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对视容易产生感情 别墅交换同事

“阿默连未婚妻都有了,女朋友算什么啊!”

“什么?”遴和影异口同声地惊讶出声,同时转头看向风夕默,只见他的脸色并不太好,心里即使是再想要问他,现在也是不敢问的,只好转而追问沐风:“是谁啊?”

“秘密。”只见他神秘一笑说了这两个字。

“好了,不过是有些着凉了,你们的想象力用不用这么丰富啊。”风夕默说完看向南宫遴,“以后不准再我的面前提起梦彩芝那个女人。”

“好吧,知道了。”南宫遴举起手说。

等南宫遴和林日影走了之后,萧沐风对着风夕默说:“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妹妹。”

“没兴趣。”

“这是她的照片,要不要看一下。”

“不要。”风夕默连头都不抬地说。

看着这么倔强的两人,唉!阿默打死也不见沐雪,连照片都不见,而沐雪更绝,直接离家出走。

在上高中以前,沐雪一直在外婆那里上学,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儿女,可惜妈妈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的重病去世了,而沐雪就一直陪在外婆身边,所以自己的这帮损友都没有见过沐雪,现在自己在学校留意了一下高一的情况,沐雪那丫头可是超喜欢这所学校的,一定已经来到了这所学校。

不过他可不敢发动那些校友去找,尤其是他们只告诉了风家沐雪生病的消息。

看着眼前认真办公的风夕默,沐风又气又无奈,其实他是挺看好他们俩的,可阿默却说什么,“沐雪是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妹妹,你见过哥哥和妹妹在一起的吗?”

当时听完他的话,他真的有种想要吐血的欲望。这是什么逻辑啊,不过他也不敢硬撮合他们俩,这小妹也不知道去哪了?

下午上完课。

“阿浩啊,你把前面的刘海儿稍微剪短一些吧,最好把这副丑不拉唧的眼镜也换了。”欣语在一旁建议着。

“这样站在你旁边,我也还有些面子。”

“不要,那个死变态一定会认出来的。”

“咳……我说阿浩啊,他怎么说也是你哥,你怎么这么叫他不好吧。”沐雪只是看了欣语一眼。

“阿雪,我开玩笑的,别生气嘛?”真不知道萧沐风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啊?虽然他们现在的关系还算不错(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而已……),当然因为沐雪回家的时间不算长,只是在放假的时候回去几天。

也正是因为沐雪要在外婆家,她们才会成为初中同学的,这也算是缘分吧。

“好了,我不谈他了,阿浩,今天我们要去文艺社报道。”欣语小声地在沐雪身后说。

“嗯。”

赵明刚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沐雪和她身后拢拉着脑袋的欣语,狠瞪了沐雪一眼,心道: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样貌没样貌,要家世没家世,竟敢欺负欣语,一会儿有你好看的。

然后起身,对着沐雪身后的欣语说:“欣语,你来了。社长正要见见这次新入社的成员,就在三楼左拐的房间里,你去吧。”

沐雪刚要跟上去,就被赵明拦住了,“你不用去了,只见演员不见幕后的,跟我来,给你分配一下工作。”

赵明瞥了一眼沐雪纤瘦的身材,眼里闪过一丝歹毒。

他带着沐雪来到一个房间,房间很大,物品很杂,上面还挂着许多的蜘蛛网,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

“最近可能要用到这间房,你把这里打扫干净,明天我来检查,好好打扫哦。”说完得意地离开了。

这家伙?说什么“可能”,明摆着就是不可能,这样说的话,就算没有用到也和他无关,可是我还要考虑真的用的那么一点儿可能性。

“混蛋,假公济私。”沐雪朝着已走远的赵明的身影怒道。

“这么乱的房间怎么可能用得到。”沐雪嘴里嘟囔着。

她想,随意打扫一下得了。可是就算是如此,打扫完了,外面的天也已经很黑了,浑身酸痛啊!

