郎的生父尚在人间,若不懂得返哺之恩,以后的日子岂能安好?寻不着公公,我这心里总是个疙瘩!所以得知父亲大人栖身在这遂宁城内,我便只身寻了来,就是为了我们的婚事。此等大事,没有高堂在座哪儿成?都说这二拜高堂,若不寻得父亲大人去做见证,我这儿媳未免太可怜了!”

“呵呵!原来如此!嫂嫂真是通达事理!我刚才还误会嫂嫂是心狠之人,现在想想,嫂嫂和武伯伯作为受害者,情有可原!若不及时惩奸除恶,说不定还会欺凌多少人呢!”

凝香一脸郑重的说:“阿牛?渡口被绑架的事你可得替嫂嫂保守秘密。这等事情,非吾所愿。若是丢了些钱财也就罢了!都怪歹徒色胆包天,所以才自食恶果。是他们作茧自缚,咎由自取。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若他们不冒犯我,兴许我不会这样做。大不了破财消灾,亦未尝不可。幸在阿牛兄弟及时解围,否则嫂嫂果真丢了颜面,凭我这脾气定然不会在世上苟活!”

“当然当然!嫂嫂大可放心!正如你先前所说:这好人、坏人都在一语之间。有谁会放着菩萨不做,去做傻子呢?我陈阿牛不是糊涂人。那些晦气之事早都忘记了。今日咱们相见不易,不提扫兴之事……”

凝香看出阿牛是个聪明人,于是心头大定,微笑着说:“阿牛兄弟?既然不想扫兴,那嫂嫂给你助兴如何?”

“啊?助兴?哈哈!阿牛粗蠢,还请嫂嫂明示!”

凝香眉梢一挑:“我知道文晓人在哪里,告诉你算不算助兴啊?”

“真的吗?她在哪儿?”阿牛喜形于色,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呵呵,那得容我卖个关子!要不……你先到嫂嫂府上住些日子?等嫂嫂完婚就指引你去找文晓妹妹如何?”

“好啊,好啊!正好我也很想念武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陈阿牛如此痛快的受邀,凝香的脸上忽然又变得阴云密布,面露难色的说:“但……”

阿牛看她神情有变,于是问道:“嫂嫂?若有不便,我不去叨扰就是。我陈阿牛绝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有何苦衷,嫂子大可直言不讳!”

凝香哀下脸,愁容满面,似是要哭起来:“阿牛兄弟?有些事并非我不想直言,只是有些难以启齿!我说了只怕你会伤心!”她在阿牛面前卖起了关子……

阿牛看到她欲哭无泪,于是一脸茫然地猜测:“阿喆出了什么事吗?嫂嫂请直言相告!”

凝香抹了抹泪:“好吧!你也不是局外人,那我就直说。本来,我与夫君一见倾心,前些日子我要筹办喜事,可是谁知他竟然酒后和文妹有染!我知道武郎不胜酒力,所以我可以原谅。但这等糗事若传了出去,对文晓妹妹是极大的伤害!于是我想,男人三妻四妾也很正常,也劝过武郎将她追回。但他觉得是无心之失,又不想愧对于我。宁死不肯。因此文晓就一直在外漂泊!我不放心文晓妹妹的安危,所以一直在暗中托人照顾着。几日前,她身受重伤,我便让夫君去救回文妹。没想到,救是救了,可人却没带回来……”

阿牛越听越激动:“哎!他怎么能这样?嫂嫂真是大度。换做是我,我定然不会原谅他的!哎!文晓一定很伤心!我了解她,她虽然不是出了名的贞德烈女,但是一直清白做人。这等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堪如夺命……”

