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手滑到下面好湿啊文 很黄的小说

方建平被她一脚踹的往外挪了挪,没动,郝瓶梅见人没动,孩子还在哭,就又踹了一脚,道:“给儿子冲奶粉去!方建平!别睡了!”

方建平终于被这用力的一脚踹下了床,睡醒朦胧的就爬了起来,他脸都是丧的,低眉耷眼的应了声,就穿着拖鞋出去给儿子冲奶粉。

郝瓶梅则去把二宝抱了出来,一边摇晃着哄他,一边眯着眼打瞌睡。

不一会儿,方建平一手摇着奶瓶进来,还未说话,先就是一个大大的呵欠,显然也疲惫的不行。

郝瓶梅冲他伸手,道:“快给我……没奶他不肯睡。”

方建平用手背试了试温度,道:“我再摇一下,还有点烫。”

郝瓶梅随口埋怨道:“冲个奶粉都不会,你能干什么?这大半夜的,还得等奶粉凉,你看看你儿子肯不肯等?”

方建平默不作声的坐在床上摇奶瓶降温,上下眼皮都要粘在一起了,手上的动作时不时就慢下来,然后又迅速快起来。

郝瓶梅轻柔的哄着二宝,眼下也是深深的黑眼圈,泪沟也格外明显,已然有沧桑的样子,见方建平的手又没劲似的停下了,就又踹了他一脚,道:“奶瓶!”

方建平从朦胧睡意中被踹醒,哦哦的应着,又猛摇了一阵,试了试温度,递给她,郝瓶梅也试了试温度,才将奶嘴递到了二宝嘴边。

小东西抱住奶瓶就是一阵猛吸,睁着圆乎乎的眼睛吧嗒吧嗒的吸奶嘴,看起来可爱极了。

方建平叹了口气,道:“好了吗?能睡了吗?”

郝瓶梅道:“还要等会儿,没见才吃奶……去拿片尿不湿,我看看……”她探手去二宝身下摸了下,道:“要换,他不舒服一会还要哭。”

方建平又打了个呵欠,去柜子里拿尿不湿,道:“什么时候他才能不吃夜奶啊……这特么都是什么日子!”

郝瓶梅也疲惫道:“还有两个月吧.”

方建平将尿不湿拆开,递给她,道:“还要两个月啊?……这半年真不知道我怎么过来的~”

郝瓶梅熟练的给二宝换尿布,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过来的。”想想这半年来的日子,就只有心酸两字可以描述,“行了,别说了,睡吧,估计一会还要起。”

方建平嗯了声,倒头就睡。

郝瓶梅伸手探了探儿子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烧,这才将已经不喝奶的二宝抱回了小床,将奶瓶也放在床头柜上。

医生说半岁的孩子,体内携带的母体抗体体内最低,孩子本身要建立自己的防御系统,这时期最脆弱,容易生病,她就一直提着心。

谁知这样的小心又小心,二宝还是发烧了,就在半夜又一次吃奶时,怎么哄都哄不住的哭,小脸蛋烧红一片。

郝瓶梅用体温计一量,38.5℃,当即就有点急,还是方建平稳重,说赶紧先物理降温,两人就忙准备了温水,给孩子擦身体降温,但情况并没有好转,二宝还是越来越热。

两人都一阵着急,连刘晓娥都惊动了起来,家里只留下刘晓娥看家,就忙带着二宝去医院。

这一折腾,天就亮了,郝瓶梅坐在椅子上抱着二宝挂针,方建平见着二宝也安稳了,就跟郝瓶梅商量着去上班了,刘晓娥送完团团,就接替他来了医院。

刘晓娥还给孩子带了奶瓶和奶粉,见着郝瓶梅后,就忙忙的去找护士给孩子冲奶,跑上跑下,跟郝瓶梅一起照顾二宝。

见二宝含着奶嘴就睡了,两人这才又松了口气,刘晓娥道:“梅梅啊,这一瓶挂完还有没啊?”

孩子的挂瓶滴速都很慢,一小瓶往往也要两个小时,如果还有,那她就要给大人也准备点吃的了。

郝瓶梅摇了摇头,道:“这一瓶挂完就没了,也应该退烧了。”

刘晓娥拍抚着胸口,脸色有些不好看,嘴唇都有些发灰,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手无意的给自己顺气,喘息也有些重,仿佛还有些紧张。

郝瓶梅就安慰道:“妈,您放心,医生已经听了心肺摸了肚子,没什么不正常的,一会退烧了就没事了。”

刘晓娥脸上仿佛常年都挂着笑一样,道:“好,那我就——”

话未说完,人就顺着那座椅往下滑,郝瓶梅忙惊声叫道:“妈,妈?你怎么了?来人啊!”