伸出手,打了打肩部,动了动腰,“死混蛋,要是我是社长,一定把你踢出文艺社。”

回到家里,饭也没吃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了。

“阿浩,昨天你怎么不等我一个人就先走了。”欣语问沐雪。

沐雪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为了不让欣语为天担心,便没有把事实说出来,“也没什么,以为你们会说到很晚所以先走了。下次一定先告诉你。”

沐雪本想着息事宁人,但没想到赵明竟然更加变本加厉。不但让她又打扫了几间类似的房间,而且还越来越过分,尤其是看到那张丑陋的嘴脸(当然并不是指的长相,而是他的内心),她现在真的很想跟死变态道歉,以前自己说他是最恶心,最没品的男生,现在她收回这句话,最恶心,最没品的男生莫过于这个叫赵明的混蛋。

等着,总有一天,让你血债血偿。(某微:说的有些过了吧……某雪:过什么过,你来打扫试试!哼!某微:……)

因为学校将在一个月后举行迎新晚会,文艺社更是重中之重,所以这段时间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忙,而沐雪更是首当其冲,累的都快散架了。

这也算是唯一一个不用参加演出但是却比其他的演员更加劳累的典型吧。

这不,本来只是打算在打扫了一半的房间里休息一会儿再回家的,可似乎现在已经呼呼睡着了。

因为靠在一些衣服上,还放有几个小铃铛,沐雪转了个身子,那些个铃铛就滚了下去,发出悦耳清脆的声音,当然这是在一般情况下,在被吵醒的沐雪耳中则名副其实的是噪音啊!

晚上的楼道里甚是安静,结果风夕默刚走到这附近就听见了铃铛的声音,还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本以为是老鼠,所以打算继续走,却听见从里面传来的脚步声,便走向了那个房间。

沐雪刚走到门口,门竟然竟就那么的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里,“啊!鬼啊!”下意识地叫了出来。

因为已经很晚了,灯已经灭了,只有月光照进来。所以沐雪会喊是很正常的。可惜,她喊的对象错了,并且她此时的身份也是男生,所以……

“喂,喊够了没有?”听见那人说话了,声音还挺好听的,如果没有那些不耐烦的情绪在里面的话,就更好了,但就算如此,沐雪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

“你不也没回去吗?”

“我不回去是有原因的,因为……”沐雪突然意识到并没有必要和对方说那么多,自己嘟囔着,“早知道这样,打死我也不来参加这什么文艺社。”

但是对面的风夕默却听清楚了,“你是新来的。”风夕默并不是多事之人,但是关系到了社里的事,就多问了一句。

“嗯,前几天刚加入的,有人看我不顺眼,天天干苦力。”说着已经往外走了,好困啊!现在只想赶紧回去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啊!

唉,要不是不想闹得太厉害,让那死变态找到的话,她早就发火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总觉得那个人一直跟着她。

“你干什么一直跟着我?”沐雪心里有些毛毛的,声音很大。

而另一边风夕默则是被喊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是马上就明白了,“放心,我不会打劫,当然也更不会劫色,我没有那种癖好,我住的地方也这样走。”不知道为什么说那种癖好的时候,风夕默竟然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男生。

而沐雪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听了他的话,也就释然了,只要不是那什么阿飘之类的,就没事,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男的。

然而直到拐进小区,他还跟在后面,忍不住转身,“你也住这里?”

“嗯。”

转身。

到自己住的地方才发现那人竟然就和自己住对门。

到这时,沐雪彻底无语了。但是因为楼道里的灯坏了,所以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不过,她此时也没想那么多,此时她只想赶紧进门到舒服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沐雪都想好了,如果那个赵明再让自己干苦力,绝对不再干,大不了离开文艺社也就是了,本来就是被欣语逼的。

“汪汪汪!”

“啊!救命啊!”

沐雪闻声看去,正好看到一只大狗追着一个女生,那女生都被吓哭了。

正好附近有一处施工地点,沐雪捡起几块石头,猛地朝着那狗丢去。

“嗷嗷……”那狗看向沐雪的眼神都变得畏惧,沐雪作势再扔一块,那狗“嗷嗷~”的掉头就跑了。

“你没……”沐雪还没有说完,那女生就已经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弄得她抱住她也不是,推开她也不是,两只手尴尬地停在半空。

“你……你别哭了,别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沐雪看着怀里的人无奈地说。

那女生终于停住了哭泣,提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沐雪,看清之后又猛地离开了她的身边。“对……对不起……我……我太害怕了……”

“没关系,已经没事了,回家吧。”

“我要去学校,我是紫阳高中的学生,叫风觅儿,你呢?”这女生转变也太快了吧,刚才还一副哭哭啼啼的,现在就笑靥如花。

沐雪有些汗颜!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ysk/2020/dnHxQh4JWT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