凝香眉头一锁,悉心叮咛:“阿牛兄弟说得极是!因此,这事情万不能对外提及。我是女人,我知道名节对于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如果不想文晓妹妹再受到伤害,我们只能闭口不提!都是酒害的,两人既然是无心之失,我也不能逼迫武郎纳文妹为侧!那样会委屈文妹的,对她也不公平。以文晓妹妹的姿容,我这做嫂嫂的宁愿她找一个像阿牛兄弟这样光明磊落,玉树临风,才气纵横的儒雅青年。也绝不会同意她委屈自己,给人家为奴为妾!如果你早一点出现,兴许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阿牛听了沉默不语,心里既有对武喆的埋怨,又有对文晓的感伤。错综复杂的心情无以言表,尽显于面色之上……

凝香看出阿牛心痛,也知道此事对他而言,是多么地难以释怀。于是安慰道:“阿牛兄弟?你也不要激动。武郎这边有我照顾,一切都好!我只是担心文妹没人照顾。她一人在外,我这当嫂嫂的实难安心。我看得出阿牛兄弟是真心喜欢文妹,嫂子想把她托付给你,如果真能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阿牛表情有些严肃,想了想说:“既然这样,还请嫂子直接告诉我文晓现在何处?若不想让她再受伤害,就不能让他俩再见面。否则尴尬不说,总会想起些什么!说实话,若不是嫂嫂深明大义,我肯定会去找武喆讨个说法!但是既然事已至此,我怎么做都是亡羊补牢。这次,我就不去见他了。我准备把文晓带走,武喆那边,嫂子也不必提起你我见面之事!嫂嫂大婚,我只能在此提前道贺了,还望嫂嫂不要怪罪!……”

“哪里的话?阿牛?你放心!嫂子定不负你所托!今天的话到此为止,我只字不提!”说完,心头一阵窃喜。随即想了想:“阿牛?你口口声声说要带文妹妹走。可是她若无心跟你走,你又当如何应对?毕竟她是个人,而不是个物件儿,放在那儿随时都能听你摆布!”

阿牛叹了口气:“哎!那我就只能陪着她,直到她想通为止……”

凝香‘噗嗤’一笑:“阿牛兄弟?你太可爱了!嫂嫂就是这么一问,看把你愁的。……呵呵,这样吧!嫂子再帮帮你,你若要带文妹走,无需露面。一切听嫂子安排,保证你能顺利带走她!”

阿牛好奇地问:“有何方法?”

凝香跟店家要了文房四宝,写了个纸条递给阿牛:“你去清远县城东外十里,株磐山下的田舍。把这字条儿扔进去,然后再去这字条里所书的地方等候,不日便可见到她!否则你想冒然见她,只怕见是能见,至于她跟不跟你走就不得而知了!”

“多谢嫂嫂指引。我这就去了……”

“唉唉~等下!……咯咯……看把你急得?你现在去也不行,文妹还在那里养伤。你需等一个月,待她伤逝痊愈,你才能让她去找你呀?——来!坐下来,今晚就在这儿住下,明天跟嫂嫂一起去清远县……”

夜晚,阿牛独自躺在客房里,回想着今天的谈话。发觉自己由于受到了感情的干扰,情绪太过波动,做了很多不理智之事。于是翻然醒悟,立刻打开冷凝香写的纸条。上面用秀美的笔体写着十二个字:『九摩已离清远,寻人请往应天!』

阿牛心想:这应天府离这里千里之遥,想必是有意把文晓支离!——不对!她这是另有目的。否则,没有必要刻意让我引文晓去千里之外的应天。这女子绝非等闲,说话思路清晰、目的明确、才思敏捷,不可小觑。

他在心里一阵抽丝剥茧,暗暗总结道:

第一:从白天将三匪剁手投江,可知她手段何其毒辣;

第二:替公爹还债唆使他就犯,说明她善于抓拿把柄;

第三:将文晓和武喆之事告知于我,是要离间我和武喆之谊;

第四:帮我出谋划策带走文晓,是要断武喆念想,去心中顽疾。

她的话不可全信,亦不可忽略。但她对武喆确有爱慕之情,由此可见!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nlekwywWXQ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