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腿再张开一点 学长给你 阿宾全文最新章节71 73

无数细碎的冰碴飞耀在空中,被阳光照射的通透、明亮。

冰汐站在一片碎冰之中,淡粉色的头发穿梭于一边晶莹之中,如同散落一地的珍珠,耀眼夺目。

“短脚猫,这不是我不保护你,是你自己非要逞强的。出了什么事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怪到我头上吧。”蓝色的双眸冷傲的目视着前方炽汐离去的背影,两片粉嫩的薄唇轻轻碰触,轻声呢喃过后,便露出了一抹事不关己的谄笑。

只见一道白色的亮光划过天际,如流星一般毫不被人察觉的落在了炽汐的身上。她虽从背后看的清楚,但却没有即刻追上去。

此时,冰汐的脸上不带有一丝表情,仿佛从寒顶雪川之中傲世独立的女王,外表清冷孤傲,内心神秘难测。

“冰汐同学,你还好吧。”冰壁碎裂后,一旁围观的人聚拢过来无不关切的询问道。

“没事啦。”

“刚才的火是怎么回事,是笨熊魔使做的吗?因为刚刚只看到你和她对视来着。”

“不管她的事,是我自己用错了魔法。你们大家也都知道,我做什么事情都是笨手笨脚的呢。”

她表情骤变,一脸甜美可爱模样的抬起手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顶。卖萌似得露出舌尖,对围绕着他的男生们眨了眨眼睛,以示自己笨拙的天然呆秉性。

“没有,冰汐你就是这样才可爱啊。”

“就是就是,这才是冰汐同学你独特的性格啊。”

瞬间,围绕在她身边的男生们便如同铆足了劲儿的小火车一样,呜呜轰鸣的簇拥着他们的冰汐女神往学院区的宿舍走去。

冰汐悠然回头朝身后看去,此时早已不见了炽汐的身影。

-

炽汐抱着桃瑞丝一路奔向坡下,因为她对自己尚未熟练成型的魔力还没有什么信心,生怕被冰汐破解了之后再度追上来。便铆足了劲儿的往前跑着,一直跑到身体没有了力气,才停下来用手扶着墙壁大口的喘着粗气。

喘匀了气息后,炽汐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冰汐没有跟过来,才完全松了口气的慢步朝家的方向走去。

虽说空岛学院有明令禁止学生不可以私自外出和回家,但炽汐这样因负气而冲出学院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但她心里总是抱有一丝侥幸的想着,只要离校不超过十二小时,就不会被学院长处罚。

刚一踏进家门,炽汐便一头猛扑进祁管家的怀中。虽没有哭,但还是双手紧紧环绕着祁管家圆滚滚的肚子不愿撒手。

“色猫,蠢猫,混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炽汐抱着祁管家,将头埋在他肉滚滚的肚子上,不停的碎碎念着。

“小姐,你现在抱着的祁叔从某种意义上讲,好像也在你那‘不是好东西’的范围里哟。”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还是摸着炽汐的长发,用那与形象十分相符的滑稽声音安抚着炽汐的情绪。

“不,是公猫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又蠢又色的混蛋。”

这时,还在学院里的临枫突然打了个几个喷嚏。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白皙的手指抚上鼻尖搓了搓,然后继续闷头打扫着房间。

过了一会儿,炽汐渐渐平复了情绪,通红的小脸儿也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祁管家也通过炽汐那乱七八糟的阐述,简单的了解炽汐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跑了回来。但炽汐却是避重就轻的说了些临枫如何用奇怪的结界耍她,没有说那令她羞怒的主要起因。

随后,祁管家告诉炽汐,尹老爷因有事外出,已经有两天没有回来过了。便先安排了仆人给炽汐放水,让她先去把身上的粘液洗掉。又从炽汐手中接过那浸满了橙红色液体的桃瑞丝。

“真的还能恢复原样吗?”炽汐有些疑虑的问。

“放心吧。”

水雾缭绕的浴室中,热气从地面缓缓涌上,让人眼前一片模糊。

炽汐看着镜中的自己模糊的身体轮廓,果然是又矮又小,从体形上看根本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模样。

忽然,炽汐的脑中闪过了临枫那张冷峻不羁的脸,以及他竟能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连一点不好意思和愧疚感都没有,并堂而皇之的从身高到身材,乃至魔力,都嫌弃着身为主人的自己,实在有够可恶!

