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肚子胀痛吃不下饭想吐 史上最荡婚礼全文阅读

宋遇安的眼神落在了沈秋风的脸上,又道:“刚才在所有的家长都走了之后,我诱导小风玩了一会平衡木,他的表现还不错。”

沈夏云惊异,她这会完全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了,反而是惊奇的说:“小风愿意和你一起玩平衡木?”

宋遇安笑了笑,道:“虽然最近我接触小风比较多,但准确的说,是他一个人玩,我负责在旁边看着他照顾他给他指示,他依旧不愿意和我说话,夏云,小风的功能障碍主要体现在社交这一方面,他不说话,可能是因为他不愿意社交。”

沈夏云点头道:“对,他从来都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我平时带他出去,也是尽量去人少的地方,如果人多,那就得随时注意他的情绪。”

宋遇安道:“别紧张,你照顾小风这么多年,肯定知道社交障碍是正常的,不过小风虽然已经过了最佳的干预年龄,但这不代表他以后没有好转的可能,最近他不是已经会用简单的动作表现心里想要的了吗?”

“宋姐,我不要求小风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只是想他能生活自理,可以进行简单的社交,这样……即使万一哪一天我不能再继续照顾他了,他自己也能活下去。”

“夏云!”听到两人对话的徐则忍不住喊了沈夏云一声,他上前扶住沈夏云的肩膀,道:“放心吧!你一定可以一直照顾小风,而且,别忘了,还有我呢!”

深夏雨感受着肩膀上的宽厚掌心,她看了宋遇安一眼,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反应,沈夏云狐疑,难道自己猜错了?

沈夏云往身侧走了一小步,从徐则的手下挣脱,道:“谢谢徐哥,我没事,就是听到小风有好转的可能,一时太过激动了。”

徐则点头,不留痕迹的收回自己的手,没有一丝不自然,他道:“遇安,现在开始干预小风的病情,他大概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宋遇安无奈道:“拜托,这种问题无论是多么德高望重的医生都不会回答你的好吗?每个患者都有个体差异,而且小风又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患者,我们只能保证每天随时随地都在干预他,但是最终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得看靠自己。”

徐则:“你现在怎么跟医院里那些没个准话的医生一个样了!”

宋遇安瞪大了眼睛,“你说谁呢?”

沈夏云忍不住抿唇笑了,心中的郁结一扫而光。

这么一耽误,沈夏云是彻底忘记了在微博上向她粉丝做解释的这件事,直到忙完所有事情,晚上回到家里,收拾完之后临睡之前才想起来。

“难道是年纪大开始健忘了?”

沈夏云拍了拍脑袋,重新打开微博,这才发现,事情经过一下午的发酵,辐射范围又扩大了。

期间还有几个账号一直在评论区帮沈夏云控评,虽然这一次并不需要什么控评。

其中一个疑似孩子家长的账号道:“我可以作证,@来自星星的弟弟开福利院的事情是真的,但保证没有利用名气圈钱,我就是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已经在心钥报名了,你们可以去查查,一线城市的这种机构每个孩子每个月得花多少钱?除非有政府补贴,否则肯定上了六千,但是她只收一千五的学费维本,这真的很难得,我们一家都很感谢她,所以,我不想看到有人诬蔑她。”

在结尾,这人甚至还贴上了他们在群里同沈夏云的聊天记录截图,可以明显看出,沈夏云的确是完完全全在为孩子考虑。

有专业人士鉴定,这几幅截图不是p的,所以除去他们这个群聊消息作假这个可能,剩下的,就是沈夏云真的在开一个完全福利性的机构。

也有人说道:“我目前就是心钥工作的志愿者,我可以作证,@来自星星的弟弟保证没有多收一份前,为了节约成本,她前段时间一直在外面跑着联系人,所以福利院才给我们免了租金,所以有热心公益的人给了最便宜的装修费,也因为如此,才有了现在一个月一千五的学费,她是一个很努力,很认真,很善良,也很高尚的人,请你们不要再污蔑她。”

沈夏云皱眉,这人自称是志愿者,李皓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那么就是葛灵?白静?苗珍珍?还是冯洲?

