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肉写得很好的糙汉文 粗大的肉棒

童言回到自己办公室,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可是却始终力不从心。脑子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不自觉回想起小时候和韩勒同进同出的一幕——

那时候他们感情非常要好,她稍微撒下娇,她要什么,他就给她什么,必要时装下假哭,他便着急到不行,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哄她。

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童言却心思百转始终不能安心工作,她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埋葬那段一厢情愿的感情,可是一跟韩勒接触,本来坚定的心不自觉就动摇了。

看来,在彻底放下一切之前,她不能再跟韩勒接触了。

他有他的幸福。

而她,也有她的生活!

想起围绕自己生活的那个人男人早上怒气腾腾离去的一幕,她不自觉轻拧了下眉峰,猜测道,这段婚姻,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吧!

权枢在家里气愤离开,去了酒店梳洗,命人送来一套新衣服,换上,这才带着一身还没有消散的疲惫,黑着脸来到公司。

没看清他脸色的青木立即狗腿地跟上来,笑道:“权少,你怎么来上班了?夫人也没拦着你?”

都说小别胜新婚难舍难分,权少跟夫人本来就是新婚,再加上小别几日,按常理来说,现在应该是在家里如胶如漆,可是他却来上班了,青木下意识把这当做新夫人体贴,善解人意,能娶到这样的好老婆,简直是全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所以,他料定权枢心情应该很不错,才上前攀谈。

权枢本来心情就不佳,再听到青木这话,心里更加火大万分。

他停下脚步,转身,目光阴测测地刮了他一样,沉声警告:“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

青木莫名其妙,但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强烈的不悦,立即识趣的噤若寒蝉。

权枢蹙眉看着他,若不是看在他一向办事还挺利落,没了他办起事来还真挺不方便的,他一定要将他发配到偏远地区的分公司去工作。

不是他特意提醒,他不会昼夜不分的操劳工作只为早点赶回去,结果却看到那个女人为别的男人而哭泣。

他现在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个女人?虽然念在以往无功也有劳的份上,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饶!

“青木,从今天开始,你调到软件开发部门,如果设计不出一款销售量高的软件,你暂时就别回来了!”下完命令,权枢扭头就走。

无视背后听到自己突然被调职,惊慌大喊,“为什么?”的声音。推开办公室门,走进去,将门重重关上,阻隔外面的一切声音。

被挡在门外的青木瞪大眼睛,不能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做错什么事情了?问候一下也有罪吗?为什么突然把他调到那么冷门,不赚钱的部门,而且还定下设计不出一款销售量高的软件就不准回来。

他们夫妻俩吵架了?

可是这关他什么事情啊?他真冤!

坐在办公桌上的权枢却无心工作,回想起她一再为那个男人哭泣的画面,他眉头忍不住深锁,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为那个男人哭泣了!

她似乎真的很喜欢他,喜欢到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

嫁给他,心里却装着别的男人!

权枢怎么能忍!

他打电话让秘书部送进来一份娱乐早报,翻开到印有那男人照片的一页,阅读完上面的文字报道,他眉间的皱褶更加深几寸。

原来那个男人是南城韩家的独生子韩勒,回想起婚礼上他们两人相处的一幕,他们的感情似乎还不错?

既然如此,为什么童家出事,童言当初不是找他帮忙?而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求助?

觉得有些不对劲,权枢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刚走到软件部门的青木,吩咐他立刻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转眼日落西沉。

上次的事情给了董事会一个重重的打击,再加上权枢在背后支持,让他们有了一些警惕,不敢轻易造次,这些天,公司一直在往好的方面进展,先前亏损的几个部门,也已经慢慢有了回利。

虽然工作量很多,但是并不烦琐,童言五点半钟,准时下班打卡。

她回到权家别墅,佣人们已经把晚饭都做好了,管家对她说:“少爷还没回,小童,你是先用餐,还是等少爷回来一起用餐?”