……

方建平慌慌张张的来到医院时,刘晓娥已经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身边还有护士在记录数据

郝瓶梅抱着二宝坐在病房里的等候椅上,一边用奶瓶给二宝喂奶,一边时不时抬眼看向病床上的刘晓娥。

方建平气息都没喘匀,三两步就到了医生身边,低声道:“医生,我妈怎么样?”

那女护士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给刘晓娥调整了下吊瓶的滴速,道:“冠心病,是老年人的常见病,暂时没什么大事,记住不能让老人过多劳累,要注意患者的日常饮食,一定要规律。”

方建平连连点头,那护士又道:“沈医生在三楼309, 一会你们去找他,具体事项沈医生会仔细跟你说。”

方建平又连声应着,那护士这才合上病历本,迤迤然出去了。

方建平看了看病床上的刘晓娥,只觉她面容苍老,那头花白的头发里黑色更少了,脸上的抬头纹深刻的都有指头深,眼窝深深的下陷,那挂着吊瓶的手上似乎只剩下一层粗糙的皮,青筋不用用力,就显眼的在手背上凸现。

她老了,真的老了,方建平想。

从未有一刻,他的感觉如此清楚的发现刘晓娥老了。

心里有些难受,身后的二宝又发出懵懂的声音,仿佛有什么格外开心的事,竟发出愉悦的叫声。

郝瓶梅抱着他,轻轻的晃着,道:“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很苍白,但此刻除了这句话,似乎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方建平用手抹了把脸,转身走到她面前,看了看二宝,道:“二宝怎么样?烧退了吗?”

郝瓶梅也神情疲惫,道:“退了,没事了……你先去沈医生那吧,先给妈把药取了,医生说妈估计晚上就能醒。”

方建平点了点头,就出去取药了。

这一耽搁,就又是半小时。

夫妻两轮换着去吃了饭,郝瓶梅靠着方建平补眠,两人昨晚就没睡好,此刻更是疲惫,连话都没精力说。

等护士又一次来查房的时候,两人才都又有些清醒,二宝也睁开了自己的大眼睛,正咬着手指玩。

方建平呼噜了把脸,让自己保持清醒,将孩子交给郝瓶梅,道:“媳妇儿,你先回去吧,妈中午来也没带多少奶粉,二宝以后该又饿了……医院里我守着,你明早再来。”

郝瓶梅想了下,也觉二宝的确不适合在这里过夜,就道:“那你晚上警醒点,看妈有什么需要……你先看一会二宝,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方建平本来在揉捏郝瓶梅枕着的那边肩膀,让有些发麻的手臂活动起来,闻言就接过二宝,道:“带两份,你也吃一点……唉,保温桶没带,一会妈醒了我再给她去买吧。”

郝瓶梅应了声,就出去了。

等给方建平买完饭,时间也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了,方建平催着她回去。

郝瓶梅也没多留,就将二宝裹严实了,先回去了。

……

团团又一次让黄美琪接了回去,郝瓶梅回到家时,已经快11点,给二宝擦了身子,又喂了奶,就已经凌晨了。

她又给方建平发了短信问刘晓娥的事,方建平回了句已经醒了,又简单说了两句,就没再说。

郝瓶梅躺在床上,心里却开始琢磨这件事。

上午的时候,医生说刘晓娥是饮食紊乱导致的体内脂质代谢紊乱,让她体内的血脂胆固醇沉积,从而出现的血管硬化和堵塞。

这样的情况,再让刘晓娥带孩子已经不可能,半岁大的孩子正是好玩爱动的时候,整天会爬来爬去,要看住,实在费心的很。

今天还没来得及跟方建平说这事,但刘晓娥一病,这就是她和方建平不用明说的默认。

本来还想着这两天就去俏丫头上班,正式接手产品部,再将俏丫头的产品渠道扩一扩,周莉一个人毕竟太勉强了——但现在看着,可能暂时还不行。

她们家地方不大,已经再住不下另一个人,况且她们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他们请个住家保姆,她以后只能自己带二宝了。

郝瓶梅心情沉重,觉着桥所未有的烦躁。

果然是这样,生二宝之前她就知道这孩子会给她的事业带来很大阻力,此刻,果然就让她陷入这种尴尬境地了。

她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生活的泥潭,竟感觉到了痛苦,哪怕睡在那里的孩子可爱的像天使,她还是觉的难受,那些孩子带给她的快乐仿佛都抵不上这时候的痛苦。

一夜又起来三次,次日是个大晴天,郝瓶梅用婴儿车推着二宝出门,还给刘晓娥带了换洗衣服,连同二宝的奶粉罐。

方建平被醒来的刘晓娥打发去上班了,郝瓶梅看见她的时候,老人正自己端着碗吃饭,手还有些抖,花白的头发都失去了光泽,有些干枯的凌乱着。

郝瓶梅想到了也已经有了白头发的黄美琪,心里莫名就是一酸,叫道:“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Vn1eEa2dWX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