但想不清楚,沈夏云也没再去想,明天去问问就知道了。

沈夏云继续往下翻看着网友们的言论,看着看着她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网友们是冲动的,激动的,甚至有些偏激的,但他们在某些时候,又真的是特别可爱。

打开微博编辑页面,沈夏云开始编辑新的内容。

“今天忙了一天,现在才有时间看微博,很抱歉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解释,我用弟弟卖画的钱开干预中心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我保证,我的目的是为了更多像弟弟一样的自闭症孩子,可以在最适合的年纪得到最好的干预,西安本地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自闭症孩子的康复训练机构,起初,我是想开一家特殊学校的,但那需要的财力太大,目前我实在无法负担,只能后退一步,先开一家干预中心,学习经验,如果你们支持我,就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坚持下去,也许在不久之后,我真的可以将学校开起来,帮助更多的自闭症患者。至于今天的视频中的事情,只是开业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是我们双方沟通不良,出了些误会,现在已经过民事调解,双方达成了谅解,希望大家能够理性看待这起事件,谢谢你们。”

一键发送。

当初开自闭症干预中心之前,沈夏云就想过这件事之后肯定又会在微博上被爆出来,当时她预想过各种爆料过程和结果,但最终还是没有想要会以丑闻的方式爆出,更没想到,民众的反应会是这般完全向着自己。

沈夏云心想着,若是邓霞和田新鹏看到这些评论,会是个什么表情?

网友们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而不愿意去听别人是怎么说的,但是现在沈夏云的形象在网络上属于正面,只要她不爆出真正的丑闻,那么便能够永远的在舆论中站立住。

沈夏云从来都不在意舆论对于自己的看法,但是现在的她不是一个人,她要保护弟弟,也要保护新生的心钥,所以她必须保证舆论是完全正面的,她不能让还未成长起来的心钥胎死腹中,她要看着它成长,壮大。

现在是沈夏云在保护心钥,但是等到心钥完全成长起来之后,就换做它来守护他们了。

第二日,对于沈夏云来说,微博的舆论事件截止目前等于完全揭过,神清气爽的沈夏云带着沈秋风来到了福利院,此时晨光已经破晓,金色的光芒印在脸上,仿佛空气中都是阳光的味道,这给人以无限的希望的动力。

约定的上课时间,是每日上午九点至下午六点,因此这个点,家长们和老师都还没到来,整个心钥此刻只有沈夏云姐弟和早早过来帮忙打扫的陶念。

沈夏云从陶念的手中拿过扫帚道:“陶阿姨,就只有两间房子而已,我来打扫就行了,这么早,您怎么也不多睡一会?”

陶念有些遗憾道:“我就是想帮你做些事,昨日你开业,正好赶上了有两个孩子拉肚子,我带他们去看医生,结果就错过了你的剪彩,也没想到后面会出那种事,这田新鹏夫妻平日就嚣张,没想到竟然那么不讲理。”

陶念昨日忙完之后便听说沈夏云一行人都去派出所做笔录了,等到晚上回家,小孙子给自己看了微博之后才知道发生了何事,一时间对于那对不讲理的夫妻充满了厌恶。

沈夏云笑着安慰道:“那就是个意外,而且也是我没有考虑清楚,这些家长肯定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参加干预课程慢慢恢复。”

陶念忿忿然,用一种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沈夏云,而后将扫帚给了沈夏云,自己反而去带沈秋风了。

沈夏云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前陶念说等到干预中心开起来要过来当义工,但是她最近一直都在照顾着的那两个孩子一时半会也离不开她,此时只能搁浅。

等到沈夏云将东西收拾好,时间也差不多了,陶念已经离去,沈夏云带着弟弟在教室内等待着学生和老师们的到来。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到来的居然是手里拎着包子和豆浆的冯洲。

“夏云姐,你来的真早。”冯洲一看到沈夏云便笑的十分阳光的打着招呼。

沈夏云道:“我提前过来打扫卫生,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他们几个呢?”

“我们的家又没再一起当然不会一起来了,不过我刚在群里问过了,他们都已经在路上了。”

冯洲干脆在沈夏云身边坐下,拿起了包子和豆浆,问道:“夏云姐,你和小风吃早餐了吗?”

沈夏云道:“我们在家吃过了,你赶紧吃吧!”

冯洲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不一会儿,一股小笼包的味道便充斥了整个教室,沈夏云站起来将窗户开大后又坐了回来,道:“以后不要在教室吃东西。”

唔!

嘴里还叼着最后一口包子的冯洲一脸懵的看着沈夏云。

沈夏云无奈笑道:“味太大,孩子们闻见不好。”

“嗯嗯,我知道了。”

冯洲嚼也没嚼几下直接将包子全部咽下,几口吸完了豆浆,连忙将食物的尸体扔到教室外的垃圾桶里,毁尸灭迹。

回到教室后,冯洲还真觉得味道有些大,阳光大男孩难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Vn1eEw2wWXQ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