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爆阳用嘴吸里面东西 极品废婿宋离

陈然

当玥儿对我说出不要和小娟离婚的话时,我是震惊和出乎意料的。我知道玥儿是一个好女孩,她一直是能够牺牲和隐忍的性子,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否则之前也不会主动放弃副经理的职位,对于张小琦甚至小娟的咄咄逼人也更多地是退让。这些事情,或是机缘未到客观条件使然,或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释然,我能理解,也能体会,玥儿她想要的,不过是一份现世安宁而已,陷入纷争本就不是她所愿,何况这些人事中还有小娟,更语涉于我。只是我没想到的,对于自己的爱情,她也能够忍耐至此。俗话说,爱情都是自私的,谁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谁又不愿自己的爱人对自己一心一意情比金坚?可她,却主动选择了成全每一个人,即便这种成全于她而言,最是难全。

其实,在我决定向玥儿迈出这一步时,已是做好了没有退路的准备。我无比清醒地意识到我对玥儿的感情,与之前对小娟的不同。后者更像是在白衣飘飘的大学校园那个特定时期一众花季男女或主动或被动地配对结合,只因本性不爱折腾,所以我与小娟能够既无波澜,亦无波折地按部就班地恋爱结婚,说是恋爱,不过是有个名义上的男女朋友,给家庭和社会一个交待;说是结婚,更多地像搭个伙过日子,本就不是对生活抱有过高期待的人,加上男人与女人的不同,以前我觉得这样平平淡淡与小娟走完一生似乎也可以。但这一切,都在遇见玥儿时发生了改变。我从未像这般在意另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只因那些无法解释的征兆与情绪,仿佛我与她在很久很久以前便认识一般,她的身上有一种遥远而亲近的熟悉感,让我感到我与她,定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牵绊与联结,我第一次前所未有地如此固执地去靠近一个人,去探寻她的点点滴滴,这不是我的风格,却让我深刻明白玥儿之于我的不同,与小娟,与其他所有人的不同。

所以我知道自己不是一时冲动,从玥儿答应我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在开始考虑我与小娟的未来。站在世俗的角度,我已经背叛了我的婚姻,沦为了道德的囚徒;那么,站在爱情的角度,我至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爱着一方,却给另一方爱的名义;霸占着两方的爱,实际上却做着让两方都受伤害的事。且莫说我是一个男人,就算只是一个人,凭心而论,这也实在是让人很不齿的行为!所以,我明白我的婚姻于玥儿,当是最大的顾虑与阻碍,她只字不提,只是对我的周全,并不代表她不介意。爱情不能与人分享,没有人可以心甘情愿面对残缺的爱,玥儿又怎可能例外,就算她主动提出让我给她光明正大的名份,我也觉得理所应当。既然爱情是一道单选题,那答案就只可能是唯一。

可我却听到她无比郑重地对我说,“陈然,不要为我离婚,我愿意就这样一直待在你的身边。”她说这话的时候,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仿佛要望进我的心里。

玥儿让我不要离婚,她明白我对她说出的那番话的含义,她感激我为她的考虑与付出,可她却说如果因为她而让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受到伤害,她宁愿做那个世俗眼光中的第三者,站在我的身后,背负着道德与情义的枷锁,只为成全我,成全小娟,成全爱,甚或成全她自己。

