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by慎言作品 美女肚子撑破文

三日过去,我日日守候在王府,虽然担心小雨他们的近况,可我相信冷然一定会很好的安置他们的,而沈墨这里却让我放心不下。看着他日日深蹙的眉,我便知道战事真的是已经迫在眉睫了。

就在我成天在房间里像个没头苍蝇乱窜的时候,皇宫里竟然有人要宣我见驾,而此人正是与我八字不合的皇后!

我拖着长长的宫装,踏着泛着青色的地砖,跟在宫女的身后,兀自猜测着皇后宣我的用意。

她明知沈墨不在王府,却要求单独见我,显然是不想让沈墨知道。从上次的宫宴来看,很明显,她对我有着很强烈的敌意。可若要对付我,也不需这么大费周章地宣我进宫,一来她是皇后,这么堂而皇之地宣我进来,若要杀我,也太蠢了;二来她捏死我就像捏只小蚂蚁一般,不用这么费力。

就当我还在猜测的时候,也进入了皇后住的兰馨宫。

我随着宫女的指引,走进了一间内室。环顾四周,简直就是金砖铺成的,铺张华丽的离谱,想那金屋藏娇的甘泉宫,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怎么,本宫的兰馨宫,你可喜欢?”皇后从外室缓缓走进,长长的金丝尾裙拖曳了一地,铺张奢华,优雅之极。

我赶紧学着当日的样子,低头施礼:“民女何若悠见过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怎么还自称民女呢?皇上当日可是亲封了你为婵瑶郡主的,怎么,你不稀罕?”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语中带讽地说道。

“若悠不敢,只是深知自己的身份,即便是被封,也不过是皇上深明大义,顾及王爷的身份而已,民女又怎敢造次。”唉,真是的,做人真难,做一个卑躬屈膝的人更难,现在还要违心地说出这么自贬身价的话来。

万恶的旧社会啊!

她冷冷地扫过我,轻声笑道:“你知道便好,别以为嫁了沈墨便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我忍!这种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她竟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来对我说这些无关痛痒的话!难道这就是她今日宣我进宫的理由?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白痴!

“起身吧!”她总算是发了慈悲,饶了我那可怜的双腿。

“谢皇后娘娘。”我站起身,偷偷揉了揉那有些发麻的双腿,“不知皇后娘娘此次宣若悠进宫,所谓何事?”

她笑而不语,只是坐在主人榻上,慢慢品尝起案桌上的茶,一举一动都旁若无人,只是极尽优雅之姿,啜饮着那我连名字都叫不出的茶。而我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一边,看着她喝水!

不就喝个水嘛,一口灌下去即可,喝那么好看做什么,我又不会欣赏!

不过,我继续忍!

“你那日的诗词果然是与众不同,看来当真是不负那邵国第一歌妓的称号啊,除了些媚人的本事,竟连诗词也有涉猎?不过娼妓始终是娼妓,换了身凤袍,也不过是个低身价的人。”

我正出神的当口,突然听到这样不着边际的话。

我愕然,她竟已查到我的来头!

不过那又何妨,只是那不堪入耳的话,却让我觉得可笑。抬起头看着她,笑道:“皇后娘娘过奖,若是你想做,必然要做得比民女好!若是到了青楼中,怕是头牌了!”

“你!”她白皙的手指微微用力,竟在与茶杯的抵触间,使那漂亮的指甲应声而落。

呵呵,我的确是在红颜阁卖过唱,那又如何?只因为这样,就可以成为这些无聊女人所耻笑的谈资?就可以被人鄙薄为低贱的人?娼妓又如何,也是靠着本事吃饭!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让我吃惊的是,她竟在短短的一瞬便恢复了情绪,那激动的眸子又换上了几丝温顺,似乎刚才只是我看错了般。

我一下子便想到了四川的“变脸”。她绝对学过!

皇后继续安然地喝着她的茶:“你还真是巧言善辩,难怪把那邵国小王爷迷得肯花千金买你的初夜。哦不,如今的他,可是要来攻打岐国的将军了!”

我冷冷地看着这个还在我面前演戏的女人,说道:“皇后娘娘宣我来做什么?直说吧!”我没有耐心与她玩猜谜的游戏。

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婵瑶郡主不要紧张,本宫今日宣你来,只是希望你能实践当日所许下的诺言!”

