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我揉着她那两个柔软奶 男主阴狠 痞

当牧野宅中的电话铃响起时,牧野大叔下意识的就把优希推到了电话旁。

“…干什么?”优希瞪向他:“意思是叫我接吗?”

牧野大叔点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我不要!!”优希嚷道:“上一次老妈已经把我骂得够惨了!你还要把这烂摊子丢给我?!”

“儿子…儿子啊!”牧野大叔抱住优希:“我就只有你可以依靠了啊!”

“闭嘴!我真不想认你这个老爸!当初你死皮赖脸抓着我不让我回冲绳,害我被大学教授扣分已经够糟了!我这几天忍着怒气没对你发火,陪你修理那个烂机器都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到底还要我怎样?!”

“可是…可是…你妈妈好可怕啊…”

“好可怕还推给我?!”

在这对笨蛋父子的挣扎和打斗下,最终还是优希接起了电话。他咽了咽口水,强笑道:

“妈…你好…啊哈哈,啊哈哈哈......”

“你老爸呢?”

“呃…有点…忙…”

“优奈呢?你有种再跟我说她去深山里修炼了啊!”

“…她啊…去…非洲考察了。”

“你TMD的想死是吧?要不要我把你的【哔-】拽下来啊?!”

“妈,这样一来你可就绝后了哦,牧野家从此没有后人了哦。”

“关我什么事?!反正我回去后肯定会先灭了你老爸!”

一旁的牧野大叔顿时泪流满面。

“总而言之…我也是有苦衷的啦。”优希满脸黑线的说:“至少…我都在这里了,那你就可以放心吧,我可以跟你保证,优奈她活得好好的,没有受伤没有出事。”

(心想:反正已经是个半死人了,乖乖的躺在床上能出什么事?)

“…你们父子两若是骗我…”

“你回来后就锯了老爸的命根子呗。”

“为什么只有我!?她不还说了你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出了一句令人震撼的话:

“我下个月后回去。就这样。”

然后是余音绕梁的‘嘟—嘟—’声…

“……”优希平静的挂上话筒,平静的转身走向大门,平静的说道:“就这样了,我也该回去了。你自求多福吧。”

“儿子!!!”男人扑过去抱住他的腰:“你走了我也活不成了!我会去自杀的!会跳楼割腕开煤气的!”

“多浪费啊,去厨房里拿一瓶洗洁精喝下去不就行了。”

“儿子!!”

“我受够了啊!我可不要面对老妈啊!好可怕啊!凭什么我要陪你在这里耍白痴啊?!优奈她回不回来已经与我无关了啊!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啊!我要自由!Freedom!”

“自由什么的果然只是浮云啊!家庭温暖才是最重要的啊!”

“老子只要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下去就够了!”

“儿子!!”

从这一次的事情我学习到:以后绝对不能生病或者受伤!

闷在房间里不准出门也就算了,每天每天的食物都是清淡无味的蔬菜粥也就算了,必须要喝苦得让人崩溃的药就算了,看不到银时大人和土方大人调情也就算了,听见总悟君和神乐拌嘴却不能出去看看也就算了,为什么…为什么不准我写文!!

“太过劳累会让病不容易好!”银时大人说着就把我手中的纸跟笔夺走了。“话说你也太厉害了吧?你的右手不是还没复原吗?就已经能写字了吗?”

“我对写文的诚挚热情是永存不灭的!我的灵魂已经强大到可以超越物理的可能性了!”

“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这种事情如此狂热。”

“可是…我好无聊嘛…你都不让我出门…连这点兴趣都要剥夺?”

无视我充满怨念的眼神,银时大人把我好不容易翻出来的纸张跟笔放在了柜子的上面,确认我绝对够不着后,他转过身来说:

“病人就要听话点,你想在床上躺一辈子啊?”

“…”我气鼓鼓的躺了回去:“我的伤怎么还没好啊…”

“才刚过几天啊,继续耐心等着。”

“但是…真的好无聊啊…”

“尝到苦头下次就不要再去做傻事了。”

门被拉开了,我意识到这是什么时间点,立刻缩回被子里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小饭~”神乐和捧着餐盘的新八进来了:“该吃饭了哦!”

“…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快起来,等会还要吃药呢。”银时大人掀开我的被子:“怎么样?要重复昨天的步骤吗?”

