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被粗暴 绑 跪 玩弄 湿 厨房里的欢愉

而梁敬贤一答应到家学去上学,除了因忙着管家已不再去家学、以及日日都嗜书如命的岑二娘外,岑家其余几个小姑娘立时兴奋得双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就到上学的时候!

至于罗锦明本就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加上他和岑家的人也都十分熟悉,因此他当下便高高兴兴的应了下来:“还是老太太想的周到!听说姨夫请回来的姑父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我早就想见识一番了!”

除了罗锦明外还剩下周淳一人,这周淳向来都是个随大流的人,见梁敬贤和罗锦明都应下太夫人的提议,自是也跟着应了……

上学一事说定后,太夫人又仔细的问了梁敬贤等人读书时的习惯,让人一一记下后便叮嘱罗夫人务必要准备妥当。敲定此事后,太夫人又逐一问了他们日常起居一些琐事,又留了他们到花厅和岑老爷一起用晚膳,用完晚膳梁敬贤等人方才告辞往回外院的客房。

因赵弘越乃是贵客,所以单独住在外院最大的迎春阁,周淳则住在较小的芭蕉苑,不大不小的听松阁则住了梁敬贤、罗锦明二人。

几人既各有住处,那过了垂花门踏入外院后便分道扬镳、各回各院,而一等人都走了、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罗锦明立时拎着梁敬贤的衣领,一脸不满的进行秋后算账:“梁三你个臭小子!你刚刚干嘛突然把我推出去?明明是你自己好奇,自个儿不好意思问、非要推我出去替你问。”

梁敬贤显然不会和罗锦明讨论这个问题,只见他随意将手往后一伸、便准确的扣住罗锦明拎着他衣领的那只手的手腕,稍微一用力、罗锦明自个儿便疼得松开了手,龇牙咧嘴的抱怨道:“喂!小爷一大男人都豁出去替你打探小姑娘的八卦了,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罢了,犯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松开、松开!还不快点松开?!小爷的手快被你扣残了!”

这罗锦明实在是吵得很,让梁敬贤不得不点出一个事实:“你打探的小姑娘八卦还少?”

罗锦明一听这话立时跳了起来,狡辩道:“那我自个人主动去打探,和被你使了阴招不得不去打探,这两样能一样吗?”

梁敬贤气定神闲的抱手反问了罗锦明一句:“我让你去打探了?我不过是问你好不好奇而已。”

罗锦明不似梁敬贤那般腹黑,只见他皱眉想了想后老老实实的答道:“这倒是没有。”

梁敬贤闻言丢了一个“这不就结了”的眼神给罗锦明,随后状似随意的重新起了话题:“对了,岑家的家学设在哪?都有哪些人在家学读书?”

罗锦明的注意力果然马上被转移了,立刻神飞色舞的介绍道:“就设在连着外院和内院的梧桐苑,岑家只有小七那个小萝卜头一个少爷,他又还没到启蒙的年纪,所以岑家家学如今只有几位姑娘在上学……”

梁敬贤听了突然放慢脚步,语气依旧轻描淡写:“岑府那几位姑娘都在家学读书识字?”

“是啊,几位妹妹从五岁开始就每日都要到家学读书,听说岑家老太太对几位姑娘都十分严格,吩咐她们无论风雨都必须准时去上学!”

罗锦明因是罗夫人的侄子,对岑家比梁敬贤要了解许多,每每一开口就能说出一大堆八卦消息来,这回他也没忘顺道提了些八卦:“就连才认回来没多久的顾妹妹,老太太对她也是一视同仁、十分严格,还嘱咐她必须比姐妹们更加用功、尽快赶上姐妹们的进度才行!说起来顾妹妹以前竟是在市井长大,听说她娘……”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原本要分开走的一个岔口,按理说平常二人走到这个岔口时,话多的罗锦明若是还在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梁敬贤通常会直接无视他、径直转入左边的小道,自顾自的往自己住的厢房走去,留罗锦明一人在原地唠叨。