想到这里,炽汐气呼呼的拿起地上的盆,从浴缸里舀过一盆水,猛扑在镜面上。里面娇小的身躯骤然消失,化作无数弯弯曲曲的水痕滑落下来。

洗完澡,炽汐擦着还在不断滴水的头发往花园而去。黑长如瀑布一般的头发被她用毛巾搓的好像一个刚从水桶里被拎出来的拖布,走到哪身后都洒落一地湿润的水痕。

“祁叔,桃瑞丝好了吗?”

“嘿哟,看看你这小疯子的脑袋,哪还有一点我们尹家大小姐的样。”

祁管家放下手中的布偶熊,声音敦厚圆润,像是陈年老旧的不倒翁,被人推了一下后又缓慢滚回的感觉。

“祁叔,你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看看你祁叔是什么人,这点事还做不好么。”他边说边拿过毛巾,一缕一缕的擦拭着炽汐那头浓密难干的长发。

炽汐兴奋的抱起那只干净如新的小熊,贴在脸上宠溺的蹭了蹭。忽然猛抬起头,好像是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吗?”祁管家问。

“没,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刮到了手。”

说着,炽汐开始认真的抚摸着桃瑞丝的全身,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最终在它的尾端的部分,发现一块原本不存在的白色物体。

她用力将那块好像嵌进了桃瑞丝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发现那是一枚被卷起来的白色纸片。便将它打开,拿在手中反复观看着,但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小姐,给我看一下。”

“好。”

祁管家从炽汐手中接过那张纸,指尖忽然凝聚起一盏如蜡烛似得小火苗,毫不犹豫的将那张纸烧成了灰烬。

“祁叔,你在干什么。”

还不等炽汐反应过来加以阻拦,那张轻薄的纸片就已经迅速的燃烧殆尽,掉落在了脚下。

“小姐,这是惊蛰之神给您的信函,因为您现在的魔力还不足以显现上面的内容,所以只要用火烧掉外层的伪装,就可以看到其中隐藏的文字了。”

还没等祁管家说完,只见地上那团刚刚被烧成了灰的残纸忽然徐徐冒出一阵轻烟。

烟缓慢的升至空中,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的依次排列成了几个文字,且越来越清楚的呈现在眼前。

「司徒家新任继承人,司徒炽汐小姐,吾主将在傍晚十分前来拜访,还望您务必在空岛学院内等候。」

“这是,给我的信函?”

“是的,这是惊蛰之神历来的送信方式,当您的魔力完全苏醒后,大概就能不用烧掉也可以看到上面的内容了吧。”祁管家微笑言道。

“可是,惊蛰之神为什么要寄信给我,我又不认识她。”

“记得以前有听老爷提起过,惊蛰之神曾与司徒家有着还算不错的交情,这次大概是听说了新任继承人的事情,想来探望一下您吧。而且因为现在是初春时节,刚好是惊蛰之神可以在世间活动的时期。等下一个节气来临后,她就要回山里面去了。”

“是这样啊。”

炽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突显出的烟雾文字,小心的将手指凑过去,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忽然,那团烟‘砰’的一下轻声炸开,随即弥散了了空气之中。

“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大叫起来。

“大概一点左右吧。”

“惊蛰之神不是说傍晚的时候就要来了吗,我宿舍的房间里还是一团乱!都怪那只蠢猫!”说着,炽汐抱着桃瑞丝回到房间,仓促的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后便往学院赶去。

-

而学院里,临枫也几乎是在同时一时间内,收到了惊蛰之神送来的第二封通知信函。

白色的纸张在临枫的手指触碰到其表面之后,上面隐藏的文字便像是一块块没有重量的泡沫一般,循序渐进的凸显出来。

临枫的眉心骤然聚起,手掌一握,将它搓成了一团废纸后,扔进了身后的垃圾桶里。

“这样草草的扔掉好吗?那可是惊蛰之神的信函诶。虽然你有千年的妖力护体,但对方对方毕竟是神职,若真的怪罪下来你也比较难办吧。”逸慵懒的将身体搭附在临枫的肩膀上唏嘘道。

“不过是区区节气之神而已,有什么关系。况且她也只不过是想来看一看司徒家新任的继承人。”

“哈哈哈,惊蛰之神居然要来拜会炽汐这个小矮子,她一定会后悔的。”

逸听到这里,前仰后合的乐倒在地上,一直到冰汐突然闯进来,看到自己主人的这副蠢样子后,才愧红着脸的将他拽走。

“可恶,那只笨熊究竟跑哪儿去了,一定要在傍晚之前将她藏好,绝不能让她和惊蛰之神见面。”

临枫紧握拳头,用力的敲在墙面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ajDRJoJaDJ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