我只好坐了起来,看到碗里那参杂着玉米和虾皮的粥,我的胃口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垂下头看看自己被吊起来的右手,嘀咕道:“我…吃不了…今天还是不麻烦你们了。”

“没关系阿鲁。”神乐兴奋的捧起碗,拿着勺子说道:“我可以扮演妈咪阿鲁!小饭,张嘴!”

“不用了,神乐,你…”

不等我说完,神乐就把那一勺子粥塞到我嘴里。我勉强吞下以后,张大嘴嚷道:“好烫!”

“好烫吗?”神乐看了一眼碗里的粥,而她身旁的新八说道:

“至少吹一下吧?这样直接往人家嘴里塞当然会烫到人啊。”

“哦,我知道了阿鲁。”神乐舀起一勺粥,深吸一口气,然后‘呼’的一声把勺子里所有的粥吹到了我脸上。

“…神乐,好烫呢。”

“是吗?我再来一遍吧。”

“你到底是想喂饭还是想虐待对方啊!”新八忍不住吐槽。

我舔了舔嘴角的饭粒,又伸出手把睫毛上和脸上的饭粒掸下来。所以我才说我不想吃嘛…

结果还是新八帮助我吃完了那碗似饭非饭更非正常食物的东西。我的养伤食谱到底是谁设计的?玉米和虾皮完全就不搭配吧?就算都是营养食品也不能混杂在一起啊!

新八收起碗筷之后就出去了,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他又拿着托盘回来了。

果然…我的噩梦来了。

其实吃这种营养套餐都还是小问题,真正可怕的是那碗让我胆战心惊连夜里做恶梦都会梦到的药。

目光落在新八手里的瓷碗上,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眼神里满是恐惧。

“…不吃药可以吗?”我满头黑线的说:“我其实…已经好很多了!真的好很多了!所以…”

“还是要吃。”银时大人斩钉截铁的说:“怪不了别人的,谁让你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这就是代价。”

“啊…那么…晚点吃行吗?”

“不行。”三个人同时说道。

“…分三次吃行吗?”

“不行。”完全不加考虑。

“…我要哭了哦。”

“哭吧,孩子哭过以后才能成长的。”高同步率的三人组。

“我会发脾气的,会暴动的,会自暴自弃的。”

“你想做什么都行。但药还是得吃。”根本不留余地。

我叹了一口气,幽怨的看着他们。可是新八并没有被我的眼神所影响,他舀起一勺黑不见底的药,轻轻的吹了吹,然后举到我嘴巴:“啊——张嘴。”

我勉强喝下一口,然后立刻捂住了嘴巴。

好苦,真的好苦!为什么药会这么苦?为什么不能发明出又甜又美味的药?为什么要用苦药虐待已经被虐得够惨了的病人?为什么我们这些生病的人永远逃不过药的诅咒?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作者:你是咆哮马?)

我感到一阵反胃,不久前才吃下的物体像是要被全数吐出来了。我用力的咽下喉咙间的物体,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么苦啊?”新八安慰到:“没办法,药都是很苦的,你忍耐一点吧。吃了药才能好起来啊!”

看着那一碗满满的药,我突然像是小宇宙爆发似地夺过新八手里的碗,然后‘咕噜咕噜’一口气将它全部喝下去。

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超生,这么拖下去没完没了的。

“小心烫到!”新八边说边接过我手里的碗。可我没办法回答他,我正在与自己身体里的那些要起义的器官们对抗中。

好难受…好痛苦…我绝对不要再生病了…呜……

把所有液体咽下去,确保不会再呕吐之后,我吐出一口气,然后叹道:“今天这一关也过去了…”

话还没说完,舌尖突然触到了一片甘甜。我吃了一惊,闭上嘴时口中已经含了一大颗甜甜的糖果。

我把目光转向银时大人,他把手里的糖纸折小,边说道:“这下不苦了吧?别抱怨了。”

细细品味着嘴里的糖果,感到甜蜜的不仅是舌头。“嗯…很甜。谢谢银时大人。”说完以后,我又克制不住的傻笑起来:“嘿嘿…嘻嘻嘻…呜…呵呵…”

“你又在傻笑什么?”