“诺言?什么诺言?”就知道她今日宣我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原来是来讨债的。

她秀眉一皱,然后笑了:“婵瑶郡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前些日子在大殿上,对本宫和群臣所许下的诺言便已经不记得了?”

大殿上?天啊!她不会指那日我作完诗后所说的话吧?我被下套了。

她不会真的要让我披甲上战场吧?说句良心话,我还是很怕死的。

咬着牙,硬着头皮说:“若悠说的话,自然是记得。若有需要的地方,我自当会像男儿一般披甲上阵。可皇后娘娘贵为母仪天下的中宫之主,想必也是不会甘居人后的吧?”

哼,要死也得拉着你!想让我为岐国陪葬?没门!

她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反将一军,只是咬着牙瞪我,而我也不甘心地回瞪她。不过显然我道行不如她深,在大眼瞪小眼的战场上,我败下阵来。

突然她莞尔笑道:“本宫怎么会让你上战场呢,只是想让你为岐国出一份微薄之力而已。”

哦?我看着她那算计的笑容,便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皇后,你还是直说吧!”

“那本宫便直说了,你曾为邵国歌姬,且又与那邵国将军交好,此次本宫的用意是,希望你能去拖延住他,为岐国的准备多争取一些时日!”她的脸上没了笑意,竟是难得的正经。

美人计?我脑中第一个闪现的词便是这三个字!可是,就我这姿色,居然也能被派上这个用处,我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正当我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之传来的是沈墨的声音:“朝堂之事,什么时候轮到内宫的人来多嘴了?”

话刚说完,便见他面色微红地站在了我的面前,看来,他一定是赶得很急。

“大胆!兰馨宫也是你可以擅闯的地方吗?沈墨,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皇后一脸怒气地站起,指着沈墨大叫。

沈墨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皇后,可那一眼却让人冰冷到骨子里去。

“墨,我只是宣她进宫叙叙,你不要太紧张了!”那颐指气使的皇后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是变成了柔声细气的女人。

若我没听错,他刚刚叫沈墨为“墨”!

“你没事吧?”沈墨不理会她的“变脸”,而是一脸关切地看着我,见我摇头,他才转身看着皇后:“近日正是多事之秋,还请皇后作出内宫表率,安静地在宫中等待,安抚那些惶惶人心,而本王的爱妃就无需你操心了!”

一席话字字珠玑,虽无礼威严,却在理地无可挑剔。

就当沈墨牵着我的手,欲转身离开时,皇后冷冷出声:“王爷,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罔顾岐国百姓的性命,而不肯把她交出去!”

什么意思?我完全不明白!

沈墨看着我,然后看向那脸色泛白的皇后:“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将她送去前线,便真的可以拖延住时日?皇后娘娘,你太低估了邵青衡!更何况,不管若悠昔日是何身份,她现在却是我沈墨的未来妻子,而你们却要把她送去当作刀俎下的鱼肉,难道不怕天下人取笑吗?你真是越来越天真了!”

骂得好!

皇后娘娘咬着牙:“哪怕只是一个希望,不也是好的吗?你明知她的身份,却还要强留她在身边,或许正是养虎为患呢!邵青衡当日肯为她一掷千金,便有可能是一个契机!”

我算是明白了,沈墨与皇后一样,都早已知晓我的身份,正在争执是否应该把我献出去。不过看样子,他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与青衡之间的友情。只是在国与国的对立间,我们都已有了立场,靠这友情,又能挽回些什么呢?

“沈墨!你再这样一意孤行,皇上与大臣一定会废了你这个摄政王的身份!”皇后显然是被逼急了。

“那又如何?皇位我尚且不想要,更何况是这个!”沈墨拉着我,便想离开。

“等等!”我甩开沈墨的手,抬起头,看着这两个为我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毅然说道:“我去!我愿意去见邵青衡!”我不能如此自私,不能让沈墨因为我而成为众矢之的,更不能在这个时候罔顾岐国百姓的性命。无论事能不能成,我都要试一试!

“你疯了!”沈墨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安定地看着他不平静的眸,笑道:“你就让我试试,好不好?青衡他,不会为难我的,你放心!”

“你!”沈墨闭上眼,紧握双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皇后则是一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样子,诧异地看着我,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那眸中却带着得逞的得意……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djcQk4ydU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