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不行太大太长了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许夏希目光灼灼地看着龙坤。

一开始不发一言,认真专注的态度足以让任何人夸耀她的用心。

龙坤心中十分满意,洋洋洒洒一大段,末了总结道:“虽然厉宸让你整理以前的档案能够帮助你熟悉案情。

不过诉讼案件还是有着一定的时效性,随着法律的修改制定,太久以前的案件并没有太大的指导意义。有时间还是多研究一下近三年的诉讼案件吧!”

三言两语,就将许夏希的注意力转移。

许夏希点点头,表示十分感谢主任的指导意见。

“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回去工作吧!”龙坤说得轻巧,仿佛许夏希真的只是来请教档案学习问题。

“谢谢主任,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向主任请教。”

许夏希话锋一转,打了个直球,“按理说,档案室有我们律所成立以来所有的纸质档案,可是我查完所有卷宗,却并没有三年前陈敬交通肇事的案子,这个案子的档案现在在哪里?”

龙坤做好了应对许夏希各种提问的应答方案,唯独没有想到许夏希会直接问出来。

一点婉转都没有的那种,反而让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夏希等了一会儿,见龙坤没有回答,继续说:“前两天我在档案室发现了一些材料,上面记述着有关三年前陈敬涉嫌交通肇事罪的一些材料。但材料内容不全,正好傅律师让我整理所有三年以前的案件,所以我想跟您了解一下这个案件的情况。

喔,陈敬律师是万宗最初的高级合伙人之一,您应该不会不了解这个案件吧!”

龙坤苦笑,心想这丫头说来说去,最后一句话却堵住了他所有的借口。

连撒谎的余地都没有。

更且,许夏希点名她是为了完成傅厉宸交待的任务才调查这个案子的,龙坤也不能以对方不务正业驳回对方的提问。

龙坤暗叹:瞧瞧他这个学弟,都给自己惹了个什么麻烦回来!

他无奈地告诉许夏希,“夏希,陈敬律师的案子在三年前已经结案了。”

许夏希眨眨眼,疑惑地看向龙坤,不明白对方这么说的用意。

龙坤接着正色道:“法院已经作出裁定,终止对该案的审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许夏希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龙坤神情严肃,一字一顿地强调:“意味着这个案子已经盖棺定论!”

随即,他慎重而语重心长地劝许夏希:“做我们这一行的,盖棺定论的东西还是不要讨论那么多,以免惹祸上身。

如果你真的对交通肇事这类型的案件有兴趣的话,我这里有很多同类型的新案子,等下我让万晓……”

对于一个刚进律所没几天的新人,律所大主任竟然肯把自己手头上的新案件分配出去,足见龙坤对许夏希有多重视。

简直到了偏爱的地步。

然而许夏希从龙坤说出‘盖棺定论’四个字的时候就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只是默默地摇头,道:“多谢主任,不过我目前经验不足,不能够胜任您的案子,我还是先按照傅律师的要求,把旧案研究透了再考虑下一步的工作吧!”

如果是别的时候,龙坤肯定会表扬一下这姑娘足够清醒理智,没有被到手的利益——能被他接下来的案子,代理费肯定都不会少——迷惑心智。

但此时他只感到焦虑——以他今时今日的身份,这种情绪已经十分少见——顾虑许夏希的工作是傅厉宸安排的,他只是摆摆手,“行吧!那你就先按照傅律师的要求整理档案吧!”

龙坤自我安慰:陈敬那个案子的卷宗材料早没了,许夏希就算好奇也无从探知。

想是这么想,看到许夏希干脆离去的背影,龙坤心底又隐隐有些不安。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傅厉宸的内线电话。

‘嘟、嘟’响了两声,电话被接起来。

“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傅厉宸冷淡的声音。

龙坤苦笑,“你看你都给我找了个什么麻烦回来啊!”

傅厉宸沉默不语,显然没打算理会龙坤的俏皮话,安静地等着龙坤的后话。

“啧,真不可爱!”龙坤嘟囔了一句,收回嘻哈的态度,正色道:“是许夏希啊!”

傅厉宸立即就问:“她怎么了?”

“你真不打算管管她吗?三年前陈敬那件事早已经成定局,这是我们大家的共识,现在她却像个毛头小子那样横冲直撞,一点避讳都没有,你就不担心她惹出什么事端吗?”

傅厉宸这回沉默的时间更久了,久到龙坤都有些不安了,“厉宸,你……”

“反正那个案子的材料都已经被销毁,她就算好奇也不过是听些八卦传闻,能惹出什么事端?”傅厉宸淡淡说道,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龙坤本来就是这样想的,现在听到傅厉宸也持同样意见,倒是安心不少。

但还是忍不住啰嗦了一句:“总之,你既然把人招进律所了,总不能真的放养吧!她可是一点专业基础都没有,自己一个人在档案室瞎摸,这不是白瞎时间嘛?”

