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一次屈辱的体检经历 不行你哥还在家

当前代圣战的战友们的灵魂与白礼再一次并肩而战的时候,祭坛座的白银圣斗士仿佛又回到了两百年之前的时光。那时候的他面容还稚嫩,突然肩负起了辅佐教皇的职责,与塞奇一起击退冥界的进攻,成功化作连接起两次圣战的桥梁。

他们的职责,是将过去的精神和热血传递给下一代。他看了一眼拼尽全力站在他身侧守护的史昂和让叶,面露欣慰。

这两个孩子,顶住了哈迪斯城的结界,用瞬间移动拼命赶到了他的身边。哪怕他们面对的会是强大的神祇,却依然无畏无惧,一往无前。

他做到了,这些孩子也做到了。

神明并不可怕,人类才是命运的创造者。

睡神带着不甘的怒吼,被雅典娜的力量关进了圣柜之中,未来的百年时光,他恐怕只能与死神作伴。白礼长舒一口气,他的战友并未带走他的灵魂,而是用他们仅剩的力量,把他重新送回了现世。

与此同时,克雷斯托已将哈迪斯城的结界破除。雅典娜祝福的藏刀扎穿结界阵眼,熟悉的力量重新回到了圣斗士们的体内。

“干得漂亮。”白礼用力拍了拍两名弟子的肩膀。明明这位老将身受重伤,手劲却依然恐怖。史昂被拍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偏偏又眉目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冥王的左右手双子神都被封印,他们的胜算更大了。

即使是向来表情冷峻的克雷斯托,语气也温和了起来:“虽然不知道睡神的实力为何下降了这么多,但是成功封印了他,对于圣域而言是个好消息。”

“我这就用意念波告诉亚特拉,让他马上带着雅典娜大人和圣斗士们传送来这里!”白礼道。

克雷斯托正要说什么,突然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哦?原来你们圣斗士打的是这个主意?”

“谁?!”白礼感觉自己的心脏都瞬间骤停,史昂和让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力量吹飞了出去。冥王哈迪斯面带微笑,朝着他伸出手来。

纯粹的,黑色的小宇宙,宛如天边之云一般无法触及,宛如山崩海啸一般无法抵挡,与修普诺斯或者四梦神之流完全不同等级的恐怖。

遥不可及的神明。

无法动弹,无法反击,无法逃跑。

除了那逐渐接近视网膜的指尖,大脑之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甚至连无数次拯救了圣斗士的、第六感的危险警报都没有。

没有死亡的预感,当然也没有活着的感觉。

“哗啦”的一声,腥红炽热的鲜血溅满了他的全身,把他的视野都染成了一片红色。

“白礼!带着这些孩子快走!”

克雷斯托的双手紧紧抓住了哈迪斯插进他心口处的那只手,冻气随着他大量流失的鲜血,不受控制地把四周的一切都染上了冰霜。他死死地盯着哈迪斯的脸庞,有几滴鲜血沾在少年雪白的脸颊上,妖异而残忍。

“克雷斯托大人!”白礼这才堪堪反应过来。他的双手颤抖得厉害,身体因为紧绷产生了麻痹的感觉。刚才这位克雷斯托大人推开了他,自己承受了哈迪斯的攻击。如果中招的是他……

他没有克雷斯托那么强大,也许现在已经死了吧。

哈迪斯可能想把手臂拔|出来,但是这位先代的水瓶座即使身受重伤,却用肌肉和冻气将他的手臂彻底夹在了伤口里。他无法移动,只能叹了一口气道:“原本看在你们封印了塔纳托斯和修普诺斯的份上,我打算给予你们感受不到痛苦的幸福的死亡的。”

冥界内部有矛盾?

还未等白礼想明白,哈迪斯的手一动,干脆利落地捏碎了克雷斯托的心脏。

“我知道你的体内有雅典娜的神血,但是那已经在与塔纳托斯战斗的时候用掉了吧。可惜,没有了那一滴血,失去心脏的你也只能去死了。这样一想,他还算有点用处。”

“人类就是这么的脆弱啊。”少年依然微笑着,仿佛只是在感慨一朵花的凋零。

克雷斯托呕出一大口鲜血,可是理应死去的他,依然睁大了眼睛看着哈迪斯。

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是西伯利亚亘古不变的冰川,无悲无喜,清澈地映出了哈迪斯的脸庞。

那个名叫亚伦的孩子的脸庞。

亚伦心里打了一个突。

在圣域的这位智者的眼瞳里,他可以看到丑陋的自己,也可以看到善良的自己。

他的嘴角在笑,但是眼睛在哭。

宛如一面镜子,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究竟在做什么,都忠实地反应在镜面之上。

“原来如此。”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克雷斯托的嘴巴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亚伦可以读懂他的口型。

他什么都知道?!

