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下面被吃了一整晚 家公吃我奶

南宫策听了这话,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反驳,“我知道,但是同样我也说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赵先生你一直不同意将那块地皮卖给我,你们村里的其他人都已经签署了同意书,就差你们家了,我知道那里有你们家的坟地。”

秋凉箬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看着南宫策,心里祈祷他不会说出一些太难听的话来。

“所以我已经在A区帮你们家订了一个别墅坟地,你们家的坟马上就可以拆迁过去。”南宫策双手交握在身后,一脸从容的说道,仿佛不过是在跟他们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

这天杀的南宫策,就知道他的嘴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这下子居然把脑筋动到人家祖宗的坟地上去了。

看着赵家人一脸恨不得扑上来的表情,秋凉箬满脸戒备的看着他们,以防他们真的突然之间忍不住冲过来把南宫策这厮给大卸八块了。

谁知南宫策似乎完全没有看见赵家人的表情一般,又自顾自的接着说:“我已经找你们的村长协商过了,她说你们家的那块地也是从村里边分过来的,所以他和居委会的人商量过,决定代替你签署那份同意书,今天来我主要是通知你们一声,希望你们能理解。”

语毕南宫策便率先离开了赵家,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赵家人,估计他们家这辈子都没见过长得这么斯文,行为却这么土匪的人吧。

秋凉箬不忍心的看了他们一眼,但也没说什么便跟着南宫策走了。

路上秋凉箬实在是忍不住了,便问南宫策,“你为什么不换一个地方呢,B市这么大,你想买什么样的地皮没有?而且不又不缺钱,为什么非要盯着这一块地坡?”

南宫策看了她一眼,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回到车上拿出一份资料扔给秋凉箬。

秋凉箬拿起资料一看,发现封面上写着赵坟地调查的字样。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来一看,终于知道南宫策为什么那么执着那块坟地了,原来赵家的那块坟地附近埋藏着价值连城的古董,看来这厮早那里藏着好东西,所以才这么穷追猛打的,还那么不择手段跟人家的村长勾搭上,就是肖想上人家的宝贝了。

想不到南宫策都这么有钱了居然还会做出这种事情,真是满身铜臭味的奸商啊!一边在心里鄙视着南宫策,一边用嫌弃的眼神偷瞄这他。

南宫策似乎多长了一只眼睛一般,完全将秋凉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是商人,只要可以赚钱,我是不会计较过程中到底都用了什么手段的,而且我给他们的补偿并不少。足够他们一家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过下去了。”

秋凉箬还是难以接受,“但是那些东西是找家人的,你这样据为己有不觉得很可耻么?”

“如果没有我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知道那地下藏着古董,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那么多的钱,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南宫策喝了一口水淡淡的说道,完全就是一副就事论事的语气。

秋凉箬听了这话完全无法反驳,确实,赵家人不过是普通的老百姓,又怎么可能像南宫策这样吃饱了撑着跑去刨自家的祖坟呢!所以他说的也不完全没有道理。

某种意义上来说,南宫策算是帮他们发家致富了,虽然那些补偿费肯定不及那些古董的万分之一就是了……

果然还是个奸商!秋凉箬在心中默默地下了结论。

当恋人坐这车子回到九点的时候,刚一下车便看见一个白色身影飞一般的朝南宫策冲了过来,秋凉箬一惊,下意识的挡道南宫策的面前,直接伸手将那人一个擒拿手给抓住了。

那人“哎哟”一声惨叫,秋凉箬这才发现这人是那个讨人厌的白映纤,立马放开手站到一边,嘴角微微扬起,虽然她就是故意当成没看清楚的,谁让白映纤总是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的,看着就心烦!

“策,你看看你的保镖!”白映纤站直了身体,一脸怒气的等着秋凉箬,然后又转过脸去一脸委屈的看着南宫策抱怨道,“你看看我的手!都被她给捏红了,她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呀!还是不是女人了?”