“想笑啊…嘿嘿嘿…”我眯着眼睛含糊不清的笑,虽然这样一来被打疼的脸颊就会跟着一起痛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用笑容来表达出内心的喜悦。现在的我大概跟庙里的弥勒佛一样吧。

终于笑够了,我要了银时大人手中的糖纸,紧紧攥在手里,把它当成护身符一样放在胸口。

“说起来,我明明才刚刚开始练剑,现在受了伤也没办法出去,学到的剑术都要忘光了吧?好可惜啊…真希望快点好起来。”

“没关系的。”新八看到我失落的表情,安抚道:“你如果真的想学剑道,以后我教你吧。虽然我的剑法也不够精通,但家里到底是道场,我也从小就练剑,教你应该还是足够的。”

“嗯,好啊。”我满足的笑了。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总算有了个盼头。

“小饭要快点好起来哦!下次再一起去公园骗那群小鬼们的零食阿鲁。”

“神乐,你这是在欺负小孩子哦。”我想了想,突然起了玩意:“好无聊呢…讲故事给我听好吗?”

“你要求也太多了吧?”银时大人毫不犹豫的回答:“乖乖睡觉就可以了。”

“你不是说病人最需要舒适的状态来养病吗?我不听故事的话,好像就会很不舒服呢。”我露出一副头很疼的模样。

“你这孩子越来越不懂事了…”

“小饭在撒娇阿鲁?”

“嘛…我生病了啊,所以就让我偶尔这么耍赖一次吧。”

“真是的…”新八也无奈的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却像妙姐一样温柔。(作者:你确定这个形容适合吗?)

“真是的…所以说小孩子最麻烦了啦…”银时大人像是很头疼似地揉着头发。而他身边的神乐一脸兴奋的说:“我!我来讲阿鲁。”

神乐凑到我面前,压低声音说:“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走在漆黑的道路上,前后左右都没有人,按理说应该是很安静的。但就在此时,突然有人咳嗽一声,我赶快转头四处张望着,却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

“闭嘴!快闭嘴啊!!”银时大人用力摇晃着神乐的肩膀:“你大白天的讲什么鬼故事?!这种故事适合讲给病人听吗?!你没看到阿饭已经满头大汗了吗?”

“哎?不对吧,银时大人,我还好啊,倒是你没关系吧?已经脸色发白了呢。”

“才没有呢!!”

银时大人冷静下来说道:“这样吧,我给你讲One Park的最新情节…”

“佐飞跟索隆结婚了没?”

“哎,那种事,你就算再等五十年也不可能等到吧。”

就在此时,门又被拉开了。银时大人回过头去招呼道:

“哦~多串你来的正好,过来讲段相声听听。”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土方大人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哎?你不是已经跨入相声行业了吗?在选美大赛上,你的资质和才能有目共睹哦~”

“才不是呢。这个人非常没有才华阿鲁。那段相声讲的乱七八糟意义不明阿鲁。”

“那也不能全怪到我头上吧!充愣的那个红发小鬼也有问题啊!”

“土方大人你来探病吗?”我笑着看向他:“我很开心呐,你只要来了就好…对了,为了满足病人的要求,你能在这里亲吻一下银时大人的脸颊吗?”

“你这是什么要求?到底是什么样的病人才会想要这种需求啊?”

土方大人在另一边坐了下来,点燃一根烟然后开口:

“你们…”

“我说青光眼啊,”银时大人和神乐一脸鄙视的看着他:“稍微注意点场合吧?看到这里有病人居然还要抽烟?你难道不知道香烟对病人的身体不好吗?你就这么希望我们家的孩子好不起来吗?”

“嗯。”新八点点头,推了推眼镜:“确实很不好。”

“…”土方大人瞪了他们半天,又看了看我,一脸纠结的四处张望着,好像是在找什么。他是在找烟灰缸吧?

“没关系的,土方大人,我不在意。土方大人你抽烟的样子很帅气啊。”我笑眯眯的看着他:“这样吧,作为补偿,你拥抱一下银时大人就好了…”

“你这辈子别想!!”土方大人怒火冲天的用手把香烟碾断了。

待他稍微冷静一点,土方大人才说道:“你们的家已经建好了。”

“哎?真的吗?”我颇为惊讶的看着他:“对哦…都耽搁这么久了…也该建好了呢。”

“所以说…你伤好些时就赶快搬回去吧。”

“嗯?土方大人你不会立刻赶我们走吗?”