她反复地叮嘱我不要离婚,甚至带着恳求的意味。让我无言以对,让我觉得无地自容。我明白玥儿是为了我,为了不让我为难,为了避免事态发展到显露分明不可挽回的地步,她才甘愿这般委屈自己。是一份纯善和同理心,才让她宁愿背负恶名退居我的身后;是对我的深切的爱,才让她即便面临如此窘境,仍愿意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我陈然,什么时候也到了要自己的女人来成全的地步?重重地叹口气,我摇摇头,没有回答玥儿的话。我不知如何回答,我不想回答!玥儿还这么年轻,她知道这样选择的后果吗?她能想象没有名份的爱情的辛苦么?那一张纸,再小再薄,筑起的是一个女人的尊严和脊梁,俗话说,名正才能言顺,她的一生还有那么长,如果就这般默默无闻地守在我身后,她有没有想过如何给这个社会给她的家人交待?即便可以不顾别人的眼光,但她的朋友,她的亲人,她的父亲,如果某一天他们问起,她也能置若罔闻么?那时她又该如何回答?这是永远回避不了的问题,即便可以用谎言搪塞过去,一次两次还可以,时间久了呢,又如何能够次次都自圆其说?当她再不是二十几岁的韶华少女,面对家人和社会的压力,面对只能一直躲在见不得光的暗角的爱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还能像今天这般坚定不悔么?时间,是最消磨人意志的东西。即便上面的一切都不是问题,即便我们对于彼此都忠贞不渝,可当我们不能在熟识的街头牵手而行,不能在彼此的朋友家人面前大方认爱,每一个万家团圆或是歌颂爱情的节日里我却只能陪在另一个人身旁,甚至连彼此见一面吃顿饭都只能择日择时择地地偷偷进行时,她还能像今天这般毫无怨言毫不疲惫么?我不知她有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或许没有,因为她此刻满心满眼都是在为我考虑;或许有,只是她觉得全不在乎。可不论有或没有,我却不能不为她考虑,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他的爱人,应有的担当。

玥儿,她终归是太年轻,有为爱最真最纯的交付,也有最简单最不假思索的冲动。这般冲动,直让她把自己推向见不得天日的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我不禁被深深震撼了,我的玥儿,她才24岁,她的情意居然能到如此坚贞而没有回返的地步,带着宿命般的希望和绝望,可以冲破世俗的藩篱不顾一切,也可以身披荆棘埋在泥土里浅吟低唱,如此情深执着,有谁能说那不是圣洁的爱情,又有谁能说它就比其他的爱情低人一等呢?

可此时此刻,望着她眼眸里的深切期盼和坚定果决,话到嘴边的我却不知如何开口了。玥儿说这样我不会为难,没有人受伤害,她才能心安。她才能心安,是啊,以玥儿的性格,当是最不愿意让别人受到一点伤害的了,不如此她又怎能心安理得轻松自然地待在我身边。罢了罢了,今天先不说这个了吧,一天时间内发生了太多事情,每一件似乎都让人如坐过山车般地起伏跌宕,终归是有些疲惫了,我们都需要时间去消化。唉,来日方长,不急,不急,先吃饭吧。

想到这里,我揉揉玥儿的头发,拍拍她的手温柔道,“玥儿,我明白你的意思。咱们先不说这个,来日方长,我们再从长计议,好吗?”在她耳边轻轻一笑,“饿了没?我的肚子都唱了好久空城计了!”

玥儿低着头不看我,却也噗嗤一笑,“陈然,你不说还不觉得,你一说我的肚子好像也真的咕咕叫起来了”

“那咱们赶紧吃饭!你看这饭菜都凉了,本来菜就少,刚才不怎么饿还能勉强填饱肚子,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这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哪够塞牙缝啊”我望着桌上仅有的一盘菜啧啧叹道,拉着她的手坐下,“来,吃吧,反正是你拉着我不让去买菜的,像你说的,吃不饱就喝水!”我一本正经地接着她之前的话茬道,说得两人俱都哈哈大笑。