哟呵!我的力气大,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我的力气不大怎么做保镖保护这个人见人恨的大奸商呢!秋凉箬趁他们的视线没再自己身上的时候快速的翻了两个白眼,等他们再次转过脸来的时候,她已经一脸恭敬的站在一边垂首等待了。

南宫策淡淡的看了白映纤一眼,突然觉得这白认有些烦,怎么到哪里都能看见她,原本还以为她是个适合的结婚对象,但是现在这么一看,也不怎么样,太粘人了女人看了就讨厌!

“谁让你刚才不打声招呼就冲过来的,她还以为你是别人派过来的杀手呢!”南宫策低沉的嗓音缓缓的传入秋凉箬的耳朵里,听得她浑身一震。

然后缓缓的抬起头来朝天空看了两眼,在心里泛起嘀咕了,“南宫策这货今天不会吃错药了吧?居然会在他那人面前帮她说话?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呀!真是见了鬼了!”

当然,这话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可不敢当着南宫策的面说出来,这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上一秒钟能替你说话,下一秒钟你要是让他心情不爽,他也能把你猜到泥巴底下直不起身来。

领教过南宫策毒舌功力的秋凉箬默默的站在一边不插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白映纤没想到南宫策居然会不帮自己教训那个女保镖,心中更加委屈了,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策便对她更加冷淡了,难道策已经对她厌倦了嘛?不行,再这样下去,她只能落得跟以前那些女人一样的下场,拿到一笔天价分手费然后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的白映纤眼底露出一抹坚定,再次扯出一抹味肉的笑脸,仿佛刚才的不悦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策,你好坏,都不心疼人家!我这次可是专门来帮你的!”白映纤眼神里带着一股自得。

南宫策眉头微皱,淡淡的问道:“你来帮我?怎么帮我?”

白映纤将中指竖在唇边,一脸神秘的的说道:“现在还是个秘密,等我把那家人彻底说服之后你就知道了,到时候可要记得感谢我哦。”说完便冲南宫策跑了一枚飞吻,转身一扭一摆的离开了。

秋凉箬看着白映纤离开的方向,那正是他们刚刚回来的方向,难道她是要去找赵家人?

白映纤让司机载着自己来到赵家的门口,敲开了赵家的门。

赵家的人还以为的南宫策去而复返了,便在门内骂道:“先生你走吧,我们家是不会将地皮卖给你的,村长代签也没有用,你还是死心吧!”

白映纤听了之后唇边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听着话策是还没有将这家人搞定呀!那简直太好了,这样自己要是帮他搞定了这一家人,那他肯定会重新重视起自己来的吧!

白映纤扬起一抹骄傲的笑容,冲门内说道:“赵先生你好,我是白映纤,我有话想要跟你说,是关于你……死去的弟弟!”

下一秒,赵家的门边“哐”的一声被打开了,刚才那名中年男子一脸激动的看着白映纤问道:“小姐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映纤见鱼儿上钩了,便不露出一抹温婉的笑容继续说道:“这个说来话长了,不如我们进去说吧?”

赵坤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让开身体朝白映纤做了一个里面请的姿势。

白映纤愉悦的看了他一眼,便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

赵家人全部都站在客厅里一脸紧张的看着面前美丽女子,似乎很想知道她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消息,自从赵亮死后便再也没有人提过他了,今天这名女子突然出现,还说要跟他们说关于赵亮的事情,这让他们的心中又生气了一股希望。

白映纤看着桌子上的掰开说,心中十分嫌弃,果真是穷酸,连杯茶都没有,只能拿白开水来招待别人!算了,今天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于是重新露出一抹笑脸轻轻的说道:“我之前看过一份档案,是关于赵亮的,你的弟弟赵亮!”

赵坤点点头,没错,赵亮就是他弟弟,“那么请问你想要跟我们说什么呢?”

“我想说的就是,你弟弟赵亮的死因并不单纯,但是工地跟你们说的意外对吧?”白映纤一脸从容的看着赵坤说道。

赵坤点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他弟弟出去工地里给人干活还不到半年结果就被抬着回来,说在干活儿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摔死了,当时他们都不相信这件事情,因为赵亮是个很小心谨慎的人,而且那个活儿他在村里就给人干了十几年,不可能会发生那种意外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xRrJdWT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