“我又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

“结论就是土方大人你舍不得银时大人搬走所以强留我们了呢。”

“才不是呢!你这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啊!?”

“好吧,就多住几天。”银时大人面不改色的说:“反正省下生活费了,再多讹你们一点伙食费也不错。”

“你们这群大胃王,今天就给我搬走吧。”

默默的看着他们打情骂俏(?),我忍不住有点遗憾的想到:还是要走了呢…这段时间太过习惯于真选组的生活了,都差点忘记我们并不是住在这里的。

所以说,土方大人你快点跟银时大人告白这样我们就能堂堂正正的搬进来了啊!

养伤期间是我有记忆以来最不好的回忆了。

前几天就像噩梦一般,那是我根本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事。

那时的我重伤到根本无法起床,连坐起来都会很痛苦。一动也不能动,上半身像是瘫痪了一样。每当我试着动动看右手却痛得连眼泪都要出来时,我就会很悲观的想到:难道手臂永远也不会好了?

如果说一开始还沉浸在长谷川先生平安无事的喜悦里的话,过了几天我就开始闹脾气了。连续七天都只能躺在床铺上让别人照顾我,这让一直以来都做家事上瘾的我委屈得想哭。我这样一来不就成废人了吗?什么都不能做,像个废物一样。原本我就弱得无法保护任何人,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却更没用了。

整天闷在房间里想这种事,我终于也得了‘养病忧郁症’。动不动就会想哭鼻子,甚至拒绝换药。

“别任性了。”土方大人这么说过:“不换药怎么好?你既然知道自己一直在给人添麻烦,那就听话一点啊。”

“十四,别说的这么绝情嘛。”近藤先生像个父亲一样的拍着我的头:“没事的!饭君!你不要这么想,我们都没有觉得麻烦啊。别说这么见外的话嘛!我们是朋友是家人!这种事根本不算什么。”

“嗯。虽然是很软弱很没用的废柴。”

“总悟!不要说这种话啊!你可是哥哥啊!要照顾妹妹啊!”

“我才不是哥哥呢!”

最后我还是妥协了,乖乖的让别人帮我换药。可是当我看到自己身体上的药布和绷带时,心还是会被吓的一抽一抽的。到底以前没受过伤,所以才会被这些遍布全身的伤痕给吓到吧。果然还是眼不见为净。

很害怕独自一个人,觉得很空虚很寂寞,好像大家都不在了一样。这种噩梦般的事情,我绝对不要经历…

真的…好不甘心哦。

我为什么会这么弱小呢?

“没有人是从一开始就强大的啊。”

盘腿坐在我身边的银时大人这么说着:“所以你也别想这么多了,就算是JUMP的男主角也有一个过渡期,一开始一定得非常弱,以后才可以出现努力修炼最后胜利的剧情啊。你也稍微遵守一下JUMP规则吧,银魂里面只有你一个人是乖乖的在当JUMP的模范生,所以你要为了大西坚持下去哦!大西在看着你哦!”

“哦…是这样吗?”

茫然的望着木制的天花板,眼睛随着纹路游离不定。看的太久了,眼睛开始发酸,我只好闭上眼。

我看见银时大人他们站在我面前,他们全部都背对着我,然后丢下我慢慢离去。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呢?因为我不够强,所以无法加入他们吗?

就算下定了决心,还是会害怕吧。害怕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再也无法和大家在一起。

“银时大人…”

“怎么了?”

“我…我一定会变强的。”我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转过头去看他。“我会很努力的,会认真的学习剑道,一定会比现在强的;我会一直很听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我会做事,虽然我能做的很少,但只要是你们吩咐的,我一定会拼了命的去完成…所以…所以…求求你了…”

可不可以…

“求求你们…不要抛弃我…”

“…你在说什么啊?笨蛋啊你是?”

银时大人突然伸出手按住了我的额头,像是在惩罚我似地用力:“说什么抛弃,好像我们欺骗了你的感情,玩弄了之后就要丢弃似地。你以为这是少女恋爱漫吗?这里是JUMP啊给我认清楚!”

“银时大人…”

“不要再说这种傻话了。就算是家人也没有永远在一起的吧,你是恋家吗?”

“银时大人…”

“闭嘴。”

“银时大人!”

“我叫你安静!”

