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爽文

朱曼娘结局 又大又肥硕的奶头小说

“启禀王爷,大事儿不好。”一名侍卫匆匆来到梁少阳书房,神色慌张的说道。

“又出了何事?”梁少阳只觉得脑仁疼,这可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刚解决一件棘手的问题,又有了新的状况。

侍卫说道:“郡主中毒了,命在旦夕。”

梁少阳大吃一惊,中毒?怎么又是中毒?好像突然之间身边所有的人都与毒有了不解之缘。

“启禀王爷,郡主院里的侍女来报,郡主已经歿了。”又一个侍卫拦住了正要出门前去看望群主的梁少阳。

“歿了?怎么会这么快就歿了?消息无误?”梁少阳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一个柔情似水,温婉动人的女子就这样没了?

侍卫说道:“郡主没有等到太医的到来,便已经没了呼吸。具体情况,还待王爷亲自去探查了。”

梁少阳在侍卫的带领下脚步有点儿踉跄的走到了冯思琴的院落中,远远的便听到了悲戚的哭声。

冯思琴虽说没有和自己情投意合,举案齐眉,也毕竟是从小跟在他身后长大的。要说猛然闻听她的死讯让梁少阳无动于衷,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梁少阳的眼中盈满了泪水,说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他声音有点儿哽咽:“太医何在?”

“老臣在。”一名白发太医走出人群,跪在梁少阳面前说道。

“王太医,距你诊断,郡主是中了何毒?怎会如此迅猛?一时片刻竟也没能挨住。”梁少阳强忍泪水,找回理智,追本溯源,查问因由。

太医院御医王振邦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启禀王爷,老臣才疏学浅,竟无法辨别此毒,上请王爷恕罪。据老臣拙见,这是一种罕见的蛇毒,见血封喉。”

“蛇毒?难道是……”一个小侍女轻声嘀咕道。

小侍女声音虽说并不是很大,可凭借着高深的内力,敏锐的听力还是将她的话听了个清楚。

“你说什么?”梁少阳厉声质问道。

小侍女被梁少阳的威势吓得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浑身不住的颤抖。

梁少阳看她如此表现,心中烦闷更甚,但还是压了压即将暴走的怒火说道:“本王问话,为何不答?”

小侍女舔了舔嘴唇,又咬了一下下嘴唇,才轻声的说道:“今天午后,我在庭院里看到了一个身着白衫的女子进入郡主房里,那身形像极了王妃。况且,奴婢听说,王妃前两天刚刚用毒蛇袭击了一个欺辱她的男人,所以……奴婢就怀疑是不是……”

“你倒心思缜密,那为何不能为郡主防患于未然?却此刻仅凭借臆想就怀疑王妃下毒,你可知以仆告主,其罪非轻?”梁少阳口中呵斥这一名婢女的猜疑,心中却也种下了一颗名为怀疑的种子。

小婢女壮了壮胆子说道:“奴婢也只是大胆假设罢了,王爷若是想要堵住悠悠众口,奴婢不说了就是,还望王爷宽恕。”

“来人,去椒蘭殿请王妃过来。”梁少阳吩咐门口侍奉的侍卫。

一名侍卫接到命令后,就马上离开了。

“王爷传我?所谓何事?”叶刕此刻怀里正抱着一只毛色火红的兔子,听说梁少阳找她,她立马觉得定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侍卫于是便把郡主院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叶刕恍然大悟:梁少阳的青梅竹马死了,还死在了中毒,要死不死的还是蛇毒,怎么事情就发生的这么巧?好像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就是杀人凶手。

大概是又被他怀疑了吧!毕竟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呵,真是可笑,我还竟然放不下这样一个无情的男人。叶刕摇了摇头,希望可以摒弃心中杂乱的思绪。

来到了冯思琴的院子里,人们自发的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路,好让她顺利的进入冯思琴的房内。

“你去看看她中的什么毒。”梁少阳指了指此刻已然成为一具尸体的冯思琴,示意叶刕上前查看。

叶刕走上前去,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冯思琴脸色铁青,舌苔发黑,双拳紧握,四肢蜷缩。种种迹象表明,她死的时候定然是痛苦不堪。

叶刕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朝着冯思琴的手掌划了一道。

不待叶刕仔细查看,就被梁少阳一把拉了过去,照着她的脸庞打了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却如同一声炸雷一般让叶刕脑袋嗡嗡作响。

梁少阳怒吼道:“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她都已经死了,你为何还不放过她?难道,她留一个全尸也是奢侈了吗?”

