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吃奶舔下面 男人主动口你

五十二、

“就在我们山穷水尽的时候,夜叉王来了,帮助我们逃出生天。”

“怎么这么巧?”吕岩看向夜叉,奇道。

“那时我已经决定进入‘门’去寻找‘门外人’,但是缺乏关于门的信息和情报。地狱深渊难以靠近,西瓦留下的信息难以查找,因此我便想去隐星寻找毗湿奴留下的两大神族,问问他们当初毗湿奴是否留下关于‘门’的东西。

当我到达魔兽星的世界树时,树里的太阳,也就是树冠里面那个耀眼的光球,突然变得极为晦暗,整个地底几乎陷入黑暗。这个光球与乾达婆族族长的生命相连,当时我便知他出事了,于是一路寻到天堂星系,幸好被我及时找到,于是我就将密多罗和剩余的乾达婆族人护送回了魔兽星。”

“那一次真是太感谢您了,夜叉王。”密多罗将头转向夜叉,再次向他点头致谢。

“由于这次事故,整个乾达婆族全都神格受损,实力大跌,因此我们便龟缩于地底,从此闭门不出。但是,我们受到的影响并不仅止于此。我们乾达婆族并非胎生,而是从世界树的果实中孕育而产生。只有半个神格的乾达婆族族长与世界树的沟通产生了障碍,导致新的族人无法顺利诞生。长此以往,我等必定亡族。于是我便将身体融入世界之树,成为了它的一部分,这才勉强维系了我族的繁衍。”

“于是你便一直痛恨我的母亲?”苏摩攥紧了双手。

“一开始确实是这样。我央求夜叉王教我神格窥探之术,想以此刺探她和大梵天的阴谋。”

“神格窥探之术?就是你当初用来监视我的那一招吧?”吕岩对夜叉说,“但是这需要将自身神格植入对方体内吧?”

“当初我与露娜陷入热恋之时,曾经各自忍着剧痛,将自身神格切下一小粒,镶嵌进对方的神格之中。”

“一个残破的白色神格在密多罗的胸前显现,神格微微转动,将背面显示在众人面前。

只见乳白色的神格之中镶嵌着小小的一粒金色。

苏摩面色阴沉,他的额头上也浮现出一个淡金色的神格,转动之后,便能发现背面也嵌着一小粒不引人注意的白色。

”通过这个,我定位到了露娜。但是,我错了。我看到了真相,令我痛苦了一千年的真相。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还有你,遭受苦难,却无法前去相救;我眼睁睁地看着露娜死去,却因为族长的责任,不能为她殉情;我还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孩子陷入仇恨和自责,却无法在他身边开解一二。

“你,你竟然一直都在看着我?”苏摩脸色大变。

“是的。”

“这不可能!仅凭这么一点点残存的神格,你怎么可能窥探如此远的距离,而且还持续如此长的时间!”苏摩自己就是神术高手,深知这其中的不易,“你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神力来维持这个法术,就算是夜叉王都做不到!”

“确实,我没有这么多神力,但是,毗湿奴大神有。”

“毗……”

苏摩猛然醒悟,他转头向周围望去——

——乳海,毗湿奴留下的神力之海!

夜叉皱眉道:“我在教你这个法术的时候曾经说过,此法不可久用。而你不但没有听我的,甚至还还动用了星系神的力量,这已经远远超出普通神族的承受极限。”

密多罗苦笑:“我知道,可我忍不住。这种做法对神魂的消耗太大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樱林和阿素大惊:“族长!”

密多罗的脸又转向苏摩:“孩子,我知道大梵天让你来的目的,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片乳海就是是毗湿奴留下的遗物。毗湿奴大神是用它的神魂穿越‘门’,而它的大部分神力却留在了魔兽星。”

“同时,我也知道,大梵天在你的体内投下了它的影子,我们刚才的谈话,它应该都听到了。”

话音刚落,只见苏摩的的神态就变了。伴随着痛苦的吼叫,他全身突然绽放出灿烂金光,慢慢悬浮到空中,眼中喷出两条白金色的光柱。

当金光稳定下来,苏摩的全身已经变成一个发光体,眼中也不再有光喷出,而是变成了两颗不见瞳仁的白色光球。

“密多罗,”他的声音变得非男非女,每一句话都仿佛法则一般不可违抗,“放弃抵抗,放弃乳海的控制权,把它交给我吧,我可以让你们父子团聚。”