并非如修普诺斯那般的试探,克雷斯托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他明明不过十来岁的相貌,但是眼神变得慈祥而温柔。

在亚伦成为哈迪斯以后,再也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

水瓶座的鲜血是滚烫的,也是冰冷的。亚伦像是被灼伤了一般,拼命抽回了自己的手。

而在白礼的眼中,只看到克雷斯托心口被哈迪斯破了一个大洞,鲜血将他那身黑色的礼服浸透,地面上的血泊很快结了一层薄冰,又融化成暗红的血水。

克雷斯托的小宇宙消失了。

哈迪斯甩了甩手上的冰屑和鲜血,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白礼。在神的威压之下,老人没能把握住克雷斯托用生命为他创造的机会。

他在与睡神修普诺斯的战斗之中伤的太重了,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他之所以还能动作,也不过是拼着那一口气。如今因为哈迪斯的攻击,白礼那口支撑着他的气已经散了。哈迪斯甚至觉得,即使自己不出手,这个老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又看向史昂和让叶。天鹤座的少女因为恐惧,完全无法动弹。而白羊座,他的水晶墙就像纸一样单薄。

他们逃不掉的,即使克雷斯托的话的确让他有一瞬间的动摇,但是很可惜,他们错过了这个机会。

“亚伦?!你做了什么!”

突然,天马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没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因为结界破除而得以正常行动的其他圣斗士们,如今才姗姗来迟。

“我……”亚伦开口,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干哑得厉害,但是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之时,他依然是那位高高在上的死界之王,“如你所见,我只是赐予你们圣斗士以平等的死亡罢了。”

“更何况,你在喊谁亚伦。”哈迪斯微微抬起下颚,“你说的亚伦,他早就死了啊。”

“天马流星拳!”天马的愤怒全部倾注在了自己的拳头之上,那一瞬间,他似乎成为了神话中的那位天马座,身披神圣衣,拳头所向即为雅典娜的权杖所指之处。

即使他的心中,依然残存着年幼时对亚伦的情感。但是经历了那么多次战斗,见证了那么多次战友和普通人的受伤与死亡,他早已不是那个还天真的天马了。

这是战争!

与此同时,黄金箭、圣剑、冰霜、星屑……黄金圣斗士们默契地同时出招,掩护天马的攻击。

哈迪斯似乎也被唬住了,一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与天马座的拳头撞在一起。

“觉悟吧,哈迪斯!”天马的眼瞳中有火焰在燃烧。

“啊啊,真不愧是天马座的圣斗士。”哈迪斯道,“但是,你终究只是人类罢了。”

“的确,我们只是人类罢了。”

哈迪斯猛地抬头,他看到射手座挽着弓,一支金箭正对着他的方向。

他居然感觉到了威胁。

这里不过四名黄金圣斗士,一名白银圣斗士,两名青铜圣斗士,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他有自信,即使他们使用雅典娜之惊叹,他也可以挥挥衣袖,轻松接下。

那么为什么,自己现在居然有一种寒毛倒竖的紧张感。

“你可知道,用武器对准神明是什么罪过?”哈迪斯眯着眼睛,缓缓道。

希绪弗斯声音镇定:“若能让圣战就此结束,我愿背负任何罪名。”

他的小宇宙温暖又平和,那是属于射手座的特有的温柔。

“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寒冰地狱吧,毕竟我提前去游览过一番,也不见得比西伯利亚更冷。”尤妮丝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水瓶座的小宇宙是冰原的寒冷和无情,也是冰层下波浪的汹涌澎湃。

艾尔熙德没有说话,他的小宇宙一如既往地一往无前又锋利尖锐,那是圣剑的所向披靡。

“虽然不知道寒冰地狱是个什么地方,但是四个人至少可以凑一桌麻将。啊,虽然你们大概不会玩。”史昂笑了笑,白羊座的小宇宙是宇宙中漫天星屑的绚烂,也是水晶墙的稳重守护。

他们的小宇宙汇集于箭尖,黄金箭闪烁着金光,竟然隐隐浮现了雅典娜的名字。

“这难道是——”

利箭脱弓,呼啸着朝着哈迪斯的方向飞去。

“此乃女神之箭,雅典娜大人赐予历代射手座守护大地的爱与和平之箭!”

如果说,雅典娜之惊叹只是黄金圣斗士借用雅典娜的名号,那么女神之箭,便是真真正正属于雅典娜的力量!

哈迪斯不得不使用全部力量来抵挡这一支箭,天马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狠狠地朝着哈迪斯再次出拳。

“天马彗星拳!”

他是唯一可以伤到哈迪斯的人类,他不能放弃这个前辈们为他争取的机会!

胜败在此一举!

圣战是否可以就此终结,就看他这一拳!

所有人都目光都汇聚在这个年轻的青铜圣斗士身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OlDka4dOD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