叶刕捂着自己的脸庞,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却比不上心中的那种滋味。比起心里的痛,脸上的痛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叶刕抬头看着梁少阳说道:“你若不信我,为何让我过来查看?”

梁少阳一下子说不清楚自己当初究竟为何要让她过来的了,是为了对质?还是为了给她一个还自己清白的机会?

既然决定了要给她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为何就不能完完全全的相信她?梁少阳觉得现在的自己变的不像自己了,战场上那个杀伐果断的自己在面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叶刕看着面露悲凄的梁少阳,知道她还是得不到他完全的信任,甚至是得不到他的一个解释。

冯思琴中毒时间不长,刚刚死亡的人血液尚未凝固,叶刕用匕首沾了点冯思琴手心的血液,放在自己的鼻尖闻了闻:气味腥甜,隐隐有股臭味。血液颜色却是罕见的紫色。

这个味道似曾相识,还有这血的颜色……到底是哪里见过这样的毒呢?见血封喉,一招毙命。

不可能啊,那种蛇早已绝迹,怎么会还有这样的毒出现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叶刕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中。

王太医向梁少阳走了过来,想要说些什么,梁少阳向他微微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太医不要打扰叶刕的思考。

太医默默无声的退了下去,静立一旁。

时间悄悄的流逝,空气似乎都静止了下来,没有人走动,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一点儿声音。

“难道真的是……”叶刕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梁少阳看着纠结无比的叶刕询问到。

叶刕看了看他,缓缓说道:“很多年以前,在幽冥界生长着一种叫做忘忧草的植物,这种植物之所以名为忘忧,则是因为她奇毒无比,触之必死。死状安详,犹如人在睡梦之中。伴随忘忧草而生的有一种蛇,称为销魂。名虽为销魂,却是让人在极度痛苦的状态下迅速暴毙的一种毒物。”

“王妃你既然知道有此毒蛇,何以多次否认,认为此事不可能?”王太医奇怪道。

身为太医,对药对毒都有着莫大的兴趣,正所谓:药用好了是药,用错了就是毒。毒用好了也可以是药,用错了就是毒。

世间万物本就如此,根本没有神的定性。有时你觉得自己处于有利地位,却恰恰会成为众矢之的。有时你觉得自己进退维谷,也许你就站在天平的中间。

叶刕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是因为,无忧草和销魂害了一人。那人是杜峰的妻子,杜峰是幽冥殿的一名杀手,狠绝无匹,人送外号毒蜂。杜峰的妻子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一日发作数次,每次都痛不欲生。有人说只要让她同时服下无忧草的一片叶子和销魂的一滴唾液,就可治愈她的病。可结果,那个女子还是死了。杜峰为此将忘忧草连根拔起,销魂蛇全部毙命在他剑下。自此这两种毒便再也不曾出现过,更加不为世人所知。”

“哦,原来如此。”王太医表示理解。

梁少阳对着叶刕审视了一番,她究竟都经历过些什么呢?这些秘闻她是从何得知的呢?又是谁处心积虑要栽赃嫁祸与她?定要置她于死地,到底是怎样的仇恨呢?

叶刕被梁少阳盯得头皮一阵发麻,手足无措,只能不断的躲闪着他探寻的目光。

“来人,送王妃回房。没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前去探望,也不许她和她院里的人踏出椒蘭殿半步。”梁少阳一声令下,侍卫立马进来准备带走叶刕。

叶刕恨不得翻个白眼,他这是又有哪根筋不对了,无缘无故的为何要限制她的自由:“梁少阳,你凭什么关着我?”

“就凭我是你的夫君,就凭夫为妻纲,就凭你还是郡主一案的凶嫌,这些还不够吗?”梁少阳难得给叶刕解释了一番。

只是他的这一番解释到了叶刕的耳中就成了:我是你的夫君,你必须听我的,你还没有摆脱杀害冯思琴的嫌疑,所以我要变相羁押你。

梁少阳此刻想的却是,有人针对她定下如此精密的计划,可见并不是一时兴起,必定是蓄谋已久。

将她关在椒蘭殿,里面人不出,外边人不入。再加派人手日夜守护,想必贼人难以轻易得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dmsw/2020/VO1GFhodOG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