突然碰上韩勒的冲击,再加上忙了一整天,童言早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此刻听管家提起“少爷”顿时就忆起来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满身的不自在。

“我先吃吧。忙了一天,太累了,早点吃完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继续工作呢。”

“哦,好的!”管家声音里透出一丝失望,但还是转身去吩咐佣人们把饭菜摆上桌。

童言吃过晚饭,便起身上楼,进房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闪躲的视线无意扫过房间内那张宽大的双人床,早上发生的一幕,清晰地浮现在脑海,虽然最后他还是收了手,可现在想起来,她仍旧心有余悸。

本来两个陌生的人一起相处就有些尴尬,在发生了早上那样的事情后,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继续在一间房间内相处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分开。

权枢刚踏进家门,揣在西装裤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他接起来一看,是青木的来电。

料想应该是调查有消息了,他问道:“说吧?什么情况?”

“童家出事的时候,韩勒不在家,好像是碰巧到国外出差去了。”

权枢了解后,挂断电话,脸色不由得又阴郁两分。

原来这就是她找自己帮忙的原因。

因为联系不上他,所以退而求其次!如今他回来了,她是不是还想着跟自己离婚?

权枢沉着脸走进大厅,正准备命人收拾桌上餐桌的管家立即迎接上来。

“少爷,你回来了?夫人她刚吃过晚饭,你是现在用餐还是等下再吃?”

权枢精锐的目光在大厅内扫了一圈没见到她人,问管家,“她哪去了?”

“夫人啊?她吃完饭就上楼去了。”听懂他问题的管家如实回到。

权枢抬眸看了眼异常安静的二楼,遂迈步前去,他刚走到开启的卧室门口,就看到童言一手抱着一捧整齐叠好的衣物,一手拖着一个红色的行李箱走出来。

他很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脸色蓦时一沉。

“你想做什么?”

手上的衣服挡住了童言的视线,使她根本没看到门口站着有人,突然听到熟悉而温怒的男声,她吓了一跳,手上的衣服掉落在地上,行李箱也失控地滑出去。

她这才看到权枢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前,脸色阴沉瘆人,她心里不由得一惧。

“我把我的东西搬到客房去!”面对权枢,她心里一阵膈应,他此刻一副盛怒的神色,又让她莫名的生出了心虚与胆怯。

“谁准你搬到客房去的?”权枢蹙着眉,看着她此刻的举动,又想到刚刚那个电话,脸色愈发难看了。

“新婚就要分房睡,你存的什么心?”

当初因为联系不上韩勒,才请求他的帮助,如今他回来了,她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奔入他的怀中?

看着她此刻一副唯诺的模样,不知道面对韩勒时又是怎样一番景象,他心里突然感到极不舒服。

“我没存什么心!”童言不懂他为何这么说,连忙解释道:“只是,在发生早上那样的事情,我想,我们暂时还是分开睡,对彼此更好一些!”

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她暂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是这么面对面站着,她便浑身都不自在,想必他也是如此吧!

童言并不笨,可惜却不了解男人。

几乎在她话音刚落的同时,权枢便严厉出声:“不准!”

分房睡,想都别想!

童言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难道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他还能够坦然面对自己吗?

权枢一脚将不远处的行李箱踢进房,然后抓住她的手,将她拉进房,说道:“没有我的容许,你不准搬去其他房间睡!别忘记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既然嫁给我了,就把你心里那些歪念头全部给我打消,好好做好自己的本分!”

他言下之意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童言听出他的圈外之音,却听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感到很莫名其妙。

他在说什么?她能打什么主意?

手腕被他用力握紧,刺痛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拧紧眉头,她刚准备让他放手,耳边忽然传来管家惊讶的声音。

“怎么把衣服丢在门口啊?”

刚上楼的他捡起散落一地的衣物,一起身,就看见卧室里少爷抓着夫人的手,一副欲大动干戈的画面。

他连忙抱着衣服跑进去,分开两人,苦口婆心地相劝。

“少爷,夫人,你们俩这是干嘛呢?才结婚几天啊,吵两嘴也就算了,怎么还动起手来了。要知道这婚姻里,最忌讳的就是动手了!你们俩好不容易走在一起,可别把感情打散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zHcRk0hSU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