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总裁的私宠靳颜陆擎深 帮mm脱睡衣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坚持下去,让文云思再次感受痛失爱女的悲伤。

“唉。”陈多多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气,她还在慕言林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带回稿子呢。

“怎么了。”

慕言林端着杯红酒坐到陈多多身边,明明出去的时候还是精神奕奕的,怎么一回来就焉了。

“我错了。”

陈多多把慕言林手里的酒杯夺取,一口饮尽。

“我不应该去为难云师傅的。”陈多多趴在桌上小声的嘟囔,也不管慕言林听没听到,就自顾自的说着。

“你说我是不是很坏啊。”陈多多抬头,双眼水汪汪的注视着慕言林。

慕言林一愣,薄唇微张,陈多多这是怎么了。

前几天再怎么被拒绝,也没有这么失落过。

见慕言林不回答,陈多多低下头。

“我就知道我很坏,我们立刻就回去!!”

豆大的泪珠滴在慕言林的手背上,冰凉凉的。

抬起陈多多哭花的小脸,慕言林声音低柔。

“你一点都不坏,不知道多好。”

“没有,我特别怀!”

陈多多把甩开脸,抱着头趴在桌子上大声的哭着。

一时之间,周围的人群全都看了过来。

感受着陈多多脸上传来的温度,慕言林知道她是喝醉了。也不知是西雅图的酒太烈,还是陈多多的酒量差。

“我送你回房间。”慕言林轻松的把陈多多拦腰抱起。

陈多多醉了,也不闹了,躺在慕言林的怀里不知道有多乖。

把陈多多送回房间,安顿好,慕言林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冲了个凉水澡,开着车,去了文云思的别墅。

夜已深,文思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慕言林,便知道来者不善。

“亲爱的?”文夫人揉着眼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先会房间睡吧,我处理些事情。”

文夫人疑惑的看了一眼慕言林,觉得有些眼熟。

一阵睡意传来,文夫人抵不住身体的睡意,摇摇晃晃回到了房间。

“好久不见。”慕言林倚在沙发上率先开口,语气轻飘飘的,似乎一点都不觉的自己大半夜出现,扰民。

文云思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他知道慕言林来为了什么。

“给。”

一沓纸被文云思甩到桌上。

“没有下次。”

文云思沉声警告。

“是。”慕言林满意的拿过纸,回答的干净利落,转身就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陈多多头痛欲裂,抱着头在床上打滚。

上次喝醉还是在和慕言林的那一.夜。

“醒了。”慕言林端着热水推门而入。

陈多多点点头,并不想理会慕言林,熟悉的宿醉,勾起了她的回忆,不好的回忆。

“喝了吧。”

慕言林没有介意,把水放到了床头,转身就离开了。

陈多多从床上下来,拉开窗帘,让阳光照射进来。

回去吧。

陈多多订了当天回国的机票,当然是悄悄的,没有告诉慕言林。

但是陈多多刚坐上飞机,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好巧啊。”陈多多傻笑。

慕言林冷哼一声,低声问:“怎么,想自己先跑。”

“哪有啊,我是不想耽误你度假,我都请假快一个星期了,要回去上班了。”

陈多多解释的理直气壮,但心里其实虚的很,虽然在西雅图这几天的相处,他们之间可以说是很随意了,但是离开西雅图他们就是上下级了。

慕言林瞟了一眼陈多多,闭目养神。

见慕言林闭上了眼,陈多多也随着闭上了眼睛,但是她睡不着,脑海里一直想着设计稿的事情。

她没有要回设计稿,汪总监那里怎么办。

陈多多一下机场就接到了陈贺章的电话,说是陈妈妈病危。

陈多多立刻慌了神。

还好慕言林在,当即载着陈多多一路飞驰赶到医院。

却没有在医院见到陈妈妈的身影。

她追着路过的护士医生歇斯底里的询问。

都是自己不对,只记得工作,才会发生这样的事,陈多多不断的抱怨着自己。

慕言林环抱住她,想要她冷静一些。

“怎么办,怎么办。”陈多多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偌大的医院,她要怎么找到妈妈,陈贺章的电话也打不通。

陈星云!!对陈星云!

陈多多脸上闪过一丝希望,拨通陈星云的手机。

陈星云一定知道妈妈在哪里。

电话被接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不是陈星云,而是顾尘。

“多多?”顾尘的声音传了过来。

慕言林感受到怀里的陈多多身体猛然僵住。

“顾……尘。我妹妹在吗,让她接电话。”

陈多多开口问,却不经意间咬到了舌.头,疼的她眼泪簌簌往下落。

电话那头,顾尘看着怀里喝的烂醉的陈星云,转身从包间走了出去。

“顾尘?”

“我在听,陈星云喝醉了,有事吗?”

“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吗?”陈多多抱着一丝希望问。

“伯母?伯母不是在家吗,我今天中午还见到过。”

在家……听到顾尘这样说,陈多多心里一松,手机也从手里滑落了。

“多多,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顾尘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只是,手机那头陈多多早已听不见了。

顾尘屏住呼吸只能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想开口问时,却听到了男人的冷哼声,随即手机被挂断。

慕言林看着手里陈多多的手机,眼里一片阴沉,顾尘是谁?

“我要回家,带我回去。”陈多多揪着慕言林的衣服恳求他。

慕言林当然没有拒绝。

紧踩油门,一路飞驰,本来三十分钟的路程,硬生生被他缩短了一半。

到了家门口,慕言林这次没有选择在门口等待,而是和陈多多一起踏进了家门。

“妈!!”陈多多一进门,转头就看到陈妈妈在晾晒衣服的背影。

一把冲进了陈妈妈的怀里。

陈妈妈面对突然出现的陈多多,并没有一脸的高兴,而是慌张。

“妈,你怎么样了,爸爸打电话告诉我你病危?为什么你不好好在医院待着,我不是给你们钱了吗?”

冷静下来,陈多多发现了不对劲,陈妈妈身上没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拉起妈妈的的手臂,上面也没有针孔留下的痕迹。

陈多多看着陈妈妈逐渐苍白的脸颊和颤.抖的嘴唇,等着一个解释。

“多多……。”陈妈妈眼神闪烁,不敢直视陈多多的眼睛。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9jmgg2wMm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