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王俊凯最火的小说 天使三部曲

三十一、芸流产了

“芸,你醒醒啊?”齐明抱着芸痛哭了起来,嚎啕声穿透了整个屋子,许多多也在一旁抽泣着。

舞若烟被解救出来,双手有着很明显的勒痕,脸上也有着已经干了的血迹,波浪大长发披散着,湿了一大片。双月扶着她,一步步地往门口方向走着,看样子体力不支,已经摇摇欲坠了。

双月看到自己的好姐妹竟落到这番田地,向旁边的几个男人使了个眼色,随即他们便一拥而上,把齐明拉扯起来,对着头就是一拳,手脚齐上,并往死里打。齐明蜷缩在地上,忍受着一切疼痛,地上的积水泡浸着头发,传来冰冷的触觉,暂时还维持着感应,再过几分钟,恐怕就要晕过去了。

看着晕倒的芸跟被暴打的齐明,许多多慌得六神无主,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流,摸索着拿出手机想要报警,马上就被旁边的双月抢了去。

“住手!”声音从外面传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许多多终于破涕为笑,她转过头,果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萧洛凡一身的黑,双手优雅地插在口袋里,俊朗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朝许多多吹了吹口哨,咧开嘴,像一个小孩般地笑着。

正在把齐明往死里打那几个人闻到声音,终于停了下来,站在一旁大口大口地喘气。许多多看了看眼睛紧闭的齐明,下意识地探了探他的鼻子,幸好还有气。

“许多多,你没事吧?”萧洛凡伸出手,想把许多多扶起来,许多多看着眼前的他,既开心,又害怕,她多想朝他伸出手,让他保护她,带她离开。可是,心里又有一千个,一万个声音在咆哮着,她只怕自己会深深地迷醉这个漩涡里,深深地,无法自拔!

她始终没有伸出手,只是在茫然,沉禁在自己的念想里,仿周围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看着突然来到的这一大群人,双月不敢轻举妄动,而此时,舞若烟已经因为疲倦过度,休克了过去。

始终还是牵不到她的手!

萧洛凡的眼睛掠过那么一丝失落,他回过头,招呼身后的人把许多多他们带走。

许多多只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双脚无力地走着,鞋子上面沾满了泥巴。而芸跟齐明则被抬上了车。她很担心他,她努力地回过头,而萧洛凡只给了她一个身影,她想喊,她想出声,可是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一样,发不出声响。下一秒,头好沉,重重地昏睡了过去。

………………………………

等许多多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正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而旁边,萧洛凡趴在床沿睡着,看样子刚刚睡沉。许多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头好痛!医生说她可能是惊吓过度,所以一睡就是几个小时。

终于慢慢地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是萧洛凡救了他们。那芸呢,芸现在在哪里?

许多多着急地扯掉了自己手上的正在打点滴的针孔,顾不得疼痛,急促地想要跳下床。“你想干嘛?”萧洛凡醒了,他立刻制止了许多多的动作,不让她离开病床。

“你放手…放开我啊!”许多多在用力的挣扎着,她真的很担心芸,只想快点能够看到她。

“芸她……她….”萧洛凡吞吞吐吐,貌似有什么事情想要隐瞒着。

“芸她到底怎么样啦?我要去看啊!”许多多使劲地掰着他的手,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她流产了!”声音很平静,许多多也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再问一次,“什么?你说什么?”许多多的眼睛睁得很大,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可能呢,芸怎么会怀了孩子呢,流产了,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许多多一直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她哭着,流着泪,“我求你了,你让我去看看她吧!”

萧洛凡终于松开了手,许多多像疯了一样冲出病房…………..

病床上的芸,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眼神空洞洞的。她在朝天花板看着,已经足足两个小时了,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当她醒来时,被医生告知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孩子没了!