但今儿梁敬贤却一反常态的没有丢下罗锦明,而是打住脚步立在原地、给罗锦明一个把和顾筝有关的八卦说完的机会,等罗锦明把他所知道的、和顾筝有关的八卦消息都说完后,一直不曾迈步的梁敬贤还十分有耐心的再问了句:“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见罗锦明摇头,梁敬贤方才转身往自己的厢房走去,虽脚步依旧迈得不紧不慢、但心情明显比先前要愉悦不少,背对着罗锦明的俊脸上还有了一丝期待的神色———罗锦明说顾筝明天也会准时上学,这个答案让他十分满意、以及万分期待!

不知道明日顾筝看见他出现在家学,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她会不会索性故意装病逃学?

梁敬贤很期待顾筝的表现,并默默的在心里想好了各种对应方法……

且先不说梁敬贤如何心情愉悦、一夜无梦的睡到天亮,却说第二天顾筝一进授课的堂屋就被吓了一跳———除了岑二娘外,平日里总爱迟到的岑三娘几人不但都早早的到了,且还个个都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看起来不像是来上学、反而像是像来参加选秀!

顾筝一见学堂变成了选秀大会,心里立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不会是梁敬贤他们今日也要过来上课吧?!

她可不想一上午都对着梁敬贤那张讨厌的冰块脸,更不想接触到梁敬贤那诡异反常的目光!

于是顾筝马上果断的决定装病翘课!

哪知顾筝才刚刚准备收拾书案上的东西,就见梁敬贤几人鱼贯而入,且梁敬贤果然如顾筝所料的那般、径直往离顾筝最近的那张书案走来,经过顾筝身旁时、竟还厚颜无耻的丢下一句只有顾筝听得到的话:“顾妹妹不会一见到我就正巧‘病了’,想和夫子告假躲起来吧?”

梁敬贤这句话让顾筝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住、下意识的抬起头瞪了梁敬贤一眼,这一瞪,顾筝正好看见梁敬贤脸上有着一副“我就算定你会这么做”的神色,他那副吃定顾筝的表情让顾筝顿时觉得十分不爽,立刻就改变主意、偏要个梁敬贤对着干!

于是顾筝马上赌气的扔下手里的书,一脸淡定的坐好后不客气的回敬了梁敬贤一句:“你才有病呢!谁说我要躲起来?我不过是整理下书案上的书而已!”

梁敬贤说那话不过是想要激顾筝留下来,因此他见顾筝果然如他所愿的留下来上学,便不再继续和顾筝抬杠,只若无其事的翻起手上的书来……不过梁敬贤一坐稳,就感受到四面八方不断送来的秋波,这让他瞬间启动自动防卫系统,不但眼角眉梢那淡淡的笑意瞬间消失、一张俊脸也立时变得冷冰冰的。

一旁的顾筝悄悄的把梁敬贤的变化看在眼里,不过她不知道梁敬贤心里其实对那些对他暗送秋波的小姑娘厌烦得很,只以为梁敬贤这是瞬间进入装酷、勾引小姑娘的闷骚男状态……

这个理所当然的认识,让顾筝满心鄙夷的腹诽梁敬贤,暗自诅咒他那张脸绷久了以后会真的笑不出来、让他变成货真价实的面瘫男!

却说不仅仅梁敬贤、罗锦明等人来了,就连赵弘越也慢悠悠的晃进了学堂,大约是梁敬贤他们都不在,他一个人呆着也无聊便跟过来凑热闹。不过赵弘越却只带了一本游记过来,显然是打算把学堂当成他看杂书的地方。

不过赵弘越目下无尘、目不斜视的走进来后,虽看都没看满脸惊喜看着他的岑三娘等人,却偏偏似有似无的扫了顾筝一眼,随后挑了一张离顾筝和梁敬贤都很近的书案坐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njcgkyfWUk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