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重生古代女配h 夹缝生存h夕瑶

南笙的身躯微怔。

就连表情也僵在了脸上。

她感觉背部似乎被情绪撕扯着似的,挺得笔直却又僵硬,几乎不敢动弹,只有手不自觉地轻轻捏着衣角……

没想到会在病房外遇到顾北城。

这是南笙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女人眸光微闪,俨然有些许躲闪的意味,甚至不敢好好地打量顾北城。

而顾北城就那样一瞬不瞬地望着她。

那双黑如点漆的墨瞳,好似深渊般神秘莫测,又透着极有压迫性的视线,恨不得看透南笙再将她一起拉入深渊似的。

“我……”南笙唇瓣轻启。

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最先下意识想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从病房里走出来,想否认自己生病的事情。

如果让顾北城知道她胃癌……

可还未等南笙说些什么,顾北城却蓦然冷笑了一声,“呵!”

南笙愈加紧张地捏紧衣角。

她感觉背脊都有些发凉,垂首盯着脚尖,但即便不看男人,也依旧感觉有道冷凛的视线,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盯得她心虚,盯得她有些慌乱。

难道顾北城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大概是察觉到南笙的局促,傅钦将大掌搭在她的肩上以表安慰。

他出声道,“阿城,笙笙她……”

“南小姐跟傅医生感情可真好。”顾北城倏然打断傅钦的话,语气有些嘲讽。

南笙诧异地抬眸看向顾北城。

看出她眸光里那些疑惑和震惊,男人愈发嘲讽地笑了,甚至逐渐转为自嘲。

“探班都探进病房里来了,查房也不忘记带上女朋友?是不是傅医生做台手术,南小姐都会形影不离地跟进手术室陪着?”

傅钦紧紧地皱起了双眉,“阿城,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顾北城口吻冰冷,“南小姐不是一向都喜欢这么缠人吗?”

闻言,南笙那双眼睛逐渐由震惊变得有些悲凉,就那样望着顾北城。

刚刚被他盯得头皮发麻、背脊发凉,此刻全部都转入到了心里……

她感觉那颗原本在热烈跳动的心脏,此刻也被顾北城这番话浇得冰凉,寒意入骨的痛彻心扉感,几乎快要凉透全身。

缠人……

在她跟顾北城的那段感情里,曾经确实是她占据了主动,总喜欢黏在他的身边,像只小蜜蜂似的嗡嗡嗡。

但现在他觉得她缠着的是别人了。

“顾先生是这样觉得的?”

南笙声音极轻,轻飘飘得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虚弱,还是真的没什么感情。

那双沁凉清眸里的光芒透亮,依旧如曾经那般没有任何杂质,但是却添了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隐约还有些……

悲戚,甚至绝望。

顾北城的心蓦然被刺痛了一下。

尤其是在看到女孩的悲戚时,他蓦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将她搂入怀里,想曾经那般紧紧地抱着她的冲动。

但他忍住了,紧紧地攥起拳头,“难道南小姐觉得我说得不对?”

输液瓶里的药水已经彻底打完,靠近枕头的那段针管,有一截血色。

“呵……”南笙轻笑出声。

心脏的窒息感和痛感,连带着她的胃都觉得有些痛,身形跟着轻晃了一下。

顾北城蓦然松拳,下意识便想去扶。

但在女人身边的傅钦动作却快一步,立刻稳住她的身形,“笙笙。”

他将眉头皱得更紧,眉眼间皆是担忧。

顾北城伸出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中,望着那仿佛相依的一对璧人,他再次感觉自己出现在这里好像是多余的……

“几年不见,南小姐还学会在男朋友面前装柔弱了。”顾北城将手收回。

口吻里满是讽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从病房里出来是刚出院的病人呢。”

闻言,南笙甚至觉得指尖都发凉。

哪里有什么担心他知道的必要,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早就不堪成这样。

“阿城!”傅钦喝他,“说话别太过分!”

“心疼了?”顾北城扬声质问。

傅钦紧紧地攥起拳,听到他那些混账话真恨不得直接一拳头给揍上去……

他根本就不清楚事情的真相。

也根本就不知道,南笙在换上便装、涂抹口红前,在那间病房里究竟遭过什么罪,又究竟痛苦憔悴成什么模样。

“傅钦哥,算了。”

直到南笙轻轻地出声,她侧眸望向傅钦,那张原本明媚娇俏的脸蛋,看侧影时更觉得瘦削了许多……

顾北城紧紧地蹙起双眉,心也跟着紧紧揪了起来——她五年来怎么会瘦这么多?

“算了。”南笙又低低地道了一声,“他说得没有什么不对,我是来医院等你下班的。”

“笙笙!”傅钦似有些不悦。

但南笙却扬起一抹笑,“我们走吧。”

傅钦紧紧地皱眉望着女人,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触到她的视线时还是忍住了。

抬眸深深地望了顾北城一眼,“顾北城,你最好永远别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撂下这句话后,他便直接握住南笙的手腕,漠然地转身带她离开!

“笙……”

顾北城下意识上前追了一步。

但只是一步,就连唤她时名字也没喊全,脚步都顿住了,声音也哽住了。

他有什么资格去追?

又该以什么身份?前男友吗?

可人家明明跟现男友幸福得很,说不定这次回微城就是为了订婚的……

顾北城又攥了攥拳,针管里的血更多了。

“顾总……”薛助理弱弱地出声。

他刚才默不作声地感受着尴尬的气氛,只觉得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诡异。

薛助理试探着问道,“回血了,要不咱先回病房换瓶药?”

顾北城眸光微深,他望着南笙和傅钦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

那决然离开,甚至还握着她的手腕……

就好像他亲眼目睹了南笙再次跟着别人男人私奔似的,心如撕裂般疼。

“顾……”

“闭嘴!”顾北城蓦然打断他的话,伸手直接拔掉针头,“给我办出院手续。”

他口吻极凉薄,还有些恶狠狠的。

“可是……”薛助理刚想说些什么,抬眸却看到顾北城警告般的冰冷眸光。

他立刻硬生生地讲话咽了回去。

只能硬着头皮道,“办办办!立刻办!”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c9jlhlodMl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