前两天就一直开始呕吐,她一直以为是吃错东西了,可是想起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为了保险起见,她去买了验孕棒测试,结果真的是有了。她很恨,疯狂地锤打着自己的肚子,她决不能够让这个小东西生存下来,所以,她做好了一切打算,想要去做人工流产。

而现在,医生告诉她说孩子没有了,可为什么开心不起来呢?仿佛就像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被狠狠地抽空了一样,她一闭上眼,就能够看到那个将要成形的孩子,慢慢地从自己的体内流出,甚至不留一丝痕迹,在她的世界里,销声匿迹,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不是很讨厌这个孩子的吗?为什么还是开心不起来?为什么?心里在狂喊着。

许多多跪坐在床底,拉着芸的手,慢慢地在安慰她,可芸就像没听见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双眼直直地盯着某一个地方,整个身体维持这个姿势已经足足两个小时了。许多多很担心,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话,哄着她,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顺着方向,流到了芸的手心。

感觉到掌心炙热的温度,芸终于有了一点知觉,她慢慢地转过眼,看了看许多多,然后又继续发呆,双眼依旧是空洞着,就像中了魔咒的木偶,任人摆布般地僵硬着。嘴唇也没有一点血气,像死尸般惨白惨白的。

萧洛凡就站在窗外,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许多多。看着她伤心难过而流泪的样子,不知道有多想为她擦干眼角的泪滴,然后,去保护她,不要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若不是许多多跟芸被抓走的时候刚好被浩子看到了,否则萧洛凡也不能这么及时的赶到,后果将不堪设想。萧洛凡不敢再想下去了,以后一定要派个人在许多多身边保护她,万一再出了什么事,他最恨的人,肯定是他自己。

一阵局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病房,这个人萧洛凡认得,他是芸的父亲,凌氏企业的创始人。

“我的乖女儿,你怎样了?”凌老扑在床边哭了起来,老泪纵横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酸。他接在女儿住院的消息,马上从巴黎赶了回来,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往医院里赶。

他在使劲地哭喊着,好像芸也无动于衷。“这怎么回事?乖女儿,你应我一声啊,我是爸爸啊!”

“伯父,您不要太激动了,芸她没事的!”许多多拉开他,轻声地安慰着,眼角的泪珠也停不住般地往下掉。

“多多,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啦?”凌老一把抓住许多多的双手,不停地摇晃着。

“我…我不知道..”拼命地摇着头,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眼睛已经哭得肿肿的了。

“哈…哈哈……..”芸大笑了起来,声音有点让人害怕

“乖女儿,你怎么啦,你不要吓爸爸啊?”凌父抹了一把眼泪,轻轻地握住了女儿的手。没料到,芸竟猛地把他推开,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

“现在你满意了吧?我搞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你开心了吧?哈哈……..”

“孩子啊,是爸爸的错,你原谅爸爸吧!”凌父一脸的忏悔。旁边的阿才叔,脸上多了两道泪痕,芸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在搞成这个地步,心中自然是非常内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谁能够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许多多一千个不解,一万个不解。为什么芸什么都没有跟她说…….看到芸这个样子,心里比任何人都要痛,恨不得去帮她承受所以的痛苦,即使是让她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穿着一身白的护士小姐走了进来。“你们干嘛?病人需要休息,快出去。”这个护士貌似礼貌不太好,“病人不能再受刺激了,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待不起!”她手里长长的针筒在上着药水,看着那个尖锐的针孔,许多多不禁打了个冷振,芸从小就怕打针的,不行,

我要在这里陪着她。

“你们快出去!”护士小姐用力地大喊了一声,许多多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芸,慢步走了病房。凌父也跟在身后走了出来。通道里,人来人往,凌父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发。难道自己真的做错的,当初就应该知道,这样做很有可能会毁了女儿的一生。只可惜自己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响了,莫子夕比他想象中要狡猾得多,本想拿孩子来要挟他,没想到孩子就这样没了,还害得女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心里一千个、一万个后悔。

许多多靠墙站着,心中的情绪也一时之间平静不下来。看着自己的好友发生了那么大件事,却只能静静的围观,任何忙也帮不上。口袋里的手机在振动着,许多多拿起来接听,“喂,妈”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了,又要加班啊?”许妈妈在电话的一旁扯开嗓门大声地说着。

“没…很快就回来了。”许多多挂了电话。

“伯父,我就先回家了,我明天再来看芸”

“哦..好!”凌父稍稍抬了一下头,脸上没表情,机械地回答着。

许多多往大门的方向走着,右手上有微微的鲜血溢出,可能是因为刚才太用力地去撕掉打吊瓶的针孔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xQh4rWT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