我睁开眼睛,茫然失措的看着他:“果然…没办法答应吗?”

微弱的光线透过纸门射进屋内,照在他的银发上,折射出淡淡的银色的光芒。银时大人看起来就像是在发光一样。

不,是在发光。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银时大人就像光一样,很温暖,是指引着我的光芒。

如果这种光突然消失了,我可以承受得住吗?

“喂…别哭啊,我说…你怎么又哭了?”

“我没哭…只是眼睛被光刺痛了而已。”

朦胧之中,银时大人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把目光转向了其他地方,然后又马上恢复到了原来吊儿郎当的模样:“所以说啊,你只是因为受伤了所以才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吧?你这个样子一点也不适合JUMP啊,当心被编辑发便当哦。”

“是啊…”我费力的抬起手擦了擦眼睛:“真是的…偶尔也骗骗我吧…”像那些男主角用甜言蜜语哄着女孩子一样,就算是违心的一句‘会永远在一起’都好啊,小孩子是很好哄骗的。

“哎?你说什么?”

“没什么…”意识开始变得有点模糊,大概是又困了。养伤期间也很容易犯困呢。

我缩回被子里,左手轻轻抚摸着右手上的绷带:“银时大人,我如果死了,或是有一天突然消失了,你能不忘记我吗?”

“怎么又突然说些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了?你到底要把这篇银魂同人发展成什么样子啊?你以为是纯情的恋爱剧吗?”

“别一直回避我的问题嘛…你可是大人啊…”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我像是在讲梦话似地喃喃自语道:

“别忘记了…如果所有人都忘记我,那就跟我从来不存在一样了…”

因为我本来就不存在于这世界啊…

那我的归宿,到底在哪里呢?

…………

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暖暖的晒在我脸上,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我眨了眨眼睛,梦中的事情一点点变得清晰。

原来是做梦啊…可是那种真实的梦境,更像是回忆呢。

梦中的那些片段,是我刚开始养伤时所发生的事。明明是不久以前的事,怎么会感觉如此遥远呢?

从受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我的身体也渐渐康复了。有了银时大人他们温柔体贴(?)的安慰,我的心情也慢慢好转。反抗期结束以后,我也能充满希望的期待自己痊愈的那一天。

话说回来…那真是个不好的回忆…以后不要再想起来就好了。

手触碰到挂在胸口的护身符,我再一次幸福的笑了起来。

回想起当时的事情,至今仍感觉很温暖。当时神乐把一个小小的护身符挂在我的脖子上,一脸认真的说:

“小饭你要快点好起来哦!这样我们才可以一起偷吃食物和欺负公园里的小鬼们阿鲁。”

“神乐,那种事情,我好像从来没有陪你做过吧?”

垂下头看着自己胸前那个小巧玲珑的护身符,突然觉得眼眶热热的,好像又有什么液体要掉下来了一样。

“呜…神乐…”我忍不住凑近神乐用没有受伤的左手环住了她:“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请和我结婚吧!!”

有什么东西砸中了我的头。不确定凶手到底是谁,但好像是从总悟君那的方向飞过来的。

紧紧攥着护身符,感觉从它里面涌出来的能量已经包围了我,让我顿感精力充沛。

嗯!我一定会好起来的!有这么多关心着我人啊!

我侧过头,发现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大家又留我一个人在这里了啊…

现在最令我的郁闷的只有这种无聊感了,除了睡觉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好无聊…下次说什么也不要再受伤了。

啊啊…好想见见猿飞小姐呀,不知道她听说我受伤了会不会来探望我…要是她会来就好了呢。

说起来,除了原本就住在真选组的人,目前只有妙姐来探过病呢。其实我挺想见见桂大人的,还有绷带大人…哎?说不定因为这件事,我可以让父母四人聚集在一起呢!这不就是因祸得福了吗?那就太好了!那样的话就算一直躺在床上也会很幸福的!(作者:父母四人…真不知道怎样吐槽你才好。)

或许是我的意志力太强烈了,因为我接下来就听到了桂大人的声音:

“饭君…饭君?”

…奇怪了,怎么可能会有桂大人的声音呢?幻听吗?

“饭君!醒醒!快醒醒!”

我疑惑的睁开眼睛,赫然发现桂大人的脸出现在我上方。

“桂大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ajDQryoaDZ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