“大梵天啊,苏摩是我唯一的孩子,请你不要伤害他。”密多罗的声音听上去颤抖而又虚弱,似乎充满了卑微和楚楚可怜。

“卧槽!!大梵天简直太不要脸了!”吕岩又惊又怒,手捏剑诀便向“苏摩”攻去。

“苏摩”的力量此时却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他身子纹丝不动,一道光盾护住全身,将吕岩的攻击消弭无形。

“不准伤害我的孩子!”密多罗突然一声怒吼,乳海平空翻起巨浪,将吕岩、夜叉和樱林阿素覆盖。浪潮退去,地上留下了两个白色巨蛋,将四人围困在内。

“既没有呼唤毗湿奴的意志,也替我扫清了敌人。你很有诚意。”“苏摩”对密多罗说。

“伟大的大梵天啊,我愿意交出乳海,请问我应该怎样把乳海交到您的手上?”

“苏摩”看上去好像迟疑了一下。说实在,大梵天本人也不知道毗湿奴留在魔兽星上的是这么大一片海。片刻之后,他说:“一个月后,梵天星云将会有一条旋臂延长段将引力波送到这个星域,哪怕魔兽星那时正处于亚空间中,只要你呼应那个波段,乳海的能量一样可以传送到天堂星系。”

“大梵天啊,你看看我,我的神魂如此虚弱,怎么可能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

“苏摩”伸手,一个检测术证实了密多罗所言非虚。

“我倒是有一个方法,或许可以请您一试。”密多罗说。

“何法?”

“请您离开我的孩子,改为掌控我的身体。您可以通过我来控制乳海。我的神魂如此之弱,绝对不会对您产生任何阻碍。”

——这倒是一个方法。虽然目前它只是一个投影,力量有限,但大梵天相信,凭借自己的精神力,它可以轻易控制世界树,再借用整个星球的力量召唤梵天星云的引力波……

“好。你现在收缩自己的神魂,不要与我碰触,如果此事能成,我将赐你永生。”

一道道金色的烟气从苏摩的七窍之中冒出,飘向密多罗,又从他的七窍之中钻了进去。苏摩立刻倒地,人事不省。

密多罗的意识之海内无比空旷,空无一物。大梵天的投影刚一进入,便已察觉到不对劲。

正常的意识之海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密多罗!”

大梵天大吼一声便要离开,但是迟了。

有一点密多罗没有告诉大梵天:世界树的内部是其实毗湿奴意志的老巢。这一千年来,密多罗无时无刻不在与其打交道,早已经摸清了毗湿奴意志的本质。

它没有神智,只是一股简单的执念,保护他们这些神族的残念。但是,越简单,越强大,所以它才能持续五万年之久。但是,在这个宇宙中不存在永恒不灭,毗湿奴的意志总有一天会消散。

被保护在温室中的花朵,有没有想过万一有一天温室不复存在,那该如何?

如果不想灭亡,乾达婆族最终还是得离开魔兽星。

但是现在,毗湿奴意志却是对付大梵天投影的最好武器。它连其他神族被排斥,更遑论来的是其他星系神?

密多罗的残躯哪里禁得住两大星系神的斗法?立刻就炸成碎片。世界树的树干顿时缺了一个口子,摇摇欲坠。

几道黑色的标枪突然从地底钻出,像一个支架一般将树体牢牢托住。却是夜叉出的手。困住他们的白色巨蛋本就是密多罗使的障眼法,在大梵天进入世界树时便已撤去。

夜叉冲上前去,将双手放在树干上。与此同时,一颗白色的残缺神格落在了吕岩手上。

世界树内的意识之海内,两个庞大的身形顶天立地,两大神祇的意志正在角力。这时,一道细小的人影出现,夜叉身披机甲,全身流动着蓝光闪烁的符文,六道蓝色光翼在身后划出长长的残影,手持黑色长刀冲向大梵天。

和两大神明相比,他的大小还比不过一只麻雀,但是,修罗族的力量天生克制光明神力,他和毗湿奴意志合作,竟是对大梵天的投影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投影本就不能长久存在,一旦战斗,消耗更快。大梵天发生愤怒的吼声:“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便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躺在地上的苏摩突然全身抽搐,在他的识海中,大梵天最终还是留下了后手。一枚光明烙印被启动了,并且开始迅速抹杀他的灵魂。

吕岩见状,立刻将手中的白色神格按到苏摩的头上。

白光绽放,这颗神格开始主动往苏摩的额心钻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9nHVw0hMH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