“玥儿,这是我给你做的第一顿饭,也是我和你单独吃的第一顿饭,我真开心”夹起一口饭送进嘴里,我情不自尽叹道。

“陈然,我也是,你不知道,我之前想象过多少回这样的场景”玥儿抬头望向窗外,“万家灯火中,有一盏灯是属于我和你的,我们相对而坐,像普通的恋人一般吃着早餐,午饭或是晚饭,就这样平静而安乐的时光……现在,都实现了……”玥儿转头看着我,“没想到都实现了,我觉得好满足,好幸福,老天待我不薄,谢谢老天爷”她的睫毛上有星光点点,像停在上面的冰晶蝴蝶,轻盈曼妙;声音里有梦寐以求的动容,却也有青春蓬勃的俏皮,对呵,我的玥儿,她毕竟才24岁,如花的芬芳,如水的灵动,本就自成一体地属于她,而我又是何等幸运,能在这苍翠年华里看着她,守着她,等待她静静地绽放,美好得不可方物。

吃完饭已是晚上九点,收拾完碗筷,看看墙上的挂钟,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和玥儿告别。她倚在门口,看我穿上外套,换上鞋子,几次欲言又止,我在心里轻叹一声,拍拍她的脸道,“玥儿,今天好好休息,看你这段时间为郭凯的婚礼都累变形了,今天又折腾了一天,郭凯不是明天放你们行政部一天假么?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想,睡到自然醒,啊?我回去了。”说着拿起手包便准备离开,因为我实在不忍看到玥儿眼中的不舍,也有些怕看到她那样的眼神,让我需要不停地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

“陈然,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陪我?”就在我将要跨出门的刹那,我听见玥儿轻轻地对我说。

我的脚步蓦地一滞,扶在门上的手不禁停了下来,我缓缓转过身,凝视着玥儿的眼睛,她明亮的眸光纯净无暇,漆黑的瞳仁里映出我的样子。深吸一口气,我开口道,“玥儿,你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以后不要随便对别人说这样的话,明白么?”

玥儿微微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怯怯,“陈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今晚真的有些怕孤单,我就是想你留下来陪陪我,”复又抬起头迎上我的目光,“我真的不想你现在离开,有你在这里我觉得有安全感,你留下来好不好,”她的语气里竟有些恳求甚至撒娇的味道,叫人没来由地心一软,"大不了我把床让给你,我睡沙发!”她急切的样子仿佛生怕我不管不顾转身而去,可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的话似乎太过直白又有些歧义,竟是羞得满脸通红。

我不禁哑然失笑,尤其是听到那句“大不了把床让给我,她睡沙发”,原来,原来竟是我误会了她的意思!我在心底暗笑自己自作多情,果然在江湖里浸淫久了,思想也变污浊了,人小姑娘一句清清白白的话也能想歪成这样。我可爱的玥儿啊,看着她一脸娇羞吞吞吐吐的青涩模样,我的心都仿佛化成了一汪水,只愿为她一人波澜壮阔。

突然便想逗逗她,我似笑非笑地望着玥儿,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静静地望着她一言不发。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瞅我一眼,咬着嘴唇嗫喏道,“好不好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把揽她入怀,“傻丫头,好,好,我答应你,留下来陪你。不过我怎么舍得让你睡沙发,肯定是我睡啦,你乖乖上床睡去吧!”复又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丫头,其实我也很想留下来。”

有吃吃的笑声从我怀里传来,玥儿轻捶下我的肩膀,抬起头嗔道,“啊,你好讨厌啊,原来故意逗我呢。”

我哈哈大笑,顺手关上门,点着她的鼻头朗声道,“不这样怎么能看到我的玥儿这般可爱的模样!”复又故作正色道,“不过我现在以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以后可不能对其他男人说那样的话啊,只能对我一个人说”

玥儿这才醒悟过来我的意思,脸腾的变成了一个大红苹果,轻“呀”一声,她嗖地挣脱我的怀抱,对我吐吐舌头,跑开了。

这丫头,我望着她的背影摇头笑道。望着这满室旖旎流光,眼前娇俏儿女情态,我不禁在心底感叹,若是能一直拥有这般缱绻时光,该是多好!多好!

手机铃声就在此时响起,我还沉浸在适才的笑意温存中,随手拿起,只见黑白分明的屏幕上豁然跳动着来电人的名字——小娟。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zDeBwohSX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