“知道了,我还有事,先挂了。”说完,电话那头就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了。

龙坤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只剩下苦笑。

虽然刚才傅厉宸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很平静,但他和傅厉宸合作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没听出对方话语中隐含的冷漠疏离。

三年前的那个案子,傅厉宸恐怕还耿耿于怀,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

许夏希从龙坤那里没得到答案,不死心,又将档案室的暗格,已经所有档案柜都找了一遍。

再没有找到任何与陈敬交通肇事一案有关的东西。

倒是被她找到不少同类型的案件。

许夏希惊奇地发现,在万宗律师事务所受理的那么多刑事案件中,交通肇事案所占的比例还真不少,几乎占了所有刑事案件的十分之一。

而且大部分是基于罪名已定的前提下,肇事司机与被害方关于赔偿费用的纠纷。

用常理思考这也是很好解释的,毕竟现在主要干道上随处可见监控摄像头。

谁撞的人,一目了然,基本没什么可狡辩的。

“所以,三年前的肇事司机就是陈敬?!”

许夏希喃喃自语:“那他为什么要在办公室自杀?还有怀表里的录音……”

也让人十分在意啊!

如果真的只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案,就算陈敬可能会因为这个案子失去做律师的资格,但也不至于要畏罪自杀吧?

还有,录音里的声音到底是谁?

‘他’说的‘真相’又是指什么?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徘徊在许夏希的脑海中,直到她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希希、希希,明天是周六,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哈,明早六点,我到你家楼下接你,就这样……”

许夏希刚接起电话,那头就传来叶浅欢快的声音,叽里呱啦一长串后,没等夏希说一个字,对方又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

许夏希看着手机荧屏,满脸难以置信。

叶浅只是约她出去玩而已,用得着把话说得跟打仗似的,完全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啊!

鉴于叶浅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许夏希原本准备沉迷工作的计划就要搁置了。

许夏希满脑子都是陈敬那个案子,对所谓的攀岩运动并不十分感兴趣,所以当叶浅开车载着她来到位于郊外的攀岩俱乐部,她还有点不安。

拉住叶浅的衣服,小声说:“我可是一点都不会攀岩的,来这种专业的地方多丢人啊!”

叶浅大气地表示:“我们不会不要紧啊,有人会就行了!你等着,我给你找个行家!”

她一边说,大大的眼睛四处寻找,然后在看到某个目标的时候,兴冲冲地挥动手臂,“俊杰,这里,这里!”

她的嗓门不小,周围又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接着,就看见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朝她们这边看过来,先是一愣,随即也笑着朝她们招手。

“希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肖俊杰,是赵宇他们公司的信息技术工程师。”叶浅一本正经地向许夏希介绍着眼前的男人,随即又跟肖俊杰说明了许夏希的身份。

许夏希一大早被叶浅拉过来,心思还在云游天际,在听到‘信息技术工程师’这几个字的时候,双眼立即亮晶晶的,盯着肖俊杰,欣喜地问:“你是工程师?!那你有没有办法把一段模糊不清的录音变得清晰?”

一提及自己的专业领域,肖俊杰露出了自得的笑容,下巴微扬,道:“这技术是我的看家本领,我当然能做到啊!”

“真的吗?太好了!”许夏希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原本都要放弃的线索,现在柳暗花明,又出现新转机了。

如果不是许夏希还有点理智,恐怕下一秒就拿出那个怀表给肖俊杰处理了。

她稍稍克制了一下心中的蠢蠢欲动,却没忍住问肖俊杰:“可以问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想……”

叶浅一开始还很满意两人的互动,正暗暗赞许自己的先见之明,就听见许夏希跟肖俊杰要联系方式,顿时急了。

“诶,等等,希希,你先别……”叶浅忙把人拉到一旁,恨铁不成钢地训道:“你就算很看好他,也不能现在就跟他要电话号码啊!”

女孩子得矜持,不然就不值钱了!

许夏希一头雾水,实话实说:“我确实很看好他啊!现在不把电话问到手,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你,你,你!”叶浅简直要被许夏希给气死了。

她思来想去也不知道怎么教训许夏希,只好强硬地说:“总之,总之现在不许你跟他要电话号码!”

许夏希:“……”

她哪里知道叶浅给自己介绍的是对方特地为她找来的相亲对象,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良苦用心’,但人是叶浅带来了,她就算着急也只能按捺住。

认命地问:“那我要怎么样才能要到他的联系方式?”

要不是这里实在不是谈公事的地方,许夏希都想直接问肖俊杰录音的事情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